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宋大丈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1444章 都喜欢某,很为难啊

[字数:8483 更新时间:2020/2/14 8:29:00]




  张五郎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唐仁压着火气问道:“郎中怎么说?”

  张五郎的娘子垂泪道:“说是将养着,看看……官人年轻,说不定就熬过来了。”

  唐仁深吸一口气,“某回头就去另寻个郎中来。”

  张五郎的娘子能请到什么好郎中?这等伤势却耽误不得啊!

  唐仁回头叫了郎中来,而后又去打听了消息。

  “说是触怒了上官……”

  “哪个上官?”

  “勾当皇城司胡榭年。”

  唐仁点头,稍后去了皇城司,求见张八年。

  “张都知知晓你的事,不过此事他先前就有出手,被人联手驳了回来。”

  皇城司内目前勾当管事的有八人,不说七比一,五比一也能让张八年不能动弹。

  这便是官面的手段。

  你只要是身处官场,就得遵循某些规矩,否则你会被大家唾弃。

  唐仁点头,“某知晓了。”

  正说话间,皇城里走出来几人。

  那个来回话的亲事官马上站在边上,束手而立。

  “这便是胡榭年。”

  一条深刻的纹路在脑门那里很显眼,唐仁见了微微点头。

  不要愤怒!

  这是沈安的交代。

  遇到事情要先冷静。

  所以他在极力忍耐着。

  “唐仁?”

  胡榭年看到了唐仁,对于沈安麾下的这员大将他并不陌生,但也不想去拉什么交情。

  身边的随从小声说着,“张五郎在中京城就是被他救了。”

  “是吗?”胡榭年多看了唐仁一眼,“这是我皇城司之事,他管着钱庄,无法插手。”

  张五郎得了好郎中出手,终于清醒了,随后缓缓调养,当听闻西北大军归来时,他已经能下地了。

  ……

  韩琦一马当先进了汴梁城,那匹马看着异常雄壮。

  因为需要来个凯旋激励民心士气,所以为了给他寻找坐骑也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最后还是在俘获的一干战马里找到了这匹神驹。

  这匹好马本是要进献给赵曙的,可韩琦一见就欢喜,说是官家又不出征,弄这等好马作甚,于是就霸占了。

  这一路精心喂养,并未骑乘,为的就是这一刻。

  战马昂首挺胸,看着很是坚实,只是脚有些发软。

  老夫终于找到了能驮动自己的宝马了啊!

  这一刻韩琦差点泪流满面。

  欢呼声从进城后就没中断过,韩琦红光满面的拱手,周围的欢呼声更加的喧嚣了。

  哎!

  很闹腾啊!

  沈安在后面点的地方和曹佾骑马并肩而行。

  “安北,你说有没有女子看中某?”

  路边有些小娘子在抛洒香囊之类的东西,接到的军士马上成为大家嫉妒的对象。

  “就你这样的老熏肉还是算了吧。”

  沈安觉得这厮真的太老了。

  “来了!”

  一个香囊飞了过来,曹佾一看是飞向自己这边的,就欢喜的伸手。

  可有人比他更快。

  一只有些黝黑的手凭空而出,抓住了那个香囊,然后递给沈安。

  “主人。”

  李宝玖把香囊递给了沈安。

  “那汉子好不知羞!”

  一个女子在叫骂,原来那香囊果真是要给曹佾的。

  李宝玖这一路都在学大宋话,进步不小,可这句不知羞却不大懂,就侧脸看去。

  “啊……”

  他左脸上的伤口马上就吓住了那个女子。

  原先的伤好了之后,却留下了一条小口子,加上周围的肿起,不注意还以为是一条蜈蚣。

  “郡公……”

  “哥哥……”

  沈安闻声看去,就见到路边的一家酒楼的窗户开着,两个少女在冲着这边招手。

  一个是果果,一个是王定儿。

  “果果!”

  见到妹妹让沈安很欢喜,他冲着那边招手,边上又探出个脑袋来,却是芋头。

  “哥哥回来了!”

  果果欢喜的喊着。

  王定儿激动的道:“好威武的大军,说是郡公带着他们三战三捷,快若闪电,连韩相都被吓住了。”

  “嗯。”果果觉得自家哥哥最厉害,做什么都不奇怪。

  “沈郡公!”

  下面有十多个少女在砸香囊,这次却是对准了沈安。

  “哎!都喜欢哥哥,怎么办?”果果以手托腮,很是发愁。

  王定儿微微蹙眉,“郡公真的很厉害啊!原先那几个说他坏话的,在得了郡公在西北大捷的消息后,都主动来寻我,说是要重归于好……”

  果果比王定儿和那伙女子小了好几岁,闻言就鼓着脸道:“她们骂哥哥,不能搭理她们。不过……如果她们真的道歉了,那就再想想。”

  噗!

  王定儿不禁笑了,见果果可爱,就忍不住捏了一把她的脸颊,说道:“好,听你的。”

  下面连韩琦都被砸了几个香囊,他正在心情愉悦时,眼角看到有黑影飞来,然后就听到有女人在喊:“国舅,奴在黄花楼等你。”

  黄花楼,一听就是青楼的名字。

  韩琦心道不好,接着就被那黑影砸中。

  那黑影噗的一下张开,竟然罩住了他整张脸。

  一股子香味传来,韩琦伸手一揭开,却是一条束胸。

  操蛋啊!

