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诡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诡信号(10)

[字数:5069 更新时间:2019/8/8 6:53:00]






“好,那我先换一个问题。这个,你从哪来的?”德军中尉皱着眉头,拿起怀表问图拉季耶夫。

“为什么要告诉你?”图拉季耶夫冷哼一声,随后感觉自己的小腹被人踢了一脚,疼的他直皱眉。

“因为……”德军中尉说着从自己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块怀表,一手拿着一个放在图拉季耶夫眼前。

“我不知道,你从哪定制的,和我一摸一样的表。”

图拉季耶夫惊讶的发现,德军中尉手中的两个怀表,居然一模一样,就连表背后的铭文,都完全一样。

“这是我,党卫军的哥哥送给我的,表上的字是他亲手刻上的,你,从哪里得到的?”德军中尉似乎说起捷克语十分吃力。

“我……”图拉季耶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怀表。

“中尉,要不要让他清醒一下。”那个肌肉男问道。

“……”德军中尉皱起眉头,一脸凝重的看着图拉季耶夫,似乎在想如何撬开这个抵抗军的嘴。

“现在是什么时间?”图拉季耶夫压抑着心底的恐惧,看向那个德军中尉。

“……1943年11月2日,11点50分。”德军中尉不解的回答道。

“这……不可能……”图拉季耶夫张大着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德军中尉认真的观察着图拉季耶夫的表情,似乎发现面前的这个捷克抵抗军,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中尉……”肌肉男似乎有些压抑不住心中的冲动“让他们放人。”

“放人?”图拉季耶夫一脸茫然的扭头看向那个德军。

“……好吧。”德军中尉坐直了身体“咱们做个交易。”

“交易?”图拉季耶夫迷惑着问道。

“告诉我,我的士兵在哪里,我可以考虑,放了你。”德军中尉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的士兵?”图拉季耶夫听迷糊了,什么士兵?放人?

刚才的两次交火,只有两个人死在了自己的枪下,如果说这些德国人要杀了自己,为他们的战友报仇,那倒是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这个德军中尉,要自己……放人?

“不要装傻,1个小时内,我手下的三名士兵失踪了,而一个小时后,你们出现在了我的指挥室里,你不要说,你不知情。”德军中尉似乎有些恼怒。

“我……”图拉季耶夫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难道我说……这个哨站刚开始空无一人,瞭望台上还有一仅剩半个身体,随后又消失的德国佬,和那三个说着英语的不速之客遭遇,之后我们离开后,再次回到了这个哨站,你们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之后……

“回答问题!”随着一声怒喝,图拉季耶夫的小腹,再次被人狠狠踢了一脚。

“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们从来没,没从你这里,抓过俘虏。”图拉季耶夫忍着痛,结结巴巴的说道。

“看来……你需要更加清醒。”德军中尉冷哼一声,站起身离开座椅,走到桌旁拿起了一把鲁格P08手枪,眼神阴冷的看着鲁格P08,咔的上了膛。

“我……我很清醒。”图拉季耶夫抬头看着德军中尉“只是……我说出来,你肯定不信。”

“信不信,你先说。”德军中尉走回了自己座位,拿着枪探身看向图拉季耶夫。

图拉季耶夫叹了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德军中尉叙述了一遍,但是他隐去了与苏联红军有关的信息,只承认自己是捷克抵抗组织夜莺小组的组长,奉组织命令,来这里监视他们的哨站。

“……”当图拉季耶夫说完,屋里的德军面面相觑,都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一时间屋里静的可怕。

“你说谎……”德军中尉思索一阵,眼神开始变得更加阴冷,面色狰狞的将枪顶在了图拉季耶夫的膝盖骨上。

“信不信……由你。”图拉季耶夫疲惫的低下头,看着那支枪。

“我最讨厌不诚实的士兵。”德军中尉说着慢慢扣动扳机。

“咚咚咚!”此时,突然门被人敲响,一时间吓得屋里的德军都激灵了一下。

“谁?!”肌肉男不满的喊了一声,走过去准备开门。

此时那个德军中尉松了一下扣动扳机的手指,目不转睛的盯着图拉季耶夫。肌肉男在门口和一个德军列兵耳语几句后,突然转身两步走到了德军中尉身旁,俯身在德军中尉的耳边说着什么。

