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六章:沉珠断箭

[字数:4539 更新时间:2019/12/2 17:25:00]






第三十六章:沉珠断箭

周烈言毕将链锤极速射向朝煦,朝煦侧身躲过,而谢芸临近,趁朝煦躲避链锤之际一刀直刺朝煦颈处,却被洛瑶用短棍格开,万俟岚捡起地上的箭刺向近身的谢芸,却又被周烈的链锤打开,谢芸没有得手,连连后退,捡起自己刚才掷出的那把弯刀再次进攻,首先斩断了万俟岚手中的雕翎箭,又以刀尖刺向洛瑶,洛瑶正要格挡却被周烈的链锤打飞短棍,幸好朝煦及时,一肘击中谢芸胸口将其打退,而谢芸却并未在退处停留,再次欺身上来,周烈也走近了几步以链锤频频进攻,谢芸刀刀险进,周烈伺机而发,两人配合天衣无缝,三人没有兵器,苦于招架,身上又添了不少伤口,颓败之势明显,再无回天之力,如此下去,三人败亡,不过瞬息而已。

正在二人对朝煦三人绞杀的最后阶段,谢芸却突然急退一步,放弃了最后的杀意,几乎同时,密林中射出三支羽箭,擦过谢芸身前,而周烈也将链锤收回,打开射向自己的两只羽箭,转头看向密林,一声尖利的鸣镝声响彻夜空,而密林中缓缓走出一人,一身黑甲,器宇轩昂,朝煦认出此人正是穆云霁。

穆云霁站在远处,借着林中咯吱作响的拉弦声阴鹜的说道:

“此乃中州地界!尔等再不退下,即刻严诛!”

谢芸与周烈听着密林中的弦声,顿时心里发虚,因为之前一直专心对付朝煦等人,并未留意附近有人靠近,但听这弦声,至少有十几张长弓被拉开,如此近的距离,想要躲避绝无可能,两人对了一下眼色,缓缓后退道:

“既然先生有人护送,我二人自当折返复命!”

随即快速闪入密林,而穆云霁却并未上前,朝煦三人不知情况,刚想过去,却被穆云霁伸手制止,整整过了一刻,穆云霁才赶紧跑到朝煦面前,做了一个深揖道:

“云霁来迟,让先生受苦了!”

朝煦赶忙扶住穆云霁双手,有些虚弱的的问道:

“幸好你来的及时,否则真的就是给我们收尸了,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穆云霁答道:

“自先生入云州之始,程老便每日安排信使向太守说明先生动向,太守知道先生射阙抢婚之事,断定薛青川惜名,必不会在云州发难,但先生已露锋芒,恐使其忌惮,兴许会遣杀手在先生过境之时暗杀,所以安排在下于过界处寻找,我与唐影、周普、言玉儒、齐靖兵分四路寻找先生,方才见此处有火光闪烁,故寻至此处!”

朝煦闻听不禁感慨道:

“还是程老思虑周全,否则我三人皆命丧于此!”

万俟岚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鲜血,捡起地上的半截箭镞,回头看着云州方向愤恨的道:

“上次走出云州时,觉得已经够狼狈了,没想到,这次更狼狈!”

穆云霁看了看万俟岚嘴角新溢出的鲜血开导道:

“万俟小姐年龄尚小,余生有的是时间再回云州,我已向唐影他们发出信号,我们先离开此处,他们自然会与我等汇合!”

随即看了看洛瑶说道:

“先生,这位是?”

洛瑶却抢在朝煦前面说道:

“我是无名之辈,说了将军也不认识,只是路过此处,被莫明其妙的卷了进来。”

“你看你这身衣服和首饰,这样说谁会信?”

朝煦一把扯过洛瑶说道:

“还有,你在宣州待的好好的为何会出现在此处?你小小年纪出门也不带个随从,此刻起,见到你父亲之前不要离我半步,”

洛瑶挣开朝煦故意激道:

“我知道你!带着我兄长偷书变卖,以致他被灵景台逐出师门,你敢去见我父亲吗?”

