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汉末独行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水涨(二)

[字数:6407 更新时间:2020/5/22 17:35:00]




  关平突然出声着实是将李鍪吓了一跳,自从他来到荆州军大营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关羽的长子主动说话。

  关平或许是因为刚刚淋了雨,现在嗓音很雄厚,或者说厚重,没有他父亲关羽那么淡然中带着霸气的感觉,就是单纯的厚重,甚至让人有一种平平无奇的感觉。

  “少将军....是想看这个么?”李鍪将手中的竹简轻微的扬了扬,“还是说某家刚刚说的那件事...”

  “某家想看这位小兄弟刚刚说的那件事。”关平倒是没有客气,“某家一直对那个时候的事情很感兴趣,所以听到了就想看一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当然可以。”李鍪虽然并不相信关平的话,但是一旁坐着的关羽都没有反对,他自然是不会有意见,至于这些竹简最开始的主人樊阿先生嘛,李鍪想来他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李鍪从怀里翻了半道,“将军见谅,汉隆只是有感而发,所说所做做不得数!”

  李鍪此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却是丝毫不领情,直接将刘复拉到一旁冲着关羽继续怒吼道,“关将军之家事,的确是不该小子多嘴,但若是关将军的教子之法便是如此的话,那关将军莫要忘了,世上还有一句公道自在人心!”

  “听你这么说,你是觉得老夫做事不公了?”关羽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但是周仓已经从这条缝隙中,看到了危险的光芒。

  或许帐篷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这种感觉的就是依旧想要和关羽争论的李鍪了。

  不过这次李鍪刚要张嘴怒喝,就被两个声音直接打断了。

  “闭嘴!”

  “够了!”

  一个声音来自身后,正是一直沉默不言的关平,一个声音来自门口,正是刚刚敢来的蒯蒙。

  关平本来怒喝一声“够了!”想要阻止李鍪后面的话,但是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便再次将嘴闭上了。

  蒯蒙也是刚刚赶过来,一起来就发现帐中无人了,然后就被告知这两个家伙去找关将军习武练刀,不禁感慨他们的好运气,结果一到大帐门口,还没想好第一句话说什么,就听到李鍪在里面大吼大叫的声音,从话语里蒯蒙还发现,他的目标居然还是关羽!

  这一发现顿时让蒯蒙吓了个半死,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直接掀开营门冲着李鍪就大喊了起来,让他赶紧闭上嘴吧。

  李鍪被这两声大喊给弄得愣了一下,刚反应过来想要继续说话,蒯蒙就从他身后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而在李鍪侧前方的刘复也不动声色的往后猛地一肘击,直接撞在了李鍪的胸膛上。

  李鍪就这么被两个人合力给弄晕了过去,两眼一翻,摔在了地上!

  蒯蒙不管已经躺倒地上的李鍪,上前两步走到刘复的身边,冲着关羽露出了一脸的歉意,“汉隆莽撞,还望关将军见谅!”

  “莽撞?那他脾气倒是很爆裂啊!”关羽虽然看到李鍪倒下去之后,脸上已经缓和了很多,但是仍然心中有着些许怒气,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有人敢这么和他放肆了。

  哪怕这个人之前给他的印象十分不错。

  此时蒯蒙看着关羽的神色也是一脸的焦急,然后刘复也赶紧凑到了他的耳边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刘复说完之后,蒯蒙的神情突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关将军!汉隆此事情有可原!”蒯蒙轻声说道,却不是为李鍪辩解,“某家有一句话,想告知将军,请允许学生放肆!”

  说完之后蒯蒙也不顾其他人震惊的眼神,径直的走到关羽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而随着蒯蒙的讲述,关羽那不善的目光和脸色,慢慢的变得缓和了起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待到蒯蒙说完,关羽脸色也恢复了正常,甚至看向晕倒在地的李鍪之时,还有一丝柔和。

  “此时国让将军也知晓,将军但可去问!”蒯蒙退到了下面,躬身行礼说道。

  “那,这个小家伙知道么?”关羽没有想着去问田豫,主要是刚刚蒯蒙和他说道呃事情,确实是有些让他心神震惊。

  “学生不知,但是想以汉隆的聪慧,未必就不会想到,只是不曾说罢了!”

  “哎....”关羽叹息一声,“也是个可怜的家伙,周仓,将这个家伙弄到后面去,等他醒了在带过来!”

  “诺!”周仓看到关羽平息了怒火,也赶紧应诺一声之后,便去将李鍪抬了起来,送到了营帐后面,安排他休息了。

  等到李鍪离开之后,营帐之中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了起来,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就连关羽都不想要再去喝骂关平了。

  “那个...”最后还是关羽看士卒将给他们准备的干净衣物拿来,自己最先开了口,“既然衣物都到了,那你们几个小家伙便先将姜汤喝了,然后换上干爽的衣服,省的着了风!”

  “诺!”

  等到关平等人收拾利落之后,关羽也开始了他继续的教导,“今日下雨,那边在营帐之中教导你这个家伙吧。”

  刘复听到自己还可以跟随关羽修行,心中自然是十分开心的,但是看着这并不算大的营帐,也是一脸的不解,“将军,这地方,小了些吧。”

  关羽看着下面的刘复,也是嗤笑一声,“就扎个马步,你还需要多大的地方!”

  “刚刚在校场,某家不是扎马步了么?一个时辰...”刘复好险没将后面那句“将军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说出口。

  虽然刘复没有将话说完,不过关羽似乎是听出来了什么,脸上突然挂出了一抹冷笑,“让你扎马步,你就扎!”

