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逃离虎穴(6)

[字数:3293 更新时间:2020/1/6 10:41:00]






高台下的民众低声申冤吐气,可没有人会去理会他们的感受,高台之上的瀛洲人依旧自顾自地畅所欲言。从城门前方的空地一直延伸到天都城主街的街尾,浩浩荡荡的人群本该怨声载道,但在瀛洲士兵的刀口之下,现场异常寂静。劳役们也与平民一样,夹杂在人群之中。路易斯的同伴大多行眠立盹,一夜的彩排将他们折腾得够呛。不过,路易斯和司长风却还是与往常一样,他们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想看看瀛洲人还会耍出什么花样。

城门下的高台是三天前搭建的,位于城门左侧,高十尺,长三丈,上面放置着几张桌椅,除了北条清子、北条子午、河本太博、岸田仓野等瀛洲高官外,还有新华天国驻守天都城的总督马金熙,二口防卫军军卫长张海鹏和天都城商会会长赵雪亭等人。这群人居高临下,个个春风得意,仿佛这场战争的胜利必然属于瀛洲一样。高台下驻守着数百个华洲叛军,他们面对身后的瀛洲人婢膝奴颜,对待前方的华洲百姓便凶神恶煞。

待日光擦着城墙直射高台之时,河本太博和马金熙率先站起了身子,前者双臂一张,外围的瀛洲士兵集体大呼一声,同时将手中的长矛忽地扬起,吓得周遭百姓全都往后退了几步。河本太博见到这场面,或许是以为瀛洲士兵的行动达到了预想的震慑效果,便哼哼地笑了笑。接着,他开始了自己慷慨激昂的演讲,只不过他用的是瀛洲语言,在场的百姓大多都听不懂。待河本太博声情并茂地讲完了之后,他竟然激动地流下泪水,并转头邀请马金熙走向前方。马金熙一脸笑容,向河本抱拳行礼,接着走到最前方。他好像被河本的演说感染,表情十分激动,实际上他半个字都听不懂。

“各位,刚刚河本将军阐述了我们新华天国与瀛洲王国如今的稳定与团结,对我们美好未来做出了规划。他感谢所有天国子民,感谢你们为天国的安定做出的贡献。将来,整个东方都将会是瀛洲和我们新华天国共同掌管。我们都是新华天国的开国子民,这是我们的荣幸。”马金熙讲得慷慨激昂,差点没哭出泪水。

呸!

人群中有不少百姓对其嗤之以鼻,司长风恶狠狠地盯着台上那几个华洲人,恨不能冲上去将他们一刀了结了。马金熙话说了一半顿住,原本希望人群中可以传来鼎沸的掌声和叫好,可是台下却一片寂静,令他颇为尴尬。好在叛军中的魏叫离和张恩会看眼色行事,急忙叫自己的下属起个头,高声叫好。马金熙随后又是一番高谈阔论,讲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把他那虚无缥缈的废话说完,旋即又邀请北条清子带领众人开始宣誓。

此番宣誓,瀛洲人意在以新华天国之名平复天都府内的反抗瀛洲的情绪,通过宣誓对新华天国的效忠,以达到民众对瀛洲统治的认可。北条清子依旧一脸和蔼的笑容,她俯视着台下的百姓,心满意足地点着头。以流利的华洲语虚情假意地感谢了一番后,开始步入正题。

“如我所知,在友善正直的百姓中,仍然夹杂着不少居心叵测的坏人。他们意图破坏天国的稳定,破坏人民的生活,破坏瀛洲对天国的帮助,这些人是不值得我们同情的。所以,我们要让这群人知道我们维护国家的决心,我们对天国统治的信心,对瀛洲友好的恒心。善良的人们,请高举你们右臂。”

北条清子止住话语,高举起自己的手臂,同时扫视着台下的人群,除了瀛洲士兵和华洲、东朝的叛军之外,人群中只零星几人举起了手臂。北条清子喜怒不形于色,她依旧如故般微笑,只是脑袋微微一倾。瞬间几声惨叫传出,几个瀛洲士兵忽地将长矛刺入人群,当场刺倒了几个不肯举手的华洲百姓,吓坏了不少人。百姓们纷纷举起手来,包括路易斯、司长风等人在内,都极不情愿地举起了手臂。

“请大家和我一起宣誓,我念一句,你们念一句。”北条清子挺直胸膛,运气于丹田,高声呼喝。“我宣誓,终生效忠新华天国,终生效忠瀛洲王国。为了天国与王国而斗争、而努力,与一切破坏天国和王国的人斗争。一生守护,绝无二心,做一个守法、忠诚、勇敢的国民。”

