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戏说川军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一百零七章 刘文辉获一美差 刘湘刮地购军火

[字数:5579 更新时间:2019/12/30 8:02:00]






陈洪范占据乐山、眉山二十余县。那时军费还是由省政府统一拨款,不足部分,可截留部分税收补充。地方军阀的通常做法是,除了税收,还可以与地方官勾结,临时搞点捐什么的,就是找个由头收费,与现时农村里的做法差不多。陈洪范的地盘,也算是川西南中等富庶地区,再养一师人当然够,军阀嘛,要占地盘,当然要有军队,师长当了还想长大,当然要扩军了。

陈洪范部直接面对滇军。临走前熊克武私下交待,要他整军备战,严防滇军。一定不要大意,搞不好滇军首先搞的就是他。因此,有熊督撑腰,以备战扩军敛财,有点肆无忌惮!而且他又占据五通桥,犍为,这两处是产盐地,盐税归省政府,他加点费,反正大盐商也不怕他刮点皮下来的。在川滇边境设卡,收“云土”过境税,也是一大笔收入,陈洪范真是财源广进啊!

有了钱,当然是扩军呀!也没忘了买房置地。陈洪范一次买了个庄园,还加上几十万亩好田土,花了八百多万银元。这一张买卖地契合同,已成为了文物,可见证他当了师长后,刮地皮有多厉害!也说明,陈洪范扩军,财力比刘湘、刘成勋都大得多,可惜,人富志向不远大,陈洪范在川中军阀中,难成大事,始终都是个听吆喝的小角色。这与他的格局不高有关,他守成不谋发展,在四川混战最乱的十年,乐山地区少遭战火,也算是他的一大贡献吧。

扩军好办,人头好招。川南多土匪,除了正常招兵外,招安土匪也是个办法。人好办,但枪支弹药不好办。川造枪弹要分到八师两旅,还有地方民团。想多分点都难,再说,熊督才给了三千支川造步枪,一个师的装备已满,要想扩军,只有自己想办法了。要扩军,只有购买军火。谁去办这事合适呢?陈洪范想,刘文辉在北京、保定混了五年,同学多,军界熟人不少,再加上是刘湘的么爸,长江航运,还得靠刘湘的谋士乔毅夫打点,刘文辉去办,可能更合适。

“自乾,和你商议个事,扩军需要军火,我想,此事由你去办最合适。”陈洪范对刘文辉,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因为是刘湘的么爸,他当然不用对其它下级军官那样颐指气使的。

“陈长官不用客气,只管分咐就是了。这一次,想买多少枪弹?”

“日本正在换装,虽然春田式步枪差一点,但比川造步枪强多了,而且价钱不高,我想,买五千支步枪,再配上机枪、山炮,还有弹药。”

“日造旧式步枪价格不高,五千支加上子弹,也不过五十万大洋。加上机枪、山炮,配套弹药,一百万大洋可能差不多了。可是,日式春田步枪,相当于德式1888式,性能与德式1898式差多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德国的剩余军备多,德国战败要赔大量的款,这些剩余军备急于出手,不如买德国的,可能价钱还会低一些。”

“买德国的,那当然好,比汉阳造还好用!你有门路?”陈洪范一听还便宜,货又好,眼睛都亮了。

“在保定军校时,我的炮兵教官冯.凯特林,是德国贵族、条顿军官团出身,可以找他牵线,必要时,我可以通过他,亲自到德国去验货,并随船押回来。”

“自乾,买,可能没问题。但通关,走长江航道,可能要靠尊侄刘湘的关系了。这样,你先到合川,找尊侄刘湘,有关通关,长江航道之事请教他,请他从旁协助。”

“遵命,长官。我明天就走。”

“到军需官那里领一笔路费,带两个得力的人一路,人,由你选。”

“长官,我到浦澄那里,把运输、通关搞定,电报报告。我直接到保定,就不用回来一趟了。”

“要得。钱不够,来封电报,我给你汇来就是了。”

刘文辉得到这个美差,心里乐开了花。这次可以各处走走,攒点人脉了。他这届毕业的同学,北京、上海、南北都有。有的还掌有军权,正好去会一会同学们,聚累点人脉。

第二天,刘文辉換上便服,打扮成行商模样。临时印了几张名片,什么大正商行之类的。从乐山搭船,进入金沙江。由金沙江进入长江,在泸州换乘英商轮船公司的客轮,顺流直下重庆府。在重庆朝天门码头上岸,也没有心思去逛重庆码头。刘文辉是见过大世面的,汉口、上海、北京、西安这些地方都去过,那时重庆码头开埠在四川是最早的,也沾了点洋气,但比起汉口、上海,重庆码头还是土里土气的。

