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带着空间杀鬼子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十一章 冰窖里杀鬼子失手

[字数:2838 更新时间:2019/8/8 6:26:00]






小泮次郎见了丁四丫,又惊又喜。

惊的是两个钟头了,他竟然没被冻死,而且还自己出来了,这不是有神仙相助又是什么!

喜的是自己也有机会去会见仙女了。没想到侵略战争还有如此艳遇,真乃是齐天鸿福,大吉大利啊!

不过,小泮次郎还是加了百倍小心:让两个手下一同进了地下室,查看了一遍以后,见无异样,叫他们打开冰窖的门,然后让他们在冰窖的门口把守,不得走开一步。

丁四丫不由心里一凛:妈的,这是要姑奶奶的艺儿呢!看来今晚要格外小心了,千万别弄出声响来!

小泮次郎自己披上棉被,随着只穿单衣的丁四丫一同进入冰窖,并随手把门关上了.

丁四丫扫了一眼冰窖的门,里面没门闩,闩门也成了奢望。内心的保险又减弱了一分。

“仙女儿呢?”小泮次郎望着空荡荡的冰窖问道。

“就在你面前站着,只是你还没有披上百巧衣,看不见她罢了。”

丁四丫随即从空间里拿出红斗篷,扔在小泮次郎脚下。装作惊喜地说道:“哇!仙女姐姐给百巧衣了,你拾起来,披上就能看见仙女姐姐了。”

小泮次郎不愧是宪兵队大队长,警惕性就是比别人高;况且对“女砍刀”杀人他也调查过:在大庙村时,一个军官就是在哈腰掰拽住自己裤腿的手时,被砍了脖子的;卷子炮楼里的黑田川熊,也是被砍了脖子。

砍哪里也不能一刀毙命,唯独砍脖子。而这个小叫花子个子小小的,自己不哈腰,他砍不着。

“你的给我拾起来!”小泮次郎命令道。并且手始终没离开身上挎的长刀柄。

我刺儿,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手!

丁四丫心里一惊:这一来,就不能一刀毙命了!冰窖里寒冷彻骨,自己穿着单衣,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

再说了,红斗篷是自己缝制的,一拿在手上就能露馅儿——仙家的衣服做工不会这么粗糙!

还有披在身上也会露馅儿——自己可是说的很暖和!

而她要的,是进冰窖就立马杀之,不能拖延时间。

冰箱里太冷了,丁四丫打了一个寒战。但她也不敢拿出红斗篷,因为红斗篷就是一层洋布,根本抵挡不了冰窖里的寒冷。穿着红斗篷打寒战的话,岂不露了馅儿。

小泮次郎见丁四丫没有给自己拾,又见她被冻得打寒战,不由起了疑心,改主意道:“你的拾起来披上!”

这一次丁四丫不能不听了,上去拾起来,披在了自己身上。

小泮次郎也不说话,把身上的被子裹了又裹,怔怔地观看着丁四丫的脸色。

“啊……嚏……”丁四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为了掩盖自己的囧态,丁四丫把一只手举起,对着虚空说:“仙女姐姐,咱俩给太君跳个舞吧!”

说完,举着一只胳膊做牵手状,然后又扭腰,又踢腿,又甩头地大幅度活动起来。

她必须这样做,要不然,很快就会被冻的瑟瑟发抖。

其实就是瞎跳,一边跳一边在心里设计着杀掉小泮次郎的方法。 只可恨小泮次郎不为所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让她无从下手。

小泮次郎本身就是个舞迷。在国内的时候,只要有聚会,有跳舞活动,他总是第一个下舞池,不跳到曲终不罢休。即便侵略到中国以后,只要有跳舞的机会,他也从来没放过。

昨天晚上,他还对曾扒皮的五姨太说:如果这次抓住了“女砍刀”,就在家里举行一场舞会庆祝。

不承想曾少文、曾少武昨晚死了,而且死的蹊跷,庆功会没等来,却等来了丧事。

然而,他却看不懂丁四丫跳的什么舞,感觉就是瞎跳,心里的疑团又上升了一步。

尽管小泮次郎披着被子,冷气还是从脚底下向他袭来。他也感到了冷,一个主意立时涌上心头:

自己裹着棉被还如此冷,小叫花子只穿着单衣,要是没有神仙相助,静止下来就会被冻死。要是冻不死,说明真有神仙,何不拖住他,让他安静下来,一试便知道了。

小泮次郎心里这么一想,把腰带解下来,把被子往身上使劲儿裹了裹,然后用腰袋扎住,上前攥住了丁四丫举着的手:“你的和我的跳一曲。”说完,揽住丁四丫的腰,和她一起跳起来。

丁四丫心中一喜:这样近距离接触,或许有杀他的机会!

面上却不甘心地说:“我和仙女姐姐还没跳完呢。等跳完这一曲,再与你跳。”

小泮次郎:“要么你的跟我跳,要么你的把仙女叫出来,让她的跟我跳。”

丁四丫小嘴儿一撅:“那好吧,我先与你跳一曲,再让仙女姐姐给你跳。”

小泮次郎跳的是慢四步,丁四丫前世里学过,再有小泮次郎带着,倒也能跟上。

不过这动作也太慢了,根本起不到热身的作用。不一会儿,丁四丫身上的热量就散发完了,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冷吗?”小泮次郎乜斜着眼,轻蔑地问:“你不是披的百巧衣吗?”

丁四丫:“是啊,这百巧衣太暖和了,披在身上再跳舞的话,就很热,这不,我起了一身热疙瘩。”

小泮次郎嘴角抽了抽,心里话:中国的小孩也太会幽默了吧!竟然把鸡皮疙瘩说成热疙瘩!

不过他并不说破,他要等到小叫花子被冻得缩作一团,然后再揭穿他的把戏。

“哟西!”小泮次郎笑笑,跳动的幅度更小了。

寒冷一阵阵袭来,在坚持下去,丁四丫真的吃不消了,必须尽快解决!

丁四丫装作陶醉般地把头倚在小泮次郎的胸膛上,然后把一条腿伸出去,上面用手猛力一推——小泮次郎由于没有防备,被推了个屁股墩儿。

丁四丫赶紧从空间里抽出砍刀,照着脖子猛力砍去。

“哐当!”

由于小泮次郎把头往后缩了缩,砍刀砍在了头盔上。

丁四丫的手被震得生疼,砍刀也差点儿脱了手。

丁四丫挥刀又要砍,小泮次郎一个就地滚,滚出一米多。然后鱼跃而起,居高临下地攥住了丁四丫拿刀的手,并夺过了她的砍刀。

“嘀里嘟噜!”小泮次郎用日语向门口叫了一声,冰窖的门随即打开,两个守在门外的鬼子闯了进来。

“哇啦哇啦……”小泮次郎用日语给两个鬼子交代着什么。

一个鬼子从怀里拿出一副手铐,铐住了丁四丫一只手腕儿,另一个铐子却铐在了鬼子自己的手腕儿上。

丁四丫心里一凉:这回完了,连空间也不能进了!鬼子是有准备的,就是带着他进到空间里,也逃脱不掉被杀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