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逃离虎穴(4)

[字数:3363 更新时间:2020/1/6 10:41:00]






朝龙宫拔地倚天,气势宏伟,只是如今物是人非,住在这里的人由原先的天都府的张家变成了今天瀛洲的北条世家。北条清子所住的卧房外的门匾上刻着“秋水阁”三字,原先是天都王张浩平的王后赵氏所住。这间卧房面朝景色秀丽的天都城九宫山,每当日落时分,从这里便可以看得到耀眼夺目的旖旎风光。而此刻,北条清子的心情更是愉悦,面对将近半年未曾见面的儿子,她甚至无暇去观赏窗外风光。

“子午,你比从前还要威风了。”北条清子深情地抚摸着北条子午的面庞。

“母亲,这段时间实在是辛苦您了。”北条子午急忙搀扶着母亲坐在了窗前的

“哪里有什么辛苦,比起那些在前线冲锋陷阵的将士,我已经很轻松了。”北条清子依旧不舍得将手从自己儿子的面庞上挪开,而她的笑容也一直如往日般灿烂。“这次你的到来,我见到了我们瀛洲人的决心,这场战争一定是我们获得胜利。华洲人只会自相残杀,他们是一群没有骨气,没有血性的民族。”

看着自己的母亲也如此的踌躇满志,北条子午不禁满胸豪气,他走一旁的餐桌前,往两盏酒杯中注满了清酒。接着,他将酒端到了母亲的面前,并且递到了母亲的手中。

“让我们敬那些为瀛洲而战的勇士们,敬伟大的瀛洲。”

北条清子接过了酒杯,笑呵呵地将酒水饮尽。

“对了,母亲,我今天在城外看到了劳役队伍中有一群北陆人。”

“不错,怎么了,那群杂毛让你不开心了?”北条清子将酒杯置于身前的小圆桌上,眼睛终于望向了窗外怡人的景色。

“没有,我只是、从其中一个人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些......”北条子午缓缓坐下身子,眉头微微一蹙。“一些令人不安的感觉,那种目光,就和翔阳很像。”

“不可能,”说话的同时,北条清子终于撇开了脸上的笑容,忽地站起身子,眼中暗含少许怒火和悲凄。“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义龙外,没有人可以和翔阳相比。”

“母亲!”望着情绪激动的北条清子,北条子午一脸茫然,他只能拉着自己母亲的手腕,不知如何说下去。

“子午,那只是一群从北陆逃亡而来难民罢了,一群只能被我们奴役的小小的蝼蚁而已。他们是绝对没办法和我们瀛洲的勇士比拟的,你不要胡思乱下。”

母亲的安慰并没有让北条子午变得从容,他们依旧叹气道:“我只是有点担忧,我当然知道那群杂毛是没办法和我们瀛洲武士相提并论的。”

“如果你为此而担忧,那么不如把他们放到自己的眼前,要让自己不会担忧,就不要让那群人离开我们的视线。”北条清子抚摸起儿子的头发,淡然笑道。“就让他们在庆典上表演武士戏,让他们出演被武士们斩杀的强盗吧!”

“不错,就让这群杂毛在舞台上饰演那群不入流的强盗,被我们瀛洲武士无情地斩杀。”

“当然,控制了华洲后,北陆也将会是我们瀛洲的果实。整个东方都将会被我们所统治。”

母子二人尽情地欢呼着,仿佛胜利就在眼前,瀛洲已经成为了东方的主人。现实虽然暂时更倾向于瀛洲人,但是他们现在显然还是在将自己的幻想当做的现实,把概率当成规律。激动的北条子午难掩内心的喜悦,他将腰间的军刀取下,那是他父亲北条雄成赠与他的宝刀,叫做一日百斩。据说,它是北条雄成的祖辈一统瀛洲时,从当时的瀛洲第一武士真田善勇手中夺得,真田善勇曾凭此刀一日内诛杀一百余名武士,于是它便被叫做一日百斩。

“母亲大人,父王赠我此刀,意在让我于战场上战无不胜。今天,我便先为母亲大人展示一下我的刀法。”

