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诡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诡信号(7)

[字数:3369 更新时间:2019/8/8 6:53:00]






棕熊人如其名,第一次见到他时,图拉季耶夫被吓了一跳,185的个头,宽大的身躯,粗壮的手臂,肩膀上隆起的三角肌,无不透出一种力量感。而现在蜷缩在地上的……除了声音意外,根本看不出他原先的样子。

棕熊身体似乎被一种很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折叠了起来。他的两条腿居然紧紧的贴在后背,两只脚则挂在肩膀上,而左手已经扭曲变形,从胯下伸到了后背,被两条腿紧紧的夹住。右手臂则环抱在胸前,手掌居然镶进了他的左肩之中,好像一根棍子捅进一团面中的感觉。

棕熊的脊椎骨似乎已经断了,现在他的胯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头则诡异的侧歪在右肩,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肉球一样,恐怖之极。

“棕……伊万?!你怎么了?”图拉季耶夫被棕熊的样子吓坏了,足足愣了十多秒,才反应过来。

“组……长……你们快……走……”棕熊费力的说着话,嘴角一抽一抽的很是痛苦。

“我的天……”随后赶到的诺瓦克目睹了棕熊的样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

“谁干的?!是不是那些该死的德国佬?!”图拉季耶夫愤怒的问道。

“不是……”棕熊费力的说道。

“跳鼠呢?”图拉季耶夫一时不敢动棕熊的身体,只好半跪在棕熊身边问道。

“那……那……”棕熊费力的用眼神示意图拉季耶夫,看向自己的身边。

“什么?”图拉季耶夫瞪大了眼睛,顺着棕熊的眼神望去。

棕熊身边是一个文件柜,文件柜看起来半人多高,一共有六层抽屉,其中最上面的一个抽屉半开着。

“我是问跳鼠在哪?”图拉季耶夫不相信的再次问棕熊。

“那……里面……”棕熊表情痛苦的说道。

“里面?!”图拉季耶夫一愣,不敢相信棕熊的回答。

“你是在开玩笑吗?”诺瓦克看了看那文件柜。

文件柜每层的抽屉,大小看起来最多也就是能放进去一块四四方方的奶酪而已,就算跳鼠的身体再瘦小,也不可能躲进那里面。

“他……被……吸……进去。”棕熊痛苦的呻吟道。

“……”图拉季耶夫看了看文件柜,对诺瓦克使了个眼色。

“呼……”诺瓦克长出了一口气,慢慢走向了文件柜。

当诺瓦克走到文件柜旁时,从口袋里掏出了德军106型单兵手电,慢慢的一手拉开文件柜抽屉,一手拿着手电照了进去。

跳鼠扭曲的面容突然出现在了灯光下,两只眼睛深深的陷进了眼窝,而且跳鼠的下巴似乎脱臼了,居然扭曲的卡在了他的左耳上,恐怖的是跳鼠的一只脚居然就在他的脸旁,脚掌已经脱离了脚踝,横着卡在跳鼠的下巴上。

“啊!!”诺瓦克惊叫失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当诺瓦克跌坐的同时,也把那层抽屉给拽了下来,抽屉落地时,将跳鼠四四方方的尸体也弹了出来。

当图拉季耶夫看到跳鼠的尸体时,也是浑身一个激灵,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力量,才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弄成这样?

跳鼠……仿佛是被一种很强大的力量……将身体挤成了一块奶酪的大小……天啊……

“组……组……组……”诺瓦克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图拉季耶夫的身边,一脸恐惧的看着跳鼠的尸体。

“怎么回事?”图拉季耶夫下意识的看向棕熊。

“营地……没人……我们检查……跳鼠……拉开抽屉……就被吸……进去了……”棕熊痛苦的说着,似乎他每说一个字,身体都会受到难以忍受的折磨一般。

“你……”图拉季耶夫打量着棕熊扭曲的身体,隐隐的胃中一阵翻滚。

“之后……我……就这样……了。”棕熊表情扭曲的笑了笑,突然眼神一凛。“组长……帮帮我吧……”

