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一章:画舫祭灵

[字数:4686 更新时间:2019/8/30 2:03:00]






  第三十一章:画舫祭灵

朝煦此刻心中一凉,万俟岚真的是招招皆抱必杀之心,而唯一的一把剑还被薛青川按住剑首,此时三人纠缠到一起,两人皆无从躲避,朝煦索性把薛青川往前一扯,还在专心护剑的薛青川一个没站稳就被朝煦推临剑锋,此时两人皆被剑锋近身,薛青川慌忙后退,而朝煦也跟着后退。但两人后退的速度如何赶得上万俟岚这必杀一剑,朝煦紧握住剑柄把薛青川的配剑往上提,而这时薛青川被朝煦拖下水不得稍微松了一下压剑的右手,不过左手还是握住剑鞘顺着朝煦提剑的方向追了上去,不让朝煦拔剑,朝煦极速抽剑,宝剑刚抽出两寸立马被薛青川的剑鞘跟上。

锵!

剑锋切中剑脊迸出一丛炫目的火花生生停住,而此时的杀气也不由的弱了几分,万俟岚见朝煦格住剑锋并未停住攻击,随即陡转剑锋向上,直接削向朝煦握住剑柄的右手,朝煦见势握住剑柄将剑柄向后一拉,宝剑连剑带鞘横了过来,万俟岚上削一剑再次划空,而薛青川手中的剑鞘却紧追不舍,随后右手加力压向剑首,把朝煦好不容易拔出两寸的宝剑又套回了鞘中,朝煦几乎气死。

而此时秀云宫中薛青川的兵卫全部聚拢了过来,想要上前分开三人,却被薛青川喝退。几次扑空的万俟岚深知朝煦剑法不俗,若让朝煦从薛青川手中夺得宝剑,自己更无取胜之望,待宝剑削至头顶陡然偏转剑锋,一剑劈向朝煦夺剑的右手,而薛青川见万俟岚这一剑并非冲向自己,更加压紧了手中的宝剑,朝煦奋力抢夺,即便夺不过薛青川,能将薛青川压剑的手拉到万俟岚剑下,也不愁他不松手,但薛青川显然看透了朝煦的心思,对于朝煦的拉扯分毫不让,万俟岚的剑锋一瞬间擦过剑首劈向朝煦的手腕,朝煦自知夺剑无望,不得不匆忙松开夺剑的右手,防止被万俟岚劈伤。而薛青川被朝煦推出去挡了一剑也心有余悸,夺回宝剑后赶紧退出战场,防止朝煦再找他夺剑而殃及自己,朝煦趁着万俟岚回剑的时间快速后退,但万俟岚的剑锋还是追上了朝煦,即便朝煦赶紧后仰,剑尖也几乎擦着朝煦的喉结划过。朝煦赶紧回身大声对薛青川喊道:

“竖子!不足与谋!生死存亡之际,你竟弃我而去!”

而这时万俟岚的剑锋也回转的极快,直接刺向朝煦腹部。薛青川看着朝煦侧身躲过,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说道:

“她要杀的是先生,何必祸及在下!再说了,看先生身法灵动,想必武艺应与书画相当,在下在旁边也只会妨碍先生!”

而这时的万俟岚已经不再顾及姿态,单手持剑连砍带刺,把朝煦逼的频频后退,朝煦一边躲闪一边气骂道:

“那也要有剑啊!”

薛青川赶紧抱紧宝剑,回了朝煦一个绝望的眼神,而此时万俟岚一剑劈下,被朝煦后退躲过,万俟岚顺着身形腾空跃起,在空中翻转,宝剑划破长空斩出一声厉啸,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劈向朝煦头顶,朝煦见薛青川抱住宝剑不松,也不再对他抱有任何幻想,随即迎着万俟岚紧赶一步探出左手,极为精准的抓住了剑格,生生停住了万俟岚这杀意充盈的一剑,随即笑道:

“岚儿,刀走霸气,剑走轻灵,如此大开大合,破绽就多了!不过岚儿身姿曼妙,一把轻剑竟使出横扫千军的气势,着实另为兄佩服!”

