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我在大唐当秀男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四百〇三章 上天的安排?

[字数:3410 更新时间:2019/8/13 6:05:00]




  魏王府。

  皇上意欲令千乘郡王武攸暨易妻尚太平公主的消息武承嗣的耳中。

  在乍听到这个消息是,他首先是嫉妒。他曾经费尽心机获得皇上的同意,恩准他追求太平公主,但是在太平公主那儿,他碰了一鼻子灰,弄得骑虎难下。如今他的正室虚空,却不敢续娶。当然,他的侧室还是莺莺燕燕一大堆。

  嫉妒也只是一霎那间的事情,因为太平公主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不可能。嫉妒之后,他的心被深深的忧惧所攫住。

  他的忧惧有二:

  其一,要是太平公主下嫁给了武攸暨,那么太平公主在皇上面前所得到的信任将会提升,那么太平公主就有被立为储君的可能。

  其二,哪怕太平公主不被立为储君,那么作为驸马的武攸暨在皇上面前的地位大大提升,也有被立为储君的可能性。

  虽然没有被告知皇上作这一安排的初衷是什么,但是,武承嗣的忧惧却隐隐与皇上的意图相符。

  倘若武承嗣还是像以前一样在皇上面前受到信用,那么,他对于这种婚姻安排,或许不会太担心,那时,他会想,太平公主既然不能嫁给他,那么嫁入武家,也是一件好事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可是,现在,他因为在围攻太平府是触怒了皇上,被禁足思过,在这样艰难的时刻,任何风吹草动,对于他来说都是很敏感的。

  武承嗣一边以手挠头,一边在殿内急躁地踱步,他的步伐紊乱,没有节奏,由此可见他的心情极其糟糕。

  以前哪怕被禁足在府,他的心情都没有如此糟糕过。因为,他清楚地知道皇姑姑的想法,害怕还政于李唐,害怕遭到清算,而他是武则什么,那样的只能找死!武承嗣虽然处理朝政军务的能力不怎么的,但是,他不是傻子,小聪明还是有一大堆,不然也不会被智慧绝顶的武则道。

  “兆妃,本王近日心烦头疼,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为本王分忧?”武承嗣亲切地笑道。

  “为王爷分忧是妾身的本分。”兆妃嫣然一笑道。

  “皇上要将太平公主许配于千乘郡王,这对本王的前途有很大的干系。本王想要让武攸暨夫人阻止这种事情发生,这本王无法出面,只能通过爱妃你去实行。”武承嗣抬手摸着下巴,和颜悦色道。

  “皇上没有要将太平公主许配于王爷,王爷是不是很失望?”兆妃脸上浮现玩味的笑。

  武承嗣嘻嘻笑道:“是有点失望,因为本王一直想让太平公主做你们的姐姐。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失望的时候,而是需要筹划未来的时候。这关系到我们的未来。”

  “我们的未来?”兆妃听了,急忙抓住这个词语,追问道。

  “是的,我们的未来。”武承嗣点头,“若是你能阻止太平公主下嫁武攸暨,那么本王承诺,将你进封为正室。”

  兆妃眉开眼笑,不过她不是那么好哄骗之人,当即正色问道:“王爷不是跟妾身开玩笑吧?”

  武承嗣抬手在兆妃的香肩上轻轻拍了一下:“本王言出法随,绝不开玩笑。”

  “王爷,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兆妃心花怒放,兴高采烈地去了。

  ~~~

  太平府。

  在宽敞明亮的偏殿,摆了一张红木茶桌。

  太平公主身穿一袭宽松露白的褥裙,盘腿坐在茶桌后面,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端着一只琉璃盏,琉璃盏上袅袅地升起一抹白色的气雾,她的心情很好,脸上浮现着端庄沉静的神情。

  “上官婉儿在皇上的眼皮底下,与罡烈公厮混,使得皇上动怒,将罡烈公的爵位褫夺,并打入了寒宫,唉。。。都是这个贱婢害的!这贱人,真是既下贱又粗鲁,我的脸都给她丢光了。”

  华阳公主盘膝坐在茶桌的侧边,一边有条不紊地泡茶,一边在嘴里滔滔不绝地讲述在皇宫里发生的风流韵事,对于罡烈公被打入寒宫表示谨慎的惋惜,而对于上官婉儿地所作所为,则毫不掩饰地表示唾弃。

  “哦。”

  听了这个消息,太平公主在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示,依然很沉静,依然很淡然。但是她的心却如同打开了笼子的鸟,在高空翱翔,上下翻飞。

  虽然她心里为张麟因与上官婉儿厮混而被打入冷宫觉得不值,对于这一点,她没有想多少,她想的更多是,她的机会或许又来了。她隐隐有一种感觉,或者是一种经验,在张麟飞黄腾达之时,没有她的事,但是,当后者被打入冷宫之际,就是她的好运气到了。

  当张麟第一次被打入冷宫时,那时,他的能力并没有展现多少,而太平公主却对他慧眼识珠,毅然决然地乔装改扮,去兰苑密晤他,把跟自己相关的许多大事都与他进行了商讨,因此才有了将皇上移驾太平府,以及随后太平公主请张麟拯救皇上的一幕。

  后来张麟不负她的所望,大展身手,挽狂澜于即倒,挫败了武承嗣和李败德的图谋,扭转了整个局势。使得濒临绝境的太平府,重新站了起来,而且,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越来越重要。

  在端阳大朝上,张麟甚至不顾绝大多数朝臣的非议和反对,公开倡导女子为储,这更让太平公主刮目相看,心存感激。倘若她将来能够如愿以偿获得储君之位,她会把首功记在张麟的头上,对他进行必要的封赏和报答,哪怕从此之后,他没再为她做任何事。

  在张麟蒸蒸日上的时候,太平公主认为她与他之间没有任何可能了;现在,母皇又开始向她逼婚了,这让她更是无处可逃。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冒着极大的风险,派人在路上将张麟请到茶楼晤面,与他商量对策,可张麟似乎对此也没有什么良策。

  就在她准备放弃希望的时候,张麟被打入了冷宫。

  这是一种巧合,还是上天的安排?

  太平公主美眸之中浮现起一抹思索和耐人寻味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