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辽东之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四十七章

[字数:5202 更新时间:2019/8/13 6:04:00]




  炸毁中央炮台的,当然不会是李虎扔出去那颗手榴弹。

  武库舰上巨大的发射架喷出了炽热的火焰,十颗火箭弹钻射击,就算是蹲在战壕里面也不安全。迫击炮可是曲射火炮,好多炮弹就砸进了战壕,把里面的陈家家兵变成了一堆碎肉。

  那几架投石机虽然掩盖的很好,可迫击炮的炮火实在太过密集。几轮射击之后,投石机连带射手也被干掉。

  迫击炮凶猛,李休的舰炮火力更加凶猛。那些小型的炮台,舰炮的炮弹砸在上面,就像是用起子在开罐头。

  有了炮兵火力凶猛的支持,一团像是下山的老虎一样冲向陈家家兵。很快,一团占领了码头。

  后面的一团余部,加上二团乘着千料大船迅速开进了港里面。随着一队队士兵下船,场面更呈压倒性优势。

  陈家的家兵本来就是海盗,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的战术思想已经深入到他们骨髓里。一看到对方大兵压境,陈家的家兵们二话不说,跳出战壕就跑。

  战局都这样了,不跑难道说还等死?与阵地共存亡,他娘的那是脑袋坏掉的家伙才干的事情。老子现在恨不得借两条腿快点儿跑!

  透过望远镜,李枭点了点头。一般来说,仗打到这个份儿上陈家就算是完蛋了。登陆作战无比复杂,几百年后的美军刚开始都交足了学费。自己的手下能打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撵鸭子一样,那这些人撵到倭兵的阵地上。昨天受到巨大损失的倭兵,会教他们怎样做鬼。那帮王八蛋,虐待战俘是出了名的狠。从现在到几百年后,这帮孙子就没改变过。

  或许这帮货就这德行,刻在骨子里的事情无法改变。

  “走吧!咱们去看看。”李枭一声吩咐,他的座舟就向蓬莱港靠了过去。

  天蒙蒙亮的时候,李枭的船靠在了蓬莱港码头上。码头上一阵繁忙,成排的伤兵躺在地上。汤若望带着一大群人正在挨个诊治!

  “弄足够的褥子来,伤兵们躺在这里会受病的。”李枭吩咐一声,艾虎生立刻让手下人去办。

  李枭看到这些伤兵,就想到浑河岸边那些白杆兵和戚家军的伤兵。李枭的军队里面,野战救护算是弄得不错的。不过以前从未有过这样大的伤亡,这对后勤也是巨大考验。

  一名护士从大帐篷里面端着一盆血水出来,往海里面一泼。又在旁边的铜皮壶里面倒了一盆,然后端进了帐篷。

  这年头没有输血技术,人流了这么多的血,想活恐怕很难。李枭扭头就走,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一幕。他娘的当初怎么就卖那么多军火给陈海龙,如今损失惨重全都是自己的错。

  “虎子!”艾虎生看到被担架抬出来的人,立刻惊叫起来。

  转过身的李枭,立刻又转了回来。三两步窜到担架前,看到担架上面躺着的果然是李虎。

  “虎子!虎子!”看到李虎惨白的脸,李枭嘴唇哆嗦着喊。

  “这人谁啊,起开,不要耽误我们救人。”年青的小护士大声呵斥着李枭。

  “滚!”李枭一声暴吼,吓得小护士呀的喊了一声就跑。

  “虎子!没事儿吧虎子。”李枭拍打着李虎的脸,他很怕李虎这辈子都醒不过来。李枭现在后悔的想自杀,明明知道对方有那么多军火,还把弟弟派到最前沿。

  李虎还是闭着眼睛,死人一样任凭李枭怎么拍打都没反应。

  “干什么的,放下伤员。”医院的卫兵冲了上来,手里的火铳还没等抬起来,就被一群大兵用枪指着脑袋。清一水的左轮手枪,卫兵们都吓傻了。整个辽军里面,也没见哪支军队这么阔气。

  “你们这是干什么,这里是医院救人的地方。”汤若望从帐篷里面钻了出来,看到这种场面立刻沉下脸。

  “汤大夫,我弟弟怎么样?”李枭听到汤若望的声音,立刻转过身来。

  “原来是李大人,您的弟弟伤了好多地方。最重的伤在肩膀上,一颗子弹擦着肩膀穿了过去。撕开了一道这么长的伤口,不过您不用担心。经过检查骨头没有事情,经过缝合之后应该会很快恢复健康。”

  “其他地方呢?”李枭刚刚看到,李虎身上被包得跟木乃伊似的。

  “其他地方都是弹片是擦伤,后背嵌进去八块弹片。经过手术都拿了出来,应该没有大问题。”

