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宋振兴攻略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八百三十七章 广积粮

[字数:3464 更新时间:2020/3/23 7:53:00]




  “官家怎么了?”赵英疑惑的看到官家盯着堪舆图发呆。

  “别说话!容朕缓思!”赵桓伸手打断了赵英的说辞,盯着堪舆图上的几个榷场,眼神越来越亮的问道:“李尚书!我们和漠北诸部有多少榷场?”

  李弥逊想了想说道:“有十七处,这次是在贺山山口榷场交接物资,物资就被劫走了。”

  赵桓闭目思忖良久,说道:“朕有个想法,不是很成熟。”

  “十七个榷场,塔塔尔人居然能够把物资劫掠!知道交易榷场的只有克烈部和大宋官员,他们必然有串联。而塔塔尔人能从大鲜卑山长驱到贺山山口,证明契丹旧部在密切的配合。”

  “若是我们大肆购买粮食和食盐,造成契丹旧部的静边城附近,龙城附近、甚至整个漠北的粮食和食盐短缺,会不会造出很多的流民?而这些流民就是他们内乱的基石,流民四起,何来联盟?”

  李纲看着兴奋的官家,摇头说道:“食盐上好操作,只要大同邸店和燕京邸店调整食盐价格甚至停了榷场的食盐交易,卡主津口和塘口的食盐商贸,就可以了,但是粮食太难了。”

  赵桓摇头说道:“信证的出现,是因为大宋商贾不愿意银元,哪怕是钱引银元流出,才出现的对吧,若是我们放开银元交易呢?或者直接用钱引交易,事后宣布这批钱引作废呢?”

  李纲点了点头,若是如此,那自然大有可为,他扭头问道:“陈少卿,这样是否可以操作,新印一批特殊的钱引,专门用来坑别人的钱引,能实现吗?”

  “你这个表情看着某干什么?”

  陈子美正在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一脸确信的官家、太宰、节度使,直呼这个世界莫不是疯了?一向仁善的官家,怎么能说出如此的绝户计!

  而李太宰和岳将军居然十分认同这种绝户计?若是北境粮食、食盐恐慌,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结束!

  陈子美木然的点头说道:“能实现,就是官家,这么做,是不是有些欠妥?大宋钱引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信誉就这么毁了,是不是不太好呀,而且这样会死很多人,漠北、契丹旧部都会死很多很多人……”

  “商贾们亏点钱就亏点钱吧,漠北商贸也没多少钱,大同府主要是西域行商…官家,这样做有损官家仁善之名,臣以为还是慎思为好。”

  岳飞摇头,看着陈子美说道:“既然已经根据已知的消息,确定了他们都是敌人,那么对待敌人就是无所不用其极。若是有妇人之仁,那死的都是大宋将卒,臣同意官家的决定。”

  李纲看着陈子美讶异的问道:“戎狄做的,我们为何做不得?”

  范嵊看着官家说道:“臣以为此策的关键是截断金人的粮草补给,他们有一条粮草补给是从占城到倭国,再到金国,臣以为海监司可以出手,截断从占城到倭国的商贸线,食盐和粮食都到不了倭国,自然到不了金国。”

  李清照看着这趋势,赶忙说道:“官家,和克烈部的榷场可以收购粮食和食盐,甚至卡住粮食和食盐的交易,以胁迫漠北诸部交出大宋的商贾,对等报复,有理有据。但是臣妾以为,钦察诸部的契丹旧民同等对待,有待商榷。”

  “王彦的八字军还在扶余府,若是静边城乱了,咱们大宋的粮草无法供给给扶余府的八字军,他们只会更加艰难。”

  “朝堂决议好了,发给赵鼎赵相公,征询他的意见,看他是否赞同,我们毕竟离那边万里之遥,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局势。还是得参考赵相公的意见为好。”

  赵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区区虚名,无足挂齿。朕也不在乎什么仁善之名,那么原定作战计划不变,责令赵鼎大肆在克烈部榷场收购粮食、食盐,用钱引或者银元交易。三月初,关闭榷场,宣布钱引废止。海监司配合行动,津口和塘口的市舶司停止食盐供给倭国。”

  “将我们行程的议案,挂金字牌送往镇州,令赵鼎灵活定夺此事。”

  赵英将会议记录整理好之后,火速发到了远在镇州的赵鼎手中,这封信从汴京到大同仅仅用了两某对契丹旧民可曾薄待?他们为何要行如此之事?!”赵鼎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刘经,他到了镇州,劝农劝牧,与民生息,可是得到了这样的回报,那是一种极度的失望。

  刘经看着手中的札子摇头说道:“嘿,咱们的官家,远在汴京,什么都清楚了,还如此仁善之心。畏威不畏德呀,还是下手软了些。按照草原的规矩办,啧啧,血流成河呀。”

  “我交代你个事,现在就办。”赵鼎眼神里带着几分凶狠,他吃了三年沙子,和这群契丹旧部猫捉老鼠了三年,对他们知之甚详。对他们的秉性非常清楚。

  “相公你说。”刘经点头说道。

  “我们不是掌握着一份名单吗?和黑水司交往密切之部族,把他们统统抓起来,审清楚到底有没有做伤害上京路和大宋的事,若是有,就地处斩,若是没有,驱逐出宋。”赵鼎摊开了一张纸,用镇纸压好。

  他要给官家写回信,并且安排榷场收购食盐和粮食,通知大宋邸店卡住食盐的贸易的批条。

  刘经应声而起,走出了镇州的王府,奔着府衙而去,没多久,刘经带着一大批骑卒,奔着契丹旧族而去这些人里最多的是契丹人,也有宋人,甚至有西域人。

  连西域的人都知道上京路在大宋手中只会愈加繁荣,可是,有些旧部的勋贵,还抱着效忠前朝的口号,行祸国殃民之事。

  这批骑卒约有三五万人,在草原上踏出了阵阵灰尘,向着契丹旧部而去。

  刘经之所以说官家心软,是因为官家不太了解草原上的规矩。

  当初耶律余睹临死前,将上京路堪舆图送到燕京,大宋接管上京路,克烈部退让的时候,若是草原旧部,不想承认大宋在上京的地位,大可反叛,或者出走。

  既然承认了大宋在上京路的地位,那就遵守契约。

  这种背叛的行径,在草原人人唾弃,甚至有可能发生一部族俱灭的惨状,若不是赵鼎一力压着,这些部族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刘经亲自带着签军前来征伐,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看着签军不要滥杀无辜,既然上京路归宋,就按着大宋的规矩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