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决战滇缅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六十三、扮猪吃老虎

[字数:4118 更新时间:2019/8/8 6:33:00]






  

  陈康同意了团直属队神枪手连连长周全的请求,随后周全走到射击线上对许不凡抱拳说到:“许学员真是好手段,周某不才愿来一试。”

  “早就听说过周连长你的大名,你们神枪连虽只有二十多人,但当年死守叙府(叙府今宜宾,1916年1月19日滇军向驻守安边的伍祥祯部队发起进攻,第1支队在正面实施佯动,第2支队利用夜暗迂回至安边侧翼,突然发起攻击,伍部向叙府溃逃。护国军乘胜追击,21日占领叙府。嗣后,袁军分四路反攻叙府,均被击退。)之战时你们所创下二十七人阻击了袁军一个营一时辰的战绩,至今还是讲武堂教授阻狙战的教材,所以还请周连长指教。

  “咋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不用给我戴什么高帽子,当年死守叙府时是借助了地理优势才守住的,不然以二十人去对抗一个营,对面一个步兵冲锋我们就得玩完。那次阻狙的射击距离才150米,与这次有着天壤之别。而且我们并没有针对超出步枪有效射程的远距离射击的训练,所以应该是你多指教。”周连长说完后那起了射击台上的一杆枪,熟练的拉栓填弹、瞄了瞄。

  随后他转身看向陈康到:“团座我虽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愿意一试。”

  陈康闻言微微点了点头。

  得到陈康的默许后周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举枪瞄准平静的射出了第一枪,但由于风力、空气阻力及枪械自身的精准度的限制,周全第一枪并没有打中。周全随后调整了站位和枪口高度又开了两枪,这次俩颗子弹都打在了枪靶上。随后周全又开两枪,打完了枪膛中的五发子弹。

  周全放下枪,两个卫兵便跑过去数靶环,一个卫兵喊到:“实射五发,脱靶一发、中四发,分别是0环、3环、4环、5环、7环,总共19环。”

  听完卫兵的报数后周全对着许不凡说到:“许学员我周某在枪法上从来没有服过谁,你是第一个,剩下那五枪也不用比了,我认输。不过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在那么远的距离上还能保持这么高的射击精准度?”

  “周连长承认了。这种超过枪械有效射程的远距离射击其干扰因素实是很多,比如空气阻力、风速、射击角度等等。所以要提高精准度我们就得尽量减少这些因素的干扰。”许不凡缓缓说到。

  “不愧是喝过洋墨水的,你说的我并不太明白,不过希望以后你能经常到我们连交流交流。”周全说完后便离开了赛场走回人群中去。

  陈康看着周全走回人群中后不喜不悲的说到:“比赛继续,柳生该你表演了。”

  闻言柳生走到射击台前随意拿起一杆枪,然后对着枪靶随意连开了五枪。众人被他的这波操作秀得一脸懵逼,瞄准都不需要,那到柳生是一个隐世高手?

  这时同样有些懵圈的卫兵报靶到:“实射五发、五发脱靶,总环数零环。”

  “额、这……”

  场众人都疑惑的看向了柳生,要不刚刚柳生在上一局拼刺赛中的那惊人之举,现在早就有人要骂娘了。

  这时大部分学员看向柳生的眼神都已变得惋惜、而许多老学员看向柳生的目光则已变得炽热,毕竟就算自己对超过射程的远距离射击不太熟练,但柳生现在是零环,自己再差也不可能五枪都脱靶吧!随后柳生就像迷路误入狼群的羊,正遭受着一众老兵不善的眼神。

  接下来他的一句话更是把场上的气氛点燃到了沸点:“靠,今天运气居然这么差,居然一枪都没能蒙上靶!”

  刚才还有些奇怪的老兵也放下了心中事出反常的戒备摇了摇头,毕竟在他们看来柳生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对于枪械跟是知之甚少。

  但与他们惋惜表情不同的是,大壮、有常一干九山的少年却很淡定,看向柳生的目光也有一种莫名的自信。

  陈康没有理会众人的各种心情,照常走上主席台淡淡的说到:“你们谁来挑战柳生?赢了承诺不变依旧可以官升一级。”

  陈康语毕原本预想中的争先恐后的情形并没有出现,老兵人群中反而是一片寂静。因为以现在的情形来看柳生好像对用枪射击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就算自己上台赢了他,这些老兵也觉得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但就在寂静的沉默中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快步走出人群道:“既然各位不屑与小辈动手,那我谢老三就去领教一下少年英俊柳生学员的枪法了。”

