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428章 士族跪了

[字数:3932 更新时间:2020/1/27 9:57:00]




  “草民参见太子殿下!”百十人来到李承乾宝座前行礼。

  贫民见了李承乾都是跪在地上磕头,一众士族族长则只是躬身作揖。

  李承乾嘴角挂着冷笑,起身把贫农刘老头扶起来道:“你们都到这边来。”

  刘老头等人见着李承乾早惊的六神无主了,李承乾说什么是什么,忙随着李承乾的手往右边上首走几步与一众士族族长分开。

  两边一分开,李承乾转身回到宝座上笑吟吟地看着刘老头等人道:“孤王这几日事情太多,也没有时间去看看你们,不知道你们的田地都分到没有,每日的饭食可能吃饱?”

  自从知道李承乾是当今皇太子以后,刘老头和所有认识他不认识他的人都说刘老头得了不好了。

  “好,好,俺们啥都好!”说罢停了一下,似是想起什么又大声道:“谢皇太子殿下。”说着又趴地上磕头。

  李承乾忙让内侍把他扶起来,又转头看向其他人道:“你们也都分到田地了?”

  这些人比刘老头也强不了多少,见李承乾问都忙道:“分到了,分到了,谢太子殿下。”说罢也都趴在地上给李承乾磕头。

  李承乾看着这些人微笑道:“都起来吧!”

  内侍们闻言忙上前把跪在前头的人扶起来。

  其中一个年轻汉子却不愿起来,依然趴在地上,涕泪横流地道:“俺们家,人老几辈子都是要饭的花子,俺爹一辈子都没有穿上过鞋。

  前几,一边哭一边砰砰地磕头,让在场的文武官员和将士们,都是感慨叹息不已。

  可越是如此越显得旁边的一众士族族长尴尬,他们到现在还躬身未起。

  李承乾见这汉子哭的情真意切,便亲自把他扶起来,微笑道:“你们有田地以后要好好耕种,一家子都能吃上饱饭才是要紧。”

  “哎!哎!”那汉子忙答应着。

  李承乾走到这些人中间,见他们一个个都是眼含热泪,激动的无以言表,便微笑着道:“这伊川县以后没有了士绅人家欺负你们,你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孤王已经下令,洛阳的炼钢厂开始给你们打造农具,还要请来附近的大夫给你们和你们的家人看病。

  你们以后可要擦亮眼睛,不要轻易相信那些士绅和邪教妖人的话,他们各怀私心都是想要害你们的。”

  李承乾说的这些话,这几一些他们的亲身经历,说的都是士绅平日里欺负人的事情。

  李承乾走回宝座津津有味地听着,后面还有文吏负责记录。

  可这些话都让那些士族族长听的心惊肉跳,一些事在他们家里极为平常的事情,现在说起来都是罪大恶极,杀头抄家都不为过。

  比如家主看上谁家闺女自然是直接纳进房里,可是看上谁家媳妇就得想办法把对方的丈夫害死。

  总而言之这些有特权的乡间士族平日里真不拿人命当一回事。

  官府给他们面子时,什么事都没有,可是换成李承乾这样的人,抄家灭族也不为过。

  “太子殿下您有所不知啊!俺落到这般地步都是被城关赵家害的。”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含着眼泪道。

  李承乾眼角余光看见那边的士绅依然躬身站着,没有再次行礼的意思,便对他道:“你慢慢跟孤王说说是怎么回事?”

  心道:就不信你们不累?

  那青年听李承乾软语相问,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低下头哭泣道:“说起来也是小人大意的错,小人一家原本是赵家的佃户,世代给他们家当牛做马。

  小人十七岁那年荥阳大旱,荥阳人都来俺们这里逃荒,俺娘看见逃荒的人里有一个小娘子长的好看,就拿出家里的三斗米,给小人换了当媳妇。

  俺媳妇叫大妮,不但长的好看人也贤惠,对俺和俺娘都是百依百顺。

  俺跟俺媳妇成婚后,不到一个月赵大郎的长随就找到俺。说是听说俺娶了媳妇,家里穷日子过的艰难,就让俺跟着他去洛阳买稠缎,回来给俺二两银子安家。

  俺听说了高兴地啥似的,拿上俺媳妇做的干粮就跟着去了,谁知走到半路上,他们竟然趁俺睡熟了,把俺捆起来扔进了伊河里。”

  “啊!他们为什么要把你扔进河里?”裴行俭听到这里不由问道。

  那青年闻言擦去眼泪,咬牙切齿道:“还不是那赵大郎看上俺媳妇了,他害俺只为强霸俺媳妇。

  俺到第二赵家的长随回去说‘俺偷了他的银子逃跑了!’

  赵大郎带着人抓了俺媳妇去抵债,还报了官到处捉拿俺。

  俺娘被他们活活气死了,俺本想偷进他家救出俺媳妇逃离伊川县。谁知没过三是天水赵氏的分支,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裴行俭惊讶道。

  天水赵氏是战国七雄中赵国王室的后代,秦始皇时迁往天水,北魏时有一支迁居洛阳。在洛阳历经百年开枝散叶,附近州县有很多赵氏宗族。

  今日来求见李承乾的族长中就有个姓赵的族长,就是天水赵氏的后人。

  李承乾没有理会裴行俭直接回头问李义府道:“这个城关赵氏怎么判的?”

  李义府忙躬身道:“启禀太子殿下,城关赵氏一族所做恶事极多,除了谋害孙大郎一家外,仅我大唐立国以来就有数十桩人命案子,臣判他们家十六岁以上的男丁一律斩首,家小流放岭南,永不得回归故里。”

  那些士族族长听了都是心惊肉跳,不过这些事情他们这几天也知道一些,此时再听还能撑的住。

  众族长依然躬身站在那里,等着李承乾先命他们平身。

  不过李承乾也是早有准备,当即起身,神情肃杀沉声道:

  “陛下早就有意在洛阳营建东都,像李半城赵大郎这样的人家必须提前清锄干净。传孤王的命令,洛州各地百姓可以结队去官府上告揭发当地土豪劣绅的罪行,凡查问属实的一律重判,田产平分给当地无田的百姓耕种。”

  “啊——”

  扑通、扑通、……

  李承乾话音一落,一众士族族长再也撑不住了,纷纷跪下。

  “求太子殿下开恩!求太子殿下开恩!”

  这些人多少都长点脑子,知道有了李承乾这道命令,贫民、佃户就算是为了田产,也一定会齐心协力去告发他们往日的罪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