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十九章 借刀杀人(4)

[字数:3029 更新时间:2020/1/6 10:46:00]






夜色将近,许久不见司喻仁的身影,邵琼负气般地立于柜台前拍打着柜面。她的嘴唇快噘到鼻尖,若是司喻仁一个人看不见踪影倒也好说,只是这一下午,连金熙媛的身影也没见到,着实令她心神不安。邵琼自是明白,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司喻仁有了莫名的感情,以致于对这个突然出现,且又温柔美艳的东朝女人感到十分具有敌意。

和善堂的掌柜见邵琼心情不好,本打算提前关门,却又不敢言语,只得先去吃过晚饭,看她心情变化得如何,再做打算。可尚未等这掌柜走出前堂,李存信便带着几个叛军气势汹汹地走进了和善堂,他一屁股坐在了木椅上,冷哼了一声。

“石玉冉哪去了,叫他出来见我。”

见李存信如此发作,掌柜的赶紧几步赶回前堂,立即陪着笑脸,要为李存信斟茶。

“少他妈来这一套,”李存信一把将茶杯摔在地面上,胡子噘得老高。“老子今天来找石玉冉,这狗东西躲哪去了?”

“他不在,你有事和我说。”邵琼也没好气的说道。

“和你?他娘的姓石的,出了事儿让个臭婆娘在这搪塞我。”李存信嘴角翘得老高,猛地一拍桌案。“老子剁了他!”

咣当!邵琼也怒拍柜台案面。

“他现在不在,你要有事就说,没事就走,想要剁了他就自己去找。”

李存信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知道邵琼面对司喻仁时经常表现得有些泼辣,但却万万不曾想到此女居然如此蛮横,面对统管重兵,腰挎钢刀,在雄曦关内人见人怕的太守兼护卫军统领,也毫不示弱地恶语相向。这下,在一众弟兄面前觉着有失颜面的李存信勃然大怒,他怒目圆睁,忽地站起身子,猛然从刀鞘中抽出半截刀身。

“你个臭婆娘,再敢多说一句,老子就先剐了你。”

“你若今天不动手,就莫称为男人。”

“你......”李存信眼睛瞪得斗大,一把将佩刀扯出,直指着邵琼。

柜台内侧正藏着一把刀,若是李存信挥刀劈来,邵琼就打算拔刀迎战。而此刻在内堂还有几个从山寨跟下来的弟兄也都把刀斧备好,随时准备火拼。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由外面传来,内堂的几个弟兄面面相觑,有几个人回头望去,只见金熙媛已经由后门走入,手中还捧着司喻仁的佩刀,战战兢兢地望着前方。

当李存信即将发作之际,门外走入了司喻仁,他一见李存信就发出一阵狂笑,接着径直往柜台里走去。

“哎呀!我老远就听到大哥的叫喊声,是不是我这婆娘又惹着你了。”司喻仁走进柜台,将邵琼放于柜台内刀柄上的手按住,另一支手用力捏着她的脸颊。“你这不知死活的婆娘,又多嘴多舌,气到我大哥了是不是?赶紧给大哥道歉。”

邵琼的脸蛋被捏得生疼,一把挣脱开司喻仁的手指,怒视着司喻仁,斥道:“你婆娘都快被人剐了,你还和别人称兄道弟。”

此时邵琼的面色赤红,宛如在火中狂舞的鹅蛋,美容裹于烈焰之内,令人无法接近。她用手肘顶了司喻仁胸口一下,就气冲冲地快步往后堂走去,见到了正捧着司喻仁佩刀的金熙媛,又愤愤地哼了一声,跨步离去。司喻仁心中暗骂,忍着疼痛笑对李存信。见他狼狈的样子,李存信也收起了佩刀,坐下了身子。

“姓石的,老子问你,老子那三百人马去做护卫,是不是你向佐藤要求的。”

“大哥原来是为了这事,那三百人马的确是佐藤总督调拨的,可这与小弟的却没什么干系啊!”司喻仁从掌柜手中接过茶壶,走到李存信身旁,为其斟茶。“大哥不知,我前次运药时,一路上可被不少强人劫路,行至双子山后,整个队伍都被山贼劫到山上,幸亏小弟花钱疏通,才救活了那些伙计的性命。如果小弟药材运不到,那损失的可不是钱财了,一旦佐藤追究起来,相信大哥一样很难过啊!”