万俟岚对于朝煦的跪舔十分不屑,依旧眉目冷峻的将左手化掌向外斩向朝煦的颈处,朝煦赶紧偏头躲过,但不料万俟岚突然变掌为勾,回手勾住朝煦的后颈,再次凌空跃起,抬起右膝顶向朝煦面门,朝煦始料未及,匆忙用右手按住万俟岚膝盖,才不至被万俟岚一膝抵中面门,否则必然口鼻迸血。

朝煦惊魂未定的气骂道:

“名门之女!大家闺秀!哪里学的流氓行径!”

随即整个人背过身去撞向万俟岚,只觉得背部触到两团酥软,万俟岚被撞的连连后退,朝煦无暇细做品味,左手握住剑格,趁万俟岚后退之际抽出宝剑,迅速凌空跃向还在后退的万俟岚,同时在空中转身,左手持剑甩出一丛炫目的剑花,万俟岚刚刚站稳便被朝煦用宝剑压住肩头。

万俟岚羞怒万分,但还是压住怒火咬牙冷笑着嘲讽道:

“许久未见,师兄剑的法还是这么花哨!”

朝煦听了万俟岚的评价,飒然一笑,随即收剑挽了一个剑花将剑背在身后道:

“金冠胡袂映秋水,轻剑快马破长风!剑法!要的就是飘逸轻灵!否则,与杀人技何异!”

“剑本就是杀人之物,以杀人技御之也无不妥。”

薛青川将配剑递给随从,一边说着一边走向朝煦和万俟岚,将离万俟岚比较远的左手伸向朝煦,朝煦看了看薛青川一脸奸笑的表情,极不情愿的将剑柄递给薛青川,薛青川接过宝剑顺手甩给了刚才那个被抢剑的守卫,随从收回宝剑,见薛青川并没有怪罪的意思,便低头退下,薛青川应景说道:

“这师兄妹久别重逢就拔剑相向,也是有意思!不过万俟小姐,令清先生昨夜宿醉未醒,手中又无兵刃,你这可是乘人之危了啊!”

万俟岚冷哼一声道:

“哼!你请他进来也不查问一下,宗顺十八年灵景台六艺会试,赵令清的书画被苏先生点评为:

冠绝天下,无师可造!

此评一出固然出尽风头,但还有一件事却被这句冠绝天下掩盖了锋芒,赵令清在剑试中拔得头筹,随后代表本代子侄向虞师叔讨教剑法,可是接了虞师叔三剑仍未露败迹,直到第四剑才败下阵来!放眼整个宗域,有这等剑法造诣的人也不过十几个而已!你说我乘人之危?”

万俟岚瞥眼看了看不禁后退一步的薛青川,轻轻说道:

“如今九州南征,你方大将都在外围戍守,恐怕这万归城内,你薛青川的手下中,已无人可与这厮匹敌了吧!”

薛青川干笑一声说道:

“万俟小姐这话说的,怎么有点威胁的意思?”

“哼!”

万俟岚不屑的冷哼一声便转身走向来处,看也不看二人一眼,两名侍女也跟着渐渐走远,而留在原地的薛青川也赶紧将腰间的宝剑解下,随即扔给了随从才尴尬的走向朝煦,朝煦被揭了老底,也尴尬的向薛青川说道:

“岚儿性情率真,巾帼不让须眉!公子真是好福气!”

薛青川苦笑一声说道:

“唉!先生初见青川便开始调笑,如今也算是共历生死了,怎么言语之间还是如此阴损!”

“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随后薛青川试探性的说道:

“离大婚还有两日,先生不妨在这秀云宫住下?”

“喔?这刚把我诓进秀云宫就要我留下?”

朝煦笑道,薛青川不可置否的说道:

“留下?先生这说的哪里话,万归城虽刚历凶劫,但还是天下六城之首,青川还想带着先生提缰驰马,阅尽风华。至于去留,可皆在先生,青川何德何能,敢强求先生?”

朝煦听了薛青川的谦辞,也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道:

“你我年纪相仿,这一口一个先生叫的我好像很老的样子,还是直唤令清吧!”

