『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特殊任务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十六章 再入险地(二)

[字数:3343 更新时间:2020/9/16 8:16:00]






眼前愈发浓郁的白色让生命显得如此无力与脆弱,似乎发不出一丝反抗的怒吼,一切的一切都被这冰冷的苍白征服。不论理由多么的富有正义感,多么的冠冕堂皇,都激不起人内心的一丝波澜。的确,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小命随便开玩笑。徐伟宸的想法听起来太过疯狂,就算是这篇被瘴气笼罩下的林子里藏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宝藏,也只怕小队的这些人无福消受。

瘴气林外,众人各自背靠着树根,双眼微闭,没有人说话,都在极力平复着那颗受惊过度的心脏。“队长,万一再出点什么差错,咱们这些人可都得交代在这。有些话,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空旷的林子,让胡兵犹豫了半天的说出的话听上去似乎也带着点回音。徐伟宸很明白,现在的状况下小队最大的敌人莫过于自己的内心,那种对于未知死亡的恐惧就如同溃堤前的洪水一般,越积越多,拼命地想要在防线上钻出一道口子,一旦成功,就会不顾一切地喷发,让人的精神瞬间奔溃。胡兵脸上的踌躇已经把一切都表露无疑,这个时候提出来,肯定会像瘟疫一样,让那种失落和沮丧在小队间蔓延。一旦军心涣散,小队这几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用不了多久也就会被这片丛林无情地吞噬,成为几条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强盗?”徐伟宸并没有回应胡兵,这个举动也让胡兵有些诧异,但也没多说什么。“队长,怎么了?”强盗用手臂擦了擦嘴边的压缩饼干碎末,因为太干,不自主地伸着脖子吞咽了几下。“你愿意跟着我吗?”现在徐伟宸必须找到一个带头的,比起其他人的顾虑,强盗这种不怎么用脑子地人反而显得更加容易驾驭,徐伟宸能这样问,心里自然也有几分把握。强盗倒也没让徐伟宸失望,右手对着胸口拍了一下,接着竖着个大拇指,操着一口东北味接道:“那必须的!老子既然决定出来,就没怕过死!”

强盗的给力也让徐伟宸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点,这个愣头青,虽然缺少点谋略,但关键时候还真不掉链子。

这样的回答也让胡兵把嘴里的话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对于一名军人来说,最可耻的莫过于当一名逃兵。那是一条不可触碰的底线,一个没有底线的深渊。一旦坠落,永远都不会有翻身的机会。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耻辱,得到的是战友鄙夷的眼神,尊重这种东西将永远离开你的世界。

“呼呼呼……”当小队还纠结在要不要再次挑战瘴气时,耳边的飞机时越来越近,没过多久,蔚蓝色的天空中便出现一个白点,左右摇晃。“军部的物资到了,都别愣着了,赶紧接物资。”等拖着白色降落伞的木箱子缓缓降落时,徐伟宸赶忙嘱咐众人行动。这次军部空投的箱子很大,很多东西就连自己也是第一次见,单兵氧气瓶、特制的防护服、充足的弹药干粮补给……看来老军长这次也是下血本了,有了这些小队进入瘴气林又多了几分把握。“各自取装备,检查武器弹药。”虽然是否进入瘴气林的意见尚不统一,但这并不影响小队对于徐伟宸命令的执行力。

“呼哧……呼哧……”空投物资的飞机消失没多久,小队的耳边又传来一阵直升机的声响,听上去轰轰作响,越来越清晰。“注意!”还没见到发出的直升机,徐伟宸就神情紧张地说了句。照理说空投这种事情本来就冒着一定的风险,小队的军事行动毕竟是绝密,况且还是在别国的领土之上,一旦行动暴露,别的不说,光是舆论压力就足以让外交部疲于应付。这种情况下军部断然不会冒然派出一架直升机过来,况且野人山这样的地形,直升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茂密的丛林严重阻碍了视线,很多时候站在旁边都很难发现,更何况坐在一架直升机上。不管徐伟宸怎么想,这架直升机都是来者不善,不自主地拉了下枪栓。