朝煦一愣道:

“秀梧曾书信与我,此事各认主谋,没想到你竟然知道!”

洛瑶甩开朝煦兀自走开说道:

“看你吓的!兄长自然是在家父面前认了主谋,此事只有我一人知道!”

穆云霁凑到朝煦面前小声说道:

“原来这位是洛州牧千金,先生不愧是年轻一代文坛翘楚,这等艳福,我辈也只有艳羡的份儿咯!”

虽然声音极小,却还是被洛瑶听到,猛然回头瞪着二人,朝煦却辩解道:

“瞪我干嘛!刚才我可是没说一句话!”

说着把穆云霁推了出来,他也反应极快,赶紧岔开话题道:

“为免节外生枝,三位赶快上马,我等步行护卫。”

万俟岚擦了一下嘴角刚溢出的鲜血惊道:

“难道你们刚才是虚张声势?”

穆云霁向林中一挥手,两名挂剑背弓的士兵牵来了三匹战马,随即讪笑道:

“边走边说吧!”

随后几人往定城方向走去,朝煦三人骑马,而穆云霁与另外两名士兵步行护卫。原来穆云霁他们此次出来寻找朝煦,并没有带太多人,一方面人多容易暴露,另一方面联军各方势力驳杂,不宜太过招摇,穆云霁、唐影、言玉儒三人只是各带两名精兵,穆云霁首先发现异样,摸近才发现两名杀手武艺极高,即便他们加入也无必胜把握,于是便让两名士兵同时放出多箭威慑,而在穆云霁出来说话时,两人在林中反复拉弦,造成多人隐伏的假象,以此将两人吓退。三人对穆云霁的疑兵手法大加赞赏,连洛瑶也不禁夸赞穆云霁临危不乱,有大将之风。

不一会儿,唐影和言玉儒各带两名精兵与他们汇合,寒暄几句便一起向定城赶路,定城本就不远,不消几步便看到了远处定城的营火,而此时长夜将尽,东边的浮云渐渐泛白,朝煦看着远处的定城,心情并未放松多少,前方还有十一州联军,还有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这天下大乱之始,朝煦的步步惊心才刚刚开始,还未待朝煦多想,却听后方战马突然嘶鸣,回神查看,却见万俟岚口溢鲜血向一边倾倒,而坐下战马被拉住缰绳,奋力抬起前蹄保持平衡,却还是未能将万俟岚平衡在马上,万俟岚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好在战马极通人性,落下的马蹄避开了万俟岚。朝煦与洛瑶见此赶忙下马,而唐影三人带着精兵凝神戒备,朝煦跑到万俟岚身边将万俟岚扶坐起来,而洛瑶也赶紧抓住万俟岚的手腕为其把脉,朝煦看着万俟眉心拧结,紧闭双唇,轻声问道:

“岚儿,你怎么了?”

万俟岚刚要张嘴回答,却止不住口中血如泉涌,完全发不出声音,朝煦抬头看向洛瑶询问,而洛瑶紧皱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便放开了万俟岚的手腕说道:

“五脏六腑,早已震碎!”

朝煦闻听此言,脑中如炸惊雷,赶忙捂住万俟岚的嘴对万俟岚说道:

“不要说话!不要说话!定城就在前面,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你还要参加联军讨伐沧帝,夺回云州,你还要找到楚玄朗,问清事实,我都知道!”

然而不管朝煦怎么捂,却还是止不住涓涓溢出的鲜血,朝煦忙了半天,血却越涌越多,一柱香后万俟岚吐血越来越少,而朝煦却更慌了,整个人不知所措的一边为万俟岚止血,一边擦去她脸上的血迹,万俟岚渐渐有了些力气,抬起满是鲜血的左手却怎么也够不到朝煦,而右手拉开朝煦捂住自己的手,朝煦见状赶忙扶住万俟岚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万俟没有了鲜血呛喉,看了看远天破云的霞光,虚弱的说道:

“天将……破晓,我……怕是……无缘再……见了!”