不一会,德军中尉突然睁大了眼睛,扭头惊讶的盯着肌肉男,而那个肌肉男则艰难的冲德军中尉点了点头。

“该死!”德军中尉突然一声怒骂,站起身狠狠的将枪顶在了图拉季耶夫的头上。

“说!你的同伙在哪里?!”

“我没有同伙了,夜莺小组,就剩我一个了。”图拉季耶夫绝望的说道,此时他心中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快要解脱的期盼。

打死我吧……那样我就能和自己的战友,去会合了。

“说!你的同伙在哪里?!”德军中尉气急败坏的再次持枪,用力顶了顶图拉季耶夫的脑袋。

“我说了!没人了!”图拉季耶夫抬眼,狠狠的盯着德军中尉。

“……”德军中尉愤怒的喘着粗气,脸色涨红的盯着图拉季耶夫。

“中尉?怎么了?”图拉季耶夫旁边的一个德军有些迷惑的问道。

“刚才,瞭望台负责警戒的克莱因……不见了。”德军中尉恨恨的说道。

图拉季耶夫身边的几个德军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的低头看向坐在地上的图拉季耶夫,不由得吸了口凉气。

“我不要听他的谎话。”德军中尉恨恨的收回枪,随手将图拉季耶夫找到的那个怀表扔在椅子上,扭头走向房门“让他说实话。”

“是!中尉!”

那个德军中尉走出房间后,肌肉男走了过来,脸色铁青的一把抓起了图拉季耶夫,拎着图拉季耶夫的领子,紧接着一拳打在了图拉季耶夫的腹部,然后是第二拳……第三拳……

接连不断的拳脚如雨点般,招呼在图拉季耶夫的身上,直到图拉季耶夫被打的几近昏迷,身上都感觉不出疼痛的时候,那几个德军才收手。

“说!你的同伙在哪?”肌肉男同样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捷克语,边问边再次将图拉季耶夫扔在地上。

“没……没……了……”图拉季耶夫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嘴角不断的流淌着苦涩的鲜血。

“这家伙嘴还挺硬。”图拉季耶夫身旁的一个德军下士似乎打累了,走到椅子旁,拿起上面的怀表坐了上去。

“别弄坏了中尉的表!”另一个德军提醒道。

“这……中尉的表不是他自己拿着呢么?”坐在椅子上的德军下士看着手中的怀表,有种要纳入怀中的感觉。

“别乱动,让中尉决定怎么处理。”肌肉男喘了口气,活动着手腕说道。

“我知道,这个……哎?”德军下士似乎想将表放在桌子上,但是手抖了两下,却没看见表掉下来。

“怎么了?”

“这表……粘在我手上了?怎么拿不下来?!”德军下士用力的拽着表,似乎那个表真的粘在了他的手上。

“混蛋……你个小偷。”肌肉男不屑的一笑“赶紧放下。”

“真的!真的……粘住了!”德军下士此时的表情变得有些恐慌,用力的拽着手中的怀表。

“……”肌肉男和另一个德军对视一眼,快步走过去查看起来。

“帮帮忙。”德军下士哀求道。

“我来。”肌肉男一手按住德军下士的手,另一只手抓住表盘,用力的一拽。

“啊!!”一声惨叫声响起,德军下士捂着自己的右手原地只跳。

“不可能啊?这表上有东西?”肌肉男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掌,那个怀表,依旧粘在德军下士的手上。

“不可能……不……”德军下士正跳脚骂着,突然间,整个屋子似乎震了一下,那个德军下士的身体,伴随着震动,瞬间开始收缩。

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短短的一瞬间,那个德军下士都没来得及呻吟,他的身体已经缩成了棕熊死亡时的样子,变成了一个肉球,嘭的掉在地上。

“天哪!!”肌肉男和另一个德军吓坏了,一阵惊呼过后,逃命一般跑出了房间。

“中尉!!中尉!!!”