黑色的直升机现身的同时,机身两边立刻火光闪现,子弹狂风暴雨般摧残着小队栖身的密林,无数的子弹将树木打得“啪啪”响,没几分钟便带着火星拦腰折断,地上潮湿的土地瞬间变得坑坑洼洼,子弹的密度很大,弹孔之间几乎没什么间隙,四处冒着黑色的浓烟,飘着的空气中火药味和泥土味掺杂在一起。“找地方隐蔽,以最快速度穿上防护服,这家伙还没搞清我们的位置,赶紧穿山装备进入瘴气林,林子的瘴气会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大敌当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徐伟宸喊的声嘶力竭,脖子被撑得很粗很红,青筋暴起。但是和这铺天盖地的子弹声比起来,还是听不太清楚,众人也只能在满是硝烟木屑的视野中依稀看到徐伟宸艰难地装着防护服的身影。

敌人没有留给小队任何生存的缝隙,子弹就像一把巨大的耙子,将林子翻了一遍又一遍。这个时候,没人会拒绝徐伟宸的命令,因为用不了多久,自己的这个藏身之地就会被无数的子弹光顾,没人想在这被打成筛子。面对强大的直升机,小队手中的武器更像是玩具一般,毫无反抗的可能。其实没人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件并不怎么合身的防护服穿上去的,但这肯定是这辈子穿衣服最快的一次。

瘴气林离小队遇袭的地方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众人只能深吸一口气,沿着直升机子弹刚刚打中的位置匍匐前进。子弹似乎是贴着身子飞过,有的子弹击中的位置似乎是贴着身子,因为隔着那层厚厚的防护服,还是能感受到子弹那炙热的温度和击中地面时产生的震动。“千万别挂彩……我愿意这辈子都不吃肉了!”强盗一边玩命地趴着,心里早就双膝跪地,祈求着自己压根不知道名字的神明的眷顾。防护面罩狭窄的视野根本看不到直升机的位置,只能感到眼前永无休止的晃动,像极了地震一般,耳边尽是口中发出的呼呼的喘气声。

相交于小队的战斗素养,这样的行动对于陆风来说就太过艰难。并不灵活的身躯,在被打得满目疮痍的土地上艰难地前进着,看得出来,陆风极力地向往前爬,两只手吃力地伸向前,双脚拼命地乱蹬。此时小队的其他人已经撤到瘴气林里,可是能做的却只有眼睁睁开着陆风。

陆风的体力就像一个即将耗尽的电池,随时都有断电的可能,手脚上的力气也在一点点消失。“啊!”伴随着陆风的一声惨叫,陆风的防护服上已经被涌出的鲜血染红。陆风翻过身子,一手捂着伤口,只能用双脚继续往前等着。脚上沾满了泥土,看上去已经成了一块砧板上的鱼肉。

“我去救他!”强盗喊着就要冲过去,徐伟宸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不管强盗如何挣扎,只是死死地抓着不放手。没人看见他防护面罩下涌出的眼泪,但是他明白,现在过去结果只能是多牺牲一名队员,对于结果毫无意义。世界上最窝囊的事情莫过于面对死亡时的无可奈何,纵使心中有千万感情,也只能咬牙默默接受,这是对指挥官的残忍,也是一名指挥官的责任。理智永远要凌驾与感情之上。

当众人束手无策时,迪卡将一条树藤在手中挥舞了几下后朝着陆风扔去。树藤顺着迪卡发力的方向,落在了陆风身边。这根树藤就像是茫茫大海中的一块浮板,陆风赶忙把树藤绕着腰部缠了一圈,死死地抓住。迪卡用土著语对着徐伟宸说了句话,虽然听不懂,但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反应过来的小队赶忙用力将受伤的陆风朝瘴气林拉。

浓密的瘴气并没有被子弹打散,反而更加浓密,根本看不清小队的位置,小队也看不见直升机的位置。这样的环境下,就像两个蒙着眼睛的决斗者,双方都拿对方无可奈何。直升机似乎在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后,那阵噪声便越来越远。

直升机离开后,小队没有任何欢呼,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想要在这片密林中发现几个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敌机如此能准确地找到小队的位置,只能说明这个内鬼是真真实实存在的。而且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消灭小队。只是现在没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因为没有证据,早早指责别人,反而会把自己置于一个相当被动的境地。在这种地方,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每个人那根敏感的神经失去基本的判断力。搞不好自己会成为一个冤死鬼。

“张洁,帮陆风处理一下。其他人稍作休整,从现在开始,小队集体行动。”徐伟宸的话意思很明显,每个人也都心知肚明,但没有人回答,在张洁给陆风处理伤口时,每个人都在悄悄观察着其他人,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在小队间慢慢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