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密战无痕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16章:一德茶社

[字数:5026 更新时间:2019/8/13 6:06:00]




  一德茶社门前,韩老四踩了刹车,汽车“嘎”的一下子停住了。

  韩老四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双股都还是在不停的颤抖,刚才他开车拐过的那个路口,突然耳边一声尖锐的呼啸声,接着就听到后车窗玻璃碎裂的声音!

  他扭头一看,吓的差点儿当场尿裤子了!

  后车窗的玻璃被一颗子弹击穿,那粒黄灿灿的弹头将车上后排坐着的假人的心脏直接击出一个大洞,弹头镶嵌在后座椅上。

  紧接着第二颗子弹直接打在了车门上,火星四溅。

  吓的他赶紧脚踩油门,拼了命的往前开。

  三哥真是料事如神,居然真有人要在半路上暗杀他,如果刚才他人在车上,只怕此刻已经命丧黄泉了。

  卢苇也吓的不轻,抱着脑袋就差没钻进前排挡板下去。

  “怂货,三哥带咱们出来,那还指望咱们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呢……”尽管害怕,胆大的韩老四还是比卢苇先缓过神来,看到卢苇那个怂样,直接就给了他一脚。

  卢苇一张脸憋的通红,他也是见识过枪林弹雨的,但这么近距离的与死神擦肩而过,那还是第一回。

  太吓人了,这一枪要是对着他开的话,此刻他铁定没命了。

  “我不是怕死,我是被吓着了……”卢苇红着脸为自己辩解道,再有下一次,他绝对不会出丑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你在这儿待着,我上去找三哥。”韩老四吩咐卢苇一声,抬脚进了一德茶社。

  ……

  “三哥。”韩老四上楼来,推门进来,见到陈淼和吴着说着,一脸骇然的朝车鸟望来,“三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未卜先知,不过,我都已经上了军统上海区的制裁名单,还名列第四,你说,我出门能不小心一些吗,这不过是防范于未然,常规措施。”陈淼呵呵一笑道,这像是陈沐的作风,先发制人,但又绝不恋战,打完就走。

  “明白了。”吴话的声音不高,但只要静下心来,仔细听的话,那是能听见的。

  陈淼居然不急着去听雪楼,这令他感到一丝不太对劲。

  眼神朝陈沐询问:“这陈三水怎么回事儿?”

  陈沐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道:“区座,稍安勿躁,现在比的是双方的耐心,他已经知道有人要对他下手了,自然不会轻易的以身涉险,必须确定安全,才会进入听雪楼。”

  陈宫澍点了点头,觉得陈沐说的有道理。

  ……

  大约过了十分钟,陈淼一招手,在吴话的声音,这让陈淼起了疑心,哪有人来茶社喝茶就是为了喝茶和吃东西的?

  至少也是聊话吧!

  他们不说话,那必然是为了偷听他们说话了。

  ……

  陈沐和陈宫澍一前一后,出了一德茶社,陈宫澍头戴一顶灰色的圆帽挥手叫了一辆黄包车,陈沐则步行向前,一路低头,不让人看到他的真实面目。

  吴天霖下去,并没有走远,而是直接在楼下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就这样看着陈宫澍和陈沐从楼下下来。

  等两人出了茶社后,他马上上楼而来。

  “看清楚了?”

  “前面一个人,身高大约五尺,三十五六岁,戴灰色的遮阳圆帽,故意的遮挡住半张脸,后面一个低着头,比前面的人略高一寸,三十岁,肤白无须,清瘦,戴黑墨镜,他们下楼的时候,都故意的把脸别过去。”吴天霖迅速的向陈淼汇报道。

  “衣着呢?”陈淼问道。

  “长衫,前面的人穿褐色长衫,后面的是蓝灰色,脚上穿的都是皮鞋,后面的人走路脚步略重一些。”吴天霖回答道。

  “回去做个素描,将这二人的样貌画出来。”陈淼吩咐道。

  “是,三哥。”吴天霖点头道,就算陈淼不吩咐他做,他也会这么做的,这两人极有可能是军统上海区的高层。

  “老四,你和卢苇把车开到听雪楼大门对面,我跟天霖走过去。”

  “三哥,他们可是有神枪手,我们就这么走过去……”吴天霖担忧道。

  “他们如果想要杀我,最好实在半道上,一旦等我到了听雪楼,他们反而不会动手了。”陈淼摇了摇手,自信的一笑道。

  “为什么?”

