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业火擎天

[字数:4038 更新时间:2019/8/30 2:02:00]






虽然有杜少然在后方袭扰,雷照在雷州城拒敌也并不好过,即便斩了桓州军大部分将领多次重挫其锋锐,但桓州军毕竟人多势众,哪这么容易撼动。

而南宫华这段时间也安排人将雷州城死死围住,并且往护城河里投毒挖断护城河的水源,让有毒的河水慢慢的渗人城内,城内能用的水源越来越少,战马与粮草得不到补充,也致使城内的骑兵无法再袭扰桓州军,而桓州军营也不好过,自从杜少然醉宴喋血占据了渔鼓山,多次袭扰桓州军粮道,开始只是小范围的劫掠,而经过几次接触才发现,粮道周围倒戈的将领只是提供粮草,也并不听南宫华召令,而粮道上的哨堡也少的可怜,于是越发嚣张了起来,竟致使桓州军营粒米难进,而攻城时被毁坏的器械也得不到补充,即便南宫华多次调兵围剿,都被杜少然等人轻松化解。

更可怕的还不止如此,杜少然凭借劫掠来的粮草,大肆招募兵士,若是就此放任,等渔鼓山军堡形成了气候,那可就不止袭扰粮道这么简单了,到时两处夹击,桓州军必败无疑。南宫华坐在中军帐中愁容满面,他根本不会想到,这区区一万多人的雷州城,两个黄口小儿,竟能使自己这二十万大军如此被动,不禁向帐下诸将问道:

“如今我等如此被动,诸位可有破解之法?”

但环顾帐中后更是愁上加愁,自雷照悬首斩将之后,帐中早已无人可用,如今满眼看过去,都是些新提拔上来的将领,这些新人又如何指望,于是更重的叹了一口气,转向温承道:

“奉初啊,此事你怎么看?”

温承听了南宫华询问,轻轻笑道:

“如今雷州城已被我们围死,而城内断水断粮,也没了战马,根本撑不了多久。所以雷凌远比我们更迫切的需要决战,而我们需保存实力继续围困,绝不能接战。至于渔鼓山袭扰粮道,那就让他们闹好了,不过几百残兵,再勇猛也无法长途奔袭,我等只要把现有的粮草集中囤积在渔鼓山够不到的地方,集中分仓守军把守,防止杜少然各个击破。我们凭借这些粮草耗死雷凌远还是有相当把握的!”

温承的分析极其透彻,而应对的方法也正好易于实施,南宫华被说的精神一振,宽慰的称赞道:

“奉初果然是某事大才,此法刚好解决了我心头之患!”

随即赶忙下达命令,把所有的粮草都集中到最为坚固的丰城,调派所有分仓的守军驻守丰城,浩浩荡荡的调度了两天,丰城足足集结了六千人马驻守,可谓固若金汤。而雷州城的护城河也再次被灌入大量的毒水,城内可用的水源也越来越少。丰城驻防完成后,丰城守将吴毅连夜来到帐前,送上了布防图和清点的粮草辎重账目。南宫华看了看账目不禁形喜于色,随即把账目递给温承过目。温承看后不禁眉头一皱问道:

“为何粮草辎重比我们之前预料的多了些?”

吴毅赶忙上前行了一礼回答道:

“禀温先生,今夜四更还有一批粮草送到,末将直接登记在册了,这时应该已然入仓。”

温承闻听此言,大惊道:

“不好,你快回丰城把送粮的人全部杀掉!”

吴毅不解道:

“温先生!我已经排查过了,腰牌暗语都准确无误!”

温承不耐烦的说道:

“他杜少然是什么人,可以在镇国公眼皮底下贪污军费,弄几个腰牌套几句暗语还不是信手拈来!快去!”

吴毅看了看南宫华,得到眼神许可后匆匆出帐,南宫华看着焦急的温承自我安慰道:

“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兴许是那杜少然没有发现,所以放过了送粮队伍,奉初太谨慎了吧!”

温承答道:

“但愿如明公所想,但杜少然可不是等闲之辈,岂会在此时松懈,若真是杜少然混进了丰城,即便吴毅赶回丰城也来不及了,为防万一,还是全军备战吧,否则丰城火起,雷家兄弟必然趁机掩杀过来!”

南宫华听了温承的话,赶紧走出中军帐,大声下令道:

“全军备战,迎击雷州军!”

但话音刚落就见丰城方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南宫华见此景象,顿时急火攻心,喷出一口鲜血,踉踉跄跄的几乎跌倒,幸好众人赶来将他扶回大帐,此时刚到拂晓,桓州军接到命令,匆忙爬起来穿上盔甲集结,这时丰城大火越烧越旺,火光把整个军营照成了血红色,任谁见了这样的火光也都知道,丰城粮仓已被烧了。

而唤风楼上的的哨兵见丰城方向火光冲天,立马禀报了雷照和凤启,雷照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拍案而起,一声令下,所有人便杀出城去,因为这些天城内所有人包括凤启雷照,皆身不卸甲手不离剑,就是等待一个这样的机会,虽然城内不知高鸿烈已经然身死,但他们都相信高鸿烈一定会制造出一个这样的机会。

拂晓,太阳还未出来,就被丰城大火染出了漫天霞光,而桓州军早已严阵以待,最前侧是两排弓箭手瞄准了雷州城的方向,弓箭手后面则是一排重盾阵,而重盾之后是无数的马刺,不安的等待着雷州城门打开。

望手在弓箭阵左侧,仔细的观察着雷州城方向的一草一木,眼睁睁的看着雷州城门打开放下吊桥,雷州军每人都是黑甲绛袍横刀背弓,腰上的箭囊装有七八只支上好的雕翎箭,雷州军排成了五排军列朝着数十倍的桓州军阵压了过来,步伐整齐的如同在敲击铜鼓,震得桓州军士不由得一阵心里发虚,雷照执一把陌刀走在最前一列中间,大军压到一支羽箭前突然停住。这支箭正是望手所射,一般两军对阵之前都会由军中视力最好的望手先射一箭,为的是确定己方弓箭的射程,好指挥弓箭手适时放箭。而雷州军此时停住自然是知道前面就是桓州军弓箭的射程。

“风!风!风!”

