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诡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五章 死循环(6)

[字数:5077 更新时间:2019/8/8 6:57:00]






伊芙琳几人快速的跑进了哨站旁的密林深处,奔跑中伊芙琳突然觉得从天而降的蒙蒙细雨似乎有些异样,她发誓,身边的雨滴在几秒钟内,下落的速度有所减缓,仿佛电影放映时,胶片卡顿的感觉。

带着思索与狐疑,伊芙琳继续向前走着,这种感觉让伊芙琳觉得很不安,伊芙琳和路易斯对视一眼后,很有默契的做好了战斗准备。

突然间伊芙琳觉得眼前黑暗一闪而过,她们几人居然站在了灯火通明的哨站里,而面前三个穿着德国国防军军服的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敌袭!!!”

“哒哒哒哒!!!”

不期而至的战斗,再次打响。

战斗只持续了不到3分钟,伊芙琳三人互相配合着,将这个哨站里的德军全部消灭,当三人满头大汗的站在哨站中心时,一时间有些不知错所。

“我们……又回来了?走错路了?”卢克检查着手中的弹药,自言自语道。

“不可能……”伊芙琳检查着德军的尸体,从上面翻找弹药。

“那怎么……”卢克茫然四顾,看着四周绵绵不断的雨幕。

“我们是不是误打误撞……跑到德军的另一个哨站里面了?”路易斯从一具尸体上扯下冲锋枪弹夹带,将里面的弹夹插入自己的弹药包里。

“不可能……”伊芙琳有些心中没底的说道。

战斗结束后,伊芙琳快速扫视了整个哨站,她发誓,这个哨站,绝对是刚才他们所逃离的那个哨站。

瞭望台……万字标志……运兵车上破损的倒视镜,这……与刚才那个哨站的陈设一模一样。

“我们怎么办?”卢克表现的有些垂头丧气,看向哨站的大门。伊芙琳此时也看向哨站的大门,心中焦灼的,权衡是否再次走出哨站。

“我们离开这里!”伊芙琳咬牙说道。

路易斯和卢克对视无言,跟着伊芙琳快速穿过哨站。

“伊芙琳少校,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知道……卢克?无线电能用了吗?”

“还不能。”

“路易斯,检查随身弹药,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争取尽快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统帅部!”

“是!少校!”

“保持开火!!!!”伊索尽量压低着身体,躲避着迎面而来的呼啸弹雨。

“德国佬要从左面迂回!”

“火力压制!将他们逼回去!”

村庄外的空地上,德军增援部队拉着长长的散兵线,正在如潮水般一边隐蔽,一边向村庄进攻。

按照封剑寒的命令,伊索在村庄里和死去的暴风突击队身上,找到了足够的机枪与弹药,在村庄里设立了5个机枪阵地,辐射半径达到180°,完全将德军的进攻路线囊括其中。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看这个架势,德军足足派出了将近一个营的兵力,来支援这个村庄的驻军,一时间伊索等人也遭到了对方的猛烈进攻,有一个机枪阵地的掩体几乎被打烂。

战斗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随着远处天空微微放亮,德军不间断的组织了4次冲锋,丢下40多具尸体后,再次没命的向村庄攻来。

“节约弹药!机枪尽量点射!狙击手确保命中率!我们的任务还没结束!”伊索俯身躲开了射来的几颗子弹后,将枪口伸出掩体不断的进行覆盖射击。

“队长!德军一直在进攻,照这样我们挺不了多久?!”一个肩膀受伤,扔单手端着冲锋枪的男人喊道。

“……”伊索没说话,耳中子弹呼啸之声不绝,他看着四周的战友们,忽然神情悲戚的一笑,大声吼道。

“你们怕死吗?!”

“不怕!”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一时间气势如虹。

“杀!!!”

