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五章:君子四危

[字数:4482 更新时间:2019/10/30 7:13:00]






第三十五章:君子四危

朝煦却在密林中答道:

“姐姐长的这般美艳,却为何没有一句真话,险些骗得弟弟性命!”

而那女子显然还没玩够,幽幽的说道:

“弟弟这说的是哪里话,姐姐好心救你二人,哪里骗你性命了?”

“再说了,弟弟这般丰神俊朗,姐姐纵是那食人的夜叉,也舍不得杀掉啊!前面就是中州了,弟弟别闹,快些出来赶路吧!”

朝煦却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可不信,姐姐是看我二人快脱险了才出手搭救的吧!还有,二位既然是猎户入山,哪有不带弓箭的道理!”

女子被点出破绽,有些羞怒,但还是玩味的说道:

“唉,原来是这里让你看出了破绽,看来弟弟不但人长的俊俏,这心思也是缜密机敏啊!”

随即左手将火把举高,右手执刀看向朝煦躲藏的那棵大树,而朝煦也并不慌乱,抬头看了看铁青的天空,笑着说道:

“二位这是第一次骗人吧!假扮猎户不但没有弓箭,化名也这么出尘脱俗,哪家的猎户不是张三李四!还啸龙,还紫鸢!这等手法,恐怕连傻子也骗不了!”

男子被被朝煦挖苦了半天,不禁羞愧的以手掩面,失望的对女子说道:

“我就说嘛,明明是动手的人,非学人家动脑子,这下丢人了!”

女子笑道:

怕什么把他们俩杀了,不就没人知道了,于是举着火把便向朝煦走去,男子一手举着火把,一手甩起链锤在空中旋转,破风声像鬼哭一样慢慢靠近朝煦他们,而朝煦这时还在看着天空,观察了一路的浮云终于挡住了明亮的月光,四周陡然一黑,使得两人的火把更显明亮,朝煦突然闪出,将一大滩液体泼向二人,尤其经过男子甩起来的链锤打的四下飞溅之后,二人全身皆被浸透,两人一闻,竟是火油!赶紧将手中的火把扔掉,而此时,万俟岚却突然从一侧闪出,接住了男子丢出的火把,朝煦也举着火把从密林中走出,看着二人狼狈的样子,不禁得意的笑道:

“衔蝉奴谢芸、背印将周烈,探星楼的高手令清可不敢小瞧,不过事已至此,二位也在险境,不如自此别过,就当二位没找到过令清如何?”

女子却笑着说道:

“哼哼哼!看来弟弟不止会偷心,还会偷火油啊!姐姐真的是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呢!只是你这招火上浇油,只会越烧越旺,非但你二人今日要命丧于此,远处那位也要灭口!”

“我只是途径此处,见这里有人想问个路罢了!今日之事不会有人知道!”

这时远处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朝煦和万俟岚从未察觉附近还有别人,不得不暗自感叹谢芸的警觉,但谢芸却轻轻笑道:

“看来弟弟靠着这张俏脸,也没少在外面招蜂引蝶啊,有两个美女陪你,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了!”

而远处的女子却说道:

“我真的只是问个路,既然不愿指点,我走便是!”

谢芸这时却不依不饶的威胁道:

“走吧!我倒要看看,我杀了这二人之前,你能走多远。”

“白痴,是你自找的!”

远处一声咒骂,便亮起了一团火光,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举着火把,踩着清脆的铃声走出密林,少女款款走来,藏青色的短衫在火光的映衬下显现出繁琐的花纹,乌黑的长发挽在后脑,用两支银簪固定,簪冠上镶嵌的照殿红闪着幽幽的红光,少女来到万俟岚身边停住,得意的说道:

“现在,三对二!”

朝煦一拍面门无奈的说道:

“不能这么算!”

“哈哈哈,还是弟弟看得透彻,两方对敌可不能这么算,比的是武艺,不是人数,看妹妹这装束,应该是宣州人士吧,早听说宣州水土养人,小妹妹这么小的年龄,竟可与万俟小姐平分秋色,将来一定会是个大美人!弟弟这临死了还有这么好的艳福,真是羡煞旁人!”

