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唐枭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二百六十四章 鸡飞狗跳!

[字数:2665 更新时间:2019/7/11 7:33:00]




  武承嗣在客厅见张横,张横郑重向其禀报了其查处了几家妓馆的情形,他道:“王爷,这几家妓馆逼良为娼倒也罢了,关键是他们疯狂敛财,这些年每年每家妓馆敛财上万贯之多,一家妓馆便敛财如此之巨,十几家妓馆一起没听积攒的可是巨额财富啊!

  这些不义之财没有用到正路,很多钱财拿过来都坑人害人来了!王爷您一心为国为民,为陛下分忧,可是最近却屡遭小人谗言,竟然被陛下免去了左相之位。另外,还有谣言四起,对王爷各种抹黑,这些事儿都是有人在背后砸了大把的钱,而后才有人去干的呢!

  嘿嘿,今日我张横封这帮黑妓馆,我张某不怕有人告我,就算御史台的御史把我告到陛下那里,我张横行的正,坐得稳,我干的事儿让洛阳百姓交口称赞,陛下是个明辨是非之人,他能看不到张某的忠心么?”

  张横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武承嗣听在耳中十分舒服,他心中忍不住盘算,张横这一出手,对武三思造成巨大的打击。武三思这些年的财路就在妓馆赌场,张横抓人封赌场妓馆,这不啻于是抄武三思的家底呢!

  武三思不仁,武承嗣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张横这一次干事儿得力,深得他的心思,当即他道:“张横,你从本王的府上出去的,干得不错,本王很满意!你放心吧,等本王缓过劲儿来,少不了你的好处!

  你最近不是查处妓馆赌场么?这些事情就是来钱的营生,你放心吧,只要不太过分,本王一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用心办差,记住了,不要怕,得张横心花怒放,最近张横眼中见到的钱财那可真是让其眼花缭乱,本来他还有些胆怯,不敢太明目张胆的捞钱,可是武承嗣这席话说出来,他还有什么顾忌的?

  捞了钱这是实惠好处,有了钱之后他很多事情都能干了,更重要的是武承嗣还对他的前途有承诺,张横在洛阳县沉寂了这么久,这一次终于咸鱼翻身了呢!

  武承嗣这边态度鲜明,武三思梁王府此时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武三思听闻秦炎和方波被抓了,他忍不住暴跳如雷,他怒目看向自己身边的谋士,道:“洛阳的几个狗官吃了豹子胆么?敢在我头上搞事,狗日的!我武三思不发威,他们把我当病猫?”

  众谋士面面相觑,一时都不敢轻易说话,因为最近神都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说起来都颇为微妙,武氏自己内部的纷争不好说,因为说得稍有差错就有可能惹祸上身呢!

  就在尴尬的时候,管家梁实急匆匆的跑进来道:“梁王殿下,御史侯思止候大人前来求见!”

  武三思微微蹙眉,抬手道:“快,快快有请!”,武三思对侯思止其实并没有多少好感,可是今是洛阳县了,就算是洛州府也能平!可是最近的事情这么蹊跷,梁王就没有多想么?我已经查明事情的真相了,洛阳县真正办差的人是张横,张横动手抓人,冲着梁王来的,谁给他的胆子?

  张横抓人之后,立刻就去了魏王府,到了王府之后,扬眉吐气趾高气扬,据说当年和他很不对付的一个门客名叫冯亮者,被他当面奚落,那等风光简直就是咸鱼翻身了呢!

  殿下您想啊,这个时候您倘若真率领一帮人过去平洛阳县衙,嘿嘿,恐怕正好是很多人喜闻乐见的!殿下啊,此时此刻,我们冷静来看,关键的战局在后面啊!

  公主之争,现在已经见了分晓了,您和魏王殿下估摸都没有入陛下的法眼,这个平手打得好,殿下您在极其不利的情况下,扭转了乾坤,其实是赢了呢!

  下一步对殿下来说,关键还是皇嗣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暂时退后。这一次洛阳县不是查妓馆么?正好,您来个大义灭亲,干脆豁出去让陆铮出一个大风头,您想想这般会不会让那些等着看殿下笑话的人失望?”

  武三思眉头皱起来,脸色非常的阴沉,对他来说要如此忍耐着实不易,他很难做到呢!侯思止察言观色,知道武三思心中所想,当即他笑道:

  “王爷放心,那个始作俑者张横讨不到好处滴!张横此人,一招得志便忘乎所以,这一次他抄了赌场和妓馆之后,所得的大量钱财,他中饱私囊吃了不少!证据搜罗下官已经让人在暗中进行了,回头只要下官把这些证据搜罗清楚,给陛下上书一封,此獠还能不遭殃?”侯思止道。

  他这一说武三思面容稍微好看了一些,他道:“洛阳令陆铮此人你怎么看?”

  侯思止微微愣了一下,道:“陆铮是个人物,似是大智若愚,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参与其中,可是暗中却都得到了好处!说起来,他也不过善于投机而已,说一千,道一万,这都只是小人物,对王爷来说,关键还是皇嗣之争!”

  武三思点点头,目光投向侯思止,对侯思止的目光明显热切了很多。侯思止今,他正是用人之际,像侯思止这样的疯狗正是他所需要的呢!

  当即他道:“候御史,这一次你来得及时得很,本王十分感动。这样吧,本王愿意和御史结一门亲事,本王养有一婢女,和御史郎才女貌,御史倘若喜欢,这门亲事接下来,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侯思止愣了愣,略微一沉吟,当即大喜过望,道:“殿下厚赐,思止岂能不识抬举!殿下放心,以后思止定然为殿下马首是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