北条清子一句一顿,台上台下的声音高低不同,却也都跟着附和。直到说完最后一句,北条清子依旧一脸可掬的笑容,总算是缓缓地地放下了手臂。在她看来,瀛洲人将威慑和柔化的政策巧妙地结合,对这群华洲的民众十分奏效。在他们畏惧的表情中,北条清子深感瀛洲的胜利就在不远的将来。

“非常感谢。现在,我再和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我们将会建立一个属于新华天国的总商会,负责管理全国的商业活动。这将会有效地规范商业活动,让天国的所有百姓们都能拥有一个良好的从商环境。而经过我们细致的考虑,我们决定,”北条清子转身望向后方的赵雪亭。“让原天都城商会会长赵雪亭出任第一届总商会的会长。现在,就请赵雪亭会长来谈谈对天国和商会的展望。”

台下的叛军立时附和着叫好,但人群中只是传来零星的掌声。

赵雪亭笑着站起身子并走上前,与北条清子擦肩而过时还微微点了点头。这赵雪亭年近六旬,头戴一顶镶着红色宝石的幞头,身着绿色花边缎袍,从鬓角的乌发中可看到不少银丝,面圆口阔,额头的几道皱纹显示出了他的人生阅历。从面庞看去,此人绝对算是忠厚老实的相貌,可见到他站在台上不住地笑着,司长风一口唾沫吐在地上,神情极其不屑。他曾与赵雪亭相识,认为他颇有气节,此刻见其居然和瀛洲人为伍,失望之情可想而知。而台上的北条子午则得意洋洋,昨夜,正是他于朝龙宫招待的赵雪亭。

“各位,”赵雪亭使足了劲,一声高喝,这辈子说话也没有如此中气十足。“赵某今日荣幸做了这总商会的会长,实在是得感谢各位瀛洲的大人们啊!这是何等荣誉啊!若让我祖上知道了,那可要乐得从坟墓里跳出来也。”

赵雪亭说着突然一阵狂笑,令台下的不少有血性的华洲人咬牙切齿,可惜他们都敢怒而不敢言。

“总会长啊!新华天国总会长啊!第一任新华天国总会长啊!”赵雪亭伸出食指摆动着,眼睛瞪得斗大。“哎!可惜,我自幼时,我父便对我言,吾乃华洲人也,世代不可忘本;我师曾教我言,吾辈生当可流血,可断头,可屈做鸡尾,可伸做凤头,万万不可做数典忘祖的卖国贼。瀛洲人要我做会长,为何?不过是想从咱们华洲商人手中榨出钱财,好去继续奴役我华洲子民,侵占我华洲疆土,屠戮我华洲生灵。赵雪亭何德何能?能做得起这会长,做得起这卖国求荣,辱身败名的狗奴才。”

“好!”台下司长风一声高呼,引来一片喝彩。

瀛洲士兵大多听不懂华洲语言,故只是略显迷茫地望着。不过,台上北条清子却是气得脸色铁青,她笑容僵硬,直勾勾地瞪着眼前的赵雪亭。其余的瀛洲高官与华洲叛军也都瞠目结舌,面面相觑。

“混账!”北条子午站起身子以华洲语言怒骂一声,他拔出腰间宝刀后,又以瀛洲话怒斥。“你这反复无常的无耻之徒,我一刀斩了你。”

“你才混账,”赵雪亭伸手指着北条子午厉声怒喝,一身正气登时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叛军。“占我疆土,欺我国民,你们这群瀛洲狗早晚都得滚回你们狗窝。”

北条子午本打算立即一刀切下,让赵雪亭身首异处,可他刚刚举起屠刀,只见赵雪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原来,就在昨夜晚宴过后,赵雪亭便知今日他必死无疑,讲话之前,便服下了毒药。没等瀛洲人的屠刀挥下,赵雪亭已经气息全无,以自己的死亡展现出华洲人的气节。司长风等人已经热泪盈眶,连路易斯和身旁的一众北陆人都看得呆了,赵雪亭生前的那一群商户朋友大都老泪纵横,感慨万千。在场之人,或悲伤,或震怒,或惊诧,只有北条清子淡然的望着赵雪亭的尸首。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华洲人并非如自己想象那般不堪,瀛洲的胜利恐怕并不是短期可以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