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九章:试手天裂

[字数:4307 更新时间:2020/1/2 7:47:00]






第三十九章:试手天裂

凤启却不紧不慢的说道:

“踏雪乌锥,的确可堪名骥,凌远陌刀势大力沉,往来二百余会,四百余合,仍不失跃势,不喘粗气,即便是玉白鸾,也不见得有这种耐力,反观凌远的马,已然不支!”

南楚却没心情听凤启闲聊,欲转身上马换回雷照,却被凤启拉住道:

“二哥从小在马背上长大,自然知道回来换马!”

南楚却说道:

“二人如此胶着,凌远战马疲惫,虎畏怎会放过?”

而此时远处的雷照早已发觉战马不支,一会之后特意跑远道:

“待我换马再战!”

言毕头也不回将陌刀拖在地上朝营门奔来,虎畏自然不会放过雷照给的这个背身,策马追赶,但低头一看拖在地上的陌刀,顿赶不妙,赶紧停住,随即将手一挥,远在联军大营中的唐影看出了端倪,急喊道:

“冷箭!”

此时沧域军阵中一支冷箭破空而来,直取雷照后背,唐影也张弓射出一箭,将冷箭击偏,但冷箭还是射中了雷照肩臂,同时,联军营中战马嘶鸣,跃出一人一马,一身黑甲镶红,手提枣阳槊,腰挂黑剑,迎着雷照奔去道:

“公子先回,一箭之仇在下来报!”

随即策马加速冲向虎畏,此人正是段千钟,联军士气大振,纷纷喝彩!段千钟接近虎畏挺槊便刺,槊尖破空铮鸣,虎畏赶紧举刀格挡,却还是不及长槊之快,竟被段千钟一槊挑下盔缨,段千钟随后横扫长槊,以槊柄刺向虎畏腹部,虎畏侧身躲过,此时二人战马已过身位,但没想到段千钟还没结束,侧身挑槊,直接划开了虎畏的背甲,一会三合,虎畏被挑落盔缨,划开背甲,已是狼狈不堪,众人看得瞠目结舌,南楚更是惊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此时段千钟并未调转马头,而是单骑执槊径直冲向沧域军阵,此时包括联军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段千钟这一举动惊出一身冷汗,好在敌方反应极快,四名战将迎出敌阵试图阻击段千钟,却被段千钟轻易突破,直接杀入敌方军阵。顿时烟尘四起,联军众人惊异之余更是多了不少担忧,但不消一会,段千钟便跃马出了敌阵,而槊尖上赫然挑着一名消瘦老者,胸口洞穿,早已气绝。

“程见沧!”

魏惊落大惊道,而此名一出,众人皆不敢相信,人常说南程北魏,论箭法,宗域首数魏惊落,魏惊落出身寒门,据传魏惊落出生时,鸿雁过檐,被啼哭惊吓纷纷落地,方士见景,赐名惊落,而魏惊落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箭术天赋,十岁便开始射猎养家,飞禽走兽,上翔天际,下行林荫,皆难逃魏惊落一箭射之,后来参加了中府军,一把朱漆大弓,射落无数将星,威震宗域。而沧域的程见沧更是传奇,沧帝征伐,沧域十大名将,有四名被程见沧射落,而如今垂垂老矣,却依然不能逃脱将军亡阵的命运。

此时的虎畏也已经返回和当时阻击段千钟的四将汇合,拉开阵型准备阻挡段千钟,段千钟挑着程见沧的尸体直接拔剑迎了上去,一人力战五将,丝毫不落下风,正欲脱身之际,身后的沧域军阵又出一将,战马如飞,挺槊刺来,那槊周身漆黑,仅锋刃处白光乍现,槊格饰以缨穗,鲜艳如火,破空之声犹如龙吟。

“好槊!”

