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十四章 死神震怒(1)

[字数:2507 更新时间:2020/1/6 10:30:00]






如果酷寒镌镂出家庭的温暖,即使赤裸身躯也会迎接它的来临;

因为再刺骨的寒风也会被亲情的暖流所液化。

如果温暖描绘出挚爱的背叛,纵使沁人心脾也要撕碎它;

人,不会因为失去爱情而感到任何温纯。

直到亲身经历,路易斯才了解北陆的牢房中原来也是一个强权即是真理的小社会。他配合着纳克拉·罗德尔的监狱法规,尽管过了半个月的新人缴贡期,但新囚犯们还是要每周都向纳克拉进贡,或者是钱财,或者是食物,或者是药物。按照这种法规生活,路易斯和其他犯人总算是安安稳稳地在牢中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虽然这一期间潘多夫·楚克奇和狱长摩多科夫,甚至于连狱卒奥萨科斯基也会时常刁难他,但是他却一直隐忍,只要自身周全,其余的耻辱他都可以接受。

路易斯已经适应了清理粪池的工作,不再像起初那般抗拒和恶心。在这里,他结识了不少新朋友,而且几乎没用任何过渡时间就融入了科尔宾、盖伦科、里宾等人的圈子中。无论是“大嘴”盖伦科·斯洛夫,还是“神的信使”里宾·西里宁,他们都是牢中十分受人欢迎的人物,从他们那里经常可以获得许多可以打发无聊时光的消息,再加上幽默的科尔宾、学识丰富的哈森和平易近人的安德烈,这个团体本身就十分具有令人想要融入的吸引力。

路易斯领过了午餐后就倚靠在树干下盘算着这一周要向纳克拉进贡些什么物品,因为他的食量与监狱所分发的食物本身就不太呈正比,他打算以之前诈病换来的止痛药来作为贡品。

“来自圣都堡老头子。”正当路易斯暗自盘算时,一个狱卒走近到他的身旁。“你有一封来自圣都堡的信笺。”

狱卒说完就将信笺丢在地面上,路易斯惊诧地看着那封信。通常来说,东罗堡囚犯的信笺都会被监狱的狱卒提前拆开查阅,以防止囚徒与外界勾结图谋越狱。然而这封信笺上的火漆完整无损,显然没人提前拆开过。他看到火漆是刻着的是北陆信仰神冰雪之王的图案,这是来自圣都堡的信笺。他再看看信封上的标识,竟然是从楚克奇家寄出的信。路易斯终于明白为什么没人敢擅自拆开这封信件了。

“难道是安娜寄来的?”路易斯一想到安娜现在已做人妻,心中便感到阵阵酸楚。

他拆开了信笺,那笔迹并不是安娜的,他蹙着眉头看着这封来自遥远西方的来信,只阅览了几行,他的泪水便悬在了眼眶,目光中露出嗔怒之色。路易斯的双手开始颤抖,他忍着强烈的怒火看完了这封信:

亲爱的路易斯,你好!

没想到吧!你来到东罗堡后所收到的第一封信居然是我寄给你的家书,我就是你的老朋友,劳德安·楚克奇。

首先,我很感谢你,是你将一个完美的妻子送到了我的身旁。不过,你也要感谢安娜,正是因为她,你才能够安然地在东罗堡清洗着清香的粪池。老朋友,说真的,这个工作再适合你不过了。你可以完全不必担心,你的家人被我照顾得非常好,莱安娜、奥克维尔和瓦里塞夫已经开始尝试着叫我父亲了,而沙希和伊莲娜尽管有点不适应,但是他们依旧对我这个救了他们父亲的大恩人毕恭毕敬。所以,我们的新家庭现在无比温馨。

然后,我们再来说点别的,说说我们共同所拥有过的——安娜。她是个无比善良的女人,也是一个完美的女人,无论是相貌还是品格,就连床上功夫都是一流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可以身处西方众多美女群中依旧处乱不惊了,因为你有一个你值得为之如此的女人。我每天都在替你欣赏着、抚摸着她的酮体,这简直是冰雪之王塑造的一个完美的躯体,每一处都是。对了,我们开始打算创造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了,为了纪念这个孩子的诞生的源头,我决定,将他命名为路易斯·楚克奇。

好了,老朋友,今天就说到这吧。夜已经深了,安娜已经脱光了衣服在床上等着我了。我不能让她久等,我想你也不希望她久等。再会,我亲爱的路易斯。



这并不是一封简单的信件,这是来自圣都堡的羞辱,是对路易斯无情的打击,无论信上的内容是真是假,他都无法接受。路易斯甚至联想出了劳德安在信上写着的那些不堪画面,他失望至极,悲哀至极,愤恨至极,痛苦至极。最后,他把信笺攥成了一团,怒吼着将其抛进了粪坑中。

“不,安娜!”

路易斯痛哭着,他现在的心情比当日被陷害而面临死亡时还要痛苦,比当初与家人分别时还要悲伤,简直就仿佛有一把利刃直接插进了他的胸膛一般。他甚至将还没吃完的面包也丢进了粪坑。此刻,整个世界都和他无关了,一切都可以被其忽略,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然而,正当路易斯独自一人承受着刻骨般的痛苦之时,那些目露凶光的身影依旧不打算让他安宁。

“嘿,混蛋,已经快到一周了,我们还没收到你的贡品。”

路易斯向一旁瞄了一眼,他身旁站着两个壮汉,他们叫做罗马耶夫和扎巴卡,都是替“凶残的鼓手”纳克拉·罗德尔卖力的囚徒。路易斯又看了看远端,纳克拉正提着他的鼓槌倚靠在城堡的墙体前,一副悠哉的表情。

“我找时间给你们,现在别惹我。”路易斯低声说道。

“你在说什么,你活腻了么?”

罗马耶夫瞪着路易斯质问道,而他身旁的扎巴卡直接蹲下身扯过了路易斯的衣领,同时挥舞起那沾满泥沙的拳头。

“别他妈的惹我——”

路易斯已经开拖长音,他左眼放出一丝令人生畏的目光,右眼更是恐怖,仿佛被黑暗所占据,白眼球渐渐消失,正被黑暗吞噬。这时的路易斯就像一头怒火中烧的野兽,十分凶残,异常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