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十一章 银龙大战(7)

[字数:3690 更新时间:2020/1/6 10:38:00]






一切正如自己所料,“岭南苍龙”彭振锋的儿子也不过是个才疏学浅,狂傲自负之徒。虎父犬子,他丝毫没有他爹的大将之风。司喻慈望着窗前的桂花冷冷一笑,那封信件不过是自己模仿兄长的笔迹所写,司喻仁究竟是生是死她根本不知,双子山的贼匪也不过是她从云杰穹口中听到的。司喻慈处心积虑,就是为了让彭无畏冒冒失失地去领这个莫须有的战功。目前来看,事情的进展都在她的计划之中。

昨日,云杰穹一入家门便大发雷霆,对家仆大呼小喝,口无遮拦地怒骂着彭无畏无端抢了他立取战功的机会。司喻慈也告知了云杰穹她收到了司喻仁的信件,不过是在离开彭府后的第二日一早才说的。所以,云杰穹晚了一步在姜仲成面前请缨。昨日,姜仲成告知于云杰穹,他已将征讨双子山贼匪一事交予彭无畏全权负责,并授予其五万兵马,择日发兵。这正合了司喻慈心意,她的目的便是让彭无畏远离自己的弟弟,让司喻和少受到一些伤害。而且,他听云杰穹所说,双子山的贼匪曾大败北都军马,必然十分凶悍,再加之近日瀛洲人不断在华洲东北和西南边境增兵,随时都可能攻打华洲。若是彭无畏兵败,甚至战死,那便她更是要烧香拜神。

当然,司喻慈也设想过彭无畏未能引兵出战,而此“重担”必然落在云杰穹身上。这倒是也可以令她接受,不论云杰穹生或死,云家上下都会一步一步被她所操控。

“少奶奶,饭菜准备好了,老爷和少爷都等您呢!”

云府侍女的叫唤声让司喻慈从遐想中抽身,她笑着答应。对待云府的下人,她一向温和谦逊,所以颇受云府下人的敬重。接着,司喻慈合上窗户,便往前堂走去。入了前堂后,云若倾、云杰穹和梁熙媚都已坐在饭桌前。梁熙媚早先还时常与她作对,不过她在云杰穹和云若倾面前从没讲过梁熙媚一句坏话,反而倒是时常提醒云杰穹关照梁熙媚,所以当梁熙媚每每刁难她时,反倒是会被云若倾和云杰穹说教一番。时间久了,她也懂得自己的手段差得太多,近些日子也不敢造次了。

“爹,夫君,妹妹,让你们等我,真是失礼。”

“哪里话,一家人哪有谁等谁?”云若倾笑道。

司喻慈时常给云杰穹出谋划策,令他这段期间官运亨通。云若倾身为人父自然十分了解他那儿子资质平庸,现在有了司喻慈的从旁协助,他也放心许多。所以,这段期间他对司喻慈的态度更是发生了大转变。

“夫君,为何还是闷闷不乐?”司喻慈明知故问,她当然知道云杰穹还是在为被彭无畏抢功一事而负气。

“还不是气那个彭无畏,平日里就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架势,若是被他再立一功,更不知道眼睛摆到哪里去了。”

“夫君,刀枪无眼,此番你未能领兵出战,说不准也并非坏事,塞翁失马。”司喻慈笑着说道,还替云杰穹夹了一块肉。

“不错,穹儿,你从未上阵领兵,此番出战也是十分凶险。”云若倾从旁劝道。

“可惜了大舅哥的好意。”云杰穹摇摇头,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来。

“对了,慈儿,你大哥信中可曾说过他在哪里驻兵?”

“应该是叫韩儿城,我把信交给了喻和,不然也可以拿来给爹爹看下。”

“唉!那是你们的家书,给喻和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我大哥想要送个立功建业的机会,”司喻慈突然眉头一蹙,一脸狐疑。“为何妹夫也会想到要率兵攻打双子山呢?”

司喻慈话音一落,没等着云家父子去猜想,便听到堂外一阵躁动,只听得有人叫叫嚷嚷一路走近。接着,只见到云游裳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身旁下人无法阻拦她。云若倾和云杰穹惊愕地看着闯进来的云游裳,只见她横眉怒目,十分气愤地瞪着司喻慈。

“司喻慈,你究竟有何阴谋?”

面对云游裳的质问,司喻慈一脸茫然。

“游裳,你这是作何?”云若倾厉声呵斥道。

“你为何怂恿我夫君带兵攻打双子山?”云游裳走近司喻慈,瞪着眼睛问道。

“我何时有怂恿他攻打双子山?”

“当日你去我府上送信,明摆着就是故意让无畏看到,然后他便会执意带兵攻打双子山,你还说你没有什么阴谋?”

