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宗沧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五章:合手探星

[字数:4022 更新时间:2019/8/30 2:02:00]






朝煦听完段千钟的话更是钦佩不已,称赞道:

“先前观段将军胆识过人,处事机敏得体,刚才一番攀谈方知段将军竟有筹谋天下之大才!”

段千钟轻轻笑道:

“尊主过奖,这石门小城,虽杂事繁忙,但臣却从未忘记为臣之根本,末将不敢自比画垣七策的叶州牧,也不敢自比封拜镇国的镇国公!这天下的人才,远不止我段千钟一个,也远不止一个石门城!但臣每日厉兵秣马从未放松,就是为了有一天尊主出现,为尊主驱策天下,臣觉得,他们也这样想吧!”

朝煦微微一笑,也看了看远处吃草的战马,这宗域有多少人窝在破檐之下,窥伺着宗沧局势,一点一点的磨着自己的锋刃,长着自己的芒刺,只待大风扶摇而起,乘势飞向九霄,分割天下!

朝煦悠悠的说道:

“只可惜他们心中的明主,不一定是我!”

段千钟也不做回答,这时身后响起来咚咚的马蹄声,朝煦与段千钟立马起身查看,只见唐影一行人马踩着扬尘而来,相较之前的人数明显少了一些。林青瑶、狄荒、戗效都安然无恙,而人群中唯独少了万俟岚,朝煦见此满脸惊慌失措的迎了过去,却被段千钟一把拉住,此时朝煦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平复了一些心情才缓缓走过去,队伍走近才看到,在队伍的最后有一辆马车,上面盖着黑袍,朝煦此时心已凉了半截,再也顾不上仪态的跑到马车前,这短短的几步路,却像是走了一年一样漫长,朝煦不安的掀开黑袍查看,见到的正是两名护送万俟岚的卫兵尸体,顿时转身向众人大声问道:

“万俟岚呢?万俟岚呢?”

语气都激动的有些颤抖,这时段千钟迅速走了过来,匆忙向众人作了一揖,拉住朝煦向唐影问道:

“唐影,到底发生了何事?万俟小姐如今人在何处?”

唐影先朝着朝煦深做一揖,继而说道:

“我等分四路朝封灵山接应,其他三路皆无误完成,唯独万俟小姐……我们一直迎到封灵山下都没找到,后来我们所有人再次详细的搜寻了一遍,才在一堆干草下发现新土,挖掘出来的只有这两具遗体!”

段千钟狠狠的攥着朝煦的胳膊,来到马车前再次掀开黑袍,看着士兵的遗体继续问道:

“唐影,此事你有何见解?”

唐影上前答道:

“这两人皆是城中精锐,对附近地形也极为熟悉,若对方只是普通敌兵,即便力战不敌,全身而退也并非难事,卑职看他们伤口,都是两两一组,相互平行,应该是被使双刃的高手伏击,而不是被沧域兵的刀戟毙命。恐怕是杀手所为!如此迅速的掩埋遗体,也必然不是一两名,只是万俟小姐身份特殊,属下也没有找到尸首,想必性命无虞。末将已派人通知各处哨楼封锁出入石门城要道严加盘查,并派人继续搜寻。”

狄荒微皱眉头,突然说道:

“双刃杀手?这些年各方暗战,不管是宗域还是沧域,所剩的杀手本就不多,宗域从未听说有使双刃的杀手,莫非是遥州探星楼?”

这时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狄荒,朝煦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或许别人只是听过探星楼三个字,但这三个字在朝煦和狄荒心里却如岳奆压心,听雨阁中有一本《沧域四州序》,其中刺客列传探星楼篇中记载:沧域遥州南向出海百里,有险岛棋布,水道纵横,暗礁如鲨齿交错横生,船不能入,故称鲨齿盘。宗戎三年秋,鬼缨于平谷战死,其次兄鬼烈忿缨无援,出走沧域至遥州,收徒十七名于鲨齿盘创探星楼,营生杀予夺之业,誓生不见权贵,死不入宗疆。宗戎二年秋,沧帝收三州之势挥军十五万剑指渑州,渑州傅铮韬略过人,久攻不下,沧帝请探星楼于军中杀傅铮,盗帅印,渑州不攻自破。自此,探星楼名声大躁,沧域四州人人自危,莫有不从者!

谁都知鬼氏兄弟能力武艺都与镇国公相当,尤其是鬼烈,其非但武艺高强,其对各种兵器技法的领悟能力更是远超常人,所以探星楼会依据刺杀的对象而制定刺杀的方案和兵器,而他精心挑选的十七名弟子也皆是天赋异禀,聪慧异常,经过鬼烈调教,武艺高强且精通韬略。鬼烈在不出探星楼的情况下就可使内外事物井然有序,沧帝这么多年统御沧域,其政治手腕固然重要,但若少了探星楼的支持,沧域四州必然不会如此顺服!