  “他们的目的不光要命,还要钱。”陈淼笑道。

  “这要钱跟三哥有什么关系?”吴天霖一脸的疑惑。

  “我若死在听雪楼前,梁小姐还会买下听雪楼吗?”陈淼解释道。

  “那梁小姐不买的话,袁氏父子……”

  “这个局跟袁氏父子脱不了干系,他们买下听雪楼,就坐实了的关系。”陈淼呵呵一笑道,“天霖,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钟国伟是军统的人!”吴天霖总算反应过来了,一头大汗下来,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三哥,你早就看出来了?”

  “需要看出来吗?这个时候只要是针对我的,都是可以假想成是军统的设下的局,然后去证实就可以了。”陈淼解释道,“为什么钟国伟会知道我在76号,律师函直接送了过去,而我又在来听雪楼的路上遭遇了远距离狙杀,如果不是袁氏父子暗中与军统勾结,那只有钟国伟是军统这一个解释了,否则,我今天的行踪,他们怎么会知道,还能在我来的路上预设埋伏?”

  “有道理。”吴天霖点了点头。

  “所以,既然没能杀了我,那么重要把钱弄到手吧,别忘了,他们现在很缺钱,如果能从梁小姐手中骗取一大笔钱,那么他们损失的经费不就有了吗?”陈淼道,“现在杀我,得不偿失。”

  “丝丝入扣,天衣无缝,三哥,天霖服了。”吴天霖激动的道。

  “走吧,咱们现在大摇大摆的走出去,都不会有事儿的。”陈淼嘿嘿一笑,让吴天霖结了茶钱,走出了一德茶社。

  ……

  “队长,目标出来了,机会难得……”斜对面巷子口后面埋伏的军统特别行动队一名队员看到陈淼与吴天霖从一德茶社出来,按捺不住,就要拔枪冲出去。

  “稍安勿躁,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陈三水早就在附近安排了人手,你一冲出去,只怕没能杀的了他,自己就先壮烈殉国了。”陈沐一把摁住了自己的手下。

  “队长,这么好的机会?”

  “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陈沐冷冷的喝斥一声。

  “是。”那名队员垂头丧气一声,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好钟国伟和跟钱佑冰交易所得资金的安全。

  这笔钱关系到军统上海区的生死存亡,一切以它为先。

  陈沐何尝不知道现在冲出去,成功的几率最高,而且附近四通八达,容易逃逸和隐藏,但是,他们的意图对方显然已经猜到了。

  ……

  听雪楼前院书场,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梁雪琴坐在舞台上,一副平静不波的模样,看不出一丝急躁。

  巧儿年轻,没见过世面,显得有些焦躁不安,老蔡坐在大门口,苦着脸不停的唉声叹气。

  只有小七,一张脸由始至终就一个表情,气定神闲,这份儿养气的功夫,简直让人觉得他应该是活了几十年的老怪物,不,应该是小怪物。

  钟国伟虽然坐在这里,可背后却看见一道湿痕,很明显,他此刻的内心相当的不平静,只是强自镇定。

  钱佑冰拿着一把折扇,不停的扇着风,贪婪的目光不时的从梁雪琴的身上扫过,梁雪琴这样才貌双绝的女子,有几个男人心里能忍住没有一点儿非分之想?

  “无耻的老东西,哼!”巧儿刚好看到钱佑冰猥琐的目光,忍不住啐骂一声。

  钱佑冰闻言不由的老脸一红,正要开口讽刺一句,可一想到这梁雪琴是袁杰看上的女人,若是传到他耳朵里,这得罪了袁公子,反而不美,因此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