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六十章 内忧外患(3)

[字数:2798 更新时间:2020/1/6 10:36:00]






双子山由山麓至山顶郁郁葱葱,这万木峥嵘的景象却成为了北龙寨的保护伞。有几片林地还是几年前北龙寨的弟兄们播撒下的种子,虽然长得还不算高,但集结起来,却也算是个屏障。司喻仁望着四下葱郁的树木十分满意,他就是要北龙寨隐藏在这深山密林之中,才更不容易被他人发现。这也是为了日后与瀛洲人作战而备。虽然山寨可以依靠狩猎和栽种来自给自足,但是若无与外界交流,他们的供给也是十分不稳定。然而,雄曦关早有禁令,关内百姓不得与山寨互通有无,直到近日“白衣上将”邵安亲临雄曦关,才解除了这道禁令。与双子山毗邻的几座镇子分别属于横河城和山城管辖,其中,山城王胡承松也早下令,禁止山城境内的所有商户人家与北龙寨接触。

不过,虽然上边命令禁止,但是总会有人变通。隶属山城管辖范围内的秋水镇便有一商户,姓马名志豪,早先也是天都府人士。马家十几年前曾受过司家的恩惠,了解到在双子山北龙寨坐头把交椅的人正是司家大公子,他便前去拜会。他与司喻仁也算相识,再提起十几年前的事,过往种种都浮现于眼前,两人都有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情感。为报恩情,马志豪便要帮着北龙寨换取其他物质供给,而山寨则提供一些野味、兽皮和草药等林货作为交换物,且售与马志豪的价位颇低,也可令其从中获取一些小利。司喻仁知道胡承松早有明令禁止山城商户与山寨来往,他便另辟蹊径。他不要马志豪来山寨取货,而是定期由宋子才扮作外来商贾去秋水县送货。如此一来,这条秘密的商路一做便是两年,北龙寨在此期间的供给流动大半靠这条途径。

与邵安订下盟约将近五六个月的时间,雄曦关在此期间也不再限制城中百姓与山寨互通有无,常伍还时常会遣人探望在山寨为质的邵琼,同时也会带上不少衣食供给上来。邵琼虽是名义上为人质,可他在山寨之中行走自由,来去无阻,虽是惹来许多头领不满,可他们都是堂堂汉子,又不能与这女流之辈争个长短,最多也只是训上几句。然而,邵琼唇舌如剑,往往可以驳得那群汉子无言以对。

这日,常伍又是带着一些粮食,几坛子美酒,几十斤猪肉来到山寨。在寨门前遇见前来迎接的司喻仁,他便觉着受宠若惊。往日虽有头领来迎接,但司喻仁往往呆在议事大堂等待,今日在门前撞上,常伍十分惊诧。与司喻仁寒暄了几句后,两人便边聊着边往议事大堂中走去。一进大堂,常伍手中捧着的那一坛酒差点落地,只见大堂正前方的交椅之上,邵琼正端着一盘花生懒散的倚靠在座椅之上。

“这、这......”常伍一时语塞,瞠目结舌地看着司喻仁。

司喻仁仰头大笑,说道:“我看常将军不必担心邵大小姐会在我寨中受什么委屈了吧!整个山寨内,没人能奈何得了她。”

“大头领说笑了,我岂会担心。”

“不过,若是将军喜欢送上酒肉,我们倒也欢迎。”

邵琼将花生盘子往旁边的一个木桌上一抛,拍了拍手上的渣子,便从座椅上跃下。常伍看着邵琼的行为举止,确实是没有一丝受气的样子。他余惊尚未消散之时,只看到邵琼耀武扬威地走到司喻仁身前,猛地拍了拍对方胸前护甲。

“那些酒肉是常将军带到山上送与我的,你们山寨的人好生无耻,白吃白喝。”

“大小姐在山寨为质,每日来去自如,吃住也要由我山寨供应。若论无耻,山寨兄弟在大小姐面前可都是长满了牙的。”说罢,司喻仁便微笑着往前面座椅走去,一旁的常伍忍住抽动的嘴角,没笑出来。

“长满了牙?”邵琼大为不解司喻仁话语意思,低声疑惑道。“是何意思?”

“意思便是大小姐口中一颗牙也没有。”坐下身后,司喻仁指着邵琼的嘴巴说道。

“胡说八道,我明明长满了牙,颗颗都是皓齿,你......”邵琼露出满嘴白牙,话还没说完,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说她无耻(齿),她十分气恼,跺着脚咒骂着。

看着邵琼羞怒的样子还颇为令人怜惜,司喻仁和常伍不由地笑起来。接着,司喻仁将常伍请上上宾座位。

“前几日,大王子还传书过来,说是北都大军抽调了八成人马赶往银龙岭,看来大王决意要与南都府一决雌雄。”常伍落座后便先步入正题。“大王子他苦苦相劝,才多留下五千军马驻守北都城,加上原先的御前军马,北都城现在也不过一万余人。他日若是瀛洲人或是蛮族入侵,恐怕是难以抵敌。”

“邵永康野心好大,他欲与姜仲成争天下,已经孤注一掷了。前些日子我派弟兄前往关外查看,瀛洲狗又在天都府西南方的几个城镇增兵,听说还有不少瀛洲鬼军。”

“早前曾听大头领说过瀛洲鬼军,以大头领的看法,以我北都军战斗力,对决瀛洲鬼军有几成胜算?”

“你北都府出十万大军,也未必抵得住五千鬼军。”

“常将军休要被他唬住,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邵琼驳斥着司喻仁,可她见司喻仁的神情异于往常,又不愿再争论下去。

“依大头领的说法,莫非瀛洲鬼军刀枪不惧,百战不死?”常伍疑惑地问道。

“断其头颅。就我目前所知,断其头颅是唯一消灭他们的方式。可这群狗杂种身形极快、力量极强,非常人可敌。枭其首也是异常艰难。”

一时间,大堂内安静下来,常伍和邵琼似乎也被司喻仁沉重情绪感染,一起沉默不语。

“罢了,我们也先不必烦恼,他日兵来将挡即是。”司喻仁笑笑,总算缓解了这尴尬的气氛。

这时,杨鹏和王君豪一起走入,他二人表情凝重,像是有大事发生。两人走近司喻仁后,见常伍和邵琼也在,欲言又止。司喻仁也看出两人心思,便言明无碍,要他们尽管道出何事。

“我们刚刚收到了子才的书函。”杨鹏说道。

“你若不说我都忘了,他去秋水镇已有几日,以往早该归来,莫非出了什么事?”

“子才兄弟倒是还好,不过,”杨鹏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马家兄弟被胡承松派人给杀了。”

咣当!

司喻仁一拍桌案,愤然起身,他瞪圆了双眼,连眼圈带眼球几乎全都涨得发红。邵琼前后两次呆在山寨足有半年之久,从未见过司喻仁这般模样,显然是动了真怒。司喻仁不问究竟,拔出了腰间钢刀,便要往堂外走去。此刻,他脑中别无他物,一心只想要杀入山城,斩下胡承松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