  韩琦回头看了后面一脸无辜的曹佾一眼,心想你做的好事,连带老夫丢人。

  曹佾却很是冤枉,“某许久未去青楼了。”

  沈安问道:“多久?”

  “去了西北后就再没去过了。”

  这下连沈安都想揍他一顿。

  随后将官们就跟着韩琦进宫。

  欢喜啊!

  陈忠珩亲自出迎,还有两排内侍和宫女,这场面……

  咿律律!

  驮着韩琦的那匹神驹突然腿软,幸而韩琦的反应很快,一下就脱开脚蹬,从低垂的马头上滑溜了下来。

  “韩相好身手!”

  众人一阵赞美,真的觉得韩琦的反应太快了,不像是一个老汉。

  神驹倒在地上不住喘息,有人过来查看,见了惊呼道:“它在流泪!”

  泪水马头侧面滴落下来,神驹眼中的哀伤之色大家都感受到了。

  以前它驮着自己的主人可以不断奔驰,可如今只是驮了这个痴肥的老汉一会儿,它就觉得自己已经被废掉了。

  韩琦一头黑线。

  一路进宫,等见到官家时,朝中的重臣都在,见到韩琦他们进来,齐齐拱手。

  “客气了,客气了。”

  韩琦很是随意的拱拱手,有人嘀咕道:“看样子又要跋扈了。”

  赵曙欢喜的道:“朕在大名府时,总是挂念西北大军,如今见到你等归来,朕这颗心才安稳,说说此战。”

  哪怕是见过报捷文书,但哪有当事人说的清楚直接。

  韩琦说道:“陛下,此次西北大战,右路军拿下了左厢军司、银州和夏州,其中麟府路折继祖单独拿下了左厢军司,随后和种谔联手拿下了银州和夏州,陛下,火药起了大作用。”

  “说说。”

  “火药包密集堆积在一处,一并点燃了,那些城墙大多会被炸塌。此战我军多次利用火药炸开城墙,为此省时省事,另外少了许多伤亡。”

  赵曙点头,“朕在大名府时见到他们操演,当真是厉害。能炸开城墙,那这个说。”

  赵曙最得意这个,在大名府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很是痛饮了一番。

  他此生喝醉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次是在大名府,一次是在此次凯旋回京后。

  沈安很是无奈的走出来,看着有些不着调,包拯喝道:“正经些。”

  我很正经啊!

  沈安是觉得这等事儿说的太多了,有啥意思。

  他不知道赵曙想听,百官想听,就是想听那个自豪的劲头。

  大宋憋屈了百年,如今一朝翻身,爽得用文字都无法形容,只能不断的去感受那种自豪和暴爽。

  “臣令人用火药炸开了洪州城,王韶围杀了守军,立下大功。”

  王韶站在后面,看着很是淡然。

  “臣并未歇息,而是乘敌不备,率军直扑宥州,令游骑引诱敌军出击,臣率军隔断敌军和宥州城之间的联系,敌军反扑,被我军战车击溃,随即四面合围,敌军被聚歼。”

  “战车?”

  赵曙兴致勃勃的道:“朕读史时常见战车,前汉之前,各国交锋多有战车,战车千乘即可称雄啊!”

  “宥州守将李宝玖归降,臣让他领军佯装溃军,骗开了盐州城……”

  “好计谋!”赵曙不禁赞道:“这等计谋信手拈来,可见沈安的兵法大成了。”

  包拯觉得这夸赞太过了些,怕沈安被架着烤,赶紧出班说道:“还差些,还差些,少说还得六七年吧。”

  六七年后,那时的沈安根基雄厚,自然不惧小人之言。

  赵曙莞尔道:“这是担心朕过河拆桥?安心,西夏之后还有辽人,还有许多对头,怕是一辈子都打不完。”

  有人在欢喜,有人阴郁满面。

  官家是什么意思?

  一辈子都打不完的对头,难道大宋要继续穷兵黩武下去吗?

  “那个李宝玖呢?”

  赵曙觉得西夏将领归降算是个极好的兆头,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封赏。

  李宝玖在殿外,稍后被带了进来。

  “呀!”

  有内侍见到李宝玖脸上那道可怖的伤口,不禁惊呼出声。

  赵曙问道:“可是厮杀时受的伤?”

  李宝玖低头,沈安说道:“陛下,这是他自伤……”

  “哎!”赵曙觉得怕是被擒后想自尽,后来被沈安劝了,于是才归降。

  人就怕脑补,一脑补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他骗开了盐州城,这是大功,不可不赏。”

  “陛下!”

  沈安很纠结,但却不好说话。

  李宝玖抬头,“陛下,小人不做官,要做主人的奴仆。”

  这是个一言九鼎的好汉子,只是一开口就梗着了赵曙。

  “奴仆?”赵曙从未见过喜欢给人做奴仆的。

  沈安也没法解释。

  最后还是韩琦出面了。

  “陛下,当时说归来后陛下当有重赏,李宝玖就拿着刀割了这么一道大口子。”

  韩琦双手拉开,若是李宝玖那道伤口有那么大,估摸着脑袋都没了。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