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明天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施礼

[字数:3743 更新时间:2020/5/22 17:42:00]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施礼

  不管朱祁镇想不想,这一场席卷两淮的大风波,到了马愉,郭登相继出京,才到了**。

  在马愉还没有来到南京的时候,魏国公就先做了准备。

  或者说,魏国公一到南京就开始做准备了。

  说实话,魏国公徐显宗也是懵圈的。

  他虽然从盐利之中占了一杯羹,但是他与施礼的玩法不一样,魏国公政治资源深厚,他可以用合法的手段搞到盐引,也可以让商人能越过排队的小商人,提前领到盐。

  这里面就有足够的利益。

  了。面对朝廷官兵,还聚众拒搏。朝廷官兵在追捕私盐贩子的时候,居然出现了伤亡。而且是普遍性的。

  不管是为了向北京证明自己,还是为了撇清魏国公家在私盐上的嫌疑,徐显宗简直是大开杀戒,从南京京卫之中,挑选出跟随孟瑛南征打过仗见过血的老卒,开始大规模清洗盐贩子。

  虽然徐显宗常年在北京,但是南京才是魏国公徐家的大本营,只要徐显宗想知道,没有他不知道的。

  南京风雨满楼的时候。

  魏国公亲自带队去抓施礼。

  只是魏国公见到了施礼却发现一个万万没有想到的情况。

  南京施府之中,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密密麻麻的士卒,将施府给重重包围。清查出五六十万两银子,还有各种珠宝玉器,魏国公核计一下,大概称得上家资百万。

  不过,魏国公对此并不在乎。

  在南京谁能比魏国公富。别人家看不上私盐的利润,觉得脏手,那或许是假的。但是魏国公家却是真的。

  南京莫愁湖就是魏国公家产的一次,至于各地田产,更是数不胜数。

  百余万两虽然对魏国公府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也仅此而已。

  让魏国公吃惊的却是施礼。

  魏国公看着坐在太师椅上的老臣,说道:“他这样多久了?”

  却见一身官袍的施礼,双眼无神。手一直在轻微的抖动。口中嗯嗯的,不知道再说了些什么?他似乎一直有人伺候,浑身上下光洁如新,但是仅仅一会儿功夫,就看出他的口水流了出来。

  “国公了,这已经三年了。”一个郎中说道:“最少三年。”

  魏国公冷笑一声,说道:“如果施礼知道现在的情况,他估计恨不得早死。”

  魏国公立即明白,施礼这个样子,施家的所做所为都是施家内部做主的,却不知道是施礼的儿子,还是施礼的夫人。

  这也说明了,很多事情。

  毕竟施家管家在刘球身前的失礼。

  真以为一个南京刑部尚书,就可以横行道:“封存,上报,让郎中好生照顾施大人。”

  “嗯嗯。”施礼口中缓慢而坚定的说道。就好像是表示同意一样。

  整个春情,说会昌伯是冤枉的。但是孙氏前脚刚刚到,后脚太皇太后的懿旨就到了,让孙氏闭门思过。

  朱祁镇只能交代皇后,要好好陪着太后,纾解一下太后的心情。

  但是即便有太皇太后暂时压制于皇太后。会昌伯一事,已经到了不能再拖了。

  朱祁镇说道:“传会昌伯入见。”

  孙愚一进乾清宫,扑通一声跪在地面之上,几乎是膝行上前,跪在朱祁镇面前,说道:“陛下,臣是冤枉的。”

  朱祁镇说道:“冤枉。”朱祁镇伸手将一个奏折扔给孙愚,说道:“这是冤枉。”随即又扔了一个,说道:“这也是冤枉。”随即朱祁镇将一叠奏折,轻轻一推,顿时跌落在地面之上。铺了一地。

  朱祁镇说道:“这些还是冤枉?”

  并不是朱祁镇想将精力都耗费在盐政大案之上,而是满朝文武都将精力放在上面了。特别是御史言官,弹劾的奏折,简直如雪花一般,就要将朱祁镇埋了。

  这些弹劾,分为三大部分。

  一部分是弹劾杨溥的。因为杨溥是内阁首辅,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不负责谁负责。

  一部分是弹劾盐政一系的官员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没有跑。这个一部分弹劾,朱祁镇是立即准了。

  盐政一系列官员大换血的局面已经开始了。

  还有一部分,就是弹劾会昌伯的。

  本来吗?外戚的名声不好。而皇太后的名声也不好,因为废后一件事情,被很多人称为妖妇,甚至有人传宣宗皇帝之所以儿子这么少,就是皇太后的问题,还有说朱祁镇并非皇太后的儿子,而是宫人之子。

  朱祁镇只觉得在开玩笑。

  他倒不是相信皇太后,却是相信太皇太后。太后孙氏在太皇太后眼皮底下导演一出废后,足以让太皇太后半辈子咽不下这一口气,如果孙氏真做了这样的事情,太皇太后能饶了她才怪。

  只是这孙氏的名声不好,会昌伯的名声就更不好,不仅仅在文官之中不好,勋贵也看不起。

  再加上这一次,勋贵的屁股有人擦,但会昌伯的屁股却是露出来了。

  如此大白屁股,不弹劾他,弹劾谁?

  孙愚不敢抬头,说道:“陛下,臣是小户人家出身,固然是贪财了一些,但也识得大体,私盐之事,万万是不敢做的。”

  “是有人怀恨陛下,报复在老臣身上,请陛下明鉴。”

  朱祁镇心中微微一动,有一些意动,但是却一点也不松口,冷笑说道:“报复你就是报复朕吗?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孙愚立即磕头说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朱祁镇叹息一声,说道:“朕终究要给母后一个面子,你且回去等消息吧。你的项上人头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是一些身外之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