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蜀汉中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728章 出乎意料

[字数:2677 更新时间:2020/3/25 6:39:00]




 距离秋收只有一个多月,刘封传令全军积极备战,将河内各处农田保护,等小麦成熟,便先抢收粮食以备军用,后续自有荀方筹措,便可与魏军放手一战。

兖州之乱平定之后,姜维也派人来送信,夏侯霸和毌丘俭退守青州,在北海郡结成掎角之势,深恨司马懿引鲜卑军屠杀中原之民,大失人望,正密谋拥立北海王曹霖为帝。

毌丘俭造反,夏侯霸投敌,这都是刘封所知之事,只是当今局势不同,二人合兵一处,虽然还没有高平陵事变和淮南三叛那般形势严峻,但曹家失势已经无可逆转,而司马昭回到邺城之后又准备清剿曹爽一党,这让夏侯霸和毌丘俭更加心生不安,正值百官指责,民怨沸腾之际,二人便有了拥立新帝之心。

刘封正和徐陵等人商议进兵路线,忽然并州送来书信,信有两封,其中一封是关兴等将的联名请战书,另一封则是邓艾的安抚怀柔主张。

邓艾和关兴一月前便合兵攻到了晋阳城下,此时雁门等郡望风而降,仅剩晋阳一城,邓艾并不急于攻城,命人马驻扎城外,将祁县王氏几位威望较高的老者请到军中,每日写信劝降王昶,瓦解守军军心。

一月过去,王昶却始终不为心动,关兴等人便按捺不住了,全军上下求战心切,众将推关兴为首的纷纷请战,邓艾眼看弹压不住,这才约定一同请令,由大将军刘封来定夺。

刘封看罢书信,失笑道:“这个士载,远在千里之外,还要我来当这个恶人。”

徐陵接过来看了一阵,也道:“邓将军本无战心,乃是关兴诸将请战,众意难平,唯有大将军将令,方能遏诸将之心。”

刘封问道:“子琼意下如何?”

徐陵笑道:“殿下已有决意,又何必来问我。”

“大哥,你二人说话遮遮掩掩,在打哑谜不成?”

张苞坐在一旁不满地拍着桌子,瞪眼问道:“要我说,一口气攻下晋阳,早日平定并州出兵邺城,我看他司马懿还敢不敢在河内对峙。”

关索撇撇嘴,摸着脸上的胡茬咕哝道:“我最看不惯他们自以为高明,在那里故弄玄虚的神态,若不看他是我大哥,早就一拳打断他的鼻梁了。”

“关将军……”坐在关索旁边的朱异正震惊于张苞敢和刘封如此叫嚣,未料关索更是大放厥词,吓了一跳,赶忙轻轻推了推关索的肩膀,“小声些。”

关索翻了翻眼皮瞥了一眼刘封,一副爱答不理的神态,又埋怨道:“说来二哥也是,该打就打,怎得一年不见,变得婆婆妈妈的……”“老三,你在说什么呢?”

正在此时,刘封忽然招呼关索。

“啊?

大哥,没,没说什么,刚才有蚊虫飞过。”

关索虎躯一震,和朱异连坐的桌子一阵剧烈的颤抖。

朱异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关老三,这家伙看起来粗豪威猛,原来是个暗地里耍嘴皮的主,不过恐怕唯有麒麟王能让他如此心口不一。

却听刘封笑问道:“那你来说说,这晋阳城该打还是该怀柔?”

“怀柔,我支持邓将军!”

关索站起身来,一本正经地挥舞着手臂大声道,“兵法有云:上兵伐谋,攻心为上,不战……不战而屈人之兵。

晋阳当然是以安抚为上。”

“咦?

老三这本事见长啊,”刘封颇感意外,上下打量着关索,竖了个大拇指,“有长进,不错不错,你比继业有远见。”

关索挠了挠头:“嘿嘿,还是大哥教导有方,这段时间跟着大哥学的……”“关老三,你这个马屁精,专门和我作对不成?”

关索话音未落,张苞豁然起身打断了他,二人从来争斗都是各有输赢,刘封也不予评价,不想今日忽然下了定论,张苞占了下风,自然忍不了了。

关索抱着胳膊,一脸得意:“嘿嘿,不服气?”

张苞大怒,出席指着关索冷笑道:“好小子,一月不修理,长本事了,来来来,我们校场上见高低。”

关索也慢条斯理走出来,微扬着下巴:“谁怕谁呀!”

二人四目相对好一阵,空气中仿佛有火花迸现,才同时转身抱拳道:“大哥,我们先行告退。”

两人一斗气,连正事也不顾了。

“大将军……”张苞和关索拉拉扯扯大步而去,周处和文鸯也坐不住了,不过他们可没那么大胆,眼巴巴地看着刘封。

刘封不想一句话竟让二人又斗了起来,无奈挥手道:“行了,去吧去吧!”

二小将大喜,离了席位便跳出门槛,从五六层的台阶上一跃而下,冲出府衙而去,院子里飘起一阵尘土。

朱异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自从归顺汉室以来,他才深刻体会到汉军军制的不同,这次被调来河内在刘封麾下领兵,正想大干一场,却未料到中军竟这般景象。

这可是中军议事之所,正所谓白虎大堂,令出如山,此处人人献策,众将听令,谁敢肆意喧哗?

就算张苞和关索是功臣之后,与刘封关系匪浅,也未免太嚣张跋扈了,若换了孙权,莫说是黄盖等老将,就是孙登等太子之流,若有人敢如此张扬,只怕早被拉出去砍头了。

愣神之间却听徐陵解释道:“此乃邓将军安三军之法也。”

寇威倒是听出刘封的意思,却不知其所以然,问道:“军师何以知之?”

徐陵笑道:“岂不闻: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身为三军统帅,哪有千里请战的道理?

实在若愿攻城,早就下令,故意写信来请大将军定夺,一来正好可拖延时日,二来也是借殿下之意以制众人。”

寇威恍然,点头道:“原来是缓兵之计。”

刘封摇头苦笑,对亲信吩咐道:“即刻回复邓艾,取晋阳以安抚怀柔为上,未到出兵之时,如再有敢言出战者,以违令论处。”

“遵命!”

亲兵前去传令,前脚刚走,便有传令兵进来禀道:“城外有一农夫求见,说要事见大将军,关乎河内之战,张将军不敢定夺,前来请示。”

刘封眉头微蹙,点头道:“将人带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