“那你替他去死好了!”

少女一跃而起,直接将火把刺向谢芸腹部,谢芸不惊不惧,侧身让过火把,右手执刀划向少女颈部,而左手从腰间抽出另一把弯刀直取少女腹部,少女侧身让过尖利的刀锋,同时将火把横扫追上谢芸腰侧,随即向上一挑,转而劈下,虽是火把,却依然不失气势,四溢的杀气直冲霄汉,如天雷加顶。谢芸身上还有火油,不敢冒险,连连后退道:

“这一式凌霄斩倒是有模有样!”

少女懒得跟她废话,直接紧追上去,以火把作剑将谢芸逼的连连后退,万俟岚见少女率先进攻,也跟着加入混战,直取谢芸下路,虽是首次同向对敌,两人配合却极为默契。朝煦正想上去帮忙,却被周烈一记链锤拦下,在收锤的同时飞起一脚踢向朝煦火把,朝煦欺身躲过周烈一脚,将火把反执从背后刺向周烈,不想周烈身材健硕,却也十分灵活,以朝煦的武艺,竟在对方有所顾忌的情况下讨不到任何便宜。

“看妹妹这剑法路数,也算是师出名门!怎么不报个名讳就打起来了!”

谢芸被两人围攻还不忘调笑,而那少女却不予理会,反而有些不耐烦的连连进攻,谢芸见少女不答,笑着说道:

“据说若论剑术,首数虞冠,洛秋棠次之,天下习剑者,皆若蛰虫望天!你小小年纪,竟能在剑法上有这般造诣,必师承这二人之一,想必是洛秋棠吧?”

少女怒目斜视谢芸,冷冷说道:

“你既知道本小姐师承,也当明白今日之祸!”

言毕紧逼谢芸,将火把快速横扫三下,火焰几乎贴着谢芸腹部擦过,而万俟岚及其配合的闪至谢芸右侧火把直刺谢芸后腰,谢芸慌忙后退,眼看就要撞上万俟岚的火把时,直接向左侧一转,让过万俟岚的火把,而少女此时三下惊蛇之后,变扫为刺,一招虹贯直取立足未稳的谢芸,而谢芸却并不慌忙,双刀交叉直接将火把铰断,顺势转身左手将刀变正为反压下万俟岚追上的火把,而右手的弯刀直接从下往上抄起,又再次砍断了万俟岚的火把,两团火焰几乎同时落地熄灭,两人的心情也随着火焰的熄灭凉了下来,更是惊讶谢芸不到三十的年龄,竟有这等刀法造诣,而谢芸却笑道:

“这一式虹贯惊蛇,前半式惊蛇步步紧逼,剑势密不透风,毫无突破可能,已成大家风范。但后半式虹贯,虽精准无误,却果断不足,没有一击必杀的决心与气势!由剑法看来,洛秋棠对妹妹的剑法并不求精,自保足矣!如此衔玉,非千金不可受之!我猜,你是洛瑶!”

而朝煦正与周烈苦战,反而被周烈的链锤四面压的连连后退,狼狈不堪,一听洛瑶二字,不由分心看向那少女,却被周烈抓住破绽,一锤将朝煦手中火把打飞,接着收链之际,破空一拳直取朝煦胸口,朝煦赶忙回神,双手叠在胸口,而周烈这一拳刚好逼到朝煦手心,朝煦还未来得及翻转手腕压拳卸力,双手就被拳头带着撞向自己胸口,直接将朝煦震的口迸鲜血,连连后退,幸好谢芸也未继续进攻,万俟岚看到朝煦落败,赶忙上去扶住朝煦,而周烈却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一记链锤追至,万俟岚见已无从躲避,直接转身抱着朝煦以身相护,链锤打中万俟岚后背,发出沉闷的声音,一口温热的鲜血溅到了朝煦脸上,两人被这一记链锤直接击倒。

