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回到北宋当大佬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三百九十六章 甘奇难以形容的腹黑

[字数:6607 更新时间:2019/8/13 6:04:00]




  要挨打了,涂丘自然得说话,开口喊道:“甘知州,岂敢对朝廷命官动用私刑?”

  “私刑?涂通判,本官可是稳坐大堂,头上挂着明镜高悬,何来私刑?”甘奇倒是愿意与他多说两句,多说有多少的好处。

  “甘知州,就算下官有罪,那也要到东京去问罪,你连一封弹劾的奏折都未出,何以敢治罪与我?”涂丘之前倒也挨过打,挨那些军汉的打,只因为涂丘自己不配合,还装模作样打着官威,甘霸这种人,哪里管得这些,便是抬手就打。

  当时涂丘倒也见机,知道与甘霸这种浑人说不清楚道理,也就把官威什么的收了一下,任凭甘霸把他拖到了大堂。

  此时面对甘奇,涂丘就要讲讲道理了。

  “御史台自有御史台办案之法,便是调查妥当了,自会向官家禀明。”甘奇是真要把这文官的御史台当做锦衣卫来用了。

  又听到御史台,涂丘心中大急,连忙又道:“甘知州不过寄禄了一个侍御史的官职,又岂还能行御史之职?即便你要行御史之职,也该报东家御史台定夺才是。”

  “嗯,你说得也对,便把此事查明,再报东京御史台知晓就是。来人,打!”甘奇也说得差不多了,反正就是一个意思,他甘大知州说来说去,今日就是要做这件事情,谁也拦不住。

  堂下甘霸,问了一语:“知州,打多少?”

  甘奇思虑一下,说道:“涂通判这般身子骨,养尊处优惯了,先打十个大板,史将军那边抄家之事如何了啊?”

  十个大板,已然有人按压,准备开打。

  甘霸答道:“头前派人来传了信,挖到了地窖,钱财如山一般,一时半刻清查不出数额。”

  “那就暂时不清查了,估摸个数传回来。”甘奇说道。

  “是!”甘霸转头派人去问个大概的数目去了。

  堂下涂丘已然大呼:“甘知州,下官罪责还未问下定夺,岂能就先行抄家?”

  甘奇有些头疼,扶了扶额头,答道:“取证而已,你急什么?先挨了十个板子再说。”

  甘奇话音一落,板子就起。

  涂丘是吼叫得死去活来,好在只有十个板子,片刻就打完了。

  打完之后,倒也不觉得多疼,只是麻木了,觉得屁股发热。

  涂丘还有话语:“甘知州,便是审案,也请问个罪责,问个缘由,不知知州到底要问下官何罪?”

  涂丘还是硬气的,只是稍稍过得一会,屁股上的麻木一过,便是浑身颤抖,满身大汗,疼得他凉气倒抽,牙关咬得嘎嘎作响。

  “问个什么罪,那就看涂通判招供个什么罪了?中饱私囊?收受贿赂?以权谋私?你选一个?”甘奇如此说道。

  屁股的疼痛发作了,疼得涂丘大呼出声:“昏官,哪里有你这般审案的?无凭无据,岂能屈打成招?”

  这是豁出去了,到得这般境地,涂丘顾忌不了什么上下之别。

  要说甘奇审案,也真是有些乱,他却还胸有成竹,忽然起身说道:“那你便稍等片刻,本官去寻个证人,寻了证人再来审你。”

  说完甘奇起身就走,便把这正在审着的大堂都抛诸脑后了,直奔衙门中院的一个偏厅而去。

  偏厅里有一个人真焦急等待着,见得甘奇进来,连忙见礼拜见:“小人蒲志高,拜见甘相公。”

  听得相公二字,甘奇很是受用,摆手笑道:“坐,且坐,不必着急。”

  蒲志高哪里敢坐?头前被人叫到衙门的时候,他甚至都想过逃跑,最好还是没跑,主要原因是他在这泉州,产业不少,舍不得跑。不说城里的宅院与商铺之类,就说刚刚建好的船厂,投入的巨资可不是一贯两贯,才刚置办好这些,转头什么都不要了?作为一个商人而言,这如何舍得?