刘文辉在重庆歇了一天,第二天,又搭民生公司的小火轮,从嘉陵江,逆江而上,当天晚上到达合川。到合川城里刘湘的师部、刘湘接到陈洪范的电报,知道么爸要来,刘湘在门口把么爸迎进来,么爸是长辈,当然是坐上位。

“么爸的来意,我已清楚。我给云松发了电报,云松回电,长江航运不用担心。不过,为了怕水匪打刼,还是有一连兵押送为好。通关的事,云松有老关系,就是上海码头,帮会的事,么爸还是要想法费心去搞定。”

“上海军界,我有同学刘兴,在沪军里当炮兵营长,本地人,地头子熟,只有通过他们去办了。”

“还有,这次你到保定,也帮我采购一批枪弹。”

“浦澄,这没事,我一并办了就是。量大数多,我的老师冯.凯特林拿的佣金就多,他当然愿意。不知浦澄想买多少?”

“我现在兵多,你是知道的。省府只拨一个师的足额军费,其余的靠自等。我驻这十几个县,只能算中等县,又不能刮得太过分。能筹措五十万银元,就是最大能力了。为了节省钱,我到合川时,你侄媳又回安仁镇去了,我也没有多余的钱给她,她也放心不下碾房、水田的。”

“浦澄,你也太苦自己了。人家当了师长,都有姨太太了,家乡又是大修祖宅,又是购公馆、建庄园的。这次陈师长就买了个大庄园,还有好多土地,一次就花了几百万!”

“人不能比啊!他占了五通桥,犍为县,刮大盐商,可以刮大钱。川东这个地盘,除了重庆、万县油水大点以外,其它地方都不行。只是通过地方官,收点捐罢了。”在川军老一师时,刘湘部就驻防这里。因为防地里有壁山、巴县两县,得了一外号,叫巴壁虎。由于长驻此地,与地方士绅混熟了,他不想过分的祸害地方。

“浦澄,想购点什么军火呢?”

“我想买一千支驳壳枪,手枪大队的枪,有的膛线都磨没有了,还有机枪、迫击炮、山炮,还有配套弹药。”因为刘湘通过乔毅夫,搞了几千支汉阳造,主力部队步枪基本上是汉阳造、德式1898式。对步枪不是特别需要,因为他没有余钱来扩军了。

“要得。浦澄,我一定办好,尽量多买一些。”刘文辉想,侄儿的事,不能办砸了,要办得漂亮,今后还得靠刘湘提携的。

“还有,这次出来,陈师长只给你一个少校差官的名义。我给陈师长说说,为了押送军火,要一个营的兵力。走长江水道,最好在漁洞溪对面上岸,走陆路。走水路在泸州怕滇军找麻烦。从永川走北道,从成都折向乐山。一个营的兵力,先搭顺水船到渔洞溪驻下。水路我负责,上陆后,这个营归你指挥,在我的防地没问题,北道上都是川军,路上安全,我会打招呼的。”

刘文辉明白,这是刘湘帮他要带兵权。“浦澄,我明白了,真得谢谢你费心了。”

“我说过,我会从旁助力的。去了几个月,也该带兵了。以这个为由,老陈不能不认账的。”

叔侄又说了些家事。第二天,刘文辉又搭民生公司的小火轮,顺流到重庆。在重庆又乘日商轮船公司的客轮,顺流到达汉口,在汉口又会见了乔毅夫。乔毅夫向他交待了上海滩的一些关系后,他又乘火车北上,到了保定。

炮兵教官冯.凯特林还在军校。一战结束,德国在大批裁军。凯特林这种退役军官,此时回到德国也是失业,还不如在中国,在保定军校当教官待遇丰厚。

刘文辉把冯.凯特林约出来,到一处茶楼。在中国多年的凯特林,已习惯了中国人的生活,中国人朋友聚会,都是会上茶楼、酒庄、或者妓院。刘文辉是他的学生中的佼佼者,见到了刘文辉当然高兴。

“刘,能见到您,非常高兴!说,按中国人的说法,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教官好,当然是看望教官了。”

“不对吧?按中国人的说法,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教官真是个中国通!找教官当然有事。不过,也是教官的事。现在德国大量裁军,经济萧条。教官要养一大家人,经济上不是很宽裕吧。我想,送教官一笔财富。”

“啊,刘!什么事呀。中国有句话,叫做得人钱财,替人消灾。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教官,我想购一批德式军火,数量相当大。想由您出面联系,佣金按百分之二提取。”

“购多少,什么种类,一共要花多少钱?”

“花一百五十万大洋。”

“啊,我有三万的佣金。这是我在保定军校三年的薪水,好事呀!”