段千钟不禁赞叹,随即以剑格挡,却未留意一斧劈来直接斩断枣阳槊,槊尖随着程见沧的尸体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而段千钟策马冲出包围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朝煦,猛然勒马回顾,丢弃半截槊柄,收剑入鞘,此时执槊的将军早已追至,段千钟策马迎去,抛弃缰绳双臂在身前交叉,众人还来不及猜测段千钟的意图,长槊已刺近面门,段千钟忽然右手抓住槊格拉向右侧,左手挑住槊柄强行压下,那人被这力道连人带马压翻在地,空手夺槊,一气呵成,随即提槊看着槊柄上的铭文朗声念道:

“天裂!”

“今日之后,天下人当知此槊威名!”

接着策马迎向包括虎畏在内的另外五将,这次交手虎畏才知道段千钟的可怖实力,段千钟每刺一下皆有血溅,每抡一击皆难以招架,原来先前段千钟是担心槊材不坚,未用全力,好在段千钟并无杀意,只是突破对方,再次挑起程见沧尸体返回联军,联军观战者上至都督,下至兵士皆瞠目结舌,一人一马一槊,数十万大军来去自如,击杀敌方大将如探囊取物,五将齐围,空手夺槊,不想雷厉作古,竟还有人能挥此等手笔!

段千钟将程见沧尸体往地上一扔,下马对还在惊异中的雷照作了一揖道:

“公子一箭之仇,在下已报。”

雷照却惊异的说道:

“早就听说段太守武艺超群,今日一见……”

“今日一见的确让人受教匪浅!”

凤启却突然打断雷照的话,抢先说道,而段千钟对于凤启的无理行为并不在意,反而欣然一笑道:

“段某不过虚长几岁,宗域的将来,还是要看各位少年英才!”

而此大军士气正盛,江帆抓准时机一声令下,大军进攻!琅陵守军仓皇撤退,但城门极小,虽虎畏率兵四千断后让大军回城,但还是避免不了自方踩踏,伤亡惨重,而虎畏倒是因先前的勇猛表现使得联军诸将不敢与之交手,竟然生生止住的联军的进攻,而他的部下却没这么好的运气,所率部众伤亡半数,才退回琅陵城内。但江帆却突然下令鸣金收兵,南楚见此极为反对,忍不住上前说道:

“我军士气正盛,全军汇聚,敌方五城分防,琅陵驻兵断不会多,又初经大败,此时当直接搭梯攻城,为何杀至城下又退了回来?”

江帆只是简单的答了一句:

“大军士气正盛不假,但终归是疲惫之师,此时攻城,恐力有不歹,况且原定计划并非主攻琅陵。”

南楚对这样的回答并不信服,不顾江远的拉扯继续说道: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当思变通!当年镇国公率九朝亡灵奔袭千余里,歇马不歇人的急行军三天,于江阳驰龙入阵,马跃恒河,大破四十万通并联军,阵斩庄兴侯!何等英豪!而联军不过行军半天,一餐未进,如何打不得?”

江帆斜眼看了一眼南楚,冷冷的说道:

“江某用兵,还要扶风来教吗?”

随即拂袖而去,南楚即便再耿直,也知道此话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不再多言,只得回营准备按计划分兵。

此时已接近黄昏,众人吃完冷饭分兵而去,如五指张开,直指出云岭五城。南楚、官旬率兵十三万攻打望墟,聂川引兵四万向怀玉进发,以阻击怀玉救援望墟的援兵,而魏惊落、胡云扬率军十五万攻打陈昌,陆迁、贺兰钧引兵五万向阳甸,以阻击阳甸救援陈昌的援兵,待阳甸与望墟攻破,再由洛意和雷照各引兵五万从琅陵两侧插入,阻断琅陵与阳甸、怀玉的联系。主力强攻琅陵,南楚、官旬、聂川会师攻打怀玉。魏惊落、胡云扬、陆迁、贺兰钧会师攻打阳甸。其余人全部留在主力军中,待机而动。