  富贵总是要险中求的,蒲志高一直在思前想后,便是知道甘奇把涂丘给拿了,便总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些猫腻,还有自己操作的余地。

  至于塔寺被拆,唉……泉州城不让建,可以建到城外去,城外若是也不让建,码头也行。海湾码头也行,码头若是还不让建,那就建到烈屿去,也就是厦门岛金门岛,都行。

  蒲志高不坐,依旧躬身一旁,开口问道:“不知甘知州寻小人有何吩咐?”

  甘奇倒也先不说什么事情,而是说道:“本官那两艘海船,托了你们造,造得怎么样了?”

  这话一听,蒲志高心中大定,连忙答道:“已然在铺设甲板了,若是再赶工半月,便可下水。”

  甘奇点着头,表现出很是满意的样子,夸奖一句:“不错不错,你们蒲氏一族,倒是办事牢靠,此番拆了你们的塔寺,也造成了一些伤亡,还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这都是朝廷的吩咐,便是有泉州官员上奏,说泉州塔寺林立,不可不管,朝廷便派了本官来泉州办理此事。你也怪不得本官,要怪就怪朝廷。”

  甘奇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睁着眼睛也能把假话说得跟真的似的。

  蒲志高心中自然是在骂娘的,但是口中只能说:“也是小人不知机,怪不得知州,怪不得知州。”

  甘奇忽然开口一语:“你们蒲氏一年给涂丘送多少钱啊?他都给了你们一些什么好处?又给了你们一些什么方便?”

  蒲志高愣在当场,这话怎么答?

  甘奇忽然又哈哈一笑:“哈哈……一个通判,倒也把自己当做了主官?也敢欺本官年轻,不懂世面,岂有这般道理?不知道:“倒也不知上一任知州是如何受他欺上瞒下的,几年任上,不知亏了多少利益,兴许还不自知。”

  蒲志高似乎听懂了,有些听懂了。

  甘奇还有话语:“也不看看本官是谁?本官乃是御史台侍御史,皇子殿下是我内兄,包相公是我师父,我乃是胡子的衣钵传人,汴梁城里大名鼎鼎的名士大儒。岂能受这般小官欺辱了?”

  甘奇把自己好一通夸,这是在提醒蒲志高,让蒲志高知道当面坐着的是一个何等人物,岂是那没有什么根基的涂丘可比。

  说来说去,甘奇就是在暗示蒲志高应该“弃暗投明”,与其巴结一个什么通判,不如巴结他这个前程似锦的东京汴梁城来的大佬。

  蒲志高其实也从涂丘那里听过甘奇的跟脚,知道甘奇是东京城里了不得的人物。弃暗投明?想来想去,这是一笔划得来的买卖,若是真巴结上了甘奇,甘奇来日步步高升的,蒲氏一族做起生意来,那不就是如鱼得水?

  蒲氏一族,一直在广州泉州这种地方兜兜转转,不是他们不愿意深入大宋腹地,是真没有门路。

  而今,门路忽然就摆在面前了。

  来日这位甘知州若是能出将入相的,这大宋朝的海域,是不是就横着走了?北到沧州,中到杭州,南到泉州两广,是不是畅通无阻了?

  上午刚损失惨重,塔寺也没了,还死了几十个伙计,伤了几十个伙计,晚间,蒲志高似乎因祸得福了?

  蒲志高算是想明白了,躬身答道:“回禀知州,别处不知,但是小人知道,涂通判每年从我蒲氏一族手中得的钱财,便有七八万贯之多。”

  “这么多?”甘奇也觉得这个数目太多了,蒲氏一家就这么多,那还有其他人呢?难道涂丘坐着不动,一年就能赚几十万贯?这尼玛比甘奇在京城开多少买卖都要来得多啊。

  “想来倒也要分一分,各处衙门官吏的,总要分一些出去,如此才好做事。”蒲志高解释着,便是说也不是涂丘一个人全部赚去了,还要拿来分一下。比如甘奇,一来就分了几万贯,也是涂丘的成本。

  甘奇点点头:“给这么多钱,他能给你们什么好处啊?”