“那令清是同意喽!”

薛青川性喜于色的说道,朝煦并不作答,只是作了一个平揖道:

“万归城名胜古迹数不胜数,这两天可要劳烦青川兄给令清做个向导了!”

“这有何难!千金易得,知己难求,荣喜堂就让他们去布置,这两日清川便陪令清驰道策马,川海泛舟,看一看这天下六城之首,逛一逛这宗域十一州之冠!”

薛青川或许是担心朝煦反悔,赶忙抢话道,而朝煦对于薛青川今日的表现也十分意外,满口答应。

随后薛青川便为朝煦安排了住处,并派人代朝煦转达还在栖凤楼等候的程则,随后两天薛青川真的丢下了云州所有事务,带着朝煦上了玉屏山赏尽漫山落棠,登了明侯阁历数先贤诗碑,亦入了大营听了鼓角厉兵,最后去了醉生楼包下一整艘画舫,由恒河入海沥风听涛,花魁祝长笙一曲竹枝词助兴,听得两名少年心神向往,朝煦先前在栖凤楼喝伤了身体,薛青川特意买了不醉人的夷酒与朝煦对饮,但还是把朝煦喝了个酩酊大醉,两人直到子时才乘坐小舟于青龙栈登岸,准备返回秀云宫。薛青川见朝煦几杯胡酒就醉成了这样,未免有些自责,为了不让朝煦太过难受,便没有骑马,而是搀着一步三晃的朝煦沿着栈桥步行,此时中秋已至,一轮圆月高挂长空,海风冰凉如刀,刮皱了映在海面上的倒影,驱赶着同样冰凉的海水,一遍又一遍的扑向岸边的乱石,碎成无数飞沫。

此时画舫上已无客人,但祝长笙的歌舞并未停歇,二人一路无话,默行默听:

锣代金钲响

笙掩虁鼓壮

碧海映

烟树苍苍

水天一线孤画舫

夕阳几复落寞

雕栏空立

无人问

潮复潮往

垂珠落彩裳

粉面执花枪

新履踏

椒台一方

廿尺之地怎疏狂

平策唱予山鬼

江山竟看

广袖舞

月满桂梁

铜锣一声

朔风冷边疆

圈堂铿锵

唱却几代兴亡

和笙一叹

谁言京观筑永昌

苗簧意气尽

白发盼归堂

一曲终尽,朝煦已有些酒醒,疑惑的问道:

“这舫上已无客人,为何仍有歌舞?”

薛青川笑到:

“此乃祭灵,笙歌之后,敬祭鬼神,可不是唱给人听的!”

朝煦笑道:

“鬼神也听得懂一个戏子的家国情怀?”

对于朝煦这等轻慢的言论,薛青川十分意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戏子的家国情怀?这祭灵可不是云州风俗由来,祭灵此曲作成也不过月余,云州之战以来,祝长笙每次出海都会在宾客尽归之后,再次起锚出海唱一遍祭灵。此等才情,不让须眉,此等文采,亦不输我等!不过令清都如此不屑!恐怕也只有鬼神才能听懂,才会相和了!”

朝煦也不做任何辩解,随即试探的说道:

“青川所言也不尽是,这家国情怀,青川不也听进去了吗!不过她的家国情怀和青川的似有不同,恐怕是大祸将至了!”

薛青川忽然转头看了朝煦良久,不悦的说道:

“诛尽天下士,难诛天下心!以杀止异,终是自取灭亡!”

“那明日大婚,也并非青川自愿咯?”

朝煦紧跟着问道,薛青川明显一怔,随即笑着说道:

“令清啊!你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最好吗?”

随后诡谲的一笑,继续说道:

“明明已经醉了,头脑还是这般清醒。”

话刚说完,就见朝煦一脸恶心得冲到护栏边上,把头伸向大海,薛青川不知朝煦在看什么,不禁跟上去查看。

“呕……!”

薛青川听到这样的声音连忙后退,随即一脸嫌弃的感慨道:

“还是不清醒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