封剑寒迷路了。

刚下到地洞里的时候,封剑寒很谨慎的持枪前进,地下是一个坑道洞穴,但是看起来似乎存在已久,不像是那种刚刚施工结束的防空洞。

通道狭窄但是宽敞,洞壁上一排排的照明灯散发着昏黄色的灯光,将这个地下坑道照的不算明亮,但是也不至于无法视物。

不过随着封剑寒的摸索,七拐八扭,没有一点横竖平直规格的地下坑道,彻底把封剑寒弄得没有方向感了,一连绕了半天,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伊芙琳等人的踪迹。

这简直就像一个超大型的蚂蚁洞,洞里连个路标都没有。

正在踌躇间,封剑寒靠在洞壁上,拿出水壶喝了一口水,忽然感到墙壁上传来了细微的震动之感。

封剑寒转身将耳朵贴在洞壁上,隐约中听到有“嗡嗡”的震动之声从洞壁上传来。

封剑寒忽然心中一喜,看来这个地下坑道,肯定通向某个地方,这种震动声不是爆炸所引起的,听起来有节奏而且连绵不绝,跟着震动的声音前进,震动的感觉越明显,就证明自己接近声源了。

正在窃喜间,封剑寒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一个人影正端枪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似乎正看着自己。

“哒哒哒哒。”封剑寒抬手冲那人影就是一个点射,战场上,先下手永远比先用眼睛的人,活得久。

子弹咆哮而出,直接穿过了那个人影,打在了不远处的洞壁上,溅起土石一片。

那人影,仍然矗立在那里,纹丝未动。

封剑寒一愣,马上撤步躲在身后一个坑道的拐弯处,迅速蹲下身听着动静。

整个坑道里安静的很,封剑寒有些疑惑的探头查看,发现那个人影仍然站在那里,从他头盔的样式来看,肯定是一名德军。

细看之下,封剑寒忽然感觉背后汗毛直立,那不是一个人影,而是……一个如纸片状的,影子。

那感觉就像一个人的影子活过来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

“什么东西……”封剑寒迅速恢复镇定,再次冲那个黑影开了一枪,试探虚实。

枪响之后,那个黑影居然左右扭动了一下头,然后一迈步,直接没入旁边的洞壁里,不见踪影。

“……”封剑寒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的呆住了。

半晌,封剑寒摇摇头,他绝不相信刚才是自己眼花,封剑寒再次恢复了那种警觉,端枪开始小心翼翼的继续在坑道中搜索,不时伏在墙上,感觉着震动的大小,缓缓向坑道深处摸索。

不知道转过了几个拐角,封剑寒突然发现,3个同样的黑影出现在面前的坑道里,同样的虚无,同样的悄无声息,不过此时,那3个黑影之间,似乎在无声的交谈。

看起来,就好像我们平常互相聊天的样子,3个黑影似乎有说有笑,其中的一个甚至还仰头无声的大笑,封剑寒冒着冷汗盯着不远处的3个黑影,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

不知过了多久,其中的一个黑影突然一扭头,似乎发现了封剑寒一般,带领其他2个黑影迅速向封剑寒冲了过来。

封剑寒下意识的举枪便射,子弹无一例外,直接穿过了那黑影的身体,打在他们身后的坑道壁上。

此时那三个黑影已经冲到了封剑寒面前,封剑寒避无可避,抽出军刺直捅了过去,不过军刺依旧穿透黑影的身体,仿若无物一般。

而那3个黑影,分别直接从封剑寒的身体里穿了过去,消失在封剑寒身后的洞壁之上。

黑影穿过身体时,封剑寒明显感到一股奇寒从脚底直冲脑门,伴随着胃中的剧烈翻涌,封剑寒几乎脱力般,瞬间冒出一身冷汗,腿不听使唤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封剑寒大口的喘着气,不敢相信的扭头看向身后的墙壁,上面什么都没有,仿佛一切是场梦,而他,只是从梦中惊醒的一样。

“该死……”封剑寒努力的支起身体,一股突然而来眩晕感几乎将他再次扔回地上。

封剑寒咬牙支撑住身体,靠在洞壁上大口喘气,平复着身体的脱力感,不一会,封剑寒感到似乎恢复了些体力,而此时,洞壁上传来的震动感明显加大,似乎自己离那个声源近了一步。

“该死……”封剑寒再次咒骂着,端枪沿着洞壁继续向前慢慢摸索。

伊芙琳惊讶的站在黑暗的丛林中,目瞪口呆的看着不远处依旧黑暗沉寂的哨站。

他们又回来了。

“上帝啊……”卢克下意识的拉了拉路易斯的衣袖“路易斯,你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吗?”