  “会知州,进城的商税,收购货物的优先,这是一般的,还有就是一些违禁之物的查验。还有北烈屿的一块小小地盘。诸如此类……”蒲志高答着,也算是和盘托出,便也想着,既然这位甘知州要接了涂通判的利益,这些以后也是甘知州要帮忙的事情。

  甘奇倒也听懂了,进城的商税减免,在泉州各地收购货物,比如瓷器之类,蒲家也有优先权,这都是生意上的事情。

  还有一些违禁之物,那就多了去了,比如铜钱,一般而言这是不能出境的,但是大宋的铜钱,在东南亚,南亚之地,都是硬通货,蒲家显然夹带不少。又比如泉州的海盐,走私盐在大宋也是暴利,海路比陆路也要安全得多,一船盐往北方运去,哪怕只运到杭州,找一个山村小港卸下去,也是盆满钵满。

  还有更严重的,那就是铁,生铁与铁器,这是肯定不能出境的,因为只要出境,就备不住这些船队往北运去,北运运到哪里?进了渤海,北边就是辽国了,这是战略物资,运到辽国去了,那还了得?

  更重要的东西还有军械,这玩意说不定他们也运。商人重利,只要有人出价,岂能不运?把泉州出的铁,打成枪头甲胄之类,装船运走,可能真是发财之道,而且路途还近,远远比去中亚要近得多。

  还给了一块地盘,北烈屿,应该就是金门岛。意思就是把金门岛的一块地盘直接给了蒲氏当做大本营。

  这尼玛,国家都给卖了。

  甘奇面部作色,还笑着说道:“嗯,那倒也值得这七八万贯。”

  蒲志高见得甘奇的笑脸,连忙顺着梯子爬了上去,说道:“若是甘知州,小人一年愿出二十万贯。”

  甘奇点点头,表示很满意,口中却道:“倒也不需要这么多,此来,胜负皇命,这泉州进出口的商税是必须要缴纳的,朝廷盯着这块肥肉要取,由不得本官在此乱来。其他的事情,倒也好说。”

  “只要能帮到知州,交些商税又何妨。”蒲志高心中大喜,这个大人物,算是攀附上了。

  甘奇又笑道:“如今我在泉州为官,想来三五年内不会调动,不若你们蒲家就把生意都转移到这边来,广州那边也无甚好的,泉州这边要什么有什么,你们还有地盘,你们都过来这边,本官也能多收商税,有了政绩,回京去也好升官不是?”

  这就是利益交换了,让蒲氏一族都从广州迁徙过来,生意都放在这边,泉州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一个主官罩着。主官要政绩,蒲家要生意。如此官商勾结,道:“小人早就不想在广州待着了,广州比之泉州,那是差得远了,家族中早有往泉州迁徙的想法,如今知州在此照拂,小人立刻去信,这就让家族迁徙过来。”

  大宋的广州,太远,丝绸从杭州到泉州,比到广州远了太多。广州出产的东西,也没有泉州好,茶叶,瓷器,铁,盐,这些东西广州都比不上泉州。

  蒲氏一族本来就要从广州全部迁徙到泉州,这回机会太好了。

  但是蒲志高也不是傻子,心中也有一些小算盘,迁徙是迁徙,那也得一步步来,先迁到烈屿之上,若是一切真的风平浪静,再入泉州城也不迟。主要还是不想整个家族被人轻易拿捏了。

  蒲志高打着蒲志高的算盘。

  甘奇也打着自己的算盘,把蒲家都哄骗过来,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要一网打尽。彻底断绝后患,也免得以后朱元璋还要去挖他们家的祖坟。甘奇的腹黑,实在找不到词语来形容。

  甘奇表示很满意,说道:“嗯,明这外来的人,也是难,为了在大宋落地生根发芽,什么委屈也咽得下去。大概也是蒲家这般的为人处世,才能在历史上真的崛起,宋朝在的时候,蒲家人在泉州就已经权势滔道。

  “这是小人应该做的,只要能帮到知州,小人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蒲志高连连大礼,跟着甘奇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