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万俟岚压再次压在了朝煦身上,而这次,两人都来不及再想儿女情长,周烈急收链锤,在空中抡起一个大圆砸向二人,而硬抗周烈一击的万俟岚此时还感觉不到疼痛,快速滚向右边,朝煦也向左滚开,链锤在两人之间的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万俟岚直接扑向链锤死死抓住,周烈将见链锤被万俟岚抓住直接将锁链一抖,锁链弹起打向万俟岚面门,万俟岚见势赶紧用小臂遮挡,铁链直接抽中小臂,将万俟整个人掀翻,而链锤仍被死死抓住不松,朝煦趁机爬起跃向周烈,左手一掌如长剑贯下劈向周烈颈处,周烈欺身躲过,却未防朝煦直接化掌为肘再次击向周烈面门,周烈不及躲避被一肘击中眉骨,连连后退,却万俟岚抓住铁链生生拉了回来,朝煦右手握拳,直击周烈腰侧,而此时的周烈自知无从躲避,索性直接侧转身体避开肋骨,用强壮的背侧硬接,自己也凭借身高优势左肘击向朝煦头部,朝煦的想法与周烈相同,只是将头部稍偏一下,用右肩硬接一肘也要打到周烈。两人拳拳到肉打二十几回合,身上都被打出多处淤青,却愈战愈勇。

谢芸见此却皱起眉头想要上去帮忙,却被拿着半截火把的洛瑶拦下与之缠斗,洛瑶的剑法虽然杀伐不足,但终归名师所造,一时半会极难突破,双方皆竭力拼杀,但谢芸更担心周烈,因为朝煦不过十八岁的年龄,而周烈早已过了而立,两人近身斗拳,即便经验丰富技高一筹,长此下去也是必败无疑,常言道:不与少比登临意!意思是说,若有一座没有顶端的高山让人去攀登,年轻人累倒的地方永远在年长者之上,因为人的意志与敏捷在弱冠左右便是巅峰,二十三四之后便随年龄增长逐渐下滑,这是不争的事实,若是执械而斗,险象环生,一击得手便定胜负,以周烈的经验,两个朝煦也不是对手,但近身斗拳却不同,一拳两拳很难决定胜负,可怕的是朝煦年轻气盛,毅力与身体反应皆远高于周烈,即便周烈经验丰富,体能强悍也无济于事,二十合不败就五十合,五十合不败就一百合,朝煦有的是力气,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敏捷,周烈却并不能像朝煦这样一直保持如此高昂的斗志和敏捷度。也是应了武行那句话:拳怕少壮,棍怕老狼。

两人的缠斗过了七十合,朝煦便拉平了之前受拳多于周烈的窘境,而周烈被朝煦开始一肘击中眉骨,鲜血也流进了眼里,朝煦虽然被打的全身淤青,但进攻却没有丝毫停滞,手脚并进,连擦血的机会都不留给周烈,周烈暗自感叹年轻人的耐力,被这样的攻势压的无暇顾及其他,只能连连招架,终于在一百回合之后,周烈再也无法跟上朝煦的反应,再加上万俟岚总是适时的阻碍,周烈以难以招架,颓势渐显。

谢芸虽然让洛瑶多处负伤,但洛瑶的剑法滴水不漏,拼死不让,看着周烈那边的情势危急,谢芸虚晃洛瑶一刀,随后扑向牵制周烈的万俟岚,洛瑶紧紧缠住,却不料谢芸将短刀奋力一掷,刀尖直向万俟岚飞去,洛瑶一跃而起,打开飞刀,却失去了对谢芸的附骨,谢芸箭步冲向没有防备的朝煦,一刀划向腰侧,朝煦匆忙躲避,却仍不及谢芸刀快,只觉下肋一凉,五寸的伤口涓涓冒血,而周烈看准时机一拳震开朝煦,同时将链锤随手一扯,震得万俟岚口溢鲜血,而双手也被铁链划破,链锤随即脱手被周烈收回。

周烈擦了擦眼中的鲜血,看着三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说道:

“君子四危:轻己外,表锋芒,罔思过,疑不能。今日就让三位知道,何为不能!”

注:

君子四危,出自许蠡的《商论》,意思是说,君子有四种缺点将使自己陷入危局,分别是轻视别人,表露锋芒,从不自省过错,不相信自己能力有限,见识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