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辽东之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九十四章

[字数:4395 更新时间:2019/9/11 9:18:00]




  紫禁城,瀛台!

  “少将军,万岁在里面等着您。老奴就送您到这里,剩下的路您自己进去吧。”王承恩站在画舫上面,对着吴三桂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岸上有一个中年内侍躬身侍立,看样子是专门来给吴三桂引路的。

  吴三桂做梦也没想到,这皇上住的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大个一个内湖。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这湖上还有个岛子,看样子还不小。

  上了小码头,内侍躬身一礼并不说话只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敢问公公,这里是什么地方。”走在小路上,吴三桂掏出一锭银子往内侍的手里塞。内侍不接银子,也不答话径直在前面引路。仿佛就是一个提线的木偶一样!

  “他不会回答你,这里的内侍都是割了舌头的。他们不会说话!”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吴三桂猛的抬头。看到朱由检正扶着栏杆,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参见万岁!”吴三岁二话不说就跪倒在地上。

  “平身吧,在这里不用多礼。”

  吴三桂赶忙起来,紧跑几步走过台阶跑到了平台上面。朱由检正站在栏杆前面,凭栏远眺。躬身站在朱由检的身后,吴三桂偷眼看到了一大片的宫室。

  “那里就是乾清宫,朕本应该在那里见你。可李枭的耳目众多,朕也不得不防着点儿。这里是使唤人都是内务府挑出来的伶俐人,舌头都被割了去。这辈子都不会说话,也不会离开这里。或许,这是朕唯一能跟爱卿说话而不必担心泄露出去的地方。”朱由检拍了拍栏杆,万般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臣!谢万岁抬爱!”吴三桂知道,这是皇帝在安他的心。他来这里的事情,还有跟皇帝说了什么话,都不会传到外面去。就算是李枭耳目惊人,也打听不到这里的消息。

  “上一次,朕看你就是可造之材。这一次又立下战功,朕很高兴大明有你这样忠心的臣子。说说吧,这个李枭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锦衣卫都是饭桶,打听到的消息一丁点儿有用的都没有。”

  “回万岁的话,李枭这个人的确是辽东人象牙村人这点没错。臣和他弟弟李虎喝过酒,趁着喝酒的时候套过他的话。

  还是先帝继位那一年,鞑子进了他家的村子。把整个村子都屠了,他们几兄弟带着一个妹妹逃了出来。先是到了辽阳府,认识了敖沧海。后来,李枭得罪了当地的一个师爷。被发配到浑河前线,浑河战败的时候他逃了回来。辽阳失陷,他又带着满桂等溃兵逃到了东江口一个叫做皮岛的海岛。

  李枭发迹就是在皮岛上面,李虎说他也不知道,他大哥怎么就会配制火药。可能是一个倭国的枪匠教的!”

  “枪匠?”朱由检思索着问道。

  “对!叫做稻富佑直的,李虎说他大哥会弄火药,可能就是这倭国人教的。至于李枭为什么会指挥作战,估计就是无师自通。根据李虎的说法,李枭小时候只是跟村里私塾的吴先生学了几鞑子屠村的时候,被活活烧死了。”

  “哦!朕想起来了,锦衣卫曾经说过,李枭手下有一个倭国著名造枪大师。号称一梦斋,的确是倭国造枪高手。那个吴先生的事情,锦衣卫跟你的消息差不多,都是无从查起。

  奇怪,一个连秀才都没考中过的人。居然能教出这么个学生出来!”

  “李枭的发迹,其实离不来三个人。一是敖沧海,此人原是李成梁的手下。后来做了辽阳府的一个捕头,芥菜籽大的一个小吏。为人粗鄙,倒是不足为虑。

  第二个就是满桂,此人的宣府人在起先在宣府总兵帐下听差。后来鞑子闹得厉害,朝廷调兵戍卫辽东,满桂和他的百十个手下就跟随他去了辽东。他们在辽阳府结识的李枭,李枭发迹他们功劳很大。后来……!”

