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诡战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诡信号(6)

[字数:3489 更新时间:2019/8/8 6:53:00]






房间正中则顺列放着两个办公桌,桌上还有照明用的小型台灯,图拉季耶夫开始检查办公桌,希望发现类似军事地图或者作战指令等军事情报,与此同时诺瓦克也打开储物箱,翻找有价值的物品。

一通翻找过后,诺瓦克意外的从一个储物箱里只找到了一枚铁十字勋章,诺瓦克有些小兴奋的把储物箱里的衣物随手一扔,拿起铁十字勋章看了又看,然后小心的把勋章放进了上衣口袋。

而图拉季耶夫在办公桌那里没发现什么有军事价值的东西,翻找间图拉季耶夫将桌上的一根钢笔放进了口袋,心想回去可以给总部的漂亮女文书使用。

当图拉季耶夫打开最后一个办公桌抽屉时,惊喜的发现里面居然放着一块怀表。

怀表通体鎏金,表链是德国十字形状,怀表没有表盖,图拉季耶夫拿起怀表看了看背面,发现上面用德文写着一行字,字上方还刻着纳粹的党徽。

“Meine Ehre hei?t Treue……”图拉季耶夫缓缓的念出这行字,随后身体不由得一震。

我们的荣耀既是忠诚……纳粹党卫军……

对于他们抵抗组织来说,纳粹党卫军就是一个及其恐怖的存在,狂热的信仰,彪悍的战斗力和战场上狠辣的手段,无不是一种噩梦般的存在。

而且图拉季耶夫听说党卫军招收的士兵必须体格健壮,180cm以上,纯正雅利安人种,是纳粹党最狂热的党员,对他们的元首报以绝对的忠诚,而且党卫军拥有最先进的武器优先配给,战斗力非常凶悍。

根据苏联红军提供的情报,党卫军的首领希姆莱和许多纳粹高级将领一样,相信“雅利安”民族是神话中“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裔,由于与其它民族的人通婚才会失去神力,只要有计划地培育出纯种的“雅利安人”,就可以使用神力,使党卫军成为神族部队。

至于是不是神族部队图拉季耶夫不清楚,但是夜莺小组曾经参加过几次护送盟国伤兵撤离捷克的任务,根据那些人说说,纳粹的武装党卫军,绝对是你在战场上最不想面对的敌人之一。

想到这里,图拉季耶夫觉得后背发凉,机械的将怀表放进口袋。还好这里驻扎的不是武装党卫军,如果是,那他们夜莺小组打死也不会执行这种侦查任务。

当怀表掉入口袋的一霎那,突然间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在空旷寂静的房间中显得十分突兀。

图拉季耶夫一惊,下意识再次掏出怀表,发现怀表居然和自己的酒壶粘在了一起。

图拉季耶夫惊讶的看着粘在一起的两个东西,用力将怀表拽了下来,然后又检查了一下酒壶,发现上面没有任何能粘住这个怀表的东西。

正当图拉季耶夫狐疑间,感觉手上似乎有些沉重,怀表似乎受到了某种牵引,拽着自己的手再次向酒壶靠近,图拉季耶夫惊讶的放松了手上的力度,慢慢将酒壶与怀表靠拢。

“叮!”

怀表居然脱离了自己的手心,飞起来再次紧紧的贴在了酒壶上。

图拉季耶夫张大了嘴,心中惊骇无比。莫非这个怀表是用磁铁做的?不可能啊!

哪个白痴会用磁铁来做表呢?

正当图拉季耶夫一脸惊讶的看着怀表时,诺瓦克缓缓走了过来,看到图拉季耶夫的样子有些不知所措,心想组长看见个怀表怎么这么惊讶?

