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抗战之逐寇兵团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九节 逐寇班长·纪宁

[字数:4438 更新时间:2019/8/8 8:47:00]






  

纪宁:“那是八月初的一个早上,红日刚刚升出地坪,关乎性命的危局让我永远脱下了红装。几天以来,刮过的风里好像总有一股血腥味,让我无时不刻不感到恶心。我害怕着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可它马上就要来到我的面前。我不知该何面对,只知道自己没有地方可以逃避,当舍命保护我的人全都尽职升仙,灾祸最终还是要落在我们的头上。与其那样,倒不如迎难向前,将父辈们的辛勤血汗全都扛在肩上。我不该犹豫,如果说有什么比个人身家性命更重要,恐怕唯有民族、国家之大义,数辈人不屑努力让我们爬到现在的位置,作为晚辈……至少我不该畏缩向后。驱逐骑兵的天空正在陨落,挽救危局多一人就是一份力量,我希望家兄教授的无用本事能有用武之地。”

【1920年8月8日4:00,辽宁凌海】

一所中学坐立城郊,四面荒芜一片。赤红的晨光洒满大地,太阳半露地坪。校内四行校舍里头躺满着黑色制服的少年和灰色裙衫少女,他们横七竖八沉睡不醒,场面凌乱不堪且每个人都非常狼狈。校舍外,几名中年壮汉携枪警戒,其手中锈迹斑斑的M1871步枪让他们看上去形同虚设。

这时,远处传来的汽车的引擎声,它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一些人因他而清醒起来。靠墙而坐的中年壮汉们拎枪站起,少男少女们推门而出,他们都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眼里充满了期待。

守在校门旁的白发老者急忙开锁敞开校门,随后六辆满载军火的卡车穿门而过,整齐的停在了操场里。此后卡车熄火,十二名豹骑战士由卡车的正、副驾驶下车,于车厢旁执枪守卫。

赵斌急匆匆的走向校舍,对校舍外的中年壮汉们召唤道:“兄弟们,赶快过来卸车!”

白发老者离开校门,从后面走近赵斌问道:“赵老师,咋就来这几个兵啊?”

赵斌言简意赅的说:“军队有任务,不能调太多人过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随后,中年壮汉们开始从车上卸下成箱的步枪和弹药,其中几人和赵斌、贺石林一起进入校舍商讨对策。

……

几个人围在一张铺于课桌上的地图前,细心听着赵斌的讲解。

赵斌用手指在地图上边划便说:“目前的情况很是不利,距离敌人向我们发起进攻还有两天,而我们却只有42人能够战斗。此外我们所处的地界也很危险,看看这幅地图,敌人从北边过来基本没有障碍,只要跑起来不出半个小时就能把我们团团围住。死守这里是不行的,要是想撑到军队回来搭救,我们得尽快转移到适合防御的地方。”

中年壮汉庆幸道:“是该转移,尤其是这5~60个孩子,得赶紧用车把他们拉走!不然咱们全都栽在半道上。”

贺石林紧张的咽了口吐沫道:“老班长,那车……已经快没油啦。”

中年壮汉惊恐的看着贺石林质问道:“你咋不寻思加油呐?”

“没油可加,整个锦州就那几桶油,全加上了。”贺石林非常无奈的说。

赵斌非常认真的说:“没招,只能一手拎枪一手拽着孩子们转移,就这么定了。”

中年壮汉急头白脸的质问道:“拽着孩子能打仗啊?跑,跑不起来;打,打不过人!扯什么闲犊子啊!”

此刻,窗外一位散着短发的少女·纪宁正静静偷听着室内的交谈。她的袖口和衣领镶着红边,圆润白净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煞气,忧郁的眼神间透着深沉的怜惜。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就是这个条件啊!”赵斌敲桌回问说。

贺石林有些犹豫的问道:“两位前辈,让那帮孩子拿枪不行吗?”

赵斌非常肯定的说:“说得轻巧!教他们用枪,至少得两三天吧?等教会了,咱们还跑得了吗?而且,他们愿不愿意拿枪还不一定呢!”

“我觉得,咱们现在最好是争取——让那些孩子自己保护自己,这样前辈们就能腾出手来对付那些敌人,然后我们兄弟就作为预备力量。”

“要争取这个,至少得有4天时间!可眼下我们只有两天,两天一过人家就要打上来了。”中年急声指出道。

贺石林认真的说:“我想办法再给你们争取两天。”

赵斌仔细想了想,然后斩钉截铁的说:“行,咱们试一下!要是不行的话,再想别的招。”

中年壮汉点了点头,然后自告奋勇的说:“既然决定这样,那我也不说啥了。我去叫孩子们起来集合。”说罢夺门而去。

……

纪宁先于中年壮汉一步来到躺遍少年少女的校舍外,她温柔的推开门,语气平和的召唤道:“同学们,起来了!”

听到纪宁的召唤,三名少年猛然坐起,他们静坐数秒缓了缓神,然后二话不说绕过纪宁出门而去。这三名少年一个身矮黑壮,一个眯眼高胖,还有一个瘦脸铜皮,这三人分别是陈克明、郝辽弓和陈玉龙,和纪宁是从小一起的玩伴。

紧随陈克明三人之后,教室内其他学生也纷纷爬起。不过,有一位脸瘦散发,头上系着一条五彩发带的靓女却完全没来醒来的意思。纪宁对她很是无奈的掐腰叹了叹气,然后走上去将她轻轻扶起,充满溺爱的商求道:“纪静,起来吧,别睡啦。”

纪静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着纪宁定了定神,然后揉了揉睡意朦胧的双眼,接着询问道:“姐,让我再睡一会吧?”说罢,躺倒闭眼欲再睡下。

纪宁对此无可奈何,只得把她再度扶起,随后转身背向让她伏在自己后背上,挽其双腿将之背出教室。

——

出门当刻,一缕阳光晃在了纪静的脸上,当场令她睡意全无。跟着,她便无力的捶打起纪宁,并嚷嚷道:“姐,你干什么呀,快我放下来!”

