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十六章 重返故地(7)

[字数:2948 更新时间:2020/1/6 10:43:00]






几道光线顺着牢房的窗**入,让天牢显得不至于特别昏暗,远远看去,还能清晰地看到飘荡在空气中灰尘。司喻仁在狱卒的引领下来到了关押宋豪亭的牢门前,此时的宋豪亭浑身血污,却依旧气定神闲地倚靠在墙壁之前,毫无任何表情。司喻仁提了一些酒菜,那些狱卒本打算刁难一番,司喻仁又给了他一些银两,这才让狱卒感到些许满足。

“你们先聊着,我在外面等着。”狱卒打开牢门后,掂量着手中银两,笑着说道。

司喻仁微微点着头,口中不住地道谢。待狱卒彻底走出牢房之后,他便收回了目光,将饭笼打开,将里面的酒菜摆了开。这时,宋豪亭仿佛从睡梦中惊醒,缓缓睁开双眼,扫视了一地的酒菜后,不由地微微一笑,那笑容仿佛是在宣泄着这一生经历过的种种沧桑,在为有限的余生发起无声的告别。

“宋某以为,这世上并无患难见真情,不曾想今日落难,却是石老板第一个来探望我。”宋豪亭声音不大,但说得依然顺畅。

“你我二人总算结拜一场,今日大哥落难,做弟弟的岂能不来探望?”司喻仁边为宋豪亭注了一碗酒,边淡然说道。

“那次结拜,我可并未当真。”

“小弟亦不与贼子同心,然则对兄长,却心比明月。”司喻仁将酒碗呈在宋豪亭身旁。

宋豪亭直视着司喻仁片刻,接过了酒水后,轻轻抿了一小口。

“为兄今日破例,愿与贤弟把酒言欢。”

随即两人碗壁相碰,痛饮了一整碗酒。司喻仁又开始撕扯着一整只烤鸡,宋豪亭也将其余的小菜聚拢,两人边吃边喝,却是真像兄弟一般。

“为兄时日不多,有些话想与贤弟细细说来,望贤弟能对为兄开诚布公,交疏吐诚。”

“兄长莫要说此话,李存信实属栽赃嫁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贤弟莫要做无用功,李存信摊上此事,必然要找个替死鬼。即便为兄今日不入囹圄,也会有其他人蒙受这不白之冤。”宋豪亭轻舒口气,语重心长,目光中尽是真诚。“贤弟当是纵横疆场的人物,不知贤弟究竟是何方人士?”

与宋豪亭目光对视了片刻后,司喻仁的情绪松弛下来,目光一沉,说道:“在下春城人士,原天都府兵马元帅——春城总督司长空正是家父,在下司喻仁。”

宋豪亭半张着嘴巴,显示出略感惊诧的神情,这是司喻仁第一次见到宋豪亭露出如此震惊之色。随即,宋豪亭轻声笑了笑,吃了一口牛肉后,猛地又饮下一碗酒水。

“原来是将门之后,宋某真是荣幸之至。”

“兄长莫言此话。仗义疏财,舍生取义,这才是大家风范。小弟不过一介武夫,焉敢相比。”

“贤弟不必高抬我,我虽然不喜欢瀛洲人,但也绝非什么仁人志士。”宋豪亭叹了口气,似乎是在酝酿着情绪,片刻后目光中含着淡淡的忧伤。“这次李存信并未栽赃于我,此事确实是为兄策划的。”

司喻仁一怔,的确不曾料到此事竟然真与宋豪亭有关,他开始重新审视起眼前的这个看似与世无争的男人。其并不算健硕的躯体上,似乎蕴藏着无限的能量。现在,司喻仁急切想知道,究竟是何种缘故,能支撑着这个布匹商贾将这股巨大的能量荷在身上。他一言不发,继续等待着宋豪亭继续说下去。

“雄曦关背靠双子山,但顺着靠山道路往东侧行五六里地地,还有一座四绝山。山上有一伙强人,原本是驻守在雄曦关附近的北都府将士,雄曦关沦陷后便逃至山上,占山为王。为兄时常与这伙强人有联络,这才有机会将那两车药材劫走。”

“兄长何故如此?小弟早已布置好一切,那些药材到不了瀛洲人的手中。”

“无妨无妨,纵使那批药材被你的人劫走,又能如何?”宋豪亭摆了摆手,示意司喻仁不必在意。“李存信根本不知道那批药材是谁劫走的,无非就是要找一个人顶罪而已,是谁劫走的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我与他过往就有隔阂,他借此事将我除掉,刚好合了他的心意。只是,我仍有两件事放心不下,望贤弟替为兄分忧。”

“兄长尽管讲出。”

“李存信在城内搜捕陈老板,我事前将其安置在城东的一个老宅中,要其勿要随意走动。他总算受我牵连,望贤弟帮助我这老朋友逃离雄曦关。”

“兄长放心,小弟出去就办此事。”

“另有一事,说来话长。雄曦关关破之日,瀛洲军在城中大肆烧杀掠夺。店铺虽然不敢开张,但为兄和妻小却仍一早在布庄看护。瀛洲人直接破门而入,一通抢掠不说,有几个人兽性大发,抓住了为兄的妻室欲泄其**。”说到此处,宋豪亭整张脸布满泪水。“为兄本欲阻止,却甚是无用,被这群畜生打晕了。再醒来时,为兄的、为兄的妻小全都横尸在店铺之内......”

说到此处,宋豪亭泣不成声,老泪纵横。司喻仁感同身受,双眸中泪光闪闪,但终是克制了下来。他没有催促宋豪亭,也没有安慰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其后,为兄提着刀本欲去找瀛洲人火拼,却在半路上碰上一个酩酊大醉的瀛洲军官。本想一刀解决了他,可为兄无用,最后也下不了手,只得偷偷将其绑缚到我府上,并囚禁其于我卧房的暗室中。后来,我几番打听才知,那人原来是瀛洲人派驻在横河城的一员马军上将,于是我便日夜折磨这个瀛洲人,一连几日后也厌倦了,本想一刀了结了他,但转而一想日后或许还有用处,于是便留着他的狗命到了今日。现在,这瀛洲狗的性命怕是就要交给贤弟来处置了。”

果然不出司喻仁所料,这宋豪亭真是深藏不露的角色,他虽然不是位高权重的王候,也并非富可敌国的豪商,更不是勇冠三军的将帅,可就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商贾,竟然做得出许多人敢想却不敢为的种种行为,令人咋舌。最后,两人又畅谈了一番,司喻仁最后抱拳行礼,缓缓退出了牢房,以示对宋豪亭的尊敬。当夜,杨鹏在城东的宋家老宅将陈靖宏接出,连夜送往北龙寨;而薛伟则在午夜里偷偷潜入宋府,在宋豪亭的卧房中找到了一间藏于地下的暗室,并将藏匿于其中的瀛洲人绑缚起来,带出了宋府,也同样连夜送回至北龙寨。

七日后,因无法在宋豪亭口中得到一丝线索,忍无可忍的李存信直接建议处斩宋豪亭,并得到了瀛洲人的同意。行刑当日,李存信和佐藤雄都到了刑场督斩,司喻仁也立于前来观望的人群中。但与那些神情麻木,目光中甚至还有几许期待的路人不同,司喻仁蹙着眉头直盯着宋豪亭,当对方的目光与其交汇之后,司喻仁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宋豪亭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令在场观望的人群全都倍感错愕,更让上方的李存信大为光火,佐藤雄面色铁青。随着李存信愤怒地将令牌丢下,笑声戛然而止,司喻仁也消失在了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