经过辕门一战,雁钧已知段千钟和雷照的勇猛,但况且赵琛还未出手,为防己方有失,便不再差人挑战,两方对峙了整整五天,斥候来报,南楚大军已将沿途军堡拔除,到达望墟城下,聂川与还未跟上,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官旬和南楚不敢再等,即刻攻打望墟,一日破城,歼敌五万,守将李晋中败逃,战报一到,众人皆惊,谁也想不到,二人用兵如此雷厉风行。反观西两路军,为敌方军堡所阻,多次请求援军后,终于到达了指定战位开始攻城,而东路军的聂川一路攻打沿途军堡,并派兵驻守,到达指定位置仅剩两万,却被齐庭贞率怀玉军提前赶到伏击,聂川军一路劳顿,一触即溃,最后官旬领兵支援才救回五千人马,随后将自己两万人马交于聂川,叮嘱道:

“一步失时,满盘皆输,望墟虽在我手,但我并无把握守住,聂州牧当固守沿途军堡,一旦望墟有失,大军回撤,还有接应,不至过损。”

聂川只得领兵退回之前占领的军堡,但齐庭贞得胜之后并未领兵折返怀玉,而是收编了望墟的溃军,集十万兵力强攻望墟,官旬军经过大战,已是乏力,又不谙望墟城防,被齐庭贞趁夜潜入城中,官旬军大败,率六万突围回撤,望墟再次落入敌手。但官旬带着众人返回时却发现,沿途的军堡已被齐庭贞安排败逃的李晋中再次收复,原来聂川见齐庭贞全军攻打望墟,料定怀玉必然空虚,于是集合全军攻打怀玉,确实未遇抵抗就拿下了怀玉,但李晋中却也趁着聂川攻打怀玉的机会将东岭十堡全部收回,聂川不过拿了一个空城。如今的李晋中,经兵败之耻,自是知勇,全力阻击官旬军,也给齐庭贞争取了时间整顿军队追击,此时官旬与南楚前后皆有强敌,已是绝境,却等不来聂川的援兵,只得自己突围,年近花甲的官旬带着南楚及南楚帐下的裴升、文旷、王元鳌,作为锋镝,血战一天一夜,生生将阻击的李晋中军撕开一个口子,终于在齐庭贞军追至前突破封锁,带四万人向联军撤回。而齐庭贞未追上官旬军,直接联合李晋中转头猛攻怀玉的聂川军,聂川兵力本来就不多,防且有疏,攻则不足,怎敌齐庭贞数倍之众,三日攻破怀玉,聂川只撤回联军,说是撤回,但相较于官旬则是狼狈不少,至少官旬大军深入,绝境之中仍带回了四万多人,退回之时也并未不慌乱,而是在沿途设伏三次,李晋中屡次遭伏,便不敢再继续追击,官旬军一路不紧不慢,步步为营,败而不乱,退不失力,最后全员撤回大营。但聂川本来比官旬撤退更晚,却比官旬更早回到联军大营。自己的四万加上官旬给的两万,仅仅带回了五百人,说是撤退,更像是败逃。

官旬与南楚归营后听说聂川早已回来,官旬只是叹了口气,而南楚却怒火中烧,直接向中军帐冲去,官旬看南楚年轻气盛担心闯祸,赶紧跟上去劝解,却在大帐门口看到王明堑咬紧牙关赤膊上身站立,身后军棍轮番打在后背,发出沉闷的声响,赶紧上前叫停,询问缘由。

原来西路的情势也不容乐观,阳甸守将安崇觉和陈昌守将郑之仪见大军将至,临时加设军堡三十余座,皆在险地,西路两军光攻打军堡就消耗极大,到达指定战位才发现自方已无再战之力,只得退回军堡待援再战,江帆派王明堑领兵五万前去支援,却遭到王之仪阻击,两路军恐被安崇觉偷袭,竟蜗居堡内不敢支援,王明堑一怒之下率军折返,江帆大怒,要斩王明堑,众人求情才罚了五十军棍。而后派顾长章率兵五万支援西路两军。此王明堑的五十军棍还差一下,南楚让裴升脱下战甲,替王明堑受这最后一棍,随即拎着裴升那残破的铠甲走向中军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