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战之精忠报国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三章 死了的三洋青岩

[字数:3844 更新时间:2019/8/8 8:40:00]







增援部队赶到河心岛的时候,夜色已经黑了下来,完全找不到准确的地点,第二天才开始搜索,从河底捞上来一些尸体,连叶家军的毛都没有捞到一根。

这一次伏击战打得非常漂亮,叶家军仅仅有37个人负伤,4个人死亡,这4个人都是被侦查的鬼子乱枪射中了身体,没有进行及时包扎,最后流血死亡,让范一笑非常的伤心,给他们准备了棺材盛殓起来再安葬。

十二艘炮艇顺着河道开进乌湖,顾盘山立刻不镇定了,大声疾呼:“叶家军,太厉害了,我真的佩服这位兄弟啊!”

装鸵鸟的夏中才最终还是没有幸免,被叶家军的战士从山缝里拽出来,押着回到隘口村,黎香兰就在村口等着,一见面就用力握着夏中才的手说道:“感谢,感谢,如果不是你,咱们无法取得这一场胜利。”

夏中才顿时晕死过去,他在心里狂叫:“我才应该是最激动的那个人好不好?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醒来后的夏中才紧紧拉着范一笑的手,就像是拉着一根救命的稻草,声嘶力竭地说道:“叶司令,你知道镇江那边有多少日军吗?足足有一万多人,他们肯定会报复你的,我不要死啊。”

夏中才提供的情报很重要,范一笑对董奇光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盯着他,不要让他乱跑。”

一直都是小绵羊的夏中才忽然表现出猛虎的愤怒,挥舞着双手嚷道:“叶凌草,你知道今天杀死的是谁吗?他是日本的中将,三洋青岩,他是日本未来的大将,是海军旅团长,你死了也不要拉着我啊!”

看到歇斯底里的夏中才,范一笑静静地注视了半天,忽然笑道:“中将?旅团长?未来的大将?”一连问了三个问题,然后大声吼道:“那又怎么样?我就杀了他,天皇不是很牛逼吗?让你们的天皇来杀我啊!来啊,日本就那么好?值得你出卖了灵魂为他们卖命?夏中才,你还是中国人的种,不要让所有的中国人看不起你,看看我的弟兄,他们才是中国人,才是真正的炎黄子孙,看看你,看看你,让我真的很失望。”

范一笑愤怒地走出去,虽然在夏中才的面前狠狠发泄了一番,但是心里依然是恐怖的,杀了一个中将,天要塌了。

日军肯定会疯狂报复的,会把柏山踏平,杀光这里的每一个人。

仅仅是一转念间,范一笑就发布作战命令,说道:“黎香兰,记下来,乌鸦,你亲自给顾盘山送信,让他从乌湖出发,务必在两天之内做出攻击沪市的态势,我要听到沪市日军回击的炮声,我把缴获的十二艘炮艇的六艘送给他,库库勒,你去长沙找孙戴勇,让他务必动员三个主力师的兵力攻打武汉,牵制住那里的日军联队,川娃子,立刻联系笑佛,让他接受我部至少五百人的安置地点,笑佛若是拒绝了,我就不顾日军的攻击,集中兵力把他的孤天崖炸平了。”

一瞬间,范一笑就决定了一场战略步骤,他几乎把所有的力量全部发动起来,而且把储藏的武器全部拿出来,分给六个防御地点,这一战,将决定着叶家军的未来命运。

不单单如此,他还把积蓄起来的财富全部交给黎香兰,说道:“你立刻走,去乌湖找董奇亮,把泥鳅带上,从水路去香港吧,本来,我还想跟你一起肩并肩战斗,一直到胜利的那一天,看来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黎香兰很干脆地拒绝了,说道:“既然不能等到那一天,就让那一天提前到来吧,既然不能一起活着,死在一起也不错哦,谁能不死呢?我只希望,死在你的身边,就是一辈子,哪怕再活一万年,又能如何?还不是伤心加上怀念?”

她的话,让范一笑终于悚然动容,用力点头说道:“好,我就跟你死在一起,这辈子也轰轰烈烈过了,三洋青岩又如何?任凭他生前荣华富贵,死了还不是尸骨无存?如果还能鞭尸,我不介意把他拉出来再暴打一顿。”

日军比预想来的快,第二天早上就来到柏山,并且立刻发动了攻击。

范一笑还在隘口村动员村民立刻转移,接到了报告之后,立刻变色,对几个不肯离开村子的老人说道:“既然你们不走,那就不要走了,永远都不能走了,放心吧!等你们死了,我会马上就去找你们的。”