图拉季耶夫惊呆了,看着不远处,那个已经被扭曲成肉球的德军下士,突然明白了棕熊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这到底是怎么造成的?

莫非是那个表有问题?

不一会,德军中尉带人跑了进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那个扭曲的身体,又看了看奄奄一息的图拉季耶夫。

“中尉……怎么办?”肌肉男颤抖着问道。

“……通知所有人,马上撤出哨站,在哨站外1公里处设置路障,通知上级指挥官,说我们这里发生紧急事件,请马上增援。”德军中尉说完走到椭圆形办公桌前,开始整理资料。

十分钟后,图拉季耶夫被押上了那辆运兵车,上车后图拉季耶夫突然感到了一种恐惧,这次……他们能离开……这个哨站吗?

很快,运兵车后陆续坐上了8名德军士兵,德军中尉坐在副驾驶上,冲驾驶员使了个眼色,车辆发动,带着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快速驶向哨站大门。

“轰……”与此同时,天空突然传来了一阵闷雷之声,随后大雨如瓢泼之势,洒向了大地。

雨点砸在车顶棚的声音,仿佛重锤一般,一下下的砸在图拉季耶夫心里,雨来了……

望着车窗外的雨幕,德军中尉一边嘱咐驾驶员小心开车,一边拿出指南针,当他发现指南针的指针,正在向陀螺一般疯狂旋转的时候,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此时,他真的开始觉得,那个捷克抵抗军,也许说的是实话。

车辆在雨幕中快速行驶,逃一般的开在路上。随着雨幕中飘散起丝丝的雾气,驾驶员眯着眼睛,尽量分辨着前方的路况。

“该死……”德军中尉咒骂着,不自觉的看向手中的指南针。

“中尉,今天是怎么了?”驾驶员喃喃问道。

“不知道,应该还是捷克抵抗组织搞的鬼,等回到指挥部,把他交给指挥官处置。”德军中尉此时感到,这个图拉季耶夫仿佛是个烫手的山芋,想要赶紧把他交出去。

“好吧。”驾驶员点了根烟,刚抽了一口,突然发现前方居然有一扇倒在地上的铁栅栏门。

“该死!”驾驶员一脚踩向刹车,不过已经晚了。

铁门倒地的后形成了一高一低的坡度形状,运兵车左侧的轮胎直接压了上去,车辆随着刹车一震,然后整辆车侧翻进了门内,将围墙都撞塌了一块。

随着一阵沉闷的响声,运兵车在地上翻了几个滚,期间不时有人被掀出车外,撞在周边的房子和杂物堆上。

图拉季耶夫也被掀了出去,一头撞在了墙上,然后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图拉季耶夫头部被撞开了一个口子,血汩汩的冒了出来。

一种临死的绝望充满了图拉季耶夫的心头,他费力望向运兵车,发现那辆运兵车,正倒在另一辆,一模一样的运兵车身上。而那个德军中尉,脑袋已经撞破了运兵车的挡风玻璃,耷拉在如锯齿般的车玻璃外,没有了气息。

图拉季耶夫环顾四周,不少德军散落在地上,都没了声息,而地面上的几个弹坑,和倒塌的铁门,让图拉季耶夫彻底的绝望了。

一声闷雷响起,闪电再次划过夜空,短暂的照亮了这个黑暗的哨站。闪电划过时,图拉季耶夫感觉身旁的墙上,似乎有金属的反光。

凭着最后一口气,图拉季耶夫望向那个位置,墙外侧上有一块长条形的铁板,大小看起来似乎和盖耶的那个步话机相当,上面……还有一连串的俄文,和一串标注着调频的记号码。

“又回来了……兄弟们”图拉季耶夫呻吟一声,忽然间发现,四周慢慢有三个模糊的人影凑了上来,但是他再也没有精力去分辨来者,随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