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七十六章 国恨家仇(2)

[字数:2915 更新时间:2020/1/6 10:48:00]






几声浑厚的巨响过后,连接原河两岸的石桥依旧屹立于河面之上,华洲步军的铁锤砸了半天,也仅仅是将桥梁扶手砸碎,下方的桥墩几乎纹丝不动。只要瀛洲人杀过这座桥,那么后南岭县就等同于失守,驻守在这里的华洲军马几日来的努力就将会作废。可是,他们确实已经做到了极致,瀛洲人的几轮冲击,都在他们将要杀入县城的前一步被挡回,华洲将士的尸骸已经快要将原河两岸填满了。

很快又有数以百计的瀛洲军马重整旗鼓,打远处奔袭而来。统领守军的上将——“飞天狴犴”郭涵看了看身旁的将士,也不过剩下二三百人,能否抵得过这一轮攻势也不得而知。自几日前突然接到云若倾的调令后,他就立即率领三千军马赶往南岭县,与入侵这里的瀛洲军马展开了拉锯战。数日间,付出了两千余人的代价,他们抵挡了敌人十次攻势,如今粮草已尽,人马也所剩无几。若是再无援军,他们就只能困死于此。

“弓箭手准备。”

郭涵一声号令过后,几十个弓箭手张弓搭箭,然而他们的箭矢也只剩下几十支了。

“收!”郭涵挥了挥手,让弓箭手先收起弓弩,提起长枪,飞身上马。“龙骑军与我上前,其余军马,守卫原河堤岸。”

现在,只有他身后只有十几个龙骑军,他们一起上前,立于桥头,等待着将要杀至的瀛洲军。瀛洲步军先有三十余人冲来,郭涵一马当先,飞身上了桥面,龙驹铁蹄一踏,郭涵长枪一扫,先杀了三五个瀛洲步卒。后方龙骑军抖擞精神,也纷纷提着兵刃跃马而至,与郭涵一同在桥上抵挡着瀛洲人的冲击。然则后方的瀛洲军马越来越多,随即又赶来五十几个瀛洲骑士,一通厮杀后,折了一半龙骑军。郭涵也只能率领其余几人且战且退,完全退离桥面后,他才下令弓箭手放箭,再次将瀛洲逼退。

这时,远处两员战将驾驭龙驹飞马赶至,郭涵一见二人,顿时露出笑容,那二人正是他麾下两员爱将,之前曾去搬救兵的陈实相和高威。

“两位兄弟,你们来的刚好,可有救兵赶来?”郭涵问道。

“并无救兵前来,也没有军令要我等撤离。”陈实相一脸无奈,直摇头道。

“五龙城内也不肯出兵相助,四周皆以被瀛洲军包围。”高威也叹道。

“这......”郭涵实在不能理解,云若倾为何只让他率领狴犴营半数军马出征,而直至此时,却没有半个援军赶到,也没有任何军令传来。“莫非,今日我等要战死于此?”

“大哥,南岭县守不住了,不如我们撤离吧!寻他个出路,咱们杀出去。”高威劝道。

“未有军令,我等擅自撤离,等同于抗命,一样是死罪。”郭涵看了看前方,刚刚被箭雨逼退的瀛洲军马已经舞起盾牌,打算卷土重来。“好,既然都是死,老子就与你们这群狗杂种玉石俱焚。”

随即,郭涵转过头看着身后的一众军马,问道:“诸位兄弟,你我都是华洲将士,外敌入侵,自当捐躯卫国。若然今日战死,我郭涵也不会有半句怨言,你们可会惧怕?”