纪宁无视纪静的捶打,得意的纵容道:“你不是说要继续睡吗?趴我背上睡呗。”

纪静恼羞不已的说:“这哪能睡得着呀!而且……而且我也不是小孩子啦,还要人背多丢人呐!”

“有吗?我怎么不觉得呀。”

“我觉得丢人啦!”纪静歇斯底里的喊道。

听罢,纪宁极不情愿的放下纪静,结果毫无悬念的被纪静甩到一边,此后冷战整整半日。

……

赵斌把所有人都召集于操场之上,爬上卡车车顶大声宣布道:“孩子们,早上好。搅了大家的清梦,是老师的不对,容我在这说声抱歉。可是眼下情况实在危急,你们只能陪我遭点罪了。你们或许愿意听到,前日你们抓到的那个可疑之人,他的确是来者不善。经过彻夜盘问,可以确定他就是来探路的,替一支‘土匪大军’收集必要情报,以便两日后对我们发动突袭。而他们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你们——这就是昨天我没让大家回家的原因。”

人群之中,郝辽弓与纪宁齐肩而站,他很是困惑的小声询问道:“纪宁,这也忒奇怪了吧?咱们跟前的土匪都管你叫大姐头,去土匪窝里提你大名能让人供起来——他们怎么会干这事?”

纪宁非常尴尬的笑了笑,道:“可能不是一路人吧。”

“两拨土匪凑到一片地里,早该打翻天了!可你消息那么灵通,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啊。”

面对郝辽弓困惑,纪宁不由得陷入沉思。

突然,纪静在人群里举起了手,向赵斌质问道:“老师!请问,那些人真是土匪吗?可不可以实话实说啊。”

赵斌肯定的回答道:“是土匪,只不过是一群很厉害的土匪,比咱们的军队都厉害。”

“莫非……老师认识他们?”

“我最了解他们了!”

赵斌的话令纪宁不禁眉头一皱,然后她小声向郝辽弓透露道:“我懂了,老师之所以称那些人是土匪,是因为不想承认他们的身份!所以,别听老师管他们叫土匪,实际上那些人比正规军还棘手!”

立于不远处的陈克明恍然大悟道:“听你这么说,那这群人是写成‘土匪’,读作‘军队’喽。”

纪宁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夸赞道:“没错,正是,克明总结的真干脆。”

郝辽弓跃跃欲试的蹭了蹭鼻尖,信心十足的说:“军队哈……跟他们较量一下也无妨,正好看看自己‘武功’修到什么境界了。”

纪宁小声规劝道:“弓弟,不要显摆,不到紧要关头别把自己本事亮出来。”

……

赵斌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最后步入正题道:“现在,我们的军队都已外出执行任务,手头剩余兵力严重不足,相较于敌军劣势太过明显。毫无疑问,你们的安全老师没法保证!为了你们的生命着想,孩子们……老师希望你们可以勇敢的拿起枪投入战斗!就算不为了兵家向往的胜利,至少也该为了回到父母身旁搏命一把!如果不去拼,那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他停顿了一会“总之,战或是不战由你们决定,不管你们如何抉择,老师都一定竭尽所能保护你们,但前提是一定要留在老师身边。”说罢,赵斌跳下卡车。

少男少女们听完赵斌的演讲后,全都犹豫好长一会。随后,三五成组的走向卡车,领取武器。

纪宁、纪静、郝辽弓、陈克明和陈玉龙,五人混杂于学生中间欲领取武器,结果还没等摸到枪,便被贺石林指名道姓一一叫走。

……

贺石林提枪掐腰站在五人面前,极其恼火的质问道:“咋地,你们五个想玩步枪啊?”

纪宁紧张的解释道:“班长,我们要想保护自己,当然要用步枪啦。”

“扯什么闲犊子?哪还有时间让你们玩步枪了?迫击炮、重机枪都给你们要来了,人手不够跟我说!至于保命……我会给你们安排护卫组,就不用操心了。”

纪静两拳紧握,恼火的抱怨道:“哪有你这样的!一言不合就把人拉过来使来唤去,太过分了吧!”

贺石林很是得意的说:“纪静,这我还收敛了点呢——看你们去领枪,才叫你们过来。不然的话我直接拉壮丁,你们不也得受着?”

郝辽弓很无奈的说:“唉,都别发牢骚了,摊上这号班长还能跑得了?别做梦了!”

贺石林向纪宁质问道:“纪宁,你好歹也是逐寇兵团的头一个班长,能不能有点表率?”

纪宁犹豫了一下,然后温柔的笑道:“抱歉,作为班长我还差得远呢,只能劳驾贺班长喽。”

贺石林不满的说:“哼,我不是兰勋利,这点小事……你自个解决,我不替你收拾。”说罢,甩身离去。

纪宁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举起柔弱的拳头道:“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吧,好吧……迎着清晨的阳光训练备战吧。”

陈玉龙两眼翻白,囔囔道:“还是这么有气无力,真叫人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