“这是清单,教官,您看一看。”

冯.凯特林看了一下清单,这些军火对德国来说,太普通了!德国国防军一战后,大量裁军,几百万军队裁减到十万人,有海量的库存军火。作为条顿军官骑士团出身的冯.凯特林,在军界的朋友相当多,搞这点军火,是剩余军火的九牛一毛。

“刘,这没问题,我马上发电报讯问。”

刘文辉与凯特林喝了茶,又到一饭庄,两人喝了一台酒。凯特林回到军校,马上拟电报,发回国内。电报发给他的密友,密友也是条顿骑士团出身,恰好正在德国陆军军械部门任职。第三天,回电来了,当然能购买到这些军火,而且价格相当便宜,相当于是白菜价。因为德国剩余军火堆集如山,有人要,变成钱,当然是大好事。

德国人虽然绅士,特别是条顿骑士团出身的,自视为高贵,可是,见到了利益,有大钱赚,不赚才是傻子!凯特林又伪造了一份电报,拿给刘文辉看,刘文辉一看价钱,惊呆了,这么便宜,一支德式1898才十块大洋一支,五千支才五万大洋,子弹更便宜,一支枪,配一千发子弹,加起来不过十万大洋。因为子弹放久了,要过期,不如卖出去。至于机枪、山炮、迫击炮,价格也不高,按照陈洪范的购买需求,用五十万大洋,加上运费,足够了,当然捡了一个大漏!

刘文辉兴奋无比,这真是一趟美差!但成大事之人,绝不会在小利上过于狠,这可是要赚一半的钱啊!刘文辉没有下这样的狠手,又开了一份清单,分别发电报给陈洪范、刘湘。刘文辉当然是提了价,但价格比购日本军火还要便宜三分之一,两位长官看了当然高兴。按这个价格,一百万银元,购的军火,可以装备一个半标准的陆军师!

可是,刘文辉不知道,这还是凯特林加了价的,他的老师已大赚了一笔!

民国初年,军队师级编制,按照大清朝末年新式陆军一镇的编制相同,袁士凯小站练兵时,请的德国教官,是按照德国十九世纪中叶的陆军编制。一师两旅,一旅两团。另外师属有骑兵团、炮兵团、工兵营、辎重营等。后来又增加了机枪营,按现在编制,机枪配置到团一级,一个团有一个机枪连,有了迫击炮,团也有一个炮兵连。旅有山炮连或营,师部辖骑兵团、炮兵团等,但川军骑兵团没有马,实际上还是步兵,只是有一个编制而已。全师人在一万一千到一万三千人不等。一个师五个步兵团,按照当时规定,一个连九十支步枪,四十五个连,才四千零五十支步枪,加上其它勤务部队配枪,步枪不会超过六千支。按照陈洪范给的一百万银元,刘文辉报价,步枪可购一万支,包括配套弹药、机枪、火炮等,足可装备一个半师。这可是赚大发了,而且全部是德式枪械,是当时世界上的名牌了!

陈洪范当然高兴呀,马上又汇了一万银元,给冯。凯特林作为回国的费用以及在德国的出差费用。刘文辉发电给陈洪范,为了保证军火货真价实,他也要与凯特林一起到德国验货,亲自装船,押运回国。陈洪范一高兴,照准。又汇了两万银元给刘文辉作路费、活动费用。

刘湘看到刘文辉发回来的清单,价格这么便宜,心里急啊!可是手里实在是钱不多,他想趁此机会多买一些,但钱,从哪里出呢?省政拨款只有一个师的军费,还有一个师是靠地方捐维持的,再想大批的搞军火,只有狠下心,再刮一次地皮。怎么办呢?以什么名义整一个什么捐出来?

他把养的谋士们找来,商良怎样弄钱,谋人们也不枉他们每月二百大洋的薪水,给他出了几个主意:在渔洞溪整一个卡口,在朱家沱整一个卡口,收来往商船的保护费。江防军的防地在重庆到万县,这一段,是刘湘的驻地,当然是他说了算。还有,为了治安,加收团防费。利用禁鸦片烟,收烟馆的烟灯费,利用禁烟,在各处设卡,没收走私鸦片烟,由禁烟局统卖,又是一笔收入。对于种烟的农户,还可以加收烟苗捐,按所种烟苗点数收捐。刘湘想,这几项收费,还算合理。收商船保护费,反正是收行商的钱,不至于祸害地方。加收团防捐,不算重,还能承受。至于收鸦片捐,更是有理。刘湘对吸食鸦片烟,是深恶痛绝的,这种祸害民族,倾家荡产的恶习,他的军队里,是绝对禁止的,一旦发现,打四十军棍,严重的开除出军队,但也是屡禁不止。刘湘想,你要抽,我就收你的重税,叫你抽不起,这也算是禁烟的一个措施吧。

刘湘确实不想过于祸害地方,对这几项收费,从心理上来说,他是心安理得的。这些事一发布下去,他给刘文辉发了个电报,加购一百万银元的军火,并开据了一长串清单。

刘文辉一接到这封电报,他一看,发了!财喜要来,真是挡也挡不住啊!欲知刘文辉发了多大的财,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