说罢,北条子午身躯一展,长臂一舒,在卧房内舞动起手中军刀。他时而像水中蝮蛇,身躯轻柔延展,变化多端;时而又像山中猛虎,双臂忽上忽下,孔武有力;时而又像穹苍雄鹰,双足腾空翱翔,举重若轻。虽然是在向其母展示自己的刀法,可北条子午着重的的还是在呈现着一种舞刀时的美感。在北条清子眼中,其子这一系列动作更像是一段优美且雄壮的舞蹈,只是他的舞姿带着些许寒光。

二人边欣赏着天都城的山河风光,边畅快地抒发着内心的喜悦,十分珍惜这极其宝贵的悠闲。对于北条子午的舞刀助兴,北条清子的兴致十分高昂,直到两个瀛洲大臣的突然到访,她才将兴致暂时被搁置起来。到访的二人是瀛洲军中的重臣,一位正是驻守天都城的上将河本太博,而另一人则是从春城陪同北条子午一同前往天都城的瀛洲军天狗部皮甲军上将岸田仓野。

两人在北条清子的应允下走进了卧房,北条子午也收起了宝刀,立于其母身旁,静待两位瀛洲上将开口,他也了解这两人来拜访究竟有何事。两员上将见北条家的母子二人全都洋溢着笑容,也不禁附和着笑了几声,然而脸上还是挂着一些忧愁之色。

“王后,早上被我们召唤来的几个商贾很是不合作。听闻他们回去之后,又召集不少天都城的商贾议事,据几个愿意与我们合作的商贾透露,天都城商会的一群老顽固依旧不肯合作。”河本太博噘着嘴,扭着眉,难掩气愤之情。

“母亲大人,河本将军究竟说得是何事?”不明所以的北条子午问道。

北条清子拍拍其子的手背,笑道:“我们征讨华洲,虽然兵强马壮,但是总归是属于远征,打造兵刃、兵马粮草、修筑城防、运输兵马等等一切都是需要钱的。包括和其他国家的通商,需要很多钱;修复战后的损耗,也需要钱;找人修筑城防,还需要钱。我们虽然可以奴役华洲人,但是没有钱,他们是不会愿意为我们做事的,就像昨天的防御工事,一塌糊涂。战争的消耗是你想象不到的。所以,我们需要向这群富甲一方的华洲商人帮助我们周转一下。”

听着母亲极富耐心地为他细细道来,北条子午总算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住地点头。

最后,北条清子长叹口气,说道:“可是,不论我们多么真诚地想要和这群华洲商贾交朋友,他们却总是一副虚伪的模样。早上还笑模笑样地答应着,下午就可以翻脸不认人,真是无耻啊!”

“主要是天都城的这群商户都以他们的商会会长赵雪亭马首是瞻,只要赵雪亭一句话,大部分商户都会响应。”河本太博说道。

接着,北条子午走到河本身旁,拉住河本的手腕,微微一笑。

“晚上,咱们就再请他来吃一顿。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确实未必会做,可是给点小利,就不一定了。”

“也不一定只给些小利,我们需要让他清楚,瀛洲人对他是真诚的。”北条清子接过儿子的话点着头继续说道。“我打算建立新华天国大商会,包括原属天都府的所有华洲人的商业往来都将会交由商会规范管理,其中利益他自己应该也会清楚。如果赵雪亭合作,天国商会的会长,也让他去干吧!”

“王后和王子果然高瞻远瞩!”河本太博赞叹道。

“如果,他依旧不肯就范呢?”一直没开口的岸田仓野突然问道。

只见北条子午拍着自己腰间的宝刀走到了河本太博和岸田仓野面前,他冷冷一笑,本就细如丝线的双眼现在更是眯得看不到其中任何玄机。

“华洲有两句俗语,一个叫做杀鸡骇猴,一个叫做杀一儆百。如果这群商贾仍然不知好歹,”北条子午转身面向其母。“儿臣便会亲自教他们领会一下这两句话的真正意义。”

伴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北条清子站起身子拥抱着她的儿子,就仿佛一个母亲见证了自己的孩子从幼稚到成熟,那狂喜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她夸赞着北条子午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肯于承担起国家和民族的责任。与之同时,立于一旁的河本太博和岸田仓野一同跪地,齐呼“王子英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