朝煦忙了半天,终于能听到万俟岚说话,也冷静了一些,不断的安慰万俟岚,而万俟摸在朝煦脸上的左手轻轻动了一下,瞬间让朝煦停止了慌乱,随即对朝煦说道:

“真的……不想死!

想看着你……锦袍……鎏冠……君临……天下!

想看着……你……饮马棠溪……收复云州!

想看着你……剑指楚昀……”

随即将右手从腰侧拿出那不足十寸的半截断箭,交给朝煦说道:

“我知道……你无意竞逐,楚昀背叛,我对他恨之入骨!恨之入骨!”

朝煦赶忙接过断箭说到:

“我明白!”

万俟岚见朝煦接过断箭,终于长舒一口气,闭眼道:

“今年的白露,似乎更冷!”

朝煦将万俟岚紧紧抱住说道:

“这样就不冷了!”

而万俟岚此时早已没了怒火,只是在朝煦耳侧轻声吟道:

“拔步摇,散青丝,

去华服,解兰饰。

红妆未曾绣,火光映月迟。

埋酒十八载,男儿百战死。

满城夷邦寇,铁马踏烈祠。

廿载生民计,尽随国乱逝。

冠铁胄,面狞魑,

着阵甲,掌三尺。

身前无一人,身后百万民。

未习破军策,亦敢决千军。

战旗倾尤立,热血透甲襟。

酆河遇将军,不逊男儿身!”

万俟岚反复轻吟,声音逐渐微弱,直到没了声音,朝煦也不敢再看万俟岚一眼,唯恐见到怀中人已逝去,止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此时天空泛亮,一轮红日跃出群山,满天雾霭散去,阳光撒在万俟岚的红袍之上,显得异常艳烈,而这红袍的主人却再也感受不到这新日之暖,朝煦满腔热血环抱,仍留不住万俟渐渐流失的体温。

此时乌衣如墨,红袍似火,美人尚小,英雄年幼,经历了万归城的尔虞我诈,宁海射阙。穿过了出云岭十二峰,闯过野林饥兽,探星杀机。朝煦只身南下,又有段千钟通天手眼,多少人穷尽机关,却还是没能将万俟岚安全带回中州。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算计,都在这一瞬变成徒劳,毫无收获!而对于朝煦来讲,不单单是谋而不成的挫败感,更多的是未能护住心爱之人的内疚和自责。

天地向来无情,尤其是这样的乱世,不管出身如何,天赋如何,都不过是这洪流中的一点浮萍,沉浮随势,生死由天!而所有人悲喜,所有人的成败,共同产生的结果,才是历史。朝煦抱着万俟岚,只是呆坐在那里不语,唐影一行人也默默散开到外围去警戒,洛瑶站在旁边,不知如何安慰朝煦,就这样等到了正午,朝煦依然呆坐在地上抱着万俟岚不动,仿佛在等奇迹出现,但终究是一场空等,转眼残阳将落,朝煦才将万俟岚放开,捡起放在地上的断箭插入发发髻,缓缓抱起万俟岚走向深山,洛瑶赶忙跟上,而唐影等人见朝煦终于动了,也全部跟上,朝煦也并未对几人的跟随予以理会,直到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才与他们一起将万俟岚安葬,削木为碑,面南而立,上书:

故云州万俟总兵衔玉岚之墓

残阳如血,撒满了朝煦的黑袍,袍上的血迹反射着如火的光芒,而那落寞的身影带着众人,缓缓走向定城。

注:

衔玉:比喻独女,《十方志》记载:上古方士盘庚豢麒麟,以玉挂其项,麒麟甚惜,每奔于林,皆以口衔玉。后人遂以麒麟衔玉比喻父亲对独女宠爱疼惜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