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章:引马拖刀

[字数:4638 更新时间:2019/8/30 2:02:00]






“我愿与雷将军同生共死,护卫承天殿!”

中府军治军严明,首先表态的当然都是中府军的旧部,可惜一共才不过百人,其后才是那些羽林卫的将官,约六百之众,而在那些军官的命令下,剩下的人才跟随着他们跪下。雷厉深知这些人最为忠诚的依然是中府军旧部,而那些朝臣子侄却是被形势所逼,不过好在他们尚有所图,不到最后关头并不会倒戈,而最靠不住的则是那些来历不纯,没有图谋的兵卫,雷厉将最后表态的一批人放在最外围防守,而那些朝臣子侄本就是将官,便让他们从武库取出所有弓箭兵器分发下去,所有将官执弓背箭,以方便监管其他羽林卫,不同的是,将官的箭都是棘镞槽杆,若有人逃跑,便可当场射杀。最后一道防线才是中府军旧部,中府军旧部因人数太少,只能放弃殿外围守,全部用湿布蒙脸,装备铁槊分成六队分别排列在殿门内两侧,而大殿内摆满了盛满水的水缸,又将承天殿重新加固并把所有的木质结构都包上湿毡以防对方放火烧殿。

雷厉首先让他们封锁各方宫门,加强巡逻,都是一个将官带着一小队羽林卫巡视,阳华宫所有人都不得出入。如此平安无事直到日暮时分,期间所有朝臣家仆到宫门询问,也都被熟识的羽林卫以议事打发回去。但还是被两名亲王嗅出了味道,入夜之后便频繁有人潜入宫中,即便加强了防范,还是在寅时发现有羽林卫失踪,得到汇报的雷厉立马组织所有羽林卫到外围防御。刚刚布防完毕,两大亲王的府兵就逼到了宫门口,而且还带来了城防军,雷厉百般周旋之下也只拖延了一个时辰,两名亲王迟迟不见赵骞出面,更加确定了赵骞已死,随即带领府兵和城防军攻打宫门,雷厉带领羽林卫拼死抵抗顶住了好几次进攻,撑过了一天一夜。但羽林卫也阵亡的阵亡,逃跑的逃跑,仅剩下了四千左右,根本铺不开这么大的防守圈,雷厉只得缩小防守圈退到内宫布防,不过对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雷厉几次打开宫门,跃马挺刀杀入敌阵。每次都是直取敌方大将,几次下来竟将敌方大将斩杀殆尽。赵彰自恃有些武艺,以自己作为诱饵布下口袋阵,想要捕杀雷厉,不想竟撑不过雷厉两刀,雷厉在口袋还未封死之前便斩下赵彰首级扬长而去。使得羽林卫军心大振。而赵睿却吓得再也不敢露面。只得派兵围守阳华宫,但赵睿并未死心,可能他也担心夜长梦多,随即从最近的延庆调来了大军,只围了两个时辰又开始带兵攻入阳华宫。但是他这次更加小心谨慎,即便雷厉已退守内城,他还是小心的把每个地方都搜查一遍,然后才慢慢的缩小包围圈,而雷厉带着剩余的羽林卫在内城早已修养完毕,雷厉见赵睿围了上来不禁飒笑了一声,随即朝着剩余的羽林卫问道:

“列位可知昨日有多少人想要杀入阳华宫?”

众人只顾拼杀,哪里还顾得上数敌军有多少,所以都不敢作答,雷厉继续笑着说道:

“据我所计,至少十万!”

众人一片哗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次参战羽林卫才不过七千,竟然生生的顶住了十万大军。雷厉看着他们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

“那你们看看今日进攻的有多少人?”

“这哪数得出来!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雷厉身边的几个人笑着回答道,雷厉看了看他们继续说道:

“这都不会!我来教你们,军队的编制是五人一伍,十人一行,百人一长,便是我们所说的百夫长,也就是说一个百夫长就是百人,百夫长着肩甲、披袍、佩剑、背插令旗,但与大将不同,大将骑马,而百夫长是没有马的,所以也很好辨认,你们数数有多少个百夫长不就好了!”