“信,莫非是我给喻和的信件?”这下子轮到司喻慈瞪大双眼,反问道。“你们示如何知道信上的内容?”

云游裳这才觉察自己有些失言,言语顿时变得有些断断续续,继而狡辩道:“是、是你弟弟自己告诉我们的。”

“胡说,信上有如此机密的内容,他怎么会随便告知别人,除非......”

咣当!

云杰穹突然一拍桌案,眉毛高高翘起,怒斥道:“游裳,你们偷看别人的信件,还有脸恶人先告状。这功劳本来是你二哥我的,你们却......你是否忘记你姓什么了?当日赏月大会,你便帮着那彭无畏对我们冷嘲热讽,今日还敢回到家里大呼小叫。”

“二哥,你莫要再听她胡言乱语,你以为双子山的贼匪那般容易对付?若是如此,司喻仁为何不自己去讨伐?”

“游裳,我当你是妹妹对你一再忍让,你为何咄咄相逼?我大哥驻军天都府小城中,双子山的贼匪在北都府境内,我大哥想去讨伐,还需攻破雄曦关的军马,他如何去讨伐?”司喻慈目中含泪,语气中略带些哽咽。“此事我不仅与你二哥说过,还事前与爹也商议过,若是我有什么阴谋,能瞒得住爹么?”

“你莫要在蛊惑人心,你能骗得过所有人,骗不过我云游裳。”

“够了,”云若倾突然一扔碗筷,站起身来怒喝一声。“游裳,你二哥说得对,你虽然嫁到了彭家,但你还是姓云。当日你在赏月大会的各种言谈,当我不曾听到么?如今你还跑到家中无事生非,你们夫妻二人若是不偷看别人的信件,又岂会去抢着攻打那群贼匪?”

云若倾说到最后,一把将桌上的碗盘甩落在地,气得全身颤抖,转身便离开了厅堂。

“哼,喻慈,不必理会她,我们回房。”

云杰穹本想拉着司喻慈回房,可却被司喻慈叫住,道:“你先回房,公公今晚还没喝鱼汤,一会我先炖些鱼汤送与他房内。”

云杰穹点点头,扭头瞪了云游裳一眼,便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云游裳气得面红耳赤,接着,司喻慈走到了她的身旁,得意地笑了笑。

“妹妹莫再动气,是否要嫂嫂再给你添上一份碗筷呢?”

云游裳点着头冷冷笑着。接着,她便转身慢步往回走去,司喻慈紧随其后,欲将她送出府去。

“嫂嫂的戏演得真是天衣无缝,也好,让我夫君带兵出战,权当锤炼一下他。不过,这等锤炼他人的机会岂能一人独享,我已让夫君带上和弟一同北伐双子山,也好让和弟也感受一下战场上的你死我亡。”云游裳低声笑道。

司喻慈双瞳瞪得斗大,她千算万算,却未曾想到云游裳居然还会拉上司喻和垫背,令她十分惊骇。不过,她依旧故作镇定,扭过头望着云游裳,咬着嘴唇低声笑道:“我弟弟若有分毫差池,这云府上上下下,必然全要与他陪葬。”

“我且拭目以待!”

说罢,云游裳便踏步离去,而司喻慈也只走到前堂门前,没再多迈出一步。云游裳离开云府后自然是气急败坏,对彭府的下人也没好脸色。她一肚子闷火不知如何发泄,只好用力跺着脚。这时,突然有人叫住了她,云游裳回头一看,只见彭府一旁的巷子里鬼鬼祟祟地走出一个身影。近些时,云游裳才认出那人,正是她的小嫂子梁熙媚。

与之同时,立于前堂门口的司喻慈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前方,也没注意到梁熙媚偷偷地从后门离去。她心中暗忖云游裳心思细腻,且手段毒辣,不比云若倾和云杰穹好糊弄,实在是棘手的人物。更何况,纵使今天云若倾怒斥其一番,也只是冲着云游裳女生外向而气,若他日两人之间真的产生不可化解的冲突,那云游裳毕竟还是姓云的,自己就算再能为云家建立功业也只是个外姓人。司喻慈思前想后,最后以为,若想让自己与云游裳在云若倾心中的地位齐平,除非她能给云家添上一个子嗣。可是,每每想到云杰穹的那张嘴脸,她便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心为他生儿育女。每次行房前,她都会喝上一整晚避孕的药汤。正当司喻慈矛盾之际,前院屏风后走出一人,那人身高体健,着一身铜甲,威风凛凛,正是赶来呈报军务的“飞天狴犴”郭涵。司喻慈微微一笑,觉着自己终于寻觅到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