“组长?你怎么了?”诺瓦克拍了拍图拉季耶夫。

“哦……你看。”图拉季耶夫举起手中的酒壶,又再次演示了一下刚才的动作。

当怀表再次飞离图拉季耶夫的手掌,紧紧贴在酒壶上的时候,诺瓦克也惊讶的张大了嘴。

那个酒壶是诺瓦克送给图拉季耶夫的,整体用一小块铝板制成,是抵抗组织另一个小组的战友手工制作的,当初为了得到这个酒壶,诺瓦克可是足足用了50发子弹,外加一瓶伏特加才到手。

“这表……怎么了?为什么会吸到酒壶上?这酒壶可是铝的……”诺瓦克喃喃说道。

“不知道……”图拉季耶夫摇摇头。

今天晚上是怎么了,遇到了这么多解释不通的事情。

“组长?你们有什么发现吗?”门口的盖耶探头向里面轻声喊道。

“……没,继续。”图拉季耶夫扭头端枪走出了房间,诺瓦克紧跟其后,虽然两人的心中目前充满了怀疑和不解,但是任务优先,等完成任务,再向上级反映这里的种种不明事件。

接下来图拉季耶夫带领三人继续对营房进行搜索,期间他们跳过那间比较大的营房,准备最后对那里进行搜索。

搜索中他们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带有军事情报的资料或者物品,倒是搜集了不少德国驻军的随身物品,盖耶还找到了一块德国腕表。

“恩?”盖耶戴上表,看了看上面的时间“组长?现在几点了?”

“1点17分,怎么了?”图拉季耶夫看了看手上的表。

“破德国货,时间整整慢了两个小时。”盖耶不满的咂咂嘴。

手表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稀缺货,自从参加抵抗组织以来,盖耶只看到过总部的司令和图拉季耶夫有手表,其他人都没有。本来以为得到了一个稀缺货,结果发现是个坏掉的稀缺货。

“我看看。”诺瓦克伸手拿过手表,仔细端详了一下,又放在耳边仔细听着齿轮的转动声。

“笨蛋盖耶,这可是好东西,你调一下时间,能用。”诺瓦克有些不舍的将手表还给盖耶。

“真的?”盖耶眼中又泛出了兴奋的光芒,慌忙接过手表戴在手腕上。

“真的,你要是不要给我。”诺瓦克作势要抢。

“我才不呢!”盖耶慌忙后退,一副野狗护食的样子。

“别闹。”图拉季耶夫佯怒道。

过于顺利的搜索似乎让几个人的警惕心有所下降,目前还剩下最后一间营房,不管能不能在里面搜索到有价值的物品,他们都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图拉季耶夫用枪指了指那间格外宽大的营房,三人随后来到了营房门前,当图拉季耶夫刚想推门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呜咽之声。

“啊……哎……”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沙哑而干涩,仿佛一个人被扼住了喉咙,挣扎着想要叫喊一般,让人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三人马上警觉了起来,图拉季耶夫靠墙站在门侧,诺瓦克也站在了门的另一侧,而盖耶则在诺瓦克的侧后方瞄准了营房的窗户。

“啊!!!”

突然一声尖锐的喊声再次传来,仿佛里面的人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临死之前拼尽全力,所发出的痛苦呐喊。

“棕熊……”诺瓦克突然瞪大了眼睛,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棕熊的声音。

听到这里,图拉季耶夫也是眉头一皱,莫非那些德军正在这间屋子里,折磨着棕熊?

不对啊?自始至终屋里只传来了一个人的呻吟呐喊,完全没听到任何德国人说话的声音。

“组长……”诺瓦克已经按捺不住,用眼神催促着图拉季耶夫,赶快下命令。

“进攻!”图拉季耶夫抬脚踹向大门,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两人已经瞬间冲进了房间,房间内虽然一片漆黑,但是两人在冲进来的瞬间,已经将房间扫视一遍。

随着两人靠在一张办公桌后作为掩体,再次举枪向屋内瞄准时,一道闪电再次划破夜空,透过屋外照进来的短暂光亮,图拉季耶夫发现屋内空无一人,房间的正中心摆放着一个宽大的桌子,桌上放满了纸张地图。

“棕熊!是你吗?”诺瓦克轻声喊道。

“组……诺瓦克……你们快走!”

“是他!”诺瓦克兴奋的说道。

“……”图拉季耶夫探头看向室内,整个房间一览无余。

房间靠近门的地方摆放着两张办公桌,而房间正中则放着一个宽大、椭圆形的办公桌,办公桌后分别靠墙放着两个文件柜,房间四周的墙上,挂着各种地图和纳粹党徽、党旗,图拉季耶夫小心的站起身,向椭圆办公桌走去。

“组长……你们快走……”棕熊充满痛苦的声音从椭圆形办公桌后传来。

“棕熊,别着急,我们带你走。”图拉季耶夫说着快速绕过办公桌,当他看见棕熊的时候,吓得差点把枪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