狄荒思绪良久,沉吟道:

“云州虽然沦陷,但云州地域广阔,但想要云州诸城顺服,除了要借助探星楼的雷霆手段外,更要让诸城有所顾忌,万俟小姐是云州万俟总兵之女,在云州诸城颇具威望,若落入沧帝之手,恐怕对以后收复云州多有不利!所以,还是我等要设法营救才好。”

段千钟也不回答狄荒,将左手一挥,所有将士都退到了半里外待命,对着朝煦揖首问道:

“尊主,狄将军说的确有道理,只是现如今,宗域之乱当是首险,而云州之得失关乎宗域基业,兹事体大,臣不敢妄言!”

“段千钟!你什么意思?”

还没等朝煦说话,戗效却上前一步怒斥段千钟道:

“万俟总兵可是宗统功臣,你说何事首险?功臣之后落入沧帝之手还不算首险!枉你也算是社稷之臣!竟说出这种言论!”

狄荒满脸歉意的朝段千钟长做一揖,赶紧拉住戗效劝说道:

“戗效,你且息怒!也没人说不救,段将军也是在权衡利弊,你怎么……”

“权衡个*!有什么好权衡的!你们怕惹祸上身!我不怕!你们不救,我去!”

戗效打断狄荒的话,大声斥骂!一把甩开狄荒的拉扯,扬长而去。只剩下狄荒和段千钟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沉默了半天的朝煦说道:

“我倒有一个办法,只是有些冒险!”

众人立马看向朝煦,连走出去好几步的戗效都折回头来问道:

“什么办法?快说!”

话音刚落,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这才想起来朝着朝煦作一长揖,朝煦笑了笑一边探手去解腰上挂的云玦一边说道:

“无妨,戗效也是救人心切!”

待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朝煦又拿出一方铁匣,正是装着丹玺的那方铁匣,接着将云玦和铁匣都交到了段千钟手中,段千钟看着朝煦依然满脸笑意,起先和众人表情一样,都是满脸错愕,随即幡然醒悟,惊声说道:

“若万俟岚在沧域兵手中,只有在云州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尊主是要我向各方诸侯发出征召,齐攻云州,各方州牧从未见过新主,自然认为新主也会在征讨军中,不论是好奇还是有所图谋,基本都会应召,而此时沧帝正在与桓州对峙,根本不会料到联军会来的如此之快。而云州只有其子薛青川驻守,如今还有十州没有沦陷,即便桓、雷两州忙于交战,无暇分身,其他八州联合压境,对于云州薛青川的压力也是极大的。”

朝煦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段将军真不愧是筹谋天下的大才!我正是此意!如此以来,薛青川必然加强外城的防御,而内城便有机可图!”

狄荒他们听了朝煦和段千钟的计划,着实惊诧,朝煦行事果然有先主遗风,那些州牧将军,哪个不是一代翘楚?竟被朝煦这等利用!而段千钟确认了朝煦的意图后便皱起了眉头,缓缓说道:

“只是一旦如此,尊主承位之事便提前公之于众,我等便失了先机!而且若各方州牧都领兵前来,尊主却不现身,也必会招致不满,尊主可想好了?”

朝煦长舒一口气说道:

“我本以为段将军会反对如此行事,既然段将军不反对,说明此法还是有可行之处。即是谋事,总有得失,虽会招致各方不满,但为了保全功臣之后也是值得的,我想天下士子也会理解。”

狄荒点头说道:

“万俟小姐身份特殊,必然不会关押在大牢,应该被软禁在秀云宫,宫中防备自然松懈很多,如此一来,我们只要安排人混入云州,秀云宫我等最为熟悉混入更是容易!”

朝煦立刻摆手道:

“不,你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而且沧域兵对你们都认识,去了更容易被发现,所以云州只有我去!你们只要安排人接应即可。”

众人顿时大惊,包括段千钟也皱起了眉头。而林青瑶更是直接反对道:

“胡闹!九五之尊,万金之躯,岂能任性犯险!”

朝煦笑着说道:

“林大美女,你看我们之中有谁比我更适合去的吗?既然决定要做,就要利用所有优势,况且我摘下云玦,天下人只认得我是书画双绝的赵煦,何人识得宗沧之主朝令清!”

段千钟却出奇的支持朝煦的想法,缓缓说道:

“据我所知,薛流云父子虽出身沧域蛮荒,却并非草莽之人,对诗词书画却颇有研究,尊主书画造诣高深,或许事半功倍!”

“那也不行,太危险了!若尊主有失,谁承担得起!”

听了半天才听懂的戗效终于接上话了,嗓门也大了不少,段千钟低头不作回答,朝煦却狠狠的瞪了戗效一眼骂道:

“说救人的是你!怕危险的也是你!云州第一勇士怎么这么怂啊!你到底想怎样!你这样子,作为主子我很难做啊,要不你给我出个主意!”

戗效委屈的辩解道:

“要是我自己,肝脑涂地又有何妨!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东西都放这了,一切事宜你们商量行事!”

朝煦不耐烦的打断戗效,又是一通斥责,言毕根本不给他接话的时间,跨上战马便朝云州奔去。众人无奈,也只好长揖想送。

注:

(宗戎:指朝穹统一宗域之前,类似于公元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