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狼抬头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0368章 阿古拉

[字数:3350 更新时间:2019/9/11 9:18:00]




  桑八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我就一卖货的,就偶尔拿点货卖下,老钱你说的这纸是啥玩意,到哪去弄,我也不知道啊。”

  “咱俩不是第一道:“我知道钱不是你印刷的,但就你那,而是这一行不是什么正经门路,我俩几十年交情,我不想把你引进来。”

  “但我现在很缺钱!”

  “缺钱我可以借你。”

  景钱一笑:“五十万,你能借吗?”

  桑八惊愕:“五十万?怎么这么多?”

  景钱微微闭着眼睛,深吸口气后说道:“咳!你别管了,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我现在就想捞点快钱,争取在这一年内先把我娃的学费生活费挣齐了了,再在城里买套像样的房子,再给他留十万存款!呵呵,你也知道,我娃毅伢子命不太好,从小就没一个完整的家庭,我这辈子啊,走到现在也快到站了,我只希望他以后能过好点。”

  桑八看着他两臂斑白的头发,满脸的皱褶,明明年纪差不多看着要比自己大十几岁的模样,心里也有点不好受,桑八低头沉默片刻,随即抬头,沉吟说道:“行!老钱,我答应你,纸的事儿我来想办法。”

  “你真能搞到纸?”景钱老眼里泛起一阵喜色:“你要真能弄到那种特殊的纸的话,那这事儿就拜托了,回头我把钱印出来,咱们五五分!而且我先给你保证!货的成色绝不是现在这个样!”

  桑八苦笑说道:“这纸在刀哥手里,但我知道他的仓库,这事儿还不能蛮干,唉,我来想办法吧!”

  ……同一时间,邵d童乐坪镇上某个中学门口。

  陈百川穿着笔挺的黑西装,皮鞋铮亮,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手里拎着一些营养快线啊牛奶啊之类的营养品,等待着。

  他已经跟学校保安打过招呼了,相信再等一会柳青就会出来了。

  果然,大约过了不到五分钟,就看见穿着黑色职业装,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整个人显得特别干净利落的柳青进了保安室。

  当看见来的人是陈百川时,柳青当时就皱了皱黛眉,神情冷淡地瞥了一眼陈百川身下的一对营养品:“你来干什么?买这么多营养品,是你未婚妻要生了吗?”

  “不是。”陈百川舔着脸上前,笑着说道:“柳老师,我得感谢你啊,感谢你昨晚送我去医院,不然我这腿可能得废了,这不是看你每道:“不用了小陈,你不是我学生,用不着叫我老师,这些营养品我都不喜欢,我想你还是提回去吧,留着给你妈吃会比较合适。”

  饶是陈百川脸皮比较厚,但听到柳青这话,还是有点窘迫。

  柳青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她明显是一眼就看出了陈百川的心思,话中的小陈就点出了两人的年龄差距,又再次强调了‘你妈’,已经是拒绝了。

  ……另一头,新s沙湾,某饭馆内。

  张军正与王荃在饭店内吃着饭,喝着酒,闲聊着。

  张军喝着酒,抬头看着王荃说道:“荃哥,这一晃眼得有一年没见到刘姨了,她的病好点没?”

  王荃闻声“咕咚”闷了一大口酒,“还是老样子呗,一直得用药吊着,但也没啥大的危险,对了前阵子我还把她接到沙湾来了。”

  张军点点头,“嗯,也好,接到沙湾,你也能多照看下她。”

  “嗯,怎么想起来沙湾找我喝酒呢?”王荃扭头看了张军一眼,“你现在应该挺忙的吧?难不成想跟我切磋下啊?哈哈。”

  “可得了吧,文明人弄啥玩意刀枪呢!”张军有点无语地回了一句,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看着王荃说道:“但是荃哥,你既然说到这了,我还真想问下你,认不认识一些这方面的人才啊?”

  “这方面?哪方面啊?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张军想了下才轻声说道:“个人身体素质好的,能打的,或者会玩枪的也行!”

  王荃闻声一愣,随即揶揄着说道:“军哥,听你这么说,是要扩展业务了啊?”

  “嗯,是啊,最近正筹备着呢,准备年底在gang交所h股上市。”

  “呵呵,吹得像是真的一样。”

  “哈哈。”张军咧嘴一笑,正色说道:“玩笑归玩笑,荃哥,如果你认识这方面的人才,就给我介绍下呗。”

  王荃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沉吟说道:“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有一个朋友,是比较附和你要求的。”

  “怎么说?”

  “这人叫阿古拉,内m人,是特种军人,今年二十八岁,从部队退役后就一直呆在内m,前阵子跟他打电话,说是在那边养牛。”

  张军闻声有点无语:“他一个特种部队的,去养牛,这不是屈才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王荃沉声说道:“其实前阵子我也想叫他过来,和我一块干点买卖的,但你也知道我这庙小,叫他过来的话,就怕委屈了朋友。”

  “这个叫阿古拉的,实力怎么样?和你相比如何?”

  王荃抽着烟,想了一会儿,才很实诚地说道:“要分地方和环境,你要说比拳脚功夫,我真没服过谁,但我是玩拳脚的,上擂台的,而他是玩枪的,如果是野外无规则干起来的话,我可能弄不了他。”

  听到王荃给这么高的评价,张军有点惊愕,“照你这么说,这个阿古拉实力很强啊。”

  “那必须啊!”王荃撇撇嘴说道:“内m那地方,本来就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汗,再说了,是经过guo家多年培育的,能差了吗?”

  “那行啊!荃哥,那这事儿还得拜托你,找个空给我介绍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