“别胡说……”图拉季耶夫扭过头,不敢再看向棕熊。

“组长……看在……上帝的份上……帮帮我……吧。”棕熊祈求的说道“诺瓦克……帮我……”

“棕熊……你也许……”诺瓦克眼眶湿润了,他从来没有想过,可能有一天,会亲手结果自己战友的生命。

“啊……”棕熊再次痛苦的呻吟,声音扯动了两人的心,让两人心中冒出了无尽的恐惧和酸楚。

“帮……帮我……”棕熊似乎再也受不了那来自扭曲身体的折磨,声音开始变得歇斯底里。

“棕熊……”图拉季耶夫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将MP40冲锋枪端在手上。

“谢谢……组长……”棕熊强忍着痛苦,对图拉季耶夫笑了笑“跟……你们……并肩……作战……很……荣幸……”

“你是好样的……”图拉季耶夫说着将枪口顶在棕熊的头上,“我们会铭记你的牺牲。”

“组长!”诺瓦克刚想伸手阻止,图拉季耶夫手中的枪已经响了。

随着一声枪响,棕熊的头外向了一边,身体短暂的抽搐了两下,遍不再动弹。

“组……长……”诺瓦克泪流满面,不忍看向棕熊的尸体,扭头擦拭着眼泪。

他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无法为棕熊提供足够的医疗帮助,而且就算强行将棕熊带走,他们回去的路上,也要经过德军的两道封锁线,根本无法把这样的棕熊,带回总部。

图拉季耶夫做的是对的,但是……他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战友,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

“该死的德国佬……”图拉季耶夫看着棕熊的尸体,咬牙切齿的说道。

“组长,我们……”

“撤,去他娘的任务,让盖耶继续和苏联红军联系,让他们自己来搞定这个烂摊子!”图拉季耶夫愤怒的跺了跺脚。

“盖耶……盖耶!?”诺瓦克扭头发现,门口的盖耶居然不见了?

“盖耶?!”诺瓦克两步跑到门口,四处打量,没有发现盖耶的身影。

“笨蛋盖耶?!”诺瓦克慌了,赶忙退回房间,紧张的端枪对门外扫视。

“怎么了?”图拉季耶夫看到诺瓦克的样子,也两步蹿到门口,端枪透过窗户盯着室外的雨幕。

“盖耶……不见了?”诺瓦克浑身颤抖的说道。

“不可能?!”图拉季耶夫反驳道“他怎么会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

话刚说到一半,图拉季耶夫神经质的回头,看着地上棕熊和跳鼠的尸体,不觉浑身一阵冰凉,持枪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组长……”诺瓦克此时已经带了哭腔。“我们快走吧。”

“该死……”图拉季耶夫意识到,今晚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他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就会和棕熊他们一个下场。

“我把桌上的地图和文件资料装好,然后咱们就走!”

“快……快……”诺瓦克颤抖着,高度紧张的盯着门外的一片黑暗。

图拉季耶夫扭头跑向椭圆形办公桌,胡乱的将桌上的文件往自己随身的背包里塞。

此时诺瓦克身体脱力的靠在墙上,突然觉得肩膀似乎被什么东西咯到了,诺瓦克侧眼一看,顿时面如死灰的呆在当场。

那是块手表,是盖耶刚刚才得到的手表,是那块慢了两个小时的手表。

手表似乎镶进了墙里,只有表盘露在外面,表带全部没入了墙里。

诺瓦克大脑一片空白,傻傻的看着那块手表,又伸头出去,看了看墙外。这种营房一般都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不会像普通工事那样坚固,整面墙只是用砖头垒砌,墙两面刷上漆浆,厚度远远不可能,将一个人砌在里面……

砌在里面……

诺瓦克感到自己快发疯了。

诺瓦克缩回头,呆呆的看着仍在整理资料的图拉季耶夫,嘴唇动了动,但是觉得自己喉咙似乎被堵住,一丝声音都发布出来。

“沙……沙……”

突然间,墙里传来了一阵“沙沙”声,正是那种无线电中特有的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