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十二章:长滩送渡

[字数:4398 更新时间:2019/8/30 2:03:00]






第二十二章:长滩送渡

而立在肖虔身后的也只有两名老仆而已,倾盆大雨早已淋湿他一身黑色的长袍,花白的头发在雨幕中显得苍老了很多。

肖虔一看来人是王晋,满脸的愁容立马转变成喜悦,快步上前惊喜的说道:

“是王晋!谢天谢地!我表弟无恙!我表弟无恙啊!”

王晋见肖虔亲自过来迎接,赶忙下马扶住差点跌倒的肖虔问道:

“表兄,雨势如此之大,你怎么还亲自出城!要是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

肖虔并未回答王晋,扶着王晋的臂甲捶胸顿足的哭着说道:

“表弟啊!表兄对不起你!对不起镇国公,对不起新主!对不起雷州百姓啊!桓雷两州之战,二十万之众团团围住雷州城,最需要我肖虔的时候,我却缩在这庐江做缩头乌龟,我肖虔无能!无能啊!”

王晋闻听肖虔此言,也早已老泪纵横,但立刻愤怒的质问道:

“你还敢提此事!一万多将士,两千名将领,在唤风楼下血战一整天伤亡殆尽之时,你在哪里?袁恒、徐尧、王天宇、朱文略、赵刚、宇文豪!他们在唤风楼下战死之时!你肖虔在哪里!”

言毕一把将肖虔推倒在地,两名老仆赶紧上前扶起满身污泥的肖虔,继而劝说道:

“王将军,太守公年事已高,你这是作何?”

王晋指着肖虔的鼻子更加愤怒的骂道:

“年事已高!你活了这么多年又有何用!肖虔老贼!你这满身的污泥洗得干净,洗不干净你这颗变黑的心!你早该死了!”

肖虔被王晋骂得悲痛万分,只顾应着王晋说着:

“我该死!我该死!”

两名老仆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

“王将军!你错怪太守公了,大战刚开始太守公就极力主张救援雷州城,但大公子和诸将都不同意,还把太守公关了起来,太守公假意顺从才被放出来,不然连王将军的面都见不到了!”

王晋一听此言先是一惊,随即变成了狐疑,但看肖虔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装的,接着问道:

“当真如此?”

肖虔一把推开两名老仆,上前说道:

“是真是假又如何!如今新主大败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雷州,我甚是担忧,雷州你不能再待了,我在恒河边上准备好了船只,你快逃往中州,以你之能,何愁飞黄腾达,永远别再回来!”

肖虔话刚说完,眼神突然呆住,望向王晋身后,王晋感觉肖虔眼神不对,立马转身,看到雷照与凤启早已来到面前,雷照与雷厉长相相仿,肖虔自然认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已然不能言语。雷照看着眼前这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不禁心生怜悯,紧握的拳头也慢慢松了下来,轻声问道:

“肖太守当真有船可助我等过河?”

肖虔失声哭道:

“庐江的军栈与民栈皆被罪臣逆子派重兵把守,以待主公入瓮,罪臣虽不能左右庐江局势,但在淘沙井准备了一艘大船,公子快随我渡河!”

雷照不得不佩服肖虔的思虑,竟然能想到从采沙井上船,恒河庐江段是整个恒河积沙最多的河段,而且沙中含有大量的铁矿,所以庐江有一小部分人热衷于采沙炼铁生意,铁矿沙比普通黄沙要重很多,一般都沉在下层,所以每一个采沙井都被挖的特别深,中间开有船道以供巨大的沙船行驶,若能从采沙井上船渡河,就可以避免夺取栈桥的消耗。

雷照和凤启包括王晋都无法拒绝肖虔这样的帮助,于是便跟着肖虔往淘沙井赶去,但为防万一,还是保持着先前的行军阵形,不过把肖虔放在最前端带路。

一行人并没走多少时间就看到了宽广的恒河横在面前,恒河边上的浅滩上,一个暗红色的淘沙井极为显眼,在淘沙井的岸边停泊着一艘军船,一望无际的河面上只有这一艘孤舫,显得极为显眼。凤启皱着眉头看着这广阔的河面,但并未说话,待走到恒河边上,肖虔停在船边哭着对雷照说道:

“两位公子,这艘军船是罪臣从船坊找到的新船,并不在庐江水军武备之内,桓雷两州之战,诸位之英勇使肖虔万分羞愧,罪臣不求此举能够获得饶恕,只求公子此去能够平安,能够早日封候拜将!将来率千里舳舻,擎蔽天旌旗,再回雷州,杀尽桓州狗贼!杀尽负心之人!罪臣自当奉首以待!”

言毕便长跪在地上将头深深的叩进污泥之中,雷照此时心中百感交集,泪水早已溢满眼眶,赶紧扶起肖虔道:

“太守公不必自责,此战非太守公之过,雷照自当谨记今日送渡之事,来日重返雷州,再报太守公赤诚之心!”

肖虔哭了一路,终于止住了泪水,吩咐老仆拿出一把精美的铜壶斟了四杯热酒,分别端给王晋及雷照兄弟,凝噎着说道:

“老朽空活七十一载,早已到了油尽灯枯之时,两位公子此去渺茫,不知何时才能再回雷州,而王晋与我情同手足,此次分别,或是永诀,再饮一杯壮行酒,前路凶险,三位自当珍重!”

凤启端着酒杯,感受着手中慢慢变凉的热酒说道:

“太守公说的是啊!这里大船一上,不知何时才能再回雷州,不知何时才能再回卸甲岭为父兄点上一注香烛!”