  “这就好,这就好。”听到汤若望的介绍,李枭的心安定了不少。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就好,至少不会死人。

  “不过他流了很多的血,想要完全恢复恐怕需要一些时间。”看到李枭的样子,汤若望又补充了一句。

  想到护士端出去倒掉的那一大盆血,李枭的心又揪了起来。

  “李大人,为了您弟弟的健康,建议您还是不要打搅他,让他好好休息自然的醒来。”看到李枭又有去拍李虎脸的念头,汤若望赶忙出言提醒。

  “是啊!大当家,还有好多事情呢。”艾虎生也在旁边劝。

  李枭看了一眼李虎,他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后送,立刻送到船上后送到长兴岛。”长兴岛医院的条件,要比这里好上许多。至少卫生条件比这里强,感染的几率也少很多。

  “诺!”

  看着担架把李枭抬上船,李枭才扭过头。到了长兴岛,有烟容和小红照顾,总比这里要强。

  再往前走,李枭的心情就坏了很多。滩头上到处是尸体,而且很多都是辽军士兵的尸体。敖沧海正在一群人簇拥下骂娘,从皮岛开始到朝鲜,再到锦州觉华岛。部队从来就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伤亡。

  他登岛的时候,尸体只是一排。慢慢的,尸体练成了片。到了现在,海滩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摆满了。

  都是从皮岛带过来的老兵,从刚开始打鞑子,到朝鲜,再到倭国,再到锦州、觉华岛。一路打过来,辽军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

  眼睛在尸体上不断的扫视,有能叫上名字的。也有叫不上名字,但看着脸熟的。好多人缺胳膊少腿,还有不少是贯穿伤。胸前一个小窟窿,后背一个大窟窿。

  都是好样的,没一个人是后背中枪。

  看到李枭,敖沧海狼一样扑了过来。薅着李枭的脖领子,“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干的好事,都是跟了咱们这么多年的老兵啊。卖!卖!卖!明天你把我也卖了,照着脑袋给我来一枪。”

  李枭一百多斤的身体,被敖沧海抡得像是风中的落叶。警卫连的士兵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把敖沧海干掉。

  “你当我愿意卖武器,那不是逼的吗。那时候咱们有什么?不卖点儿东西换粮食棉花,咱们饭都没的吃,衣服都没得穿。你心疼那些老兵,我弟弟现在还是九死一生,能不能活都不知道。

  虎子是我亲弟弟!我亲弟弟!”李枭一拳一拳捣在敖仓海胸口,打得敖沧海练练后退。

  一师的警卫连同样犹豫,是不是现在冲过去把大当家的乱刃分尸。

  “你弟弟的命是命,他们的命就不是命,都是爹生娘养的,你让我跟他们家里人怎么交代。”敖沧海一个背摔,把李枭甩出去老远。

  “都不准动!”两个人在沙滩上互殴,两边的警卫连也是剑拔弩张。满桂吼了一嗓子,这才算是没有真干起来。

  两个人打了好久,身体不占优势的李枭最先打不动了。看到李枭不再还手,敖沧海也躺在满是血腥味儿的沙滩上。两个人像是两条上了岸的鱼,“呼哧”“呼哧”的喘个不停。

  “打累了?走吧,天都亮了。吃点儿饭,还有很多事情要干。”满桂一手架起一个,把两个家伙抄起来。

  李枭的脸颊肿的老高,敖沧海一只眼睛变成了乌眼鸡。

  三位高级将领跟小兵没啥区别,都是坐在沙滩上一口馒头一口咸菜。碗里面是紫菜蛋花汤,三个家伙“吸溜”“吸溜”的喝。

  “你这小体格可以啊,敖爷差点儿让你打成独眼龙。”满桂看着两个人的脸就想笑。

  “这小子手黑着呢,没让俺老敖变太监就算是留手了。”敖沧海咬了一口馒头。

  “哼!你倒是没留手,我牙都快被你打掉了。”李枭只能一边嘴嚼馒头,另外一边牙疼的厉害。

  “下手狠了点,牙没事吧。”敖爷的脸有些不好意思。

  “没掉,长两天就好了。武器的事情……!”李枭“吸溜”“吸溜”的喝紫菜蛋花汤。

  “算了,那时候你也是难。我们两个大老粗,只会带兵。好几千人的吃喝拉撒,都压你一个人肩膀上。那时候你还不到十八,这事情怪不到你脑袋上。

  刚才也是看了那些兵的尸首,我这心里……!”

  李枭和满桂下巴都要掉到地上,敖沧海的眼睛湿了。记忆里,浑河岸边这家伙都没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