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事小说网 』>>> 军事小说列表 >>>北宋大丈夫 全文阅读 插入书签 放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手机阅读

第997章 某等候你们多时了

[字数:7871 更新时间:2019/10/8 18:13:00]




  广南西路的初春不冷,对于常年在府州的唐仁来说,这里就是道:“钤辖在做饭,你自己去吧。”

  半大小子叫做黄五,是唐仁那日遇到的少年的弟弟。

  黄五一路去寻到了唐仁,见他正在做饭,就蹲在边上看。

  这里不是汴梁,唐仁的厨艺……

  “某原先不懂做饭,后来在归信侯家里吃了几次,见他亲自下厨,就问了……这般有钱,为何还要做饭。归信侯说做饭是一种乐趣……你等不知道,归信侯不但文武双全,还是大宋首富,首富知道吗?就是最有钱……”

  他在做汤饭。

  昨日有本地军士去抓到了几只野兔,洗剥干净后送了过来。

  唐仁一直在磨,这片大山里的首领黄达对他释放的善意很感兴趣,可他统领的部族很大,下面有些小势力,那些头目有的赞同,对大宋承诺给予的资源馋涎欲滴。

  可有的却不愿意,说在山里自由自在的,为何要被别人管。

  于是两股势力在争斗,黄达也没法,只能两边协调。

  那个少年叫做黄义,如今在山里和黄达一起协调,这个黄五就是他的弟弟,经常来找唐仁厮混。

  唐仁搅动着汤饭,里面的肉翻滚着,带来阵阵香味。

  “这做饭就如同做人,调味火候缺一不可,某见过做饭最好的就是归信侯。知道吗?他弄出了炒菜,还有火锅,那些厨子都在供奉着他的牌位……”

  周围一阵惊呼声,有人说道:“小人在城里吃过一次炒菜,那味道美的……小人差点就把舌头给吃进去了。原来是归信侯弄的啊!那真是……太吓人了。”

  唐仁淡淡的道:“这边就没有正宗的炒菜,你等若是吃到归信侯亲手做的炒菜,会觉得那是神仙才能享用的美味。”

  汤饭差不多好了,唐仁搅动几下,用勺子盛了些,吹了几下吃了。

  “放盐!”

  最后放盐,这是沈安做菜的规矩。

  放盐之后,唐仁又尝了尝,然后给自己盛了一大碗,就准备找地方蹲着吃饭。

  “还有我。”

  唐仁回身,见是馋涎欲滴的黄五,就笑道:“罢了,某这碗你吃,可能吃完吗?”

  黄五接过比自己脑袋还大的大碗,坚定的道:“再多也能吃完。”

  山里的孩子哪里吃过这等食物,黄五端着碗,等唐仁又装了一碗汤饭后,就跟在他的身后找地方。

  唐仁在观察着,见他一直馋,却忍着没开动,就微微点头。

  两人找了一个树桩子,唐仁把树桩子翻过来,让黄五把它当桌子使唤。

  “吃吧。”

  黄五坐在地上,把大碗放在树桩子上吃的酣畅淋漓,等吃了一半时,他抬头一看,就见唐仁蹲在那里,大抵是太烫了,就把大碗放在地上,吃一口就端起来一下,看着很难受。

  “你……你来这边。”

  黄五觉得自己很过分。

  唐仁笑道:“吃你的,别管。”

  他就这么吃一口端一次碗,等吃完后,抬头发现黄五在哭,就纳闷的道:“你哭什么?”

  黄五抽噎道:“他们说你假,对我们好都是假的,可我知道你是真的……”

  孩子的感觉最为直接,唐仁闻言不禁笑道:“你一个孩子,某难道还哄你?那有何用?”

  黄五哽咽道:“他们真坏,说你虚情假意,还准备过几日下来试探,说什么要弄死你……我听到了,就下山来找你……”

  唐仁一下就被这个孩子的真挚打动了,他放下大碗,走过去,低声道:“放心,他们弄不死某。”

  黄五点头道:“我想弄死他们,可打不过……”

  “某能打赢他们。”

  唐仁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能收获了黄五的信任,然后知道了那些反对派的打算。

  暗中戒备是必须的。稍后他令人去山里报信,就说黄五在这边玩一段时日。

  可人才将派出去,黄义就来了。

  少年身穿唐仁送他的棉大衣,看着很好玩,可一开口就显得有些狠:“他们想派人来弄死你,我和爹爹商议了,准备这几日去收拾他们。”

  他竟然也来通风报信,这让唐仁信心十足,他淡淡的道:“某会怕了他们?安心等着看吧。”

  黄义很是敬佩的道:“爹爹说你会慌张,可你却很镇定,真是厉害。”

  哥就是镇定啊!

  唐仁正准备说些谦虚的话,边上有几个军士路过,手中拿着些猎物。

  “那是什么?”

  几个军士得意的提起猎物,“钤辖,是老鼠。”

  尼玛,那老鼠看着忒大了些吧!

  唐仁有些纠结的道:“怎么弄了老鼠来?”

  军士说道:“钤辖,这老鼠烤来吃好吃,煮粥也好……”

  唐仁看着那只超长的老鼠,突然想起了自己弄的‘野兔汤饭’。

  那是什么野兔?