这群将士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异口同声回答不怕,郭涵满意地笑着。

“好,这桥不守了,全都给我退回县城之内。我要与瀛洲狗在县城内一决生死。”

说罢,剩余的二百余个守军便跟随着郭涵的步伐,一同往县城内奔去。县城中的百姓大多逃难,所剩下的几十户人家也都在南边。郭涵率领军马往县城西北角的粮仓集结,并燃起烟火,将瀛洲军马吸引而来。随后便有将近五千多瀛洲兵马杀进了南岭县内,约有四五百人往西北方向而去,准备围剿郭涵残部。

粮仓内已经没有半粒粮食,但却还有不少喂食战马的草料,郭涵将草料撒的遍地都是,待瀛洲人杀来后,他便率领人马冲出来,与敌军展开最后一搏。郭涵坐下的龙驹如出海蛟龙一般,在瀛洲军马中间撞来撞去,瞬间踢翻了不少瀛洲步卒。迎面而来两员瀛洲上将,各自挥起长枪双战郭涵,这二人都是瀛洲六节武士,武艺高强。郭涵以一敌二浑然不惧,斗了三十来个回合,腿部忽地中了一枪,然而他却发出狞笑,趁敌人疏忽之际一枪戳穿一个上将的咽喉。接着,他又凭借龙驹的神勇,撞翻另一人的战马,复上一枪,将其刺死。

他的长枪左右扫荡,好似两根夺魂的蛇信,轻轻一拨便带走几人的性命。然而瀛洲军马越来越多,他们又人困马乏,很快便难以抵敌。郭涵见状,暗觉时机刚好,暴喝一声后,下令军马放火。只见有十几个人手持火把从粮仓中杀出,直接点燃了草料,火势瞬间蔓延,厮杀之间已经有不少瀛洲军马和华洲战士身上燃起大火。又过片刻,郭涵麾下的龙骑军已经全军覆没,他的两个好弟兄陈实相和高威也一一战死,最后只留下三十几个步军还在与他并肩作战。

乱战中又有三员瀛洲上将纵马赶来,夹攻郭涵,龙驹在三匹战马间来回扭动身躯,发出阵阵嘶吼。郭涵那把枪神出鬼没,时而由上方坠下,时而在下方游走,斗了二十来个回合,他身上平增了三处伤口,却也斩杀了敌方一员猛将。

余下两员瀛洲上将中,有一人唤作松井植村,双目窄小,高鼻阔口,头戴乌金牛角兜盔,手持虎纹锯刃长刀,乃瀛洲九节武士,亦是瀛洲军侍大将,武艺卓绝。他见郭涵神勇,心生敬佩,随即喝退了与其并肩作战的战将,独斗郭涵。郭涵虽有伤在身,但却凭借龙驹的神勇,与松井植村在乱军中,走马交兵,继续展开恶战,斗了三十来个回合,还是难决生死。。

此时,华洲军马已经全军覆没,只剩郭涵一人孤军作战。有三十余个瀛洲步军试图围攻郭涵的龙驹,他们或是以军刀乱砍,或是用长矛乱刺,很快郭涵的龙驹最终受伤严重,一声惨鸣过后,栽倒在地。松井植村无法亲手斩杀郭涵,虽感遗憾,却也不好阻拦瀛洲军马,旋即拉紧马缰退出了阵中。

坠马后,郭涵旋即一跃而起,丢掉长枪,拔出腰间钢刀,步战敌军。他连劈带砍斩杀了三五个敌军后,不防身后暗箭,小腿被敌军一员足轻大将刺中一枪。郭涵冷哼一声,回身一刀劈下,逼退了敌军,随即又是一番砍杀,腰间再中一刀。此刻,遍体鳞伤的郭涵依旧一脸杀气,加之沾染于面部的血污,整个人看上去异常恐怖。然而他已经渐渐感到身体发冷,他意识到了自己死期将近,心中突然浮现出司喻慈的身影,两行泪水不由地流下。

瞬间,三五把闪烁着寒光的刀锋接连舔舐着他的皮肉,郭涵在最后残存的一丝斗志的支撑下,连劈数刀,却没能砍杀到一个瀛洲人。数百人将其围在中间,无数兵刃在他身旁飘来荡去,他甚至已经闻到了自己由体内不断渗出的血液的腥臭味。他最后环视了一周,终于在自己的右侧发现了一处闪着熊熊火光的草垛。冷笑一声后,郭涵将钢刀掷出,身子猛然一扑,最后揽着两个瀛洲武士跃入了燃着熊熊火焰的草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