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世界的战曲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十章 狱中阴谋(1)

[字数:4065 更新时间:2020/1/6 10:26:00]






远方,一阵微风携带着腥气而来。

大地在颤抖,地面上的砂砾如同汗珠。

微风为大地擦拭着汗水,却也将灾难丢下。

泥泞的地面上尽是尸骨,它们在哭诉:

这场灾难,就叫做“战争”!



凛冽的寒风沿街掠过,卷起了路面上的一片片落叶,就仿佛疆场上排山倒海的人浪,此起彼伏。人们每喘口气都会在空气中冒出阵阵白雾,在这寒冷的午后,沙希·伊斯林和他的好友安杰洛夫一起站在城头,他们顺着石路一直望去,静静地等待着一个人的身影出现。沙希·伊斯林和安杰洛夫自幼相识,堪称是极为互补的一对挚友,沙希秉承了伊斯林家族尚武的传统,在他的调校下,一项手无缚鸡之力的安杰洛夫也可以将铁剑舞得得心应手;当然,安杰洛夫也有他的优势,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在某些方面拥有着比圣都大学士还要渊博的见识,这也让沙希受到不少熏陶,从而文武双全。

终于,一个体型健硕、满头银丝的男人骑着一匹体型硕大的乌黑战马徐徐而来。尽管面孔望着很模糊,但仅仅凭着那轩昂的气度和雄豪的姿态,沙希也可以断定来者必然是自己的父亲——路易斯·伊斯林。

“他真的回来了,传说中的‘死神之手’。”安杰洛夫显得比沙希还要激动。

沙希虽然表现得淡然,但是内心却也很欣喜,他与父亲已经分别了三年,自从路易斯出使西方各国以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自己的父亲、也是自己最崇敬的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剑术。当马匹渐渐行近时,沙希的泪水已经悬在了眼眶之上。尽管已经年过花甲,但路易斯依然拥有骁勇战将所应该具备的风采,那对碧蓝的双眸炯炯有神,丝毫看不出他的真实年龄。

路易斯胯下的乌黑战马长着银色马鬃,这是他从兰度士打赌赢来的乌色闪电,是兰度士神圣骑士团的高级将领才可驾驭的坐骑。他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沙希和安杰洛夫,仿佛是以训诫的目光看着两人。

“你们要在我面前来场决斗?”

沙希和安杰洛夫先以严肃的目光看着路易斯,最后都禁不住被路易斯这冷冷的笑话给逗乐。

“欢迎回家。”

沙希张开了双臂,想要将路易斯揽入怀中,路易斯也跃下马背,两人紧紧相拥在一块,这是父子俩三年来第一次紧密接触。接着,路易斯也毫不吝啬地给了自己另一位崇拜者安杰洛夫一个深深的拥抱。

“维廖夫叔叔和尼尔叔叔都已经到了家里,妈妈准备了一桌子菜。”

“你那几个弟弟妹妹都还听话么?”

“很听话,除了我和妈妈的话以外,他们都听。”

听到自己的儿子也以幽默感十足的回复自己,路易斯也不由地放声大笑,三人一路欢声笑语往城内而去。此刻,血红的残阳刚好将余晖映照在圣都堡路面上。

安娜·伊斯林将油灯挂于墙壁上,令昏暗的厅堂瞬间亮堂许多。她与丈夫分离许久,但还来不及亲热就得准备饭菜招待来宾。她出身于极寒之城著名学士世家洛克尔家族,自幼知书达理,绝不会计较丈夫因为与朋友叙旧而拖延与自己的亲密时刻。更何况,正与丈夫同坐在客厅圆桌之前豪饮畅谈的两人都是立于北陆政坛顶端的人物。坐在路易斯左侧,一头赤发,身高体大,相貌粗犷的男子叫做尼古拉斯·维廖夫,是北陆高级军事统帅,维廖夫家族的族长,直接统领着圣都堡除冰雪骑士外的所有兵马;坐在路易斯右侧,面庞消瘦,但精神瞿烁的银发男人叫做亚历山大·尼尔,是北陆西罗堡的最高行政和军事长官,尼尔家族的族长。他们都是路易斯年轻时的亲密战友,无话不谈,同生共死。

“路易斯,我这辈子除了北陆、不,可能除了北陆西境从没去过任何地方。”尼古拉斯·维廖夫高举酒杯,粗声说道。“来,说说是北陆的女人漂亮,还是西方的女人漂亮。”

听到尼古拉斯玩笑般的问题,路易斯和身旁亚历山大乐得合不拢嘴,他看向正端着一盘炖肉笑面而来的安娜,先是抿着嘴直摇着头,再以十分迷离的目光看着尼古拉斯。

“很美,美到了能让你抛弃叶里塞娃,但却令我仍然无法忘记安娜的地步。”叶里塞娃是尼古拉斯的夫人,也是国王克里安·沙里京的胞妹。

安娜听到丈夫这样夸赞自己,虽是心里美滋滋,但却也知道这是丈夫巧妙的应付尼古拉斯玩笑般的问题而已,她以疑惑地目光看着路易斯:“这么说你看了许多姑娘了?”

