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十五章 林间决斗(6)

[字数:3874 更新时间:2020/1/6 10:48:00]






马家坡位于春城西南方向,原本坡下有一个村庄,叫做马家堡,也因为瀛洲人的烧杀抢掠,导致这里现在空无一人。而就在马家坡槐树林后方,还有两个尸坑,大概四五十具尸体横躺在其中。从营地走到这里,大概花了半个钟头的时间,路易斯选择提前到达这里,以防止瀛洲人在附近布下埋伏。

扶言惠、廖隆等人统率一百余人,掩藏在荒废的马家堡内,只要上方传来厮杀的迹象,他们便会冲上去。

路易斯·伊斯林身着一套兽皮袄,脚下踏着一双华洲棉靴,腰间挎着一把铁剑,一脸浓密的胡须和冗长的毛发令他看上去就像一头雄狮。他身旁扮做须藤良也的华洲士兵此刻穿着瀛洲服饰低头站立,双手被捆绑,左手还被纱布缠绕着,纱布上可以看到清晰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饱经沧桑,虚弱无力。

两人率先赶到槐树林内,并停下脚步等待着瀛洲人的到来,路易斯左右观望一阵,心中突然生出一阵疑虑。他仔细辩听着周围,司长风的部下埋伏于马家堡内,然后树林深处似乎还有其他人马。他身旁佯装成须藤良也的士兵并没有觉察,很少人拥有路易斯这种敏锐的感官,林子内有片落叶碎裂,他都可以收入耳中。

“林子里有人?”路易斯低声提醒道。

“瀛洲人?”士兵也低声询问。

“不知道,小心些。”

掩藏于林子内的并非瀛洲的伏兵,而是马家坡附近的一伙山贼。这伙山贼在瀛洲人的统治下日子也不好过,今日打算在此处打家劫舍,正巧就撞见了路易斯。正当这伙山贼打算冲出去时,远处又行来一队人马,他们眺望过去,居然是一大队瀛洲人兵马。见到瀛洲人也往槐树林走来,山贼们停止行动,选择静静观望。路易斯感觉到林子里的人突然静下来,他向前望去,见是瀛洲人到来,便猜想林子中的人或许并非瀛洲伏兵。当瀛洲人马走近些时,路易斯再细细望去,为首的正是瀛洲军驻春城上将——畑英九郎。

临出城前,山田甲五多番嘱咐畑英九郎,纵使无法生擒司长风麾下的一众人马,也务必要保存须藤良也的性命。原本山田也打算一同前往,却被畑英九郎给拦下,这次,他决心要为上演一场漂亮的戏码,以此作为对其导师的致谢礼。

瀛洲人并没有移花接木,因为司长风的个性实在太过明显,他们无法寻找到一个性格与其极其相似的替身。而且,畑英九郎认为,司长风右臂被其一刀刺入,伤势未愈的他对于营救他的人来讲不过是个累赘而已,没必要弄虚作假。畑英九郎已经决定,只要换回须藤良也,他便可以毫无顾忌地将敌人杀得片甲不留。

出城前,山田甲五本打算赠送自己的龙驹给畑英九郎,却被其拒绝。这也是畑英九郎一贯的看法,龙驹虽然比普通战马强大,但它是属于华洲人的圣物,瀛洲人并不信奉龙神,骑着龙驹或许可以驰骋疆场,但他认为这种脾气暴躁的坐骑也很可能会因为信仰神的不同而反噬自己。畑英九郎选择骑着自己由瀛洲牵来的黑色战马出行,同行的还有十二个瀛洲三节武士,另外跟随着五十员瀛洲步军。原本山田甲五建议他再带些华洲叛军一同前行,可畑英九郎对华洲叛军毫无信任度,因此表示拒绝。

司长风的手脚依旧被用镣铐锁住,他也仍穿着当日在春城王府所换上的,沾染着一片血渍的衣衫。虽然右臂负伤,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半点病态,走起路来依旧昂首挺胸,不失英雄气概。畑英九郎敬佩司长风的为人,一路上也不为难他,整队人马全按照司长风的步伐频率来行进。

行了大概两刻钟,众人终于看到了前方的槐树林,林间有一条小路,此刻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打远看去,几乎与那片光秃秃的槐树林融为一体。爬过一小段山坡,畑英九郎的队伍抵达了槐树林,虽然此时尚未到正午,但是对面早早便立着两个人。

“只有一个人来?”畑英九郎略感惊诧地念道。

路易斯没有任何表情,直勾勾地盯着畑英九郎。

“一会他如果用瀛洲话问你,看我的手势做出反应。我握紧拳头,你摆手装作虚弱无力的样子跪倒在地。我深处一根手指,你就用你学过的瀛洲话回应。”路易斯·伊斯林低声嘱咐道。

走近些后,畑英九郎开始仔细打量起路易斯,当日在春城王府,由于夜色昏暗,他还没能看清楚路易斯的模样,但是对他矫健的身手印象颇深。

“你就一人来?”畑英九郎改用华洲话问道。

“你认为我应该带多少人来?”

