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三国之蜀汉中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320章 群策群力

[字数:2723 更新时间:2019/8/13 6:07:00]




 沐风见王濬还有些迷茫,知道他是钻入牛角尖了,无奈叹气,左右看看,从旁边拿起一根筷子,一折为二,在王濬面前晃了晃。

“哎呀,哎呀,哎呀呀呀……”王濬恍然大悟,一拍脑门,以手扶额,自己也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二人对视大笑,王濬更笑得眼泪直流,听得门外的侍卫频频偸觑,不知道这二人忽然发了什么神经,竟会如此失态。

好一阵之后,王濬才收住了笑声,喝了几口茶平复心绪,唏嘘不已,一来确是因为太过执拗,二来也是许久不曾如此酣畅淋漓的放肆大笑,若眼前的不是沐风,恐怕也笑不出来。

沐风由衷感慨道:“常言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诚不欺我呀!”

王濬深以为然,先前他领三十万水军,又得刘封器重,众将拥戴,此番顺江直下取江东,难免得意之情,踌躇满志。

经此一事,有所触动,才冷静下来,喟然道:“集众人之智,方能万无一失。”

沐风忽然目光一闪,问道:“将军可听过先前的燕王金句?”

王濬一怔:“这倒是听过不少,但不知军师指的哪一句?”

沐风摇头诵道:“三个丑裨将,赛过诸葛亮。”

王濬失笑道:“这倒真是听过,听说这不过是谣言罢了,是有人故意借此来挑拨大将军和诸葛丞相的关系,如何当真?”

“嘿嘿,实不相瞒,这还真是出自大将军之口!”

沐风嘿嘿怪笑起来,“当初军制改革,千人以上部曲需配置军师、参军,至少有一文一武,大将军便说过此话,意指一人难敌三人之智,倒并非是故意贬低丞相。”

“哦?”

王濬吃了一惊,忙问道,“记得当初诸葛丞相尚在成都,直呼名讳,与副将相比,莫非他不以为忤?”

“将军呐,你这就太小看丞相的气度了!”

沐风摇摇头,慨然道,“听说丞相得知此事,反倒哈哈大笑,认为比喻恰当,还叫军中广为流传,那些裨将顿时精神一振,以此为荣,丞相反倒更得将士爱戴了。”

王濬倒是有些意外,揪着胡须喃喃道:“竟真有此事,圣贤气度,果然非同一般……”沐风笑道:“听说当初丞相只身前往江东,与周瑜斗智,草船借箭之时有了疏漏,正是裨将及时补漏,才瞒过曹操,故而丞相也是有感而发。”

王濬也忍不住好奇起来,问道:“草船借箭实为惊天妙计,不知有何错处?”

沐风奇怪道:“此事军中人人皆知,你却不知?”

王濬愈发好奇,失笑道:“人人皆知,便都道吾已知,反而无人告知此事了。”

沐风喝了口茶,才道:“当初丞相与周公瑾打赌,三日造齐十万支狼牙,实则早已暗中算准时机,知道江上有大雾出现,便命部下在船上扎束草靶,再以布幔掩盖,趁大雾去曹营。”

王濬微微点头,此事天下尽知,传为美谈,等待着沐风继续解释。

沐风又道:“丞相之计的确精妙,但舟船用布幔遮盖,难免让曹军看出破绽,两名裨将私下商议,心有一计,在船只外又竖立两三个稻草人,套上皮衣、盔甲,雾中看去,便和军士一般。

丞相见后,方知百密一疏,差点贻误大事,后来曹军果然中计,便重赏二人。”

王濬听罢,半晌不语,叹道:“以丞相之智,也有疏漏,况吾等凡夫乎?”

沐风点头笑道:“所以大将军提出军制改革,说出这等话,丞相非但不以为忤,还能叫全军传播,以此来警示各将校,行军布阵要谨慎再三,群策群力。”

“丞相有圣人之量,吾辈不如也!”

王濬再次感叹,却又道,“不过大将军当时在成都还未举足轻重,这样行事,也未免大胆了些。”

“王将军,你还是太过迂腐,不了解大将军为人呀!”

沐风为王濬倒上一杯茶,又笑道,“再说了,大将军彼时已是丞相东床快婿,就算有些许冒犯,作为老丈人,又能奈何得了爱婿?”

“这倒也是!”

王濬似乎觉得这个理由更容易接受一些,点了点头,又皱眉问道,“那为何又是丑裨将?

莫非当初那两位副将相貌丑陋?”

“哈哈哈,王将军,你今日为何屡屡执拗不悟,”沐风大笑道,“此丑,非指相貌,而是指平凡之人。

即便才能平庸者,若能同心协力、集思广益,也能丞相思虑周到,此乃鼓励三军将士群策群力,众志成城之意也!”

“唉呀,我今日莫非撞了邪不成?”

王濬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竟然也能误会。

沐风却又叹道:“唉,不过说起来,与丞相玉树风貌,天人之姿比起来,吾等还真是相形见绌,就算是真丑,也是无可厚非。”

王濬听罢,脸上不无遗憾之色,摇头道:“只恨未能一睹丞相风姿。”

他当初在河东兵败被俘,被送到长安敬贤院的时候,诸葛亮恰好去了南阳主持战事,与司马懿交手。

等他决意归汉之时,诸葛亮已经为救刘封而殒命,虽然来到汉军阵营,却没能见到见到诸葛亮和关羽一文一武两大庭柱的风姿,王濬常以此为平生憾事之一。

“咳咳,将军看我如何?”

正慨叹的时候,却听沐风说话,抬头一看,这家伙正摆正了姿势,做出一副飘然姿态,轻摇着芭蕉扇,双目侧视远方,撇着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王濬不由失笑道:“若丞相当年是你这副模样,恐怕昭烈帝便不愿三顾茅庐了。”

“呃……”沐风的芭蕉扇僵在半空,顿了一下将其抛在桌上,瞪眼看向王濬,“嗳,我说,我真有这么差?”

王濬莞尔一笑,低头喝茶:“还算好!”

沐风拦住了他的手:“还算好是多好?”

“就是不算差!”

“那有多差?”

“唔——与本将毫厘之差!”

“切——”沐风挥着衣袖,想要取笑王濬几句,却听他将二人比作同等水平,反倒不好笑他,正在此时,却见舱门口弯腰走进来一人,拍手大笑道:“哈哈哈,快来快来,看我们三个丑裨将,能否胜过诸葛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