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十七章 借刀杀人(2)

[字数:3265 更新时间:2020/1/6 10:46:00]






雄曦关人口不多不少,但每日看病抓药的人实在不算很多。现下战火频繁,药材的价码都居高不下,寻常百姓生了病一般也就忍一忍,熬一熬,非到病入膏肓之际,基本不会来抓药。司喻仁不忍百姓饱受病痛之苦,也没把药价抬得过高,和善堂的生意看似不错,可几乎也没有盈利,好在李存信将宋豪亭的家财房屋赠与司喻仁一大半,总算可以经营下去。

前日李存信拜访过后,已经给司喻仁做了个暗示。果然,今日正午,佐藤雄就在雄曦关最大的酒楼望云楼宴请司喻仁。薛伟和杨鹏本欲一同前往,司喻仁担心他们露出兵痞的气质,惹得佐藤雄怀疑,便没让他们一同前往;而邵琼生性冲动,做事任性妄为,他自然也不愿让邵琼同往,最后便带着金熙媛一同前往。金熙媛打扮一番,淡扫蛾眉,确实十分动人。司喻仁也担心瀛洲人色心大起,故要金熙媛红纱蒙面,以其妾室相称,为此他也学了几句东朝话。

望云楼位于雄曦关闹市区,共有三层,坐在第三层上,便可眺望远处的山川,壮美的景色能够映入眼帘。佐藤雄在此处宴客,那第三层除了他和几个瀛洲兵将外,也就剩下司喻仁和金熙媛了。司喻仁先为佐藤介绍了金熙媛,虽称作是自己的妾室,但佐藤雄清单的笑容中却暗藏一丝狐疑。

“老弟真是艳福不浅,这么快就迎娶妾室。”佐藤雄笑着举起了杯子,面向金熙媛突然又用东朝话说道。“弟妹,为兄敬你一杯。”

“多谢。”金熙媛举起了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接着,佐藤雄用东朝语言和金熙媛你来我往地说了几句,司喻仁是一头雾水,虽然能分辨出其中的几个词汇,但是对于他们谈话的具体内容确实猜不出。司喻仁略感担忧,他虽然和金熙媛交代过了,但毕竟二人言语不通,通过简单的几个词汇和画图也不清楚她能不能理解。不过,佐藤雄的语气一直很平和,金熙媛情绪也没什么波动,看来多疑的佐藤也未能发展其中破绽。

“老弟,为兄和你许久不见,十分想念,不过为兄也不瞒你,此次宴请贤弟,实在是有要事相求。”几杯酒下肚,佐藤雄开始步入正题。

“大哥既然有事,直说便是,何必还要如此破费。”司喻仁又为佐藤雄斟了杯酒。

“吃饭喝酒,是为了增进咱们兄弟的情义。”

“不错,兄弟情义。”

司喻仁和佐藤雄同时哈哈大笑,他们二人全都虚情假意,可装成情深义重的样子,令各自都感觉好笑。

“我们瀛洲大军一路席卷,华洲军马接连败退,溃不成军。看来,我们瀛洲一统华洲的大业指日可待。可惜,”佐藤雄叹了口气,一副忧伤的样子。“前线作战的兄弟们也有不少伤亡,可治疗伤患的草药却严重不足。为兄实在是捉襟见肘,不得不向老弟求援了。”

“既然是兄弟,就不必说这些客套话。”司喻仁违心地笑着,同时拍着胸脯打起了保票。“此事交与贤弟去办,只是些时间问题,我已经打算过两日遣人往横河城去采药。不过......”

“有何难处?”见司喻仁欲言又止,佐藤雄问道。

“只是这来回途中会经过几处荒僻的地方,时常会有强人出没,我这里人手又少。我是想,”司喻仁装成一副极其为难的模样。“若是大哥能分些人马以做护卫,老弟保证能送与大哥几车药材。”

“此事不难,我叫李存信分拨三百人马护送你的人上路如何?”

“若然如此,那李大哥他会不会人手不足?”

“他又不必上前线打仗,他手下有近千人,即便抽调三百,维护一个小小雄曦关的安稳,应当还是绰绰有余的。”

“如此甚好,多谢大哥。”

“既然是兄弟,那就不必客气,只是老弟务必要记得这些药材......”

