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十五章 重返故地(6)

[字数:2741 更新时间:2020/1/6 10:43:00]






由于雄曦关据山而建,两面背靠双子山,因此不曾筑墙垒壁。瀛洲人之所不将军营建在雄曦关城内,一来是雄曦关本身不是大城,二来山麓地带平缓,又有山林做掩体,既可以防止有外敌翻山而下,奇袭城内;也可以保证军马及时而出,即便城内有乱,也不至于出兵迟缓。因此,但凡有物资由城中运送至军营中时,必须要经过一段长达三四里左右的山路。

就在山路一侧的草丛中,不时出现一阵躁动,上方的树丛里也时而传来慵懒的哈欠声。北龙寨的一众弟兄披着编织好的草衣潜藏在草丛中,树干后。何骋和秦怒已经在此等了将近一个时辰,耐心几乎耗尽。

“这群**养的怎么还不来?”秦怒耐不住性子,骂了起来。

“再等会儿,我已经派人到前面去查看了。”

“妈拉个巴子的,老子这一晚净喂蚊子了。”秦怒一把将草衣掀开,从树后走出,狠狠地盯着前方。“这群狗东西莫非不准备把药材送给瀛洲狗了?”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一个着北龙寨战袍的步卒飞奔而来,秦怒和何骋急忙赶上前去。

“如何?”何骋问道。

“禀二位头领,前方的确发现了那群叛军。”那步卒一句一喘地说道。“不过他们全都横躺在前方,死伤无数,草药也不见踪影,似乎是被别人给打劫了。”

何骋和秦怒面面相觑,纷纷露出不解和震惊的神情,他二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收兵回寨,并派人入关去通知司喻仁。

长夜漫漫,司喻仁久久不能入眠,他又披上衣衫重新回到了前堂。刚好,薛伟和杨鹏也是一夜无眠,三人又在桌前围拢,弄了些小菜,边喝着酒,边等待着北龙寨那边的消息。不久,房外传来有节奏的呜呜响声,好像夜里遍布在池塘周围的蛙叫声。那是事前司喻仁定好的暗号,他立即给薛伟递了个眼色,后者小心翼翼地出了房门,少倾便蹙着眉头返回堂内。

“何事?”司喻仁问道。

“是北龙寨传信的弟兄,他说秦怒和何骋他们没能劫到那批药材。”

“为何没能劫住?”杨鹏问道。

“那群叛军在距离埋伏地点的不远处被别人给劫了,药材不见踪影,叛军也死伤无数。”

司喻仁顿时愣住,他也猜不出究竟是何人会在他们之前将药材劫走。薛伟和杨鹏都将目光投在司喻仁的身上,他暗暗思忖了片刻,一对眼球上下翻滚。

“我也猜不出这是何人做的。不过,只要那批药材不落到瀛洲狗的手中便好。”司喻仁立即站起身子,将酒杯一推。“好了,我们赶快歇息,我估计用不了多久,李存信就会来拜会我们了。”

果然不出司喻仁预料,翌日一早,和善堂刚刚开门,司喻仁和邵琼尚未吃完早饭,李存信便带着他的人马浩浩荡荡地赶了过来。李存信未入药铺店面,而是从侧门而入,穿过前院,直接进了厅堂。司喻仁刚刚洗漱完毕,打算先吃几口早点,见李存信面色铁青地走进来,故作疑惑。

“二哥为何这么早匆匆到此,看你的脸色,莫非出了什么事?”司喻仁明知故问。

“他妈了个巴子的,”李存信愤恨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不知道哪里来的狗东西,昨夜把那两车药材给劫走了。瀛洲人现在不干了,老子要是知道谁干的,一定扒了那群狗东西的皮。”

司喻仁知道他一定是被瀛洲人骂得狗血淋头,脸色才会如此难看,越想心里就越好笑,只是他不动声色,装作微微震惊的神情,还故意将喝进口中的豆浆喷出。

“敢在瀛洲人脚底下劫走药材?”

李存信看看司喻仁,吸了吸鼻涕,不置可否。司喻仁见他不说话也不多问,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你昨夜宴请的宾客中,有没有什么形迹可疑的人?若说是知晓此事者,也并不多,最多就是我们那一桌的宾客。”

“那些宾客大都是雄曦关本地的商贾和官员,我也不熟络。在我们那一桌上的人二哥你也都认得,”司喻仁边吃边说,嘴里满满当当都是油条。“除了那佐藤将军之外,其余的不是高官就是富商,你我和大哥自不必说了......”

“不对,昨夜有个外来人。”未等司喻仁把话说完,李存信忽地站起身子打断了他。“昨夜坐在宋豪亭身旁的那个陈......陈什么来着,反正他不是雄曦关的。没错,这事儿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

说罢,李存信一抖衣衫,也不打招呼直接冲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一群走狗也快步离去。司喻仁听他直呼宋豪亭的姓名,便知此人已将结拜时的誓言忘得一干二净。他大呼不妙,若是李存信实在查不出任何线索,难保他不会栽赃陷害。司喻仁起身将薛伟唤来,后者迅速赶到,司喻仁吩咐他快步抄近路赶往宋府,要其通知宋豪亭此事。虽然司喻仁对宋豪亭并不算特别了解,而且宋豪亭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令人看不透其心思。但冥冥中却有一种感觉,让司喻仁对其抱有一丝信任感。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薛伟赶了回来,进门后先喝了口水,随即喘了几口气。

“我虽然早到一步,但是李存信紧随其后,我只能随便拉了个宋府的杂役告知与他。随后便在附近观望,”薛伟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李存信进了宋府大概两刻钟,我见那些叛军将店铺前后搜了个遍,引来了不少人去围观。最后大概是李存信没搜到陈靖宏,我见到他一脸不悦地走出了宋府,宋豪亭也被他们捆绑起来带走了。”

“李存信真是无耻小人,丝毫不顾及结拜之义。”

“大哥,宋豪亭虽然帮了我们一次,但他究竟是人是鬼,尚不得而知。”杨鹏说道。

“不论宋豪亭是否真心实意帮助我们,但是目前我们在雄曦关想要立足,宋豪亭是最理想的合作人选。”司喻仁目光中散发出一丝落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这一层落寞源自何处。

午后,司喻仁亲自到了太守府拜会李存信,一番闲聊下来,司喻仁又送了李存信几棵上好的灵芝,费劲了唇舌,才征得他的同意,让其进入雄曦关天牢内探视宋豪亭。离开太守府前,司喻仁偷偷回望了一眼,他见到李存信正捧着那几颗灵芝乐呵着,那副嘴脸令司喻仁极其鄙夷。他的脸色一阵阴冷,最后带着一抹暗含杀气的目光离开了太守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