“一个就够了。”随即,畑英九郎将目光放到路易斯身旁的士兵身上,并用瀛洲话十分客气地询问了几句。

路易斯察言观色,见畑英九郎说得不多,而且目光中带有关切意味,便判断这是对方再询问士兵状况如何,同时也可以辨别一下须藤良也的身份。随即,路易斯往前跨了一步,负手而立,同时伸出一根手指。那士兵见到路易斯的手势之后,用瀛洲话说了句“我没事”,之后路易斯手指收回,立即握紧成拳,那士兵便很自然地摆着手,装做要栽倒在地的样子,但却被路易斯给扶住了。

畑英九郎听到对方用瀛洲话回复,疑虑打消了一半,又见眼前的“须藤良也”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突然间记起了山田甲五的嘱咐,眉头一簇,心理也焦急起来。

“不必废话了,我们交换人质吧!”

“等等,让他说句话。”路易斯指着司长风说道。

畑英九郎回头看看司长风,并给属下使了个眼色,押解司长风的两名瀛洲武士将其推向前。司长风摆了摆肩膀,冷哼一声后,仰起头直视前方的路易斯。

“老兄,司长风在此,老子安然无恙,这群瀛洲狗,伤不了老子。”

说罢,司长风纵声大笑。畑英九郎也不和他计较口舌上的争端,只是直视着对面的路易斯。大概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畑英九郎突然让身后的武士先放开司长风,并指着前方,让司长风先走过去。司长风看了看骑于马上畑英九郎,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寻思了几秒钟,便迈步前行。路易斯见司长风走了过来,拍了拍身旁士兵的后背,缓缓将其扶起,那士兵便也迈出步伐,而且他颇为机灵,装作十分虚弱,蹒跚而行。

司长风拖着镣铐走得也不算快,与那士兵擦肩而过时还用疑惑的目光斜视了一眼,两人继续向前行,司长风走到路易斯身旁后,见路易斯没做任何反应,也便转过身子,直视前方。瀛洲人未等“须藤良也”走到阵前,便有两名武士快步走去,搀扶着“须藤良也”回到阵中。那士兵也很机灵,当即装作晕厥,直接被扶上后方马车之中。

人质交换完毕,可是双方却皆无任何动静,畑英九郎本以为对方会出动大批人马,可以一网打尽。然而,眼前却只站着一个一头银丝,满脸胡须的北陆男人,令他颇感失望。路易斯同样在猜测着对方的意图,畑英九郎没立即下令展开行动,而是静立于原地,直视着他们这边。很快,路易斯便猜测到或许是对方不甘于只捉拿一两个人,而是企图剿灭整个抗瀛势力。

路易斯突然迈出步伐,向前走了两步。

“你打算着我作为诱饵,解决我们所有的人?”

“你很聪明。不过,就算你不打算帮我们引出全部的抗瀛贼匪,今天你们也逃不掉。”畑英九郎冷笑一声,露出阴狠的神情。

随后,畑英九郎身后的瀛洲武士立刻散开并冲上前去,并纷纷把兵刃亮出,将路易斯和司长风团团围住。这早就在路易斯的意料之内,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伸手指着畑英九郎的后方。畑英九郎顺着路易斯所指的方向转过头去,只见身后的马车前,刚刚进入马车的“须藤良也”从车内钻出,将脸上的胡须撕下,并挺直胸膛,仰头大笑。畑英九郎意识到自己被路易斯的计谋给耍了,脸色立即铁青,如狼般的目光死死盯在路易斯的身上,几乎全部眼白都被血丝充斥着。

“如果我们回不去,那个瀛洲人也别想活着离开。”路易斯喊道。

“你是一个毫无信用的混蛋。”

“信用?”路易斯环视周围的瀛洲武士,冷冷一笑。“那是会让我丧命的东西。”

畑英九郎深吸了口气,他谨记山田甲五的嘱咐,此行最重要的就是带着须藤良也回到春城,如今骑虎难下,令他感到十分难堪。

“不如我提个建议,能够一次性地,简简单单地解决问题。”路易斯又开口说道,同时生出手指着畑英九郎。“我向你挑战,由我们两个人来解决这个问题。我输了,就把那个瀛洲人放了,并且由你来随意处置我们的生死;如果你输了,放我们走,随后我们再将你们的人放走。”

对于这个提议,畑英九郎感到异常满意,而且对于他来讲,甚至对于大多数瀛洲武士来讲,面对挑战,都是一种荣誉,是对手给予自己的重视和尊重。他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应战,二是认输。他很诧异,路易斯居然会提出这种简单的方式来解决这场纷争,同时也十分欣赏对手的提议。淡然笑了几声后,畑英九郎不住地点着头,同时翻身下马,一支手打在了刀柄之上,准备接受路易斯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