“大哥放心,往北都城来回不过几天时间,不出十天,我定当奉上三车草药。”

佐藤雄自然十分开心,与司喻仁推杯换盏,连喝了数坛酒美酒方才散席。司喻仁虽然意识还算清醒,但脑袋已经有些昏沉了,被金熙媛扶上马车后,径直往和善堂赶回。马车到了和善堂后门,金熙媛又扶着司喻仁下马,薛伟和杨鹏听到马车声后,就赶来迎接,邵琼也跟着走出卧房,见金熙媛搀扶着司喻仁,脸色立即一沉,大步冲了过去,一把扯开了金熙媛。

“让你去陪着,就是为了别让他喝这么多酒,这点事都做不好。”

“你又发什么疯,我又没喝醉。”司喻仁听到了邵琼的叫唤声,便开口说道。

“没喝醉还让人扶着。”

邵琼负气般地将司喻仁的手臂一甩,差点让其摔一个趔趄。邵琼大步往卧房走去,也不理会司喻仁的是否摔倒,后者也对其十分无奈,只能干摇着头。司喻仁也没进房间,直接带着薛伟和杨鹏进了内堂,三人落座,金熙媛沏了壶茶水让司喻仁醒酒。

“薛伟,你立即赶回北龙寨,调集人马,于雄曦关西南方向的官道上设伏。我明日会立即遣人回往北都城,佐藤雄会从李存信那里调拨三百人马与之同行,你须率领五千人马伏击。那群乌合之众必然不敢迎战,你们将其活捉带回北龙寨。”接着,司喻仁转头对杨鹏说道。“明日由你随运货的队伍一同出行,见到我们的弟兄后就佯装并怂恿叛军投降。”

“大哥,擒获了那群畜生有何用啊?”薛伟问道。

“李存信近日恐怕会出兵征讨北龙寨,可他并不知道咱们的家底有多么厚,我们虽不怕他,但却担心他探出了咱们的虚实。一旦被瀛洲人知道我们有一万军马驻扎在双子山上,那他们必然派兵征讨。我们尚未查清楚瀛洲人的在关外的阴谋,如果此刻与瀛洲人展开一战,势必功败垂成。”司喻仁紧握着茶杯,一脸阴沉。“你们带着这三百多个叛军回到北龙寨后,薛伟带着山寨弟兄们离开,在山后的据点隐蔽,并派遣斥候查探。我这边会使计让李存信夜里进攻山寨,薛伟你要安排好人给杨鹏信号,杨鹏再怂恿叛军杀出山寨进行反抗,势必要让两伙叛军在山寨前自相残杀。”

“那是否还要换去他们身上的衣服,否则即便是夜里交战,凭着他们的战袍,也能分辨出叛军的身份。”薛伟说道。

“不错,除此之外,你还需带着精锐混于叛军之中,待李存信杀来之际,即便被俘叛军不愿作战,你们也要挑起战斗。”

“可佐藤追究起这批人马的去向,如何是好?”杨鹏又问道。

“佐藤雄只在乎他能不能拿到他想要的药物,根本不会在乎那群叛军的死活。”

“可这些药材我们去哪弄啊?”杨鹏接着问道。

“这些你们不必理会,李存信给了我这么多银两,我也正愁没地方花。”司喻仁摸了摸下巴,露出一脸坏笑。“而且,我也没打算给他们药草,你们随便弄些杂草,我去准备少许的草药放在面上,其余的全部以杂草充当。反正他们将这些草药是要运上前线,来来回回也要不少时间,待他日东窗事发,我们或许也早就走掉了。”

接着,三人寒暄了一会后,薛伟立即连夜启程,赶回了北龙寨。翌日,佐藤雄果然不食言,直接从李存信的人马中调拨了三百人以护送杨鹏以及十来个药铺伙计赶往北都府采购草药。

送走了杨鹏等人后刚好过了正午,司喻仁提起了佩刀便要出门,邵琼本要跟随,被司喻仁阻拦,嘱咐其看守和善堂。而趁着邵琼不注意时,金熙媛则跟了出来,直到司喻仁出关后才发现其身影,唯恐她一人返回会关内,会被瀛洲人发现,便带在了身旁,二人一起往四绝山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