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美丽的青春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十五章:壮烈殉国(四)

[字数:3606 更新时间:2020/9/16 9:03:00]






傍晚,他们到他们约定的碰头地点,却听内线说,两人在监狱中被残忍地处死。尸体运了出来,方向是那片芦苇荡,敌人要在那里处理两人的尸体。老周和毅带着战士们赶到芦苇荡,正看到宪兵准备抛尸体,老周愤怒地开枪,一阵枪响,那几个宪兵被打死。

他们走过去,只见泉和老耿躺在芦苇丛中,脸上很安静平和。泉的眼睛半睁着,望着天空。毅蹲下去,用手为他合上眼睛:“好大哥,我来了。”

“泉哥,泉哥,你说的自由就是这呀。我不,我不要,我要你活着呀。”小龙扑在泉的身上哭着。

毅扶起小龙,小龙却不肯起来,他失声痛哭着。

老周流泪了:“老耿,泉子,你们真的自由了,我们来接你们。

他们将两人抬上车内,开着车到李医生朋友的诊所,看到泉子和老耿,李医生和老宋都流了泪。

陈雪走到泉面前,蹲下身,抱着泉的头亲吻着,“你不会拒绝我了,是吗?你说过,你不再把我当妹妹。可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哥哥,我不要哥哥,我只要丈夫,我的丈夫就只有你。可是你怎么这么绝情,你宁可去找冰儿也不愿意等我,接纳我。”

李医生看着泉的面容,他想起他和泉的对话:“你知道你选择了一条什么样的路吗?”“知道,一条血腥之路,我的血,我们的血将洒在这条路上,不过,这里将开出最美丽的鲜花来。”李医生闭着眼睛,泪水涌出。老周看着泉,也在默默地念着。

毅扶着小龙,想起他和泉兄妹相处的情景,想到和冰凝的恋爱,更是难过,想不到他们兄妹会这样离他而去,这太残酷了。泉子,在身体上,可以打败他,可在灵魂上,也无法打败他,他的意志也是无法征服的,泉的虽然外表文弱,可却是个坚强的男人。

李医生和陈雪轻轻地为泉擦洗着身体,小龙在帮忙,可陈雪却不让,小龙着急了,陈雪也只好依了他,陈雪知道,小龙和泉的感情很深。

小龙为泉擦洗着,他总觉得好像还是在皖南的一个山洞里,泉只是受了伤,昏迷了,他会醒过来的,泉说过,他不会死,他的命硬着啦,那么高的山崖都没有摔死他,他怎么能去了呢?

小龙握着泉的手,看着他手上的伤,又想起在公园,泉掩护他的情景,那天,泉还挨了赵子南他们的打,他心疼极了。

李医生看到泉身上的伤痕累累,手腕和脚踝都有电击的伤痕,而右手已经被踩坏,就算活着,手也废了,更是心疼。再看他的下边,更是惨不忍睹,他也流下了泪。

擦洗完,他们为泉换上了新衣服,那是冰凝为哥哥买的那套西服。泉就像睡着了一样,脸上平静安祥。陈雪再次吻了吻泉没有血色的脸,没有血色的嘴唇。老周和张政委也在给老耿换着衣服,他们的心也很沉重。他们失去了两个好同志。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毅不见了。

毅疯狂地开着车,车上坐了他的两个助手,他将车开到大上海歌舞厅,代主任又和一个明星好上了,毅和助手下了车,进了歌舞厅。上了楼,到包间门口,先解决其他守卫,然后,冲进去。

代主任下意识地去抓手枪,却被毅抓住他的手。

“你想干什么?”代主任问到。

“你应该知道我来干什么的,泉子兄妹的仇应该报了。”毅提高声音。

“泉子是共产党。”代主任说。

“你不配叫他泉子。”毅愤怒地说。

“小毅,我一直都对你不错,我是看到你舅舅的份上,你和共产党私通,我都没有追究,泉子是在你的公司被捕的,你能用一句你不知道开脱罪责么?还有,你知道杀了我的后果吗?”

“不就是通共罪吗?你已经用这个罪名害了泉子,现在还可以用这个罪将我送进去,可是,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毅掐住代主任的脖子,一刀捅进他的胸膛。

为泉报了仇,毅回到家中,打开钢琴,弹起《梦幻曲》。老周走了进来,“这是泉子生前最喜欢的音乐吧。”毅点点头。

“多美呀,我听泉子和乔本弹过。这是如此动听的音乐。泉子走了,冰凝也走了,你怎么办?”