  谢老三说完后学员们就爆发出了一阵嘘声,老兵们也是皱了皱眉“你说你要去比赛就比赛,现在柳生打了五枪枪枪脱靶,你还用他来讽刺‘少年英俊’这就有些不妥了吧。

  不过谢老三并没有在意众人,他径直走到了射击台前挑了一把枪上膛然后示意陈康他准备好了。

  陈康点头同意,谢老三随后抬枪瞄准对着枪靶开了两枪,但均是脱靶。随后他深呼了一口气凝神又开了一枪,这终于打在了枪靶上,谢老三又一鼓作气打完了后两枪。

  随后报靶卫兵喊到:“实射五发,两枪脱靶,分别为0环、0环、1环、1环、4环。”

  闻言谢老三笑着对柳生说到:“柳生兄弟承认了。各位兄弟待会请你们喝酒哦。”

  “你这么有把握你赢了?谢班长小心一下打脸了。”柳生似笑非笑的说到。

  “哟,那你的意思是你还能‘咸鱼翻身’?”谢老三不屑到。

  柳生闻言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站在谢老三的面前说到:“谢班长要不要我们打个赌……”

  柳生还没有说完谢老三就摆了摆手到:“我不接受,如果你要比拼刺我肯定打不过你,但要比其他的我也不接受,因为比这个远距离射击我已经赢了。”

  谢老三说完后柳生一脸诡计得成的嬉笑道:“你还真的以为你赢了。比赛规则说的是10发子弹,现在才打了五发,我又没有认输怎么就能算你赢了?”

  谢老三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因为柳生说得句句在理,瞬间就让他出了洋相。他随即气恼的说到:“你要是还能翻盘我谢老三这三个字以后就反过来念。”

  柳生立刻开口到:“就这么定了,请在坐的各位兄弟作证,如果今天打靶的环数他谢班长输了,那他谢老三这三个字就反过来念。”

  “好、我们给你们作证。你们快比吧。”台下众人道。

  如果这时有人注意细看学员中的寸有常、大壮、二狗等人,便可在他们脸上看到一种相同的玩味、哀痛的表情。

  随后柳生问道:“谢班长,这接下来的五枪我们俩谁先来呢?”

  “我也不想欺负你,要不我们俩一起来吧,反正有两个枪靶。”谢老三道。

  “好。”柳生点头称是,随后他和谢老三一人拿起射击台上的一把汉阳造压上子弹瞄准了五百米处的枪靶。

  未久陈康宣布射击口令,随即柳生与谢老三几乎同时打出了一发子弹,接着是第二发、第三发,但在打第四发时谢老三已经开枪了,而柳生拉栓填弹后却站在射击台上一动不动了。未久谢老三便打完了最后最后一颗子弹,柳生却依然还是刚刚那般一动不动。

  谢老三看了一下柳生风言风语的说到:“要是怕自己的环数太低就直接认输吧。省得一下丢人现眼。”

  这时沉默许久的柳生却突然开枪了,接着拉栓、填弹、瞄准又是一枪。打完后柳生转头看向谢老三淡淡的说到:“‘三老谢’,相信我,你输了。”

  谢老三闻言便要发怒,这时卫兵开始报靶:“谢老三,实射五发、一发脱靶四发中,分别为0环、2环、3环、3环、5环,共13环,十发共计是19环。”

  谢老三听到这个结果后已满心欢喜,这比前五发已有了很大进步,而且这环数也加大了他获胜的概率。

  这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都在等待着卫兵对柳生的报靶。卫兵道:“柳生,实射五发、五发全中分别为2环、2环、4环、9环、9环,共计26环,十发共计26环。”

  “什么?这是不是报错了?”

  “这怎么可能?蒙得吧!”

  “不能是蒙的,你去蒙给我两9环试试。”

  “难道先前的那五枪枪枪脱靶是柳生故意的?”

  ……

  在听到卫兵的报靶后众人便开始窃窃私语。后转为是公开质疑,谢老三随后要求要去检查枪靶,但未久站在枪靶前边的谢老三却发狂的喊到:“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

  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刚刚柳生为什么要一直邀谢老三打赌,原来他一直在隐瞒自己的实力,在故意捉弄想要靠他来官升一级的老兵们。

  “扮猪吃老虎,柳生你到还真有一手。”许不凡走近柳生身旁轻轻说道。

  柳生立即向许不凡拱了拱手道:“这次还多亏你提出了这个比赛方案,不然我也不可能装得这么真。”

  因为如果是柳生首先提出这个比赛方式的话,那那些老兵也定不会托大,而当许不凡先提出来后,柳生便可装作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便可将这扮猪吃老虎演义的更天衣无缝。

  “那你怎么有把握你五发子弹的环数能胜过你对手的十发子弹?毕竟如果现在和你打的是周全连长,我想输的应该会是你。”许不凡又问道。

  柳生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什么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只是赌他们那些真正的射击高手在看到我枪枪脱靶后定放不下面子和我比。”

  这时陈康缓步走到了柳生面前。

(唉、清明回老家,看到父母头上又增添的白发,真不知该语何言。梦想养活不了生活,往后何去何从?现在之于国家我未能尽忠,而之于父母漂泊无定又怎么能算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