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逃离虎穴(7)

[字数:3166 更新时间:2020/1/6 10:41:00]






自从回到朝龙宫内,北条清子就显得格外忧郁,她一人呆在卧房中,默默地望着窗外。一早的宣誓仪式就像一场演砸了的戏剧一样,在一片唏嘘声中落下帷幕,这场仪式非但没有令瀛洲人的统治更加稳固,恐怕还会激增华洲人的反抗情绪。她万万没想到,经过六年的统治,天都城的城建比之早先的天都府要好得多,可还是有不少像赵雪亭这样子不领情的人存在。北条清子感到了一丝疲惫,她打算取消下午再次视察防御工事的计划,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这时,北条子午在敲了两下门后,未等其母准许便走进了卧房。他见到自己的母亲一脸疲乏,便关心地凑上前去。见到北条子午到来,北条清子面容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她面无表情地望着前方,但也同时哀叹了一声。

“母亲,你在发愁?”

“我们昨天本打算杀一儆百,不过,看上去事与愿违。”

“那又怎么样,结果都是一样的,那群不尊重我们瀛洲王国的,下场就只有一死。”

“子午,如果华洲人都像赵雪亭一样,你认为我们还能够征服这里么?”

“母亲,事实上,华洲并非所有人都像赵雪亭。我不得不承认,虽然很愤怒,但是赵雪亭的确是个有血性的人,可是,”北条子午一拍胸脯,胸有成竹地说道。“像赵雪亭一样的人终究会被我们斩杀,而还有一大部分华洲人将会成为我们瀛洲人的臣民。母亲大人,您不必担心,我们瀛洲会赢得这场战争,我们一定会成为世界的主人。”

不知是被自己儿子的豪情壮志所感染还是真的认为瀛洲将会赢下战争,北条清子的笑容重新浮上面庞。她站起身子,亲和地抚着北条子午的额头,长舒口气后不禁轻声笑了起来。她再一次夸赞儿子已经拥有了男人应有的责任感,虽然依旧不打算再去视察城外的防御工事,但之前的惆怅一消而散。北条子午当然能够理解她的情绪,他只希望母亲可以开开心心的出席今晚的筵席即可,为此他还百般叮嘱出演武士戏的瀛洲将士,务必筹划好戏剧。

跳过了下午的视察,北条清子在房间里得到了充足的休息。直到黄昏时分,在奴仆的陪伴下,北条清子更换上了一套质地柔软,纹绣精美的粉红色瀛洲礼服,整个人的气质更显得高雅端庄。筵席设在朝龙宫面积最大的白龙殿内,那原本曾是天都王习武练剑的场所。从瀛洲和天都城本地汇聚来了数百位名厨忙活了一下午,为今晚的筵席准备了千余道佳肴美味,除了大批瀛洲高官外,新华天国的一众大臣和天都城附近的几个肯于和瀛洲合作的商贾也在受邀出席晚宴。

白龙殿正中还搭建了一处高台,高台下四周坐着的都是来自瀛洲的乐师,这座高台便是为了武士戏而特意搭建的。待北条清子和北条子午纷纷落座后,所有参加筵席的宾客全部就位,北条子午又是一番慷慨激昂的动员,号召瀛洲与新华天国同心协力,永为友邦。而北条清子不再打算多言,这里毕竟都是瀛洲的臣子或者是臣服于瀛洲的华洲人,大可不必虚情假意地再多说那些废话。

随后,众人在北条清子的邀请下,一一动起碗筷,品尝着珍馐野味、美酒佳肴。随着酒宴开始,被一众瀛洲重臣所期待的武士戏终于开始上演。乐师们敲起太古、弹起三味线,吹奏尺八,拨弄锦琵琶,音乐舒情轻缓,曲调悠扬。随即便有几名瀛洲武士走上台前,为首的正是濑田勇。

所谓的瀛洲武士戏,便是歌咏瀛洲武士的戏剧,戏剧主题均以武士故事为主题,一般分为八大主题:荡寇、决斗、猎兽、征战、守卫、穿山、刺客和过往。武士戏以瀛洲语言咏唱,曲调大都悠扬深邃,偶尔掺杂着凄凉和哀怨。角色们唱法也相对有种拖沓冗长的感觉,配合曲调风格,令人仿佛置身于武士们常处的刀光剑影中,倍感洒脱和震撼。