毅停止弹琴:“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走你们那条路,我下不了决心,可是。”

“希望你好自为之,记住泉子,老耿和冰凝冰儿,我们都应该记住他们。我和陈雪小龙要离开上海,我们又有新的任务了。”

毅决定送他们,老周说:“谢谢,你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不会忘记你的。你能把那首曲子弹完吗?”

毅点头,继续弹着《梦幻曲》,边弹边说:“这首乐曲是泉哥弹给我听的,当时,我被注射了毒品,他用琴声来分散我的注意力,也不知他弹了多久,最先,我是听不进去,可是他依然弹着,渐渐的,我听懂了,就好像听到母亲最温柔的呼唤,琴声将我带到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那里没有战争,没有血腥,那里只有最美的鲜花,最明媚的阳光。”

“我明白泉子给乔本弹的什么了。”老周说到。

“他是不会把《梦幻曲》弹给日本鬼子听的。”

“他把钢琴当做自己的武器,和日本鬼子作了最后的战斗。我看到报纸上的照片就明白了。他把满腔的愤怒都倾注到了琴键上,他的音乐也是射向敌人的子弹呀。”

“看来,你也理解他呀。”

“我不懂音乐,但我能听懂他的心声。”

第二天,他们将泉和老耿安葬在公墓,冰凝的墓碑上也写上了“爱妻冰凝之墓”的字,军、毅、李医生和小龙带着陈雪刘筠在坟前。

陈雪和刘筠分别为泉和冰凝老耿献花。

大家为他们默哀。

他们想起泉说过的话,“我的血,我们的血会洒在这片土地上,不过,这里会开出更加鲜艳的花朵。”

大家都觉得泉子兄妹和冰儿老耿都还没有离去,泉还在弹钢琴,冰凝在唱歌,想起泉和冰儿拍的电影,这对金童玉女的形象在人们的记忆中是那么美好。

代筠自从父亲死后,便跟毅在一起,她想代替冰凝,安抚毅哥的伤痛,可是毅的心中却只有冰凝,他总是想到他们在芦苇荡奔跑的情景。

老周和小龙,陈雪又有新的任务,毅和刘筠在车站送别他们,老握住毅的手,小龙扑到毅的怀里,陈雪与代筠拥抱着,老周带着陈雪和小龙走上火车。,火车开出了上海站,毅和代筠停在站台上,望着火车离去。

留在乔本公司的李涛与特委的同志一道,再一次重创了大东亚株式会社,日本军部大气愤,再加上日本军驻沪司令部加油添醋的汇报,乔本被调离上海,到江南的一个部队任职。李涛在完成任务后,回到延安,临行前,他和毅专门到老同学的墓前献了一束花。

泉牺牲后,他不能去公墓哀悼泉,但在心里,他却发誓要摧毁日本的特务基地,为老同学报仇。

泉是他最敬佩的老同学,想当年,他们在北平音专读书时,他动员泉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可泉没有去,他还气得打了泉,两人狠狠地打了一架。后来,当他们毕业时,汉奸政府要他们给日本人弹琴,他和北大学生会想方设法帮助他们逃走。到了延安,两人相见,又在一个培训班学习,那时,两人的友谊才真正建立。而他到了上海,进乔本的公司,两人相见,可是都彼此不认识一样。泉的被捕对他的安全是一个威胁,上级让他撤离,可他却不愿意,他也相信泉。

果然,泉用他的坚强,用他的牺牲,保护了同志,捍卫了党的机密,泉的坚强与勇敢感动了他。

到上海后,他和毅没有接触,毅也压根不知道他来到上海,两人的相见却是分手,他们的心中更加怀念他们共同的同学泉子。

送走了新朋友老周,送走了好兄弟小龙,后来,毅和他们没有联系了,毅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和泉子兄妹一样走了。他一直在上海,虽然舅舅让他去重庆,可他也没有去,每年,他都要给冰凝和泉、老耿扫墓。刘筠也一直陪伴着他,可他的心里却只有冰凝。

更多的时候,毅会来到芦苇丛站在那里沉思,他仿佛还能听见泉子的琴声,听见冰凝的欢笑。还看见他们向他走来。

他又开始弹钢琴,他的钢琴也越弹越好,连大上海乐团都请他为客座演奏员,他知道,他是为泉弹的,他弹得最多的就是泉生前最喜欢的《梦幻曲》。

而回到新四军的老周和小龙陈雪依然浴血奋战着,老周已经荣任某军军长之职,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一位女卫生员正在抢救伤员,她背下一位伤员,为伤员包扎着,那正是陈雪。他们都怀念着泉和冰凝冰儿老耿等,总想起泉在当战地记者的情景。而李浩然也来到新四军,做了一名战地记者,成为新四军的新的喉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