几个老顽固惊呆了,默默无声。

范一笑飞快赶到战场,这里是清尾震雄在地图上标注进入隘口村的那条路线。

由于无险可守,仅仅构筑了一道防线,为了弥补地理上的欠缺,范一笑特意增加了火力,大小火炮足足有二百门,防线建立在左右两个山头上。

日军的数量不到一千人,正在发动冲锋,叶家军并没开枪射击,而是以炮火覆盖的方式,尽量给日军制造伤亡。

双方都在攻击,但是没有失去理智,日军的攻击颇有章法,三人组的攻势范一笑早就知道,日军的炮兵和陆军的配合非常默契。

日军虽然想报复叶家军,却还是用古板的战术攻城略地。

范一笑没有直接参与这一战,几个卫兵拦住他,特别是哑巴,始终用身体挡在范一笑的前面,让他不要去阵地上,大家都知道,这一战远远没有结束,范一笑远远看着战场的方向,然后对身边的黎香兰说道:“我还以为日军在愤怒之下会施展新的战术,结果还是他妈的老三篇。”

“他们既然有自信,就有打败你的能力,笑笑,你不要给我丢脸啊!”

黎香兰知道范一笑的真名,却自作主张称作“笑笑”。

范一笑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不想在这一战中活下去,黎香兰称呼他什么都无所谓了。

她的话还是引起了范一笑的重视,下面的战硝烟弥漫,说话声音都被遮盖了。

范一笑也不能左右战场的拼杀,回头对黎香兰说道:“这就是一场无法自拔的战斗,我要保护自己人,日军想找回面子,总有一方死绝了才能结束。”

这一战,从清晨杀到黄昏,清尾震雄拼光了他所有的下属,仅仅带着三十号卫兵站在远处观察。

叶家军的第一团也只剩下五十多人,死了足足二百三十多人,鲍长寿带着手枪连剩下的人衣衫褴褛,沾满了泥土和褐色的血迹,个个十分的狼狈。

“啊——”忽然冲出一股人马,范一笑转头看去,竟然是隘口村那些不肯走的老顽固。

老头子赤手空拳就冲了上去。

“哒哒哒……”一串串枪声响起,老头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双方的阵地前一时鸦雀无声。

清尾震雄掩面疾走,带着人离开了战场,自杀式的冲锋让所有的人感到绝望,也非常的悲壮,每一个人都想到了自己的未来,不知道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们是不是也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范一笑的反应有点冷漠,鲍长寿狼狈不堪跑过来,说道:“叶司令,弹药打空了。”

“撤吧。”范一笑转身就走,这里本来就不是最好的战场,为了隘口村的山民,他的兄弟已经发挥了所有的力量。

鲍长寿脚步蹒跚,一步一回头,不断抹着眼泪,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还没来得及掩埋呢!”

其余的人默默无语。

鲍长寿又说道:“淞沪会战,我就扔下了兄弟,这一次还是如此,我不要活了。”

鲍长寿拿着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却环顾四周,惊讶地说道:“你们,难道不拦着我吗?”

脚步哒哒,疲惫至极的战士一个接着一个走过,没有人理会他的叫喊。

黎香兰噗嗤一笑,说道:“鲍长寿,快点走吧!何必假惺惺的呢?”

“唉!我只求速死,偏偏是,想死也难啊!”鲍长寿悲愤地仰天长叹。

鲍长寿也不是惺惺作态,他只是借着这样搞笑的方式表达心里的愧疚感,就好像,他变成一个小丑之后,那些死去的兄弟就此原谅了他一样的。

清尾震雄进攻隘口村失败之后,第二天又有两千多鬼子杀了过来,天上还有飞机的支援,一串串的炸弹扔下来,苍茫的大山变成了一片火海,只要看到地面上有人,飞机就开始扫射。

范一笑不得不放弃隘口村,退到了黑鹰岩,这里是川娃子领导下的第二团驻地。

黑鹰岩高度在一千米以上,方圆二十里左右,大部分都是岩石结构。

第二团只有三道工事,日军的一个冲锋就撕开第一道防线,随后紧追不舍,大队人马蜂拥而至,放眼望去,如同蝗虫一般密密麻麻,川娃子和范一笑退到了第二道防线,日军继续发动冲锋,以锐不可当的优势把十多个叶家军战士当场击毙。

范一笑等人退到了最后的鹰嘴岩,他们的背后只有高约八百米深的悬崖峭壁,前面就是气势汹汹的日军。

尽管已经是绝路,范一笑还是没有一丝惊慌,低声问川娃子:“搞定了吧?我可跟你说啊!你想死的话,我不会陪你一起的,我要陪着黎香兰。”尽管已经有了战死的心理准备,能够不死,他也想继续活下去。

“重色轻友的傻玩意儿。”川娃子面色狰狞,举起右手,轻轻落下。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响起,高高的山峰升腾起浓烟滚滚的蘑菇云,这是预先埋下的炸药,足足有五吨重,被留着断后的二十名战士点燃了,给日军毁灭性的打击,无数的尸体飞到半空,那种场面令人想到了世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