众人听了雷厉的方法便开始数了起来,不一会便有人报了上来,共有五百二十一名百夫长。雷厉听了他们报的数字,轻轻笑了一下。

“共有五百二十一名百夫长,也就是说对方有五万两千一百人!”

还未等雷厉开口,旁边的一个人就急忙下结论,雷厉依然笑着点点头,其他人听了这个结论忍不住感叹道:

“我们昨天竟然杀掉了近五万叛军!”

雷厉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了,赶紧纠正道:

“不不不!哪会有这么多!就算是五万头猪,砍个一天一夜也砍不完的。”

这时叛军又压近了一些,雷厉也并不着急让他们准备防守,而是继续笑着说道:

“昨日到底杀了多少叛军,只有我们打赢了出去数一数才知道,不过我看下面这些叛军装束差别很大,应该只有三万是府兵和城防军,而剩下两万多半是最近的延庆城调过来的守备军。”

“啊?那我们昨日岂不是杀掉了七万!”

这时旁边的一个人也一脸笑意的感叹道,而雷厉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而他与雷厉目光相遇顿又时改口说道:

“我还是等打赢了他们自己出去数吧!”

这时身边的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雷厉此时不禁对这些羽林卫另眼相看,没想到他们经过一天一夜的厮杀,如今十倍多的大敌临近还能这样谈笑风声,于是接着大声说道:

“列位与我雷厉素不相识,却愿同袍而战,雷厉感激不尽。虽然我等多次击退叛军,但如今退到内城,早已失了高墙之险。而中府军也迟迟不到,怕是也在路上遇到阻击。四千对五万,毫无胜算可言。常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日今时,便是分别,列位不是中府军旧部,也已尽护卫之责,不该在此送命,趁着叛军还没围上来,可从白虎门突围,各自逃命去吧,永远不要再回中州!”

所有羽林卫都不禁愕然,刚才还在说说笑笑,却突然让他们突围逃命!而刚才说话的羽林卫不禁问道:

“那雷将军与尊主做何打算?”

雷厉朗声说道:

“我雷厉是中府军先锋将,尊主对我有恩,自当誓死挡在尊主身前,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众人听了雷厉的话全部都沉默了,还是刚才那个羽林卫首先大声喊道:

“十万叛军都挺过来了,五万算什么!我聂常清不走!”

“我洛秋棠也不走!”

另一个羽林卫也干脆的接着说道,紧接着又是有一个羽林卫大声喊道:

“我封玄也不走!”

“我祝文昭也不走!”

……

羽林卫喊声一片,显然对聂川的话极为认可,没有一个愿意走的。雷厉一脸惊讶的问道:

“你们可知这延庆守将是谁?”

聂川答道:

“延庆守将听说是孟凌,此人天生神力,使一对四十斤的铁斧,的确算得上一员猛将,此人不但勇武过人,而且极具韬略,曾经驻守散关,期间严王多次挥军南上,都使其无功而返。不过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这个时候竟选择站队赵睿,即便他攻进了承天殿弑杀了尊主又能怎样?他挡得住中府军吗?何况还有雷将军在此!”

“我等奉的是中州尊主正朔,那些篡逆小人不过逞一时得势,我等羽林卫皆是各方聚拢的精兵,真短兵相接,输的未必是我们!”

洛意赶紧接着大声说道,而所有的羽林卫皆跟着相应表示誓死不走。

雷厉听了众羽林卫的话不禁放声大笑说道:

“哈哈哈,既然列位如此信得过我雷厉,那今日我便送列位一份大礼!牵我马来,我去为大家取来孟凌的首级!”

“那我聂常清便在此处为雷将军掠阵助威!只可惜无鼓可擂。”

雷厉风轻云淡的答道:

“就喊“杀孟凌”好了。”

言毕便取刀朝走下宫墙,骑马往外宫驰去。宫门刚打开,雷厉跃马挺刀而出,如离弦之箭冲入敌阵,势大力沉的陌刀一扫便是几条人命,顿时一片惨叫,而宫墙上的羽林卫皆大声喊着:

“杀孟凌!杀孟凌!”