为了这场戏,路易斯等人昨夜就在瀛洲人的强迫下临阵磨枪,参加完宣誓仪式后又被拖着疲倦的身躯与一群瀛洲武士排练了一下午。这一下午对于路易斯来说是极其压抑的,他不仅要学着唱出那些令他作呕的曲调,还要忍受着那群瀛洲武士的辱骂和嘲笑。尤其那个担任主角的濑田勇,不住地用着瀛洲语言和华洲语言叱骂着出演盗贼的北陆人和华洲劳役。

在濑田勇扯着嗓子“哭嚎”大半天后,终于轮到了饰演盗贼的路易斯等人出场了。这一出戏的主题是荡寇,瀛洲武士便是饰演剿灭贼匪的勇士,而路易斯等人则出演无恶不作的北陆海盗和华洲土匪。饰演盗贼的北陆人和华洲人全部灰头土面,形象被装饰得格外丑陋,而瀛洲武士们则挑选了像濑田勇这种面容俊朗的武士,意图便是褒奖瀛洲武士,贬低华洲和北陆等异族的形象。

在舞台上呼喝着令他们挠头的鬼话,与瀛洲人闪转腾挪,折腾了将近半个钟头,这出令路易斯等人神烦的武士戏终于将要落下帷幕。最后,濑田勇饰演的武士将所有盗贼全都打翻在地,原本他在高声喝一句“在瀛洲武士面前,任何盗贼都不能作恶”便可以结束整部武士戏。可是,出乎人们意料,濑田勇临时加戏,他一脚踩在了路易斯的面庞之上,放声大笑,耀武扬威。

“你们这群北陆杂种、华洲废物,我们瀛洲武士天下第一,你们连我们的脚趾都够不到。”

台下一片叫好声,纵使濑田勇最后一句用的是华洲语言,新华天国的群臣们也跟着大声叫好。与这群欢呼雀跃的瀛洲人形成鲜明对比,躺在舞台上的北陆人和华洲人倍感屈辱,尤其是路易斯,他平生从没被任何人像这样踩在脚下。路易斯心中怒骂着濑田勇,暗忖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把这个混蛋踩在自己面庞上的脚给斩断。

在北条家母子二人一一称赞过后,整场戏算是彻底结束,濑田勇将脚从路易斯脸上挪开,舞台上的所有人纷纷起身,在瀛洲人的强迫下,向坐在正前方的北条氏母子躬身行礼。接着,在濑田勇和一众瀛洲武士的押解下,路易斯等人则将被押送回砖窑内。

筵席继续进行,劳役们则被瀛洲武士从后方押出,下了两层阶梯后,路易斯突然捂着小腹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濑田勇一脚踢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随后一个懂得华洲语言的武士凑到前方询问状况。路易斯谎称自己小腹胀痛,希望可以先去解手,濑田勇无奈地叹了口气,骂了一句后便拉起了路易斯往宫厕走去,同时要另外几个武士继续押解其他劳役回砖窑。一路上,濑田勇不住地咒骂着路易斯,尽管说得都是对方听不懂的瀛洲话,但通过情绪的变化,路易斯可以判断出他的意思。

大约过了一个钟头的时间,朝龙宫中的筵席终于结束了。北条子午要负责送别一些瀛洲重臣,北条清子便在一群武士的护卫下回到了卧房之中。一进房门,她便轻叹口气,舒展起略感疲乏的身躯,将自己的疲惫和愉悦之情一齐抒发。她迈步朝前,打算喝杯茶,借着窗外的清风驱散一下身上酒气。这时,她才注意到窗前的圆桌上放置着一个被用红布盖着的长长的物体。北条清子一蹙眉头,眼中掠过一丝惊疑之色。她缓缓伸出手,以为是哪个权贵暗地里送与她的礼物,最后当她将红布掀开时,一声惊呼也随之传来。

咔擦!

门闩被反锁上,北条清子忽地转过身子,只见门前出现了一个身强体壮、银发蓝眸的异族男人,他拉过来一张木椅坐在上面。北条清子果然算是见过世面,她并没有惊慌失措,脑中迅速回忆着,终于记起了这个男人正是在武士戏中饰演盗贼的北陆人。他在门前露出诡异的微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的那条血淋淋的人腿,仿佛就是在告知北条清子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她的大腿也会被卸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