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横明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220 李选侍的待遇

[字数:3881 更新时间:2019/8/13 6:01:00]




  玉环紧紧的闭上眼,发现为何是别人在尖叫?

  等她睁开眼之后,才发现,刚才拿着竹签和锤子之人,此刻正在捂着手,呲牙咧嘴的叫唤着。

  门口,浣衣局的库大使正在冷冷的看着场内的几人。

  “怎么,撒野撒到我浣衣局了?”

  “老子管你是谁,娘娘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黄猛说着,便站起来向库大使走过去。

  “糊涂!”库大使再伸出手弹来两枚石子,黄猛膝盖一软,直挺挺跪在地上。

  “你自己干的什么事情,也敢将其按在娘娘头上,现在你去问娘娘本人,会承认么?”

  黄猛一听,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可不是么,他干的事情虽然是郑贵妃安排下来的,但是此刻要是去向她求证,当让是不可能承认的。

  “不,不,我说错了,不是娘娘的事情。”

  “哦,既然不是娘娘的事情,你来我浣衣局撒什么野?”

  “……”黄猛无语了,原来这厮在此等着他。

  于是恶狠狠的道,“装什么蒜,是谁的事情你心里清楚,敢跟娘娘做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

  “上一个跟我这么说的人,叫冯保,而我,还站在这里!”库大使说完,恰好一阵风吹来,只见他那一头白发和眉毛随风飘舞,甚是飘逸,一点没有平常太监的腐朽气息。

  黄猛惊了!

  冯保是什么人,那是隆庆朝起来的红人,万历前期可是掌印太监!

  能跟冯保对着干的人,还能活到现在,那是什么样的能量?

  黄猛屁也不敢放,捂着膝盖灰溜溜的跑了!

  都说二十四衙门藏龙卧虎,谁能想到,区区一个浣衣局的库大使竟然藏着一个和冯保做对过还没有死的人!

  等到三人走了,库大使扶起来玉环。

  “我不知道他们为何将你安排在此,但你只要自己不找死,就没人能让你死!”

  老太监的话很霸道,但是他有这样的底气。

  即便是当朝掌印李恩,看见他也要恭敬的行礼。

  至于黄猛,纯粹是见识短,不知道此人当年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物。

  要不然,也不至于冯保死了,张居正被清算。

  而他还能在浣衣局日复一日做着库大使!

  郑贵妃碰了钉子,却没有太放在心上。

  那个玉环是李选侍的死忠,或许从她身上确实查不出什么来。

  但是现在摆在面前的事情,比之王才人更要命。

  因为,李选侍和她之间的那些阴谋,有可能会被供出去。

  万一李选侍有求于她而不答应,再来个鱼死网破,那可真的就是得不偿失。

  左思右想之下,便招呼来黄猛。

  “腿可好些?”

  “娘娘,好多了,要不是那老家伙阻拦,我早就撬开那丫头的嘴。”黄猛恨恨的道。

  “此人你不要再招惹,当年慈圣太后都对他礼遇有加,冯保更对他束手无策,你在他面前还真是没有分量,现在么,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办,附耳上来。”

  黄猛心里一颤,知道这是个表现的好机会。

  上次的事情刚刚办砸。这件事情能办好的话,还能找补回来。

  冷宫,其实多指位置偏僻,常年无人居住的宫殿,此刻的李选侍,正坐在破烂的殿内静静的发呆。

  待她清醒过来,人已经到了这里,任她打破脑袋也想不通怎么自己到了冷宫。

  在被看守太监抓了十几次之后终于放弃逃出去。看守太监从不打人,不听话就饿,不给饭吃,甚至连水都没有。

  李选侍在被饿两着。

  “咱家是来看看您啊,贵妃娘娘这不是惦记着您的安慰,怕您孤单,让我几人来服侍您。”

  “不,我不要,我一个人也挺好……”李选侍说着,便向后退去。

  “你们转告娘娘,我什么都不会说得,就是打死我,都不会说。”

  “您这倒是清楚自己心里的事情,咱们还真是服侍您的,不过是服侍您上路。至于你知道的东西么,自然是不能说了……死人,当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黄猛狞笑着慢慢逼近。

  “你们不能这样,我也是为娘娘除掉不少碍眼之人!不能说杀我就杀我!我要见娘娘,向她当面求情!你们是乱命,我不信!我要见太子,他看见我会饶了我的!”

  李选侍在拼命的呼喊,试图寻找最以后的希望。

  但是,黄猛怎么会给她机会。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按住了!这里没有老东西,怕个什么!”

  说着,看了老宫女一眼,后者依旧在努力的走着,只是还没有离开他的视线。

  “你个老东西还在啊,真是难为你了。赶紧走,离开这里,见那么多死人也不嫌晦气!”

  老宫女腿脚并不方便,所以走的慢上不少。

  等她消失在角落,黄猛便挥动胳膊,示意两人将绳子勒得愈来愈紧!

  “你们……这些……喝喝……”

  李选侍说着话开始越发不清楚,最后完全是喝喝漏风的声音。

  等她气绝身亡,两人便将其拉到院里,挂在树上。

  黄猛三人干完,片刻不再停留,拍拍手去了。

  藏在过道里的老宫女瞟一眼,默默的在墙上划一道,叹口气去了。

  只见同样的位置,已经划了不少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