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十三章 制裁使者(4)

[字数:2646 更新时间:2020/1/6 10:47:00]






通往餐厅的楼道中,还要经过几个储藏室,所有受教化者都不得喧哗,需要保持安静,缓缓地走入餐厅。楼道最多也只能并排走三个人,还需要留出足够的空间,以防止对面或者后面有教化师匆匆走过。一旦这些教化师心情不好,发现前面有人阻挡着他们,很可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从教化室走出,沿着楼梯走下到底层,从这个单元的大门走出,过了两个单元后转身进门,大概走了几步,伊莲娜发现左侧并不常开着的储藏室门正虚掩着。房间里面传来了几个男人的笑声。她停住脚步,驻足观望,忽然从门中阔步走来了两个男人,他们大笑着走出,满口污言秽语,见到从身边走过的女孩,还做出狰狞的鬼脸来吓唬她们。冷视这两个面色红润,一脸淫笑的男人走过,伊莲娜轻轻迈开步子,由门前经过时瞥了门内一眼。

一个脸上长着胡须的男人赤裸着上身,并且刚刚将短裤提上来,他和伊莲娜对视了一眼,瞬间放射出凶狠的目光。伊莲娜挪开目光,看着他的下方,娜斯佳正赤裸着身子躺在地面上,光滑白皙的躯体上,还有几道清晰可见紫红色淤痕。她还活着,可目光空洞,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面上,仿佛与这个世界已经彻底隔绝。

就像当初看到安娅从楼上坠落一样,伊莲娜的心情十分沉重,其他人直接从门前走过,她们垂着头,默不作声。伊莲娜相信有很多人也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她们却又全都保持缄默,唯独昨日和娜斯佳大打出手的达马拉停下脚步往里面看了一眼,目光中蕴含着复杂的神情。

随后的日子里,娜斯佳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变得和伊莲娜一样沉默寡言,但是也同样不再是从前那个浑身是刺的少女了。她每天都会按时上交抄写,甚至也开始背诵《忏悔经》,曾经和她一起飞扬跋扈的少女不再跟随着她了。伊莲娜经常会在后方观察着娜斯佳,她发现,这个可怜的女孩时常会在自己的位置上战战兢兢,只要稍微有一丁点躁动,她都会止不住战栗。

又一个人成功地被教化院同化了,她失去了作为人的独立性和勇气,成为了教化院魔鬼教育之下的牺牲品。这是令人感到悲伤的,令人感到沮丧的。如果娜斯佳肯于主动攻击自己,伊莲娜不会感觉到愤怒,她甚至会为此而兴奋,这至少说明她还是一个能够拥有主观能动性的人。可是现在,她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傀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为之凌惊。

昨夜,圣都堡下起了暴雪,直到午后才停下,厚重的积雪将教化院与外界的道路阻隔。于是,午后的劳作就是要让受教化者们清理教化院广场上的积雪和地面的结冰。一群少女拿着铁锹、铲刀、镰刀等物件,不计辛苦地清理着厚重的积雪和残冰。伊莲娜不会去抄写那些无聊的文献,但是却十分积极地参与午后的劳作,她认为这是锻炼自己身体的很好的时机,因此她会在这个时候比别人做得更多。伊莲娜的行为令其他人感到奇怪,但是她平日冷冰冰的气场却让人不敢接近。

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她独自一人蹲在一处结冰范围比较大的区域,并且没有用手中的铲刀铲除冰层,而是直接用拳头一拳拳砸去。即便是在这种十分吵杂的环境中,受教化者们还是一言不发,默默地垂着头做着属于自己分内的“工作”。因此,任何人的谈话声对于听觉敏锐的伊莲娜来说,都是格外明显的。她听到了十几步开外的萨乌娜正和一个男人窃窃私语,其中夹杂着放荡的笑声。伊莲娜缓缓移动着身子,故意凑到离他们稍微近些的雪堆前,装作要清理那一处的冰。

她用余光斜视二人,那个男人就是那天在储藏室内侮辱娜斯佳的胡须男人,他和萨乌娜离得很近,两人的脸几乎快贴上了。

“他们两个走了?”萨乌娜问道。

“学士院那边也催促了,我就先让他们走了。”胡须男说道。

原来这些男人是来自学士院的,自从卡里波夫大学士退休之后,学士院也变得乌烟瘴气。伊莲娜吐了口唾沫,继续佯装除冰。

“我的月信走了,今晚你可以到我房间里了。”

“你比我还着急呢!”胡须男的手伸向了萨乌娜的裙下。

“滚开,在这注意点。”萨乌娜推开了男人的手。“你可是和那个小婊子快活了一次的,看样子不需要我了。”

“那个孩子很不错,但是没你有韵味,和她在一起,就像是和一个死人差不多。”

“是么?”萨乌娜冷哼一声。

“不过,确实很新鲜,下次你的月信再来的话,我可能还得来借用她一下。”

听着萨乌娜和男人的污言秽语,伊莲娜咬牙切齿,目光比地面冰雪还要森冷。

“你们学士院应该也会去参加半个月后,在楚克奇大人家举办的订婚仪式吧?”萨乌娜突然问了一句。

“谁知道呢,学士院的人那么多,鬼知道威苏卡大人会不会带着我一起去。”

“如果你有去,我觉着我们还可以找个机会......”

伊莲娜娇躯一颤,她被萨乌娜这句话所震惊,心中一直在猜想着,会是谁的订婚仪式。西塞夫·楚克奇已经被自己的哥哥杀死了;而她从未听说过埃尔娜·楚克奇和任何人有过交往,如果不是她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艾利夫·楚克奇的订婚仪式了。伊莲娜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和愁闷,几乎压得她难以喘息。她清楚,如果是艾利夫·楚克奇的订婚仪式,那么另一个对象,十有八九就是她的姐姐——莱安娜·伊斯林。

积雪堆成几座小山,等着明天运雪的工人到来,就会被彻底从教化院中清除。受教化者们纷纷伸着懒腰,显示出各自的疲乏。萨乌娜满意地看着这些傀儡,阔步往楼内走去。那个胡须男人紧紧跟在后面,他故意走近到娜斯佳身旁,伸手拍在了她的屁股上,吓得娜斯佳身子一跌,直接坐进了一旁的雪堆中。出乎人的意料,唯一敢去扶起她的人居然是之前和她大打出手的达马拉·布洛科娃。伊莲娜趁人不注意时将铲刀丢在了雪堆中,她需要这个工具,但是每晚都会有教化师搜身。之前的郁闷和压抑转化成了怒火,她冰冷的目光中闪烁着难以被人捕捉到的愤恨。

雪,突然又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