喊声震慑寰宇,雷厉乘着气势一路冲杀,孟凌此行也带了不少名将,却无一人敢挡,雷厉虽然衔位不高,但在他手里翻船的名将可真不在少数,而雷厉也是打出了自己的风格,仗着手中的陌刀,每次临敌都是直取敌方大将,万军之阵视若无人。而华盖之下的赵睿却先慌了神,因为之前见过雷厉入阵杀掉赵彰,吓得赶紧命人前去阻挡雷厉。而在一旁的孟凌也算是一方悍将,哪里受得了这样挑衅,单刀匹马入阵,还大呼要杀掉自己,而自己带来的战将竟不敢与其交锋。孟凌看了看坐不住的赵睿,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主公莫要慌张,我们与此人之间隔了上千人,他杀不到我们这里的!”

而赵睿似乎被吓破了胆,颤颤巍巍的说道:

“孟将军啊!你看此人那把陌刀,一丈多长,起码有四十斤重,我们那些兵马被他一扫就非死即伤,你看那些战将都不过去与他交战,这几千人能经得起他扫几次?”

孟凌被赵睿这样一说,反而更加尴尬,因为赵睿和城防军的战将早被雷厉杀光了,现如今军中的战将皆是孟凌从延庆带来的。赵睿见孟凌脸色极为难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接着说道:

“孟将军,我不是那个意思,要不我们把所有兵马都聚拢过来阻挡,等他杀累了自然就闹不动了!”

孟凌听了此话看一眼赵睿大声说道:

“聚拢过来?这是攻城,我们人数占优势,若是聚拢过来只攻一方,那哪还能发挥人数优势?这样打的话,一天也攻不进这内宫!”

随即发令让那些战将快去阻击雷厉,那些战将接到命令,不得不催马朝雷厉迎去,但延庆不过是中州城的一个牙城,哪比得上边军悍勇,多数与雷厉接上一合就不敢再战,而那些怀着迷之勇气追赶的战将也多数撑不过五合,便拍马而走。孟凌见手下战将如此不争气,索性提着双斧催马迎上去。宫墙上的羽林卫见孟凌终于出场了,更是加大了“杀孟凌”的喊声。

而雷厉见孟凌提着双斧迎了上来,自己却放缓了往前杀的速度,更加侧重清理两翼的敌人,雷厉一边杀着周围的敌人一边关注着朝自己奔来的孟凌,待孟凌冲到十步处时,突然将陌刀右执挺向前方催马朝着孟凌刺去,雷厉这样的做法确实发挥了一丈多长的陌刀优势,却正中孟凌下怀,孟凌也算是一方名将,尤其擅长躲槊,所以开始就故意在马背上坐正等着雷厉来刺,待陌刀刺到身前立马将身体一偏,轻松躲过了雷厉的冲刺,而此时雷厉根本来不及收回已经刺出去的陌刀来防守,但孟凌却即将贴近,一对铁斧朝着雷厉腰间挥去,这两斧眼看已无从招架。却不料雷厉左手突然拉住马缰向左调转马头,在即将交汇的时候战马向左转去,直接跳出了孟凌双斧的攻击范围,同时右手虚握刺出去的陌刀追着孟凌的后颈奋力一扫,抡出一个大半圆,同时左手松开马缰从身后接过被抡到身后的陌刀,又继续又向前上方抡了半圆才停住势大力沉的陌刀。可惜孟凌一代名将,竟一合未到就被雷厉拖刀斩于马下。

注:

(棘镞槽杆:指镞上有倒刺杆上开血槽的箭。拖刀:拖刀是一种长刀的使用技法,如文中描述,手持长刀尾部以使用者自身为轴抡出一周。一般配合佯装败逃或者躲避攻击时使用。优点:势大力沉、攻击范围大、难以躲避。缺点:瞄准不方便、不容易收招,操作不好容易误伤自己的战马。《三国演义》中关云长的绝技,但关二爷武艺高强,从来都是正面钢死对手,很少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