“那他娘的也不用调拨三百人啊!”李存信听了这话语气比之前缓和许多。“老子还打算近日征讨附近的贼匪呢!”

“大哥你麾下不是有千余人马,就算少了三百人,又有何惧?”

“谁知道那双子山和四绝山上有多少贼匪,若是有个过万人马,难道叫我这弟兄们去送死不成。”

司喻仁心中暗骂,若是有个过万人马,即便再给你一千,你一样是送死。李存信的心胸度量自然是极其狭窄,司喻仁早就明白他的为人,但仍然装出一副笑脸。

“大哥莫要忧愁,这四绝山我是不知道,但是双子山,刚刚还说,前番一些伙计被他们劫到山寨上去了。看他们在操练时的人马和山寨的屋宅数目,估摸着也就二三百人。”

“你敢肯定?”李存信目光一亮,凑近了问道。

“兄弟拿项上人头担保,山寨上最多三百余人。若是大哥明日夜里即出兵征讨,定当杀他们个措手比及;日后我那批药材送到,大哥又可以领个护送的功劳,这一下连立两功,势必升官加爵。”

“夜袭双子山?”

李存信抹着下巴细细思索着,也不知他是怕功劳被抢,还是确实是犹豫不决以致于忘记了身旁的司喻仁,直接起身,默默念叨着,迈步离去了,仿佛刚刚那通怒火没发生过一样。司喻仁露出轻蔑的笑容,余光扫视着李存信的背影,待所有叛军离去后,他冷哼了一声。同时,心中也暗暗为邵琼感到后怕,若是他晚来一步,恐怕和善堂今夜便会有一场血战。由此一想,司喻仁自然回忆起在四绝山上的经历。

陶隆率人马拦住司喻仁去路后,二人与山腰间展开一场缠斗,其余伏虎寨将士也没有助战,二人斗了二十几个回合,陶隆渐渐失去了章法,被司喻仁逼至山间的一个亭子内。二人又在其中翻来跳去,斗了三个回合,朴刀被击落,整个人也被司喻仁稳稳压在石桌上。

这时,只听得一声暴喝,后方一杆长枪刺来,郑子雄忽地杀来。他那杆枪如出海狂龙,在半空中掀起滔天巨浪,一股气流袭来,让司喻仁倍感紧张。他随即一闪身子,回过头来猛劈三刀。郑子雄长枪一横,怒甩龙尾,挡住三刀后,继而调转龙头,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对着司喻仁连点三下,也被后者以巧力一一拨开。这二人一长一短又在亭子前酣战一番。三十回合后,郑子雄只觉着长枪已不再能驾驭自如,仿佛受到司喻仁佩刀的牵引,一股巨力压在上头。再斗了十个回合,郑子雄长枪忽地落地,司喻仁也立即收刀。

随即,陶隆快步走到郑子雄身旁,二人一齐叩拜,称赞司喻仁豪勇,愿以其马首是瞻。

原来这二人是想试探司喻仁虚实,看清其本事,再做决断。这下他们确认司喻仁的本事确实是那个被称作“冷面快刀”的北龙寨首领,便甘愿为其辅助。众人一番讨论后,做出了决策,司喻仁这才和金熙媛匆匆赶下山来。待快要到和善堂时,司喻仁远远便听到了李存信和邵琼的争吵,连忙让金熙媛拿着自己的佩刀由后门进入,待他赶入后,刚刚好止住了双方的冲突,真是差一步便会引起一场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