随即扑通一声朝着东面跪下,雷照与王晋也跟着跪了下来,肖虔先是一愣,但也立马跟着艰难的跪了下来,凤启继续对着漫无边际的雨幕说道:

“父亲!兄长!凤启不孝,未能守住雷州基业,此去中州,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望父兄保佑我兄弟二人,保佑九朝亡灵!等凤启回来一定再起宗庙,血仇当以血祭!”

随即带领大家将杯中酒均匀的撒在地上,凤启随即擦了擦几乎要流下的眼泪,站了起来从老仆手中夺过铜壶在手中晃了一晃,首先要给刚爬起来的肖虔斟酒,肖虔大惊失色的推辞道:

“三公子,您是与二公子是主,我不过一个戴罪之身的臣子,这怎么受得起!”

凤启一把夺过肖虔手中的杯子倒掉淋满的雨水说道:

“此战并非老太守之过,您莫要以罪臣自居,老太守是长辈,怎么受不起我一个晚辈斟酒!”

说话间就已把酒斟好,塞到了肖虔手中,随后又分别给雷照和王晋斟酒,王晋开始还想推辞,却被凤启一个眼神瞪了回去,乖乖的倒掉雨水伸出酒杯让凤启斟酒,待所有人杯中酒满,凤启拉着肖虔说道:

“太守公莫要再说丧气之话,我等此去中州,太守公一定要保重身体,不然这千里舳舻,锦旗蔽空之壮观景象,杀尽负心之人的痛快淋漓,我等能与谁人分享!”

言毕便仰头一口喝尽杯中烈酒,雷照与王晋跟着将酒一口喝尽,肖虔对于凤启的表现明显特别意外,接着讪笑道:

“三公子此言极是!老臣要等到那一天!”

也颤巍巍的仰头干了手中的烈酒,随即说道:

“情势凶险,老臣不便挽留,二位公子快快领兵登船渡河吧!以免夜长梦多!”

雷照朝肖虔伸出双手,做了个平揖道:

“既然如此,多谢肖太守了!”

随即转身下令登船,便未再回身,王晋得到命令和肖虔告别便去安排将士们登船,并把解下战马的鞍辔将所有战马放生。

而凤启却站在原地朝肖虔深深的作了一揖说道:

“多谢肖太守送船,不过前路凶险,还请肖太守再送我等一程!”

肖虔一听此言脸色骤变,不由的往后退了两步,而两名老仆快步上前挡住正要上前的凤启。凤启看了看这两名老仆,并未搭理他们,而是直接对肖虔说道:

“肖太守啊!肖太守!晚辈一直不明白贵公子为何只派两个江湖中人来保护您,难道是觉得我这三百九朝亡灵不足为惧了吗?”

凤启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还是?把肖太守都当成了弃子?”

肖虔闻听凤启所言,立马看向雷照的背影,脸上的慌张一闪即逝,随即镇定自若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老臣就送一送二位公子。”

凤启随即侧身让出道路,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肖虔看了看站在身侧的凤启,接着负手径直向舢板走去,两名老仆紧随肖虔身后却被凤启横插过来挡住去路,对两名老仆飒然说道:

“二位是江湖中人,这朝堂之事,就不必插手了吧!”

肖虔回头讥笑道:

“三公子三百精兵在此,还怕两个江湖中人吗?”

凤启答道:

“江湖中人只讲江湖规矩,怎知朝堂凶险,我是怕他们上了船丢命事小,若是遗祸师门可就不好了!”

肖虔不禁回头郑重的审视了一下凤启,随后叹气道:

“也罢,谢二位鼎力相助,此事可就此放手,到犬子那里复命去吧!”

随即头也不回的走上舢板,留下两名错愕的老仆,肖虔登上船后径直走进船楼避雨,雷照与凤启紧随其后进了船楼。

王晋此刻已把所有人安排上船,看到肖虔也上了船,虽然惊讶却也没去找凤启询问原因,而是把船舱全部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质量问题后才下令开船。此时南风正大,虽不是顺风顺水,若将船帆全部打开朝东北角斜置,再加上水流的作用虽然速度不快,却也不影响渡河,雷州军中也有渔民出身的将士,深知行船之道,也并不需要雷照兄弟操心。

船帆刚一打开就被大风吹起,巨大的军船顺着船道慢慢向河心使去,大多数雷州将士在船舱内避雨,只有王晋带领着十余人在甲板上放哨,而雷照与凤启在船楼之中看着大船一点一点的驶离河岸,把雷州越拉越远,总算松了一口气,疲惫之感也跟着那松开的一口气涌了上来,三天三夜的急行军早已使所有人疲乏不堪,但凤与雷照明白,越到最后变数越多,虽然凤启把肖虔挟持上船,但是否有用还不得而知,两人警惕的看着大船驶出浅滩的船道,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肖虔坐在船楼中看着凤启,不禁问道:

“老臣有一事不明,还请三公子赐教。”

凤启笑道:

“太守公何止一事不明,请讲!”

“这第一杯酒的破绽在哪里?”

肖虔也不顾凤启的嘲讽悠然问道,凤启看了看肖虔道:

“肖太守一片赤诚之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毫无破绽,但那把铜壶太过精美绝伦,使人不得不心生疑惑,如此精美的做工,为何不用银质?”

肖虔站了起来笑道:

“果然心思缜密,不过三位即便躲过了这三杯毒酒,就真能渡过这浩浩恒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