尼古拉斯和亚历山大用力拍着桌案大笑。这时,路易斯的两个小儿子奥克维尔和瓦里塞夫因为一把木剑产生争执,安娜无奈地摇摇头,赶紧将这两个孩子拉到了一旁轻声训斥。

“说了这么多玩笑,得开始点正题了。”路易斯将红酒一饮而尽,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虽然说是出使西方各国,实际上我有两年多的时间里都呆在东列士,本来打算重新回到兰度士享受下生活,但是东列士的近况令我放弃了所有原定计划。”

“那个国家不过是我们的一个手下败将,会有什么状况?”尼古拉斯捋着自己的胡须,十分不屑地问道。

东列士十四年前与北陆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这三人都曾与之作战,最终东列士战败撤军。

“老朋友,你我心里都该明白十四年前的那场战争如果不是有西利士和兰度士的牵制,还有......”路易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欲言又止。“我们能不能赢也要另说。”

尼古拉斯叹了口气,负气般地喝了一杯。

“几年前,东列士迎来了一个新的国王,叫做、叫做他妈的什么安多夫·梅尔策。你们知道西方其他国家的人都叫他什么吗?”路易斯点点手指在酒杯上,目光中略带一丝担忧,旁边的两个老友都瞪着眼睛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那群家伙都叫他‘棘手的火焰’,这个小子狂妄自大,穷兵黩武,不把任何国家放在眼里,即便是曾经战胜过他们的西利士和兰度士,也要被他牵着鼻子走。东列士火灵骑士的人数现在已经扩大到五万多了。”

“他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梦魇兽?”亚历山大极其震惊地问道。

“那个疯子两年前竟然用两个城堡与兰度士交换了之前战败陪赠的两千梦魇兽,兰度士的国王像个白痴一样用了两千头珍贵奇**换来两座因战争几乎变成一片焦土的城堡。然后,那个疯子又用这些扩充来的火灵骑士征服了两个富饶的小城邦,壮大了军队实力。他不断地壮大军队,震慑着周遭的邻邦,被东列士的淫威所慑,那些邻邦时常进贡以换取太平。我敢断定,一旦安多夫那家伙觉着时机成熟,他一定再次把当初送出去的那两座城堡从兰度士手里夺回来,到那时,这两座城堡很可能已经得到重建。”路易斯往嘴里塞了一大块牛肉,边咀嚼着边说着。“而面对东列士如此肆无忌惮的壮大自己,西利士和兰度士的国王连个屁也不敢放。”

“我猜测他们肯定怕引火上身,上次与东列士的战争,他们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尼古拉斯说道。

“而且这些家伙还很想将祸水引到我们身上。”路易斯蹙着眉头,以试探性的口吻说道。“虽然我不能肯定什么时候,但是我可以确定,东列士国内的好战情绪极高,似乎他们的上层建筑还联络了东方的神秘势力。将来的哪一天,他们极有可能会把战争的矛头指向我们。你们觉着如何应对才好?”

“到那个时候,西罗堡才会是最先遭殃的。”亚历山大也明白了路易斯话语中的严重性。“不过,我们国王恐怕不会像你这么想。”

听到亚历山大话中有话,路易斯已经猜到这三年来北陆国内的格局必然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他皱着眉头看看亚历山大和尼古拉斯,这两人全都愁眉苦脸。虽然,路易斯知道国王沙里京二世办事手段略显激进,但他还是不能理解究竟何事令他们如此忧愁。

“对了,为什么这次我没能找到‘大铁钉’?”路易斯问道,“大铁钉”是他的老友威尔金·古列夫的绰号,也是北陆的高级军事统帅。

“那家伙被投入地牢里了。”亚历山大使劲抓着头皮,并不愿意提及此事。

“为什么?”路易斯仿佛将体内的酒精驱逐出体,登时变得精神起来。

“他因为反对国王提出的税制改革,而被当做叛变的罪名扣押在地牢里。”尼古拉斯倚靠在椅背上,之前的愉悦感荡然无存。“最可恶的就是劳德安·楚克奇那个老东西,仗着自己是大宰相,在国王耳旁胡言乱语;否则‘大铁钉’也不会......虽然还没有宣判,但是这已经不是第一例了,近几年国王处决了许多与其政见相悖将领和官员,‘大铁钉’很可能也会步他们的后尘。”

三人随后默而不语,气氛凝重到了极致。路易斯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仅仅三年不见,自己的亲密战友就将要与他们阴阳两隔,他的心里既忐忑又愤慨。夜深人静之时,看着醉卧在靠椅上的两个老友,路易斯百感交集。他的脑中先是浮现起当初在战场上与众人并肩厮杀的场景,一个个好友的身影竟逐个消失。他再看看趴在窗前茶桌上的妻子,心里泛起一阵酸楚。这些年来,他疏于关心家人,以至于妻子的两鬓之间增添了不少白丝他都不曾注意。

最后,路易斯起身来到墙边,并注视着悬挂于墙壁上的铁剑,他用手轻轻摩挲着那把和他共同战斗过数十载的利剑,仿佛感受到了一场战祸的袭来。他预感到自己或许还有披上战甲上阵杀敌的机会,就像十几年前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