“没有,不过……”路易斯话没说完,突然发现哨站不远处,一束灯光突然出现。

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哨站周围的的一片漆黑,看起来似乎是车灯,而路易斯还没弄明白,这辆车是从哪来的,就听见一声巨大的响声,和一声沉闷的爆炸。此时哨站中火光涌现,照亮了本来有些漆黑的哨站。

“这么大动静,都没发现有德军的身影。”卢克掏出望远镜,一边观察一边说。

“过去看看。”伊芙琳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做好战斗准备!”

“是!少校。”

哨站中一片狼藉,四周的地上散落着不少德军的尸体,有些尸体似乎被碾压过,已经残缺不全。一辆运兵车正歪斜的倒在另一辆同样的运兵车上,车身正冒着熊熊的火光。

三人谨慎的在哨站中搜索,突然卢克发现,在一间较为宽大的房屋前,一个浑身是伤的人正躺在那里,似乎还有气息。

“少校。”卢克指了指那个人。

“过去看看。”伊芙琳说着和其他两人慢慢的向那人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图拉季耶夫头痛欲裂的醒了过来,他试图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哪怕动动手指,都会感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小心点,你的伤口刚包扎完。”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耳边响起,而且……她说的是英语。

图拉季耶夫借着屋内一个便携油炉的微弱火光,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行军床上,两男一女三个人,正围坐在自己身边,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你们……是谁?”图拉季耶夫艰难的用英语问道。

“你又是谁?”路易斯皱眉问道。

“路易斯。”伊芙琳打断了路易斯的话,低头看着图拉季耶夫“看衣着,你不是德军的人,而且……你的英语也不流利,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德国人……”图拉季耶夫缓慢的说道,突然间,图拉季耶夫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路易斯……”。

“见过?”卢克好奇的看着路易斯。

“美国人?”图拉季耶夫一边咳嗽一边说。

“这是哪里?你是谁?如果你不好好回答,我就给你一个美式的招待。”路易斯有些烦躁的说道。

“你们……真的是美国人?”图拉季耶夫有些惊讶的看着路易斯。

不对啊……什么时候美国人在捷克地区开始活动了?而且……这个男人叫路易斯,那……

“自我介绍一下,美国陆军少校,伊芙琳。”伊芙琳看图拉季耶夫的眼神有些迷茫,干脆自我介绍起来。

“美国陆军??伊芙琳?!”图拉季耶夫惊讶的张大了嘴。

“你到底是谁?!”路易斯简直要气的冒泡了。

“捷克抵抗组织,夜莺行动小组,组长图拉季耶夫。”

“捷克?你们什么时候跑诺曼底来了?”卢克一惊,下意识的问道。

“诺曼底?诺曼底是哪?”图拉季耶夫也是一愣。

这种驴唇不对马嘴的对话,一时间让几人陷入了凌乱中。

“这是哪?”伊芙琳再次问道。

“这是个设立在齐陶地区以东10公里处,德国人的一个哨站。”

“……不可能……”

一时间,众人全部惊讶的无法言表,捷克?齐陶地区?德国人的哨站?这里与诺曼底相距可不止十万八千里啊?他们三人怎么可能一瞬间出现在这里?

伊芙琳心想,莫非我们晕倒的时间太长了?诺曼底区域战略情况有变,被人送来了这里?伊芙琳想了想,再次开口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间?”

“1943年11月3日。”图拉季耶夫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