简短的三个字,被雷州军喊得气壮山河!仿佛脚下的土地都在随着呐喊震动,随即一股劲风由唤风楼方向袭来,望手惊叫道:

“盾!”

因为他已经看到无数的飞箭乘着劲风射了过来,弓箭手随即收弓往后退,而盾手赶紧执盾冲上来护卫,但还是不及密如飞蝗的雕翎箭来得快。雷州军三轮齐射就几乎射杀了所有的弓箭手,而没了弓箭手的威胁,雷州军变五排为三排继续往往前压,并同时喊出:

“火!火!火!”

两军越来越近,即将接兵十步之时又再次停住,前一排九人一组变为铁镞阵却不进攻,再次对桓州军放箭,仅仅十步的距离,盾手之间的缝隙极易射中,即便射不到盾手,马刺手还是被射死了不少,而后两排将弓箭上抬几乎擦着盾手头顶射进军阵,后面冲上来补位的马刺手也被射杀了很多,盾阵两侧的马刺手被越射越少,而迟迟没有人上来补位,造成了防守缺陷,这时铁镞阵突然扔掉弓箭拔出横刀,冲向盾阵,没有了马刺手保护的盾手如何撞得过九人一组的铁镞阵,盾手被纷纷撞倒,随即后两排又跟着杀入阵中。至此,九朝亡灵没有战马,未伤一人,便破了桓州军两条防线,使得军心大振,而桓州军加上之前的粮草被烧,此时大为惶恐。然而这才只是开始,九朝亡灵作为宗域最精锐的骑兵,哪怕是最基层的兵士,拿到其他军队,至少是百户级别,而这样的军队即便是步战,也是极其可怕的。但雷照并不不急于进攻,而是把所有人再次变形为两排雁行阵往前推进。顿时桓州军阵血沫横飞,两排雁行阵如两堵刀墙缓缓推进,军阵所过之处,满地血水,片甲不留,九朝亡灵如烈火侵掠,从外围燃烧着如宣纸一样桓州军阵,而桓州军阵惨叫连连,被打的一退再退,不消一个时辰,便推进了五十多步,而雁行阵后的桓州军无一生还,这样的威慑使得很多桓州军都萌生了退意,他们在桓州常年驻守,也确实打过不少仗,但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勇猛的军队,这哪是两军决战,分明就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在中军指挥的南宫华见这等颓败之势更是焦急万分,这样单方面的屠杀,又无大将阻挡,桓州军迟早被打的溃败,一旦溃败势起,雷州军全力冲锋便更容易杀到中军,帐中诸将皆建议骑兵出击,唯有温承闭口不言,南宫华思绪良久才下定决心道:

“传令下去,让骑兵从正面冲击雁行阵,待敌方队形混乱之际再让步兵趁机掩杀!”

温承一听此言立马出面道:

“九朝亡灵虽然无马,但毕竟都是骑兵出身,若稍有失利,恐反助了他们,而且他们即便缺少战马,偌大的雷州城不可能一匹没有,此时放弃骑兵优势全部出城步战,相当可疑!”

南宫华无奈的说道:

“奉初啊,我也知道他们在等着我派骑兵出击,但是丰城已被烧毁,雷州军又如此勇猛,若不就范,恐怕大军生乱!”

温承虽然不赞成此法,却也没有解决当前困局的方法,只得叹气,随即交待统领骑兵的年轻将领不要恋战,两轮冲阵后,不论成功与否,立刻回军。骑兵领命后便浩浩荡荡的奔赴前线。而雷照领兵正酣战于桓州军阵中,忽听远处有马蹄声响起,立马让所有人散开,刚一散开,骑兵便到了面前,浩浩荡荡的五千先头部队毫不犹豫的冲入雷州军阵中,雷州军虽尽力躲闪,但骑兵过阵极为迅速,还是有不少人被袭杀,马蹄踏过黄沙,扬起遮天蔽日的尘土,雷照此时更不敢放松,刚才过阵的骑兵极其迅速,并未追求杀敌,这样的快速过阵打乱敌方阵形,叫做扫阵,而扫阵之后,必然会有另一支再次冲入敌阵进行篦阵,所谓篦阵就是更多的骑兵入阵对敌阵进行掩杀,不过篦阵为了造成更大的伤亡,冲阵的速度并不会特别快,但很难应对,雷照带领全军借着扬尘掩护严阵以待,篦阵的骑兵如期而来,雷州军再次放大分散的间隙,使得篦阵的骑兵白白穿了过去。

注:

(关于风的问题是由于雷州城特殊的地理环境,在唤风楼附近大声呼喊就会突然起风,所以正门城楼名为唤风楼。与云南泸水县听命湖类似,不同的是唤风楼只刮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