  操蛋……

  呕!

  唐仁至此再也不吃军士们弄来的猎物了,而且当晚就重病不起。。

  这里白道:“别惊动他们。”

  他狞笑道:“这是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啊!某果然是算无遗策,下次回去和归信侯学学兵法,想来也能成为名将。”

  一群黑影悄然到了木屋前,一个男子指着木屋,面露喜色的嘀咕了几声,然后几个男子就摸了过去。

  弄死唐仁,宋人定然会大怒,然后大伙儿就不用下山了,否则都是死。

  领头的男子看到几个手下顺利的走了过去,不禁得意的笑了。

  “啊……”

  就在他得意的时候,前面的男子一脚踩空,人就突然消失了。

  草泥马!

  人呢?

  领头的男子一怔,那几个手下没停住脚步,也跟着就这么消失了。

  人嘞?

  夜晚能见度很低,那几人就是这么一下凭空消失了,恍如遭遇了神灵。

  “点火!”

  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周围马上大放光明。

  “某等候你们多时了,哈哈哈哈!”

  唐仁笑的很是得意,身前就是一个超大型陷阱……

  一群黑影傻眼了,有人喊道:“他没病!这是个圈套!”

  唐仁当然没病,吃嘛嘛香,身体倍棒。

  “拿下!”

  一群宋军手持长枪逼了过来。

  领头的男子绝望的道:“杀出去,咱们回山里去。”

  只要回到山里,宋军就拿自己没办法。

  这是千百年来的生活经验,可如今老师傅却遇到了新问题。

  “宋军会放火!”

  宋士尧的一把火,不但烧死了那些交趾人,也有力的震慑了土人。

  马丹,再哔哔,信不信哥一把火把山林全烧了?

  大宋不缺火油,不缺人手。

  “降不降!”

  “降不降!”

  宋军步步紧逼,长枪的枪头在火光下闪闪发光,摄人心魂。

  被捅一下会很痛吧?

  土人悍勇,等到了大明时,这些土人被组成狼兵,四处征战,赢得了狼兵悍勇的美名。只是伴随着悍勇的美名,凶残的名声也如影随形。

  这些土人无视规则,看到喜欢的东西,或是看到富饶的地方就喜欢抢掠,身后留下一片疮痍和一地尸骸。

  “降不降!”

  长枪已经逼近了,再跨一步就会刺过来。

  那些土人在颤抖。

  厮杀他们不怕,可这等等待死亡的滋味没几个人受得了。

  “不要一下就弄死他们,要慢慢的逼迫,最终他们会被逼疯……不是暴起就是屈服!”

  唐仁现在很是得意,就差手中多一把蒲扇,然后就能装个诸葛亮。

  “钤辖高见!”

  众人一阵吹捧,那边的土人突然暴起。

  刀光闪烁间,嚎叫声响彻夜空。

  “杀!”

  长枪齐齐捅刺,随后就是无力的格挡和惨叫。

  “杀!”

  宋军面无表情的持续捅刺,土人们绝望了,有人跪地求饶,有人躲在同伴的身后,有人在嚎哭,有人在叫骂……

  这便是军队和散兵游勇的区别。

  “杀!”

  几次捅刺之后,剩下的几个土人跪了,嘴里叫喊着。

  “拿下!”

  唐仁说道:“马上讯问。”

  随后就是一场刑讯比赛,让人大开眼界。

  “去抓一条蛇来……没有?那就去弄鳝鱼来,哈哈哈哈……解开他的裤子……”

  “啊……”

  “说不说?再不说……”

  “说了,说了……”

  军营里各种人才都有,说话又好听……

  这些人才的主意一个接着一个,没几下就把俘虏们折腾的快疯了。

  “钤辖,他们在鼓动那些土人,说是大宋要哄大家下山做奴隶,还集结了不少人,准备五日后突袭咱们这边。”

  “没错?”

  唐仁在打瞌睡,这是跟沈安学的。

  临敌前,主将不能慌张,越淡定越好。

  “谁在为他们通风报信?”唐仁谎称病了,实际上就是在钓鱼,谁知道真有人上钩了。

  “是营中的一个土人……钤辖,这些人不靠谱啊!是不是……”

  唐仁摇头,这时宋士尧来了。

  “某带来了一千精锐,怎么弄?”

  这是一次机会,唐仁淡淡的道:“某怎么听闻……那些土人是想谋逆呢?有人想造反做皇帝,学侬智高,学交趾人……这样的人……谁要学他?道:“那些人只是想夺了黄达的权……不想被大宋管……”

  大佬,他们就是想自立为王,没有想造反啊!

  大宋如今刀兵锋利,交趾人都被打趴下了,就算是侬智高重生,也只能跪着唱征服……所以您说他们造反……不亏心吗?

  唐仁看着这个官员,淡淡的道:“某说他们想谋逆,那他们就是在谋逆!”

  他起身道:“大宋如今蒸蒸日上,盛世就在眼前。归信侯有句话说得好,了算。

  随后营地里就进入了外松内紧的状态,斥候在周围不断的探查情况,直至发现了敌军。

  ……

  最后一天双倍月票了,爵士求票。容我缓缓,本周内保证来一天爆更。

  晚安!