  “还和之前一样么?”刘复嘟囔了一句,便将放到一旁的大刀拿了过来,继续摆出姿势,扎起马步来。

  “这次换单手,你臂力不够!”关羽淡淡的说了一句,同时冲着刚刚出来的周仓使了一个眼色。

  刘复听到关羽的话之后,虽然不知道为何说自己力量不够,但依旧是按照关羽的要求右手持刀,而周仓也看到了关羽的眼色之后便再一次的走了出去,路过刘复身边的时候,还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等到周仓离开之后,关平很自觉的站到了关羽的身后,冲到了周仓二号的职责,仿佛之前的那一幕没有发生一般,而蒯蒙则是捡起了李鍪昏倒时掉在地上的竹简,跑到之前李鍪所在的位置,仔细研读了起来。

  周仓出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两手空空的出去,却是抱着一个大竹筐回来的。

  竹筐里也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反正当周仓将这大竹筐放到地上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很沉闷的响声。

  就在刘复不知道这是要玩什么花样的时候,关羽再次说话了。  “这个小子既然觉得扎马步并不费力,那么便先来两块吧!”

  “两块?什么两块?”刘复一脸的呆愣,完全听不懂关羽和周仓再说什么暗语,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只见周仓将竹筐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两块不算小的石头,然后在摸索出一根粗大的绳索,将两块石头捆绑好,然后拎着石头,缓步走到扎着马步的刘复身边。

  同时在刘复耳边轻声说道,“嘿嘿,你说你嘴那么碎呢,死眯出眼的非让自己吃点挂劳不行!”

  就在刘复还在琢磨周仓那句死眯出眼和挂劳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看到周仓一脸笑容的给自己手中大刀的刀刃上,挂了两颗石头,同时耳边再次传出来关羽的声音。

  “你平时都是这么持刀的么?有个屁用!周仓,教教他!”

  “诺!”

  本来刘复右手持刀,只是斜摆,用右臂和肋下夹着刀身,这样也是一种很常见的....花架子。

  不过在周仓应诺之后,就被周仓给变成了单手持刀,真正的单手持刀,这个刀身横在胸前,这是一个很标准的防御姿势,也是刘复最不常用的招式,这个招式并不费力,甚至可以说是很省力的一种,前提是,没有那两个石头。

  两块石头算不得沉重,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余斤罢了,可是掉在刀头上,那种失重的感觉却是让刘复很是难受,特别是,周仓就站在自己身后,还用很戏谑的语气告诉自己,“手不能抖,抖一下,便是一鞭子!”

  周仓说这话的时候,还真的从后腰上将马鞭解了下来,凌空甩了一个鞭花,霹雳一声响,震得刘复心头颤!

  “关将军,这是何意啊...”刘复实在是不懂这是要干什么,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人物,想来关羽这种闻名你父亲给了你一副上好的弟子,你的基础也很牢靠,想来从小应该没少被你爹教训,但是你却太过于莽夫了一些,只会最基础的东西,全然不懂如何将你的力气发挥出来,浪费了一副上好的身体!”

  “关将军这是在教导小子运用么?”刘复只是平举了这么一小会儿,脸上就有些发红了,胳膊也有些发酸,尤其是小臂,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小臂的酸胀了。

  “老夫这是再教你如何沉稳!”关羽留下这么一句刘复听不懂的话之后,便继续低头看起书简来,关羽好读春秋这件传说,看来的确是真的。

  在刘复呼哧带喘和周仓噼里啪啦的鞭子声中,一直昏迷的李鍪终于在适当的时候清醒了过来。

  当他揉着发昏的脑袋和阵阵疼痛的胸口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不过好在他这次没有再多嘴,看到关平依旧平安无事的站在关羽的身后,再想想之前听到关平怒吼自己的话,也就自嘲一声,回到蒯蒙身边跪坐了起来。

  正在研读医术的蒯蒙看到李鍪过来,却也没什么表示,只是手指从桌案上轻轻一划,将一碗已经温了的姜汤送到了李鍪的身前。

  李鍪看着面前的姜汤,点了点头,却也没有多说,端起来大口的喝了起来,等到喝完之后,便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想要看医术,却是怎么也静不下了心来。

  “若是静不下心来,便跟着那个小子一起练练!”关羽的声音从主位上传了下来,一点也听不出之前的怒气,“将陶碗倒满水,跟他一样,平举着就好,你就不用扎马步了。”

  李鍪看了看上方头都没有抬起来的关羽,却也没有犹豫,起身拿起水壶将陶碗倒满水,跪坐好之后,左手拿着竹简,右手便将灌满了水的陶碗平举起来。

  然后很快,李鍪就变得和刘复一样了,右手手臂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要将水洒出来一样,脸色也开始有些涨红起来。

  “这才不足三刻,你们就坚持不住了?”关羽冷笑声从上面传了过来,“就你们两个这点微末本事还想着行走于这乱世之中,也幸亏是没碰到什么高手吧,否则现在估计你们坟头已经长草了!”

  刘复和李鍪虽然真的很像反驳关羽的话,但是他们现在硬扛着坚持这个动作已经很费力,更不要说别的了。

  只不过他们虽然不说话,但是关羽却是不放过他们,“两个都一样,都在坚持半个时辰,周仓盯着!别让这两个小家伙晃来晃去的和只鲶鱼一样,看着就心烦!”

  “诺!”周仓也知道自家的君候嘴硬心软,不过同时也羡慕这两个人的好运气,能得到君候的赏识。

  为了表示自己的羡慕,在刘复再次忍不住晃动胳膊的那一刹那,周仓一鞭子抽在了他的后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