  “这些锦衣卫都说过了,朕都知道。你说说,他把京城搞得乌烟瘴气四处的弄钱捞银子。这钱他都用在哪里了?听说他养兵给的饷银很高,有这事情么?”朱由检挥挥手打断了吴三桂。

  “李枭带兵饷银的确高,他把士兵分为兵和士官。一般当兵第一年就会成为列兵,月奉是三两银子。第二年是上等兵,月奉为三两五钱银子。

  如果提升为副班长,那就是下士,薪俸也涨到了四两。中士四两五钱,到了上士就是五两银子。再上面就是军官,少尉是六两银子,中尉六两半,上尉是七两,少校……!”

  “你等等,我怎么听着不明白。他的兵为什么不遵循大明的军制,他自己弄的这是叫什么?”听了吴三桂的话,朱由检皱起了眉头。这种事情,锦衣卫居然没有汇报。

  “李枭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军制,不过这种军制非常有效。他把八个人编成一个班,里面有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剩下的六个是兵。一般来说班长是中士,副班长就是下士。

  三个班编成一个排,排长是少尉军官。三个排编成一个连队,李枭最小行动单位就是连队。也就是说,只要哪里有事情,他最少会派出一个连。

  这种编制方法,可以有效的把士兵们链接在一起。各级军官各司其职,非常有效率。依臣的看法,比咱们大明的百户,千户等等军制要好多了。

  尤其是几个连编练成一个营的时候,那就更加的不一样。一般一个营都要配属一个迫击炮连,就是那种发射速度很快的炮。排枪加上迫击炮,如果让他们占据高地的话。距离到两三里地的时候,他们就用迫击炮轰你。到了一两百步远的地方有火枪,再近了就有手榴弹。

  一层层的火网下来,你就算是有千军万马也得认栽。臣以为,论起战力来说。李枭的一万八千军卒,已经可以与鞑子一战,而且还能战而胜之。甚至李枭的军队,还不会有很大的伤亡。”

  “鞑子兵有披甲士七万六千余人,听说最近又弄了什么汉军八旗。你真的确定,区区一万八千军卒就能剿灭鞑子?”听吴三桂说得信誓旦旦,朱由检还有些不信。毕竟鞑子的军力是李枭的三倍不止,而且还有红毛人的火器相助。说打胜或许可能,但没有多大损失可就难了。要知道从古至今打仗,大多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朱由检虽然以前闲着没事情干,但兵书也没少看。他不相信,李枭的军队能够强到了这种地步。

  “万岁!这还是单指在辽阳,沈阳那种内陆作战。如果是李官镇那种沿海地带,李枭的舰炮可是威力巨大。可以这么说,李枭的炮舰如今在大明可以横着走。从南到北,只要挂着李家旗子的船只,就没人敢动。

  倭国海盗就算是再凶残,见到了李家的船队也得远远的躲开。可以说,李枭的二弟李休现在就是海上的霸主。大海之上,只要提起李二爷的名头。什么朝鲜人、倭国人、红毛人、罗刹人都给面子。现在大海上,已经有了七海之王的传说。”

  “七海之王!”朱由检恨恨的咬了咬牙。普,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这也是为什么,登基之后他要把这座小岛改名叫瀛台的原因。

  “是!我听夷洲来跑船的船老大,就是这么说的。哦对了!万岁,李枭已经踏平了夷洲。如今前辽军旧将何可纲,正在经营夷洲。听说已经有人众三万余,每年产糖数万斤。最近京城糖价下跌,就是李枭成船的往咱们大明运糖有关。

  还有,他们在夷洲发现了一种草药叫做樟脑的。微臣也没有见过,不过那东西制成的樟脑丸放到衣服被褥里面,的确是不招虫子。李枭也把这东西弄了回来,在咱们大明大肆兜售。这两样东西岁入非常丰厚,更别说价钱死贵死贵的大前门。李枭的这些东西……,商检司一个大子儿的税款也收不到。”

  “嗯?”

  “万岁!商检司的官员都是读书人,李枭手下的商船队说是商船队,其实跟海盗没区别。商检司的人敢上船查验货物,他们就敢把人扔海里。李枭在李枭还有一种武库舰,威力比这种火箭炮还要巨大。不过李枭对这种武库舰看得很严,微臣想尽办法也没能看上一眼。”

  “还有这种东西?”朱由检愣住了,一千多人眨眼间灰飞烟灭。

  那还是作战凶猛的鞑子兵,如果是大明的军卒……!

  朱由检不敢再往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