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烽火溃兵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临时加的任务!

[字数:3039 更新时间:2020/5/22 17:59:00]








没过多久,两辆改装了反障碍全金属轮的九二式装甲车,便也行驶到了设在山口的哨卡这里……

装甲兵这个兵种,在外人看来是坐在装甲载具里,驰骋疆场,威风凛凛的,可真正坐在装甲载具里的装甲兵的日子其实并不怎么好过。

在狭窄的空间里,除了要忍受那装甲载具发动机不时发出的噪音外,载具里的空气也充满了浓重的汽油也就算了,那载具的颠簸也让人痛苦不堪。

尤其是为了防八路军的地雷,把原本橡胶轮胎改装成了反障碍全金属轮后,那行驶在本就由山石和山沙铺就而成的凹凸不平的盘山路路上,更让乘坐在两辆九二式装甲车内的乘员们是叫苦不迭。

九二式装甲车在日本的装甲载具里,是除了可加装坦克炮外的载具里火力最强的。

它的火力配置是:炮塔一挺可360度旋转的7。7毫米水冷重机枪,车体一挺7。7毫米风冷机枪,侧面各有一挺7。7毫米机枪,是除了后面以外一没有任何射击死角的支援性装甲载具。

按理说乘员是五人,火力就够强劲的了,但西野光正为了保险起见,还为每辆装甲车上配备了一个92式轻机枪组(5个人)搭载在后面作为机动性火力支援。

不过火力虽然加强了,但地方就那么大点,除了原来的乘员外,其他的人就得抱着枪,缩着膀挤在后车箱里。

再加上金属轮防炸不防颠,每个坐在车里的人,都一边用手拄着座椅,一边龇着牙咧着嘴的看着身边,同样被车颠的龇牙咧嘴的战友们。

装甲车在炮楼垛子边停下后,先从装甲车上露面的不是装甲车里的乘员和车长,而是载在车后箱里的那5名车载支援步兵。

只见两辆装甲车刚停下,各自后面的两扇后门“咣当”一声就被人给踹开了,然后10名拿着机枪步枪的士兵就从车后箱里鱼贯的跳了出来。

他们从车里跳出来后,先是或弯腰捶胸的一顿狂吐,然后便捂着屁股咧着嘴的,一瘸一拐的向那几顶帐篷边走去。

等他们一从车上下来,那守卫哨卡的人,便把洗脸的清水,羊汤,羊肉,清酒都给他们准备好了。

看着有清酒和羊肉享用,中午不必喝凉水啃饼干了,那装甲车里的乘员自然也不爱呆在车里,便一起和那些支援步兵到了哨卡里吃喝了起来。

哨卡里的守卫,见又来了20人后,休息的地方有些不够,就又弄了几十捆稻草铺在地上代替床位供新到的这些人休息。

就这么又吃喝了一阵后,本该在那骑兵后面的,那个骑着自行车的小队便也赶到了这里。

结果这帮人一到地方后,把自行车往路边一扔,便都冲到那铺着稻草的地方坐了起来,然后一个个赶紧脱了鞋袜揉起了自己的脚。

哨卡里的守卫一看,只见新到的这伙人,那一个个累得可以说比头两拨人都惨。

守卫们看了看后,便面面相觑了起来,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问题:敢情穿着硬帮的牛皮鞋在山路上骑自行车,撵装甲车的感觉应该是不能怎么太好。

骑自行车的小队,在享用完了羊肉之后,便也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那稻草上,因为体乏力竭后又酒足饭饱的原故,他们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

川崎武夫在山丘上往鹰嘴岭的方向看了会儿后,扭回头又往山口炮楼那里看了看,当他透过望远镜的镜片,看见在那哨卡那里正大吃二喝的一干人等后,顿时把他给气得是七窍生烟。

想到自己领着人翻山越岭的找八路,而山下那帮东西竟然在那里连吃带喝的,川崎武夫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他手一挥,就气呼呼的带着队伍从山丘上下了来。

可等他带着队伍走到了哨卡跟前后,他那股气就怎么也生不出来了……

这其中的原因,主要是“大谷时次郎”实在是太会演戏了,这位在川崎武夫领着人气呼呼赶到的时候,正和手下们连扛带抬的往那炮楼垛子下运石头,等他发现川崎武夫后,赶紧用那磨破了正流着血的手给川崎武夫敬了个礼。

然后便赶紧让手下们忙活,给川崎武夫的士兵们打水洗脸的洗脸,准备羊肉羊汤的,挨个往川崎武夫士兵们的饭盒里倒。

等川崎武夫后来了解到,原来这伙帝国军兵并不是池田浩二的护卫队,而是主动杀羊慰劳友军的守备队后,倒给川崎武夫弄得不好意思了。

想到自己已经带着人下了盘山路,再往前搜索路的两侧都是些丘陵或者庄稼地居多的地带,川崎武夫的心也平静了下来,觉得是该让跟着自己在山梁上折腾了一上午的手下们好好休息一下了。

然后,他就下令在这哨卡的路边另一边,那还算平坦的一块不大的开阔地上,让士兵们支起单兵帐篷准备休息。

士兵们得令之后,如领大赦,然后便开始各顾各的在这个哨卡附近找地方支自己的帐篷。

大谷虽然宰了10只羊,但因为刚开始人不多,还能捞到肉吃,可随着人越来越多后,羊肉宴慢慢的就变成了羊汤宴,川崎武夫带的人有400多,每个人的饭盒里能捞到的,也就只有两勺汤和一小块带骨羊肉了根本没法顶一顿饭。

因此川崎武夫的士兵在都支完帐篷后,就取下各自的水壶排队去炮楼垛子下那几口大缸那里取水,而炊事兵则赶紧的支起行军锅开始埋锅造饭。

而在10几组炊事兵各自埋锅造饭的时候,一些日本兵还又生了几堆火,并且每个火堆上还架了多条木棍,木棍上挂着一溜儿装着羊汤的饭盒,开始给因刚才支帐篷而晾凉了的羊汤加热。

与此同时,炮楼垛子下那几口大缸里的水因为人吃马喂的消耗都已经见了底,大谷又不得不暂时放下手里的活计,带着人连抬带挑的把那几口大缸又给蓄满了水。

……

在头几波前出部队先到达了盘山路尽头,先酒足饭饱后又在帐篷或稻草上都睡了个饱饱的晌觉,然后抻着懒腰精神抖擞的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

那在盘山路上慢腾腾的行进的后队,才刚刚的在远处的盘山路上的拐完处露出个队头。

然后,又在太阳都偏西了的时候,那队头才拖着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后队来到这个哨卡的跟前。

在汽车队前面开路的,那辆汽车上的驾驶员,在看到面前的哨卡有那么多自己的人休息,以为这里是池田浩二事先安排的临时兵站,就一脚踩刹车把车给停下了。那后队的车也不意外的就都停下了。

而在哨卡帐篷里休息完的骑兵,和那些装甲兵以及骑自行车的那些日本兵,以为后队来了要接着走了,就该上车的上车,该骑马的骑马准备出发。

就在这么前面要走,后面刚停,两头这么一折腾的时候,就把在领头车后面行驶着的那辆95式侦察车里,正盖着大衣假睡着的池田浩二给弄醒了。

池田浩二醒了后,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面带一脸倦容的顺着车窗往外瞥了一眼,结果他正巧和不远处刚从帐篷里钻出,正也向他车窗瞅着的川崎武夫打了个对眼。

良久……

川崎武夫在他的手下们的注视下,领着池田浩二来到哨卡南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用手指着远处那如鹰